关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886 亿假账换来的“深刻教训”

1

" 我觉得肩上的担子越来越沉重了。"

两年前,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的 " 药王 " 马兴田," 无意 " 间打开股票软件看了下公司的股票,发现自己一手创立的康美药业,市值突破了千亿大关。

马兴田对记者表示,那一刻,没有开怀地大笑庆祝,甚至没有内敛地微笑,他只是找了张椅子坐下,静静地发了一下呆。

马兴田深谙 " 闷声发大财 " 的中国式韬略,长期以来,人们几乎在媒体渠道看不见关于这位隐秘富豪的公开报道。

对于绝大多数 80 后而言,对康美药业的第一印象是由李冰冰和任泉构建的。当年,一只画风唯美的《康美之恋》在央视轰炸式播放,一度成为流行歌曲。

据说这只广告砸了整整两个亿,这是属于揭阳首富的独特浪漫,这支《康美之恋》演绎的,正是马兴田和发妻许冬瑾的创业故事。

两年后,康美药业和全体股东们开了一个更 " 浪漫 " 的玩笑:4 月末,康美药业发布公告:

" 由于公司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计 299.44 亿元 "。

是什么样的会计,牛逼到能算错 300 亿的账?

全身懵逼的股东们不再怀疑康美药业的会计能力,而是开始转而怀疑:

康美药业这家 A 股上市公司,到底有没有会计?

低调的马兴田站出来接受记者采访,说了一句:

你们这帮不懂会计的人可要搞搞清楚哦,财务差错和财务造假是两件事。

这句话说的让监管层十分不爽,求锤得锤,上交所立刻出了一道问询函,连问了 12 个 " 为什么 ",并且回怼:

" 你公司应当严格区分会计准则理解错误和管理层有意财务舞弊行为性质的不同。"

铁锤之下,康美药业在凌晨 2:30,匆忙给出了一份道歉信:

我的朋友兴华看完这封道歉信之后,便秘了 5 天也没想明白:为何读一封道歉信也能引起呕吐感?

我说,这就像一个渣男和自己老婆的闺蜜出轨了,事后渣男写了一封《道歉信》,但信中道歉的话没两句,通篇都在说:

老婆,你放心,我一定多吃鞭宝勤练腰,争取给你超越以往的幸福度。

嗯,可以说是言辞恳切了。

2

300 亿假账之后,康美药业走出了一波断崖式暴跌的市值缩水曲线:

5 月 21 日,康美药业主动申请戴帽 "ST",股票简称从康美药业变成 "ST 康美 "。

媒体披露,有总数超过 28 万的股民踩到了这支惊天大雷。

股吧里一篇哭泣之声," 一直以为她是林志玲,没想到原来是凤姐 "。

针对康美财务造假的调查随即展开,最终调查结果显示:

康美药业自 2016 年开始,财报便开始公开做假账,其中包括虚增营收和利润、虚增巨额货币资金,虚增利息收入,虚增固定资产四大罪状。

  康美药业连续三年虚增营收 291 亿元,虚增利润 41 亿元。为造假 886 亿元货币资金,康美药业自己给自己发利息,虚增利息收入 5 亿。一次虚增固定资产 11.89 亿元、在建工程 4.01 亿元、投资性房地产 20.15 亿元。

证监会发言人对媒体表示:

 " 康美药业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造假行为,恶意欺骗投资者,影响极为恶劣,后果特别严重。"

上周五,监管层针对康美药业的造假案处罚,终于靴子落地:

1、对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 60 万元的罚款;

2、对实际控制人马兴田、许冬瑾给予警告,分别处以 90 万元的罚款,并终身市场禁入。

这意味着,此前媒体和股民们预言的 " 强制退市 " 风险,已经解除了。

监管层的 " 板子 " 已经举到天上去了,但谁也没想到,这打人的板子落下来,只是在造假者的手掌上轻轻拂了一拂。

看到康美药业的处罚书之后,人大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说了七个字:

法律要长出牙齿。

3

超超微信里有一个 " 小梦想 @富一代 " 的群,里面的朋友都是投资界久(lv)经 ( lv ) 沙 ( bei ) 场 ( tao ) 的老韭菜,处罚书一出来,有朋友问我,怎么看 ST 康美的顶格处罚?

我说,这有点像一辆高速疾驰的跑车突遭车祸,翻车现场惨烈异常,伤者严重程度,自眉毛以下都得截肢了。那边呢," 医生 " 们不紧不慢地开了三个月的会,翻遍了 " 工具箱 ",最终找了一枚创可贴出来。

可以说是妙手回春了。

去年,中金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写了一篇文章,谈中国经济长期发展道路上的 " 灰犀牛 ",其中大篇幅写到了 A 股的改革之急迫:

"A 股市场急需在市场基本制度的建设和完善上推动真正的体制机制改革,而不是用贴创口贴的方式继续对深层问题进行短期的修修补补。"

针对这种明晃晃的信息披露违规,港股有最高 1000 万港币罚金和最长 10 年监禁的刑事处罚。

美股有最高 500 万美元罚金连同最高 20 年监禁的严苛惩罚。安然造假丑闻发生后,美国证券监管层迅速出台了《塞班斯法案》,进一步加强了对欺诈犯罪等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世事变迁,A 股纳入 MSCI 权重都翻倍了,但我们对这个市场上的造假者,作恶者,顶格惩罚仍然只有可怜的 60 万元人民币。

60万元人民币的 " 深刻教训 ",对于动辄数百亿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而言,真不知道是惩罚,还是纵容。

中国人总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但古往今来,却没几个中国老百姓会再深入想一下:

一个人做了孽,是不是只有等他 " 自毙 ",而别无惩罚其法?

我们都以为故事会以某种方式结束,但没想到,故事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开始了。

2 年半时间,给自己账上虚增货币资金高达 886 亿的康美药业(ST 康美)——今天,涨停了。

想想也是,这个 " 顶格处罚 " 是多么大的利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