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姚晨主演《送我上青云》:人间还是值得,无论是薛宝钗还是盛男

谢飞艺术指导、姚晨监制、滕丛丛编剧并导演的《送我上青云》,是一部主创意图描写当代城市(部分)青年女性独立的电影,可以说是一部女性主义倾向强烈的电影,然而也难以直接将其定义为女性主义电影。《送我上青云》以勇敢而坦荡的镜头语言和直白犀利的台词,描写了姚晨饰演的女主角盛男在渴望的情感和难以满足的欲念时的困境,尤其是她面对重大疾病极有可能消灭她的人生之时,她选择了诚实的直面这一切,尽管最后的收获似乎是 " 不可得 "。电影初始,盛男去乡村调查,就被狗追赶摔了一跤,这是她人生考场的象征,她的人生即将遭遇雾中山体滑坡。电影中几乎所有的在世俗社会中 " 正常的 " 男性以及 " 日常的 " 长辈,都被 " 歧视化消费 " 为渣男、父母皆祸害的80后流行的 " 刻板印象 "。从这个层面上讲,《送我上青云》失去了一部分从容,盛男的余生在傲慢与偏见的对外审视的时光中渡过,这份寂寞如秋后的天空,可惜末了盛男也没有体验到欲望的欢愉。

"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 出自《红楼梦》,曹雪芹让大观园里的薛宝钗,在与林黛玉的 " 斗争 " 中,凭借这首《临江仙 · 柳絮》咏叹的是乐观主义的性格。《送我上青云》的表征,可以说是集当下丧文化之大成。30岁出头、在北京工作的盛男,这个名字周边人一看就是父母为了自己实现不了的理想而取。整天处于雾霾之中,单位一般、收入平常,职业理想不能实现。无男友,无闺蜜,对于母亲又爱又恨。查出卵巢癌之后,为了手术费,接下来给土大款的父亲写自传的枪手工作,而母亲又不请自来一起到了土大款的家乡。博士肄业,对外有时候称自己是硕士毕业,一线城市的女文青到地方上都是非主流,她要承担着太多粗暴。大款的爸爸是个很有趣的老头,书法家、曾经的厨师、修道之人,他的精神世界与盛男形成了最大的反题,他是货真价实的大忽悠或者是土生土长的神秘天才。

至于《送我上青云》中的其他男性,确实都可以说是女主角和编导眼里的渣男。盛男父亲出轨她的同学,对妻女不管不顾无情无义。盛男同事是成功学信仰者,土大款只懂得用钱砸一切,而盛男在路上偶遇的、令她期待的艳遇对象刘光明由袁弘饰演,出场时貌似文质彬彬、超凡脱俗、满嘴宇宙论时间观,一旦发现她罹患绝症就跑的远远,原来是土大款的上门女婿,连 " 百无一用是书生 " 的贬义词都谈不上,他不过是借用阿乙创作的伪文青,一生中最高光的戏码也就是背诵一百位圆周率。盛男这一路走来,与薛宝钗的生存模式截然不同,她虽然与母亲有了更多的了解,却也无从和解,她的妈妈保持了一辈子的 " 少女感 " 状态也是难得,可以说是本片性格最稳定的角色。在山中的那段咆哮式对话,喊出来的却是充满一生的愤懑——要活成妈妈希望的样子,好好学习、到北京工作。然后成为没有然后的人,目睹了这一场情感厮杀的大款的父亲,说出了整部电影最无从反驳、最伤感、最丧的话 " 你走了,你妈妈还要活几十年。" 即便如此,这个老头子和盛男的妈妈也有几天的欢愉时光。

盛男以她批判性的知识分子眼光,看到的世界尽然是 " 人间不值得 ",她所追求的一切都只能自己来探索和实现,包括人生中最后一次欲望的满足。《送我上青云》打破了内地电影对女性欲望的某些耻感,盛男有着独立的精神和身体的需求,然而一再在各种尴尬和冒犯的边缘得不到温柔和善意的对待。《送我上青云》里 " 我爱你 " 的台词,终究还是出现了,头戴铝锅试图接收宇宙信号的疯子说出来是将盛男无处安放的碎碎念终于落地为荒诞,成为现实的尘土飞扬。

相关标签 荣耀科普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