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海、重庆、深圳……重磅利好不断,大城时代呼啸而至

西部城事 08-20

文丨西部菌

先是上海,再是重庆、成都,后是深圳,短短半个月时间内,几大顶级城市都收获了重磅政策大礼包:

8 月 6 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印发,正式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

8 月 15 日,《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印发,明确到 2025 年将基本建成西部陆海新通道。

8 月 18 日,《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公布,明确深圳建设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国家级区域性政策密集出台,对这些城市到底意味着什么?又释放了怎样的区域发展信号?

01

深圳瞄准粤港澳龙头

有关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分析已经较多,西部菌不再赘述。这次主要看看深圳和重庆。

《意见》提出将深圳建设成为高质量发展高地、法治城市示范、城市文明典范、民生幸福标杆、可持续发展先锋。

具体有三大目标:

到 2025 年,深圳经济实力、发展质量跻身全球城市前列,研发投入强度、产业创新能力世界一流,文化软实力大幅提升,公共服务水平和生态环境质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

到 2035 年,深圳高质量发展成为全国典范,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世界领先,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创业创意之都,成为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

到本世纪中叶,深圳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先进城市之林,成为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

对照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中对深圳的定位,除了建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创意之都不变,其它如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全球标杆城市,都是城市能级的进一步加码。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发布后,有分析认为 " 香港完胜,广州淡定,深圳失落 ",现在来看,这种说法显然是要被打脸了。

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

张五常先生曾在接受采访时称," 粤港澳大湾区龙头就在深圳 "。此份文件下发,或许标志着深圳的确是朝着粤港澳大湾区的龙头而来。

在四大一线城市中,最年轻的深圳一直都是另类的存在。不仅因为北京、上海、广州都已是国家中心城市,更因为在城市的综合功能上,深圳的短板过于明显。

比如高等教育方面,深圳的在校大学生数量刚过 10 万,比一些三线城市还低。

2017 年主要城市大学生数量 制图:西部城事

在西部菌看来,深圳朝着 " 成为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 " 进军,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要补短。

因此,相较于在经济、创新等强项上的继续加持,如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支持深圳建设 5G、人工智能、网络空间科学与技术、生命信息与生物医药实验室等重大创新载体等,《意见》对深圳在文化、教育、医疗、住房等短板的补课,更值得关注。

这方面,文件中有颇多着墨:

支持深圳举办国际大型体育赛事和文化交流活动,建设国家队训练基地,承办重大主场外交活动。

支持深圳在教育体制改革方面先行先试,高标准办好学前教育,扩大中小学教育规模,高质量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充分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加快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

快构建国际一流的整合型优质医疗服务体系和以促进健康为导向的创新型医保制度。扩大优质医疗卫生资源供给,鼓励社会力量发展高水平医疗机构,为港资澳资医疗机构发展提供便利。

推进在深圳工作和生活的港澳居民民生方面享有 " 市民待遇 "。建立和完善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加快完善保障性住房与人才住房制度。

没有一个真正 " 伟大的城市 " 只是单项冠军。深圳在科研、民企等方面的实力已经在去年以来的外贸摩擦中得以体现。

补齐短板,深圳的城市能级还将跨越一大步,在四大一线城市中的座次,也将彻底改写。

02

陆海新通道:重庆、成都是门面担当

《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的一些内容,既让人意外,又在意料之中。

意外的是,陆海新通道不是一条,而是由三条通路构成;意料之中的是,重庆、成都这两大头部城市依然处于主导地位。

自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海口(北部湾港、洋浦港);

自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海口;

自成都经泸州(宜宾)、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

三条通路中,两条是自重庆出发,一条是自成都出发,出海口都是北部湾。

北部湾多年以来都期望做大做强自己的出海口优势,但囿于自身发展限制和政策原因,一直未能有明显的起色。这一次,意味着获得国家政策的加持,可谓多年未有之突破。

北部湾经济区主要包括南宁市、北海市、钦州市、防城港市、玉林市、崇左市。可以预见,这些城市围绕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最新定位,都可以作出相应的发展规划,从中获得新的发展机遇。

来源:网络

所以,总体而言,广西当是陆海新通道的最大赢家。

但重庆的中心地位毫无疑问。这不仅表现为重庆是陆海新通道最早的发起者,并被定位为大通道的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更是由其区位所决定的—— " 一带一路 " 和长江经济带交汇点。

目前重庆的外贸总额、经济体量、对外开放度都居于西部前列,重庆担当陆海新通道的发起者可谓实至名归。

其次是成都。此前四川最后一个加入陆海新通道的建设规划,一度引发各界猜想,但目前的结果证明,成都确实有自己的通路。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另起炉灶,而是作为整个陆海新通道的重要组成者。

西部两大头部城市成为陆海新通道最重要的参与者,一点都不让人意外。相对来说,另一头部城市西安,似乎参与度不足,这或说明未来西安的对外开放可能得更加借助向西。

来源:网络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贵阳。众所周知,贵阳这些年因为高铁建设,区位优势水涨船高,可以说,无论是重庆还是成都,南下都必定离不开贵阳。陆海新通道的通路走向就验证了这一点。随着通路建设的成熟,贵阳的未来可期。

泸州本身有自己的港口,获得通路的加持,未来争夺四川省域副中心的底气更加充足。怀化、百色等也可以巩固自己的区位优势。

陆海新通道建设,毫无疑问着眼的是在整个西部的开发开放,也是国家在西部大开发 20 周年之际给西部地区送上的一份大礼。

但是从政策形成的逻辑来看,如果没有重庆、成都这两大头部城市的作用和分量,无论是层级还是通道本身的价值,都或将降格。

03

几点启示

从上海自贸区扩容,到西部陆海新通道获批,再到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都是对顶级城市的战略加持。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三点启示:

未来一定是大城市的时代

在上海、深圳等城市不断收获政策礼包的同时,近几年强省会的发展趋势也愈发明显。这两种现象并不是孤立出现的,而是有内在的联系。

因为,在当前的发展阶段,优先发展大城市,既符合对内的发展效率,也是参与全球城市竞争的需要。

《2019 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也明确指出,超大特大城市要大幅增加落户规模。这与过去多年对于大城市的 " 恐惧 " 有明显不同。

发展都市圈、城市群与做强中心城市不冲突

今年以来,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规划先后获批,成渝城市群也在争取上升到国家战略,这些都意味着城市群和都市圈时代呼啸而至。

但是,从上海、重庆、深圳的例子可以看出,城市群、都市圈愈发受重视,并不意味着削弱中心城市的地位。甚至可以说,一个缺乏足够顶级的中心城市带动的城市群,发展后劲将吃亏。

事实上,目前四大城市群——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成渝,它们的内部城市生态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区域一体化发展是大势所趋,但城市群的发展同样不适用 " 平均主义 "。

南北城市发展格局进一步分化

不少人都应该发现了,上海、重庆、深圳,乃至去年获批的海南全岛自贸区,这些具有相当分量的政策礼包都汇集在南方城市和地区。

图 / 21 财经 APP

相对而言,虽然近年来北方也有雄安新区,但无论是从发展进展还是从政策的密集度,抑或是现有的内外环境而言," 南中国 " 在经济版图上的地位都明显被更加倚重。

这无关 " 偏爱 ",而是实力所致。如在上半年的 GDP 前 20 强城市中,北方城市只剩下 5 个。而国家政策和发展功能的分配,必是优先落在头部城市之上。

以上内容由"西部城事"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