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联通透露将选择与电信或移动合作,全面铺开 5G 乏力?

亿欧网 08-20

近日,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中国联通中期业绩发布会上爆料了一则内部消息:未来联通或将不会在所有地方铺开建设 5G,将来联通的 5G 网络建设要么会和中国电信展开合作,要么将与中国移动展开合作。

同时,他在会上表示,目前联通正在与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就 5G 合作建设展开沟通,预计合作的可能性有两种:其一是和中国电信合作,采取共建共享,各自经营的模式;其二是与中国移动以漫游的方式进行合作。

与中国电信合作,两家 5G 频谱非常接近,如果采取共建共享,各自经营的模式,将有助于提高频谱效率,大大节约网络建设和维护成本,同时还能保持各自品牌和客户经营。

与中国移动合作,联通可以在中心城市率先建设 5G 网络,其他地区可以与中国移动采取漫游的方式,使联通客户可以全网享受 5G 业务,同时也能提高中国移动的 5G 网络效率。

今年,中国联通要保持年初 580 亿元总资本开支的指引不变的前提下,在 40-50 个城市建设超过 40000 个 5G 基站。此举在目前联通所规划的不高的 5G 投入中,必定产生诸多影响,既要开源节流,又要不落后于友商。后期联通官方将会就两种模式进行对比,并选择对中国联通最有利的模式。

众所周知,在 5G 网络建设之初,由于 5G 超高的投资和不确定的回报,致使 5G 网络共建共享的呼吁在业界越发高涨,而从移动通信网络的发展历史和已有案例来看,5G 网络共建共享似乎合乎情理,也深受行业青睐。如今,中国联通率先谋求 5G 网络的共建共享,又能否为 5G 时代国内的网络建设开辟一条新路呢?

高额投入,未知回报

长期以来,业界对 5G 领域的投资一直保持着相对较高的期待。今年年初,三大运营商纷纷对 2019 年 5G 领域投资进行了相应的规划,尽管投资热情并不如外界预想中那么高涨,但 5G 作为一个长周期建设的过程,仍被视作万亿级的投资热门。

工信部通信科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曾表示,按照容量站来建设,5G 投资将为 4G 的 1.5 倍,预计全国 5G 总体投资将达 1.2 万亿元,其投资周期可能将超过 8 年。换言之,相比 4G 时代,运营商想要在 5G 时代分得一杯羹,就必须忍受 5G 漫漫的投资周期和更高的资金投入。

而从目前来看,三家运营商在 5G 商用元年都采取了相对保守的建网政策,纷纷处于观望状态。在今年 3 月份三家运营商纷纷公布的其 2019 年对 5G 领域的投资规划中,中国电信今年的 5G 投入大约为 90 亿元;中国联通今年的 5G 领域投入大约在 80 亿元左右;中国移动今年在 5G 领域的投资也不会高于 172 亿元(后增长到 240 亿元)。

相比较预期中的万亿级 5G 投入,目前三家运营商的投资总额在 342 亿元左右,换言之,5G 商用元年国内运营商对 5G 网络的投资金额也不足 5G 网络总投资的 3% 而已。

当然,一切有因皆有果。在本月初,中国移动发布了一份截止千禧年来最差的财报,紧接着中国联通也公布了一份与之差不多的中期业绩报告,从报告中看,两家运营商都面临着相同的命运,即营收下降。

这两份不同寻常的财报可能意味着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国内通信行业发展的阵痛期正式到来,而在提速降费、人口红利殆尽等多种因素致使下,营收能力下降势必将成为接下来长期伴随运营商发展的痛。

因此,即便 5G 网络势在必得,运营商也不得不谨慎行事,万事考量周全。而在此背景下,联通提出 5G 网络共建共享,似乎也在尝试打开国内建网的新局面。

共建共享,人人向往

追根溯源,国内运营商的痛不止一次发生在其他运营商身上。在 3G 建网初期,国外某些运营商已经因为高额投资的原因对共建共享网络基础设施进行了实践。

比如在 2011 年,挪威电信(Telenor)曾与和黄 3 两家运营商在瑞典提供了一张共建共享的 3G 网络,当时的这张网络由双方合资成立的 3GIS 来运营,覆盖了瑞典 70% 的地区。

