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让反对派也难堪 这帮自诩“勇武”破坏香港的暴徒到底啥货色?

环球网 08-20 56

在所有卷入香港近期局势的年轻人中,“勇武派”是最极端、最激进的一部分,他们是整个暴力行为中的最核心人物。一些有案底、前途无望的“勇武派”选择孤注一掷,妄图“干一票大的”,寄希望能成为第二个黄之锋、罗冠聪,被美西方相中。头脑简单的他们,对这条路深信不疑。

【环球时报 - 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赵觉珵】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付国豪 13 日于机场遭示威者禁锢、殴打,警方 19 日于青衣拘捕一名 23 岁姓毕女子,因其涉嫌非法禁锢及伤人,现正被扣留调查。据香港媒体透露,该被捕女子为绰号“占旺女村长”的毕慧芬。之所以有此绰号,是因为毕慧芬曾在 2016 年正月初二的“旺角暴乱”中被控参与暴乱。2019 年 7 月 10 日,毕慧芬到玛嘉烈医院索取医生证明以参加绝食行动被拒,情绪激动下拳打女保安员脸颊,并拒绝向到场警察出示身份证,因此被控“普通袭击罪”及“抗拒警务人员罪”。

毕慧芬 ( 图源:香港“东网” )

赖云龙。 ( 图源:星岛日报 )

另一名近日被警方控制的暴徒赖云龙曾在 13 日举着美国国旗反复用旗杆追打躺在担架上的付国豪,19 日,赖云龙在香港的东区裁判法院提堂,其申请保释被拒。

讽刺的是,毕慧芬、赖云龙之流的暴力成性到了反对派口中,有了一个听上去很“燃”的名字:“勇武”,“勇武”在汉语中的原意是“勇猛威武”,《汉书 · 平帝纪》中就有“举勇武有节,明兵法”的表述。然而,“勇武”这个词在香港当下的社会环境中,却完全违背了其原义,执着于诉诸暴力、借集会游行大搞破坏的示威者将自己封为“勇武派”,到底什么是“勇武派”?他们企图得到什么?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在两个月来香港发生的多次游行中对其做了近距离观察。

全副武装只为诉诸暴力

一种说法是,“勇武”是被“港独”势力称为“国师”的陈云最早提出的,他曾公开宣称“要用仇恨才可以快速动员教育程度低下及社会的边缘人士加入政治行动。”眼下香港暴力行为中的急先锋,似乎个个都符合他的要求。

全身黑衣、黄头盔、防毒面罩、护目镜、尖头伞加登山杖,配上亢奋的嚎叫,这是所谓“勇武派”最具代表性的画像,全副武装的他们目的只有一个:暴力。尽管香港夏天天气炎热,但一些“勇武派”还会佩戴保护肘部、膝盖和躯干的护具,有些人怕被“下黑手”,还会用防刺材料包裹腹部。用透明塑胶袋缠绕手臂也是他们的惯例,因为一旦挨了辣椒水,手臂很容易火辣难忍。

他们几乎每次都窜在游行队伍最前边,完全无视警方事先允许的游行路线,一旦抵达其袭击目的地就开始毁坏摄像头、投掷杂物并恐吓引起其怀疑的路人。据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观察,在警察到来前,“勇武派”可以熟练地拆卸下人行道的栅栏,并将它们三个一组绑成三角形路障,还会将竹竿穿过多个垃圾桶摆在路中间作为路障,然后撑起雨伞或游泳浮板与警方对峙,并不断挑衅,在己方力量占优时,“勇武派”会更加嚣张,他们会向警察投掷砖头、铁棍等物,甚至围攻落单的警察。在多次警方“清场”后,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都能看到人行道上的砖头已被掘出,准备用来向警方投掷。在暴动现场,成群的“勇武派”看上去黑压压一片,邪气十足,给人一种明显的压抑感。

全国政协委员、港专校长陈卓禧 19 日接受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专访时表示,在所有卷入香港近期局势的年轻人中,“勇武派”是最极端、最激进的一部分,他们是整个暴力行为中的最核心人物。

鱼龙混杂的“勇武派”

7 月 21 日晚近 12 点,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从西铁元朗站搭乘地铁返回酒店,当时乘客很少,一名全身黑衣的“勇武派”匆忙进入车厢,并找了个人少的角落脱下黑衣,换上一件红色 t 恤,除去头盔和口罩的他瞬间变成了一个白白净净的“阳光少年”,从年纪和装束来看,他很有可能是一名学生。