而在去年 4 月 10 日,面临 5G 超高投入的韩国科技信息通信部宣布 SK、KT 和 LG U+ 三家韩国运营商将共建共享 5G 网络,一方面来加速 5G 部署,在 2019 年建设全球第一个 5G 商用网络(事实上在 2018 年 12 月韩国三大运营商已经率先在全球同时实现了 5G 商用);另一方面减少 5G 网络的重复投资,有效利用资源。

具体措施,韩国遵循 " 一低一高,充分开放 " 的原则,即低为低成本,高为高质量,充分开放为将 SK、KT 和 LG U+ 几家运营商所有的移动和固定网络基础设施充分共享,包括基站、铁塔、天线、管道等等,在室内分布式系统建设方面,采用联合施工的模式。

无独有偶,同为亚洲运营商的日本三大运营商 NTT DOCOMO、KDDI 和软银也对共享共建怀有极大的兴趣。NTT DOCOMO 的母公司 Nippon Telegraph Telephone 曾提议 NTT DOCOMO 与 KDDI 和软银共建共享 5G 基站,尤其是城市区域中的 5G 基站。4G 网络建设时,三家运营商对其投入为 561.4 亿美元,而按此法建设 5G 网络,则有望使日本三大运营商对 5G 网络建设投入的资金缩减到 5 万亿日元(457 亿美元)。

而在中国,无线网络共建共享其实也早有实践。2008 年,工信部和国资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电信技术设施共建共享的紧急通知》,对包括移动铁塔、杆路、传输线等在内的电信基础资源共建共享提出明确的要求。在此后的共建共享报告与随后成立的铁塔公司的运营报告中,都体现出共建共享对于网络建设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可以说,5G 网络共建共享已成为全球通信行业发展的共同趋势。

不过,碍于 5G 网络建设中涉及到众多的利益相关方,其进展并不会如想象中一样顺利。

全面推进,充分开放

众所周知,5G 与以往的网络部署不同,不是谁有网络就能率先占领优势,主导市场。全球 5G 网络标准统一,铁塔共建共享趋势在全球蔓延,全网覆盖已经不再是运营商体现其优势的重要标准之一。5G 网络要求在有限的空间内创造出新的价值,在同质化的竞争中创造全新的业务和服务。

原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曾多次提到网络的共建共享,他认为移动通信网络的规模在不断地扩大,而 5G 对覆盖要求更高,所需的频谱资源更多,其中难免导致基站出现重复建设,造成资源浪费。因此,5G 建设中只有进行频谱共享、基站共享,甚至整个网络系统的共享才能更合理的打造 5G 网络时代。

不过,满足这些也并非易事,需要从多个角度进行探索。

首先是资源的进一步开放。在通信行业发展的过程中,铁塔一直是支持运营商网络覆盖的重要保障。而从上个世纪 90 年代起,独立特塔模式逐渐兴起,并在今天已经有超过 60% 的通信铁塔归属于独立的铁塔公司。而不久前,沃达丰还宣布剥离铁塔资产,成立欧洲最大的铁塔公司。

独立铁塔模式是运营商在控制成本压力下产生的,这样使运营商可以轻装上阵,丢掉重资产。而铁塔模式也成为近年来通信行业最为成功的共建共享模式的代表。不过,5G 时代除了铁塔资源外,还将融入更多的社会资源。中国铁塔公司曾对此进行过预测,未来 85% 的 5G 新增站址将依靠社会资源来解决。

其次是政策支持。政策是指导 5G 网络建设的先导力量。近些年,韩国、美国、日本等国家相继开放社会资源,我国部分地区也出台相关指导意见,提出将社会杆路资源、公共基础设施等资源开放出来,以支持 5G 网络的全面部署。

但由于 5G 网络基站的铺设密度进一步提升,小基站、微基站将与人们的距离进一步拉近,无形之中便会出现新的 " 阻力 " 或者其他问题,因此还需要相应的法律法规对此进行保障。

再次,建网过程中难免还会出现其他未知的问题,但不管如何,就像 5G 智联万物一样,它的特性已经将整个社会融入到建网的过程中。无论是运营商建网受资金掣肘,还是 5G 建网所引发出的一系列社会问题,都难阻挡 5G 网络开放和共享的趋势。

以上内容由"亿欧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5g5g网络投资联通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