廖颂贤被控暴动罪却获准保释继续执飞,全城哗然 ( 图源:香港大公报 )

虽然学生在香港连日的暴力事件中占据相当大的比例,但“勇武派”的构成仍然显示出鱼龙混杂的特点。曾参加 7 月 28 日上环暴动的廖颂贤拥有一个常人羡慕的职业:国泰航空飞行员,如今,被称为“暴力机师”的他已被国泰航空解雇。而“占旺女村长”毕慧芬则涉嫌于 2018 年 11 月 22 日,在深水埗丽阁邨丽兰楼地下的华润万家生活超市内,偷窃一盒“太古”红糖,价值 7.6 港元。

“勇武”的价格:金钱、美色和美西方迷梦

下场往往是被警方驱离或拘捕,抑或被雇主开除,“勇武派”到底图什么?有善于煽动暴力的港媒为其找了一个看似冠冕堂皇的答案:“勇武前线以生命自由献身革命,‘ 和理非 ’ 以道德高地做社会运动。”事实真是如此吗?

“以生命自由献身”的说法,往往在一次次的警方“清场”中被戳破,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注意到,尽管在警方动手前气焰嚣张,但“勇武派”往往在警方列队推进时一击即溃,丢盔弃甲,来不及逃跑的“勇武派”在被警方抓获后,几乎全都变得无比温顺。

通过暴力行为赚酬劳,是广泛流传的最常见动因。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在激进示威者聚集的“连登”论坛上,曾看到一则帖子写道:“ 600 元出场费,会有口罩 ……3000 元,女仔向前行,要推撞。”虽然该文真实性无法确认,但多家港媒消息称,“黑衣人”的背景大部分为年轻人,财雄势大的“金主”只接受热血青年,最好有学生身份,“金主”会支付前线“勇武派”。消息人士对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说,赖云龙很有可能就是被金钱诱惑。

11 日晚在尖沙咀的暴乱中,一名女示威者被硬物击中面部,右眼眼球爆裂,有消息称,受伤女子是反对派幕后金主黎智英的得力助手,担任财务组工作,负责派钱给参与暴力冲击的暴徒,有港媒曾拍到她派钱的照片。“说出来可能会觉得荒唐,很多 ‘ 废青 ’ 寄希望于参加暴动来吸引女孩。”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一些“金主”会收拢年轻漂亮的女孩,这些女孩则负责招揽和控制“热血青年”,在荷尔蒙驱使下,“他们往往对女孩言听计从”。

消息人士告诉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一些有案底、前途无望的“勇武派”则选择孤注一掷,妄图“干一票大的”,寄希望能成为第二个黄之锋、罗冠聪,被美西方相中。头脑简单的他们,对这条路深信不疑。

“勇武派”已让反对派同伴难堪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曾声称“港人可以 ‘ 勇武 ’,亦可以 ‘ 和理非 ’ ( 和平、理性、非暴力 ) ,实际上,连日来“勇武派”所展露的攻击性,不仅让香港市民感到愤怒,其行为也让反对派同伴感到尴尬。

其实,早在 2014 年的非法“占中”期间,所谓“和理非 ( 和平、理性、非暴力 ) ”就已经与“勇武派”在路线与方法上产生重大分歧,“勇武派”当时痛斥“和理非”一事无成,遂发动一连串行动和冲击,独立于反对派的统一指挥之外。在此次的“反修例”导致的一系列示威活动中,“勇武派”与“和理非 ( 和平、理性、非暴力 ) ”也一直龃龉不断,18 日反对派在维多利亚公园组织的示威中,大批激进人士涌出维园向位于中环的特区政府总部进发。在反对派的社交媒体群组中,不断有人发消息呼吁“不要冲击政府,尽早回家去。”

当晚仍有大批激进示威者聚集在警察总署及政府总部门前持续喊口号挑衅并以激光照射办公大楼。

环球时报 - 环球网记者注意到,“不割席”、“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等口号渐渐充斥每一次示威行动。这些口号的出现显得欲盖弥彰,正说明了反对派内部已经产生严重的分歧。

与以往不同,18 日,反对派煽动的游行最后并未演变成严重的暴力事件,对于这种变化,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在社交媒体上的点评一针见血:“ ‘ 勇武派 ’ 变成 ‘ 和理非 ’,不是良心发现,而是发现了勇武的代价和后果。道理我们可以重复讲、不断讲,但不守法的,包括年轻人,就要拘捕、检控、监禁,法律侍候。”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