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缺水的广东,为什么把最好的水给了香港?

那一座城 08-20 37

供港,从来不是一笔生意。

今天,香港人喝的每 10 杯水里,

有七八杯来自内地的供应。

每一次提到供港话题,

都容易引起口水仗。

有内地朋友说,

香港一直是靠内地 " 供 " 着。

有香港朋友说,

这都是香港人真金白银买的。

淡水,就像一座城市的血液。

作为一种稀缺性战略资源,

每一滴淡水的背后,

都有一连串复杂的政治。

供港,从不是一笔生意。

1960s

香港,天生缺淡水。

这座三面环海的城市,

没有大江大河,没有丰沛地下水。

降雨充沛,集中春夏,

一转眼,流到海里。

1962 年秋至 1963 年夏,

香港遭遇百年大旱。

飞机撒干冰造雨,没用。

信众开祈雨法会,没效。

想着挖地凿井,

出来的不是水,是泥浆。

香港水库的所有存水,

只够 350 万人饮用 43 天。

港英当局严厉 " 制水 "(粤语:限时供水),

每天供水 4 小时。

白天,香港人不是在取水的路上,

就是排在取水的队伍里。

当时一份叉烧饭 5 分钱,

一桶水却要 5 块钱。

为了保证能喝水、洗澡、洗衣,

一家人经常轮流停工停学。

在用水量大的建筑业,

有些地盘不得不用海水来混凝沙石,

这就是 60 年代独有的 " 咸水楼 ",

危害楼房质量安全,影响至今。

制水是一代香港人的噩梦,

没有水,近乎绝望。

当时香港人夏天洗澡,甚至一盆水全家轮着用。 图 / 纪录片《东江之水越山来》。

1963s

香港水荒不是一朝一夕。

早在 1920 年代,

英国就想过从中国大陆引水。

这块弹丸之地,夹在中英之间,

也夹在冷战两大阵营之间。

一想到背后的政治角力,

英国人想想也就罢了。

1960 年代的大旱,

逼着英国人把民生放在政治之上,

找北边的广东省商量供水的事情。

香港商会和港九公会等各界纷纷写信,

请求北京伸出援手,给香港同胞供水。

供水,还是不供?

这是个政治问题。

当时中苏关系也在恶化,

中国处在内外交困的时间,

但都不愿意放弃香港同胞。

1963 年底,时任总理周恩来亲自批示:

" 各地凡有可能,

对港澳供应都要负担一些。"

中国承担全部工程的设计、修建

和全部工程费用,约合人民币 3584 万元。

跨越意识形态的阻隔,

东深工程正式拍板。

东深供水工程示意图。图 / 香港水务署

这个供水工程的重点,

是在东莞桥头镇的东江边取水,

通过人工河道和抽水站,

让河水抬高 46 米,

再改向倒流到深圳水库,

最后输送到香港。

整个工程相当于建一座大滑梯,

高差四五十米,跨度 83 公里,规模浩大。

英国水利专家曾到沿线勘探,

撂下过狠话:工程完工至少要三年。

东深工程的工地。

然而,香港的旱情,

等不了 3 年,甚至 1 年都太久。

物资极度短缺的年代,

中央要求铁道部优先运 " 东深 " 的物资。

广东省调派 2 万多名民工,

每天 24 小时不间断施工。

经历了 6 次台风、暴雨和洪水,

最终仅用了 11 个月,

就搭建起这条供港 " 生命线 "。

跨江输送东江水。

1965 年 3 月 1 开始,

东深工程正式启用,

内地向香港供应的淡水,

占当时香港全年用水量的 2/3,

大大缓解了水荒。

在东江水供港的同一天,

纪录片《东江之水越山来》在港上映,

播放结束,观众会站立鼓掌。

这部民心所向的纪录片,

成为 60 年代香港票房最好的电影之一。

 1970s 

六七十年代,

香港经济迅速起飞,

香港人口突破了 400 万。

这也意味着城市需要更多的淡水。

1965 年 -1978 年,

港英当局要求内地增加供水。

为了满足香港需求,

东深工程进行了 4 次大规模的扩建,

工程的钱都是中央政府出,

没跟香港要钱。

东深供水封闭管道和曾经的供水通道石马河并行。图  / 王俊伟

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

内地最初只向香港象征性收取水费,

每立方米 0.1 元,持续 13 年没涨价。

直到 1978 年改革开放后,

水费微调至 0.23 元,

这才改善水费过低的现象。

上世纪 70 年代,

东江水仅占全港用水不到 3 成。

港英当局担心内地以 " 水 " 欺港,

于是拼了命努力搞基建。

当时修了两座大型水库和一座海水淡化厂,

都是当时世界顶级的。

规划理想是一边留住雨水,一边转化海水,

好实现真正的喝水自由。

香港万宜水库,是全港储水量最大的水库。

不过,这些大工程都有一个大 bug,

那就是 " 贵 "。

修一座水库的花销,

占到港英当局近 1/3 的财年预算。

当时海水淡化技术并不成熟,

烧石油炼海水,约等于烧钱。

水,作为经济民生的基础保障,

不能单纯用钱来衡量。

香港小榄乐安排海水淡化厂在 1975 年启用,规模曾是全球最大的。运营 7 年后,海水淡化厂关闭,现在厂房用来做跳蚤市场和影视基地。

 1980s

香港回归的事情敲定后,

港英当局放弃烧钱换来的倔强,

关停了烧钱的海水淡化厂,

大大增加内地供水量。

如今,香港居民喝到的水,

至少有七成来自东江。

这些水,不是内地白送香港的。

香港每年向内地交一次水费,

水价会随着物价成本而调整。

今年,东江供过去的水,

总价为 48.7 亿港元,

平均每立方米 5.5 港元,

明年将涨价约 7%,

达到平均每立方米 5.8 港元。

香港一直有人拿东江水,

和新加坡引入的大马水相比较,

认为供港水 " 太贵了 "。

新加坡鱼尾狮。图 / 视觉中国

新加坡独立前夕,

和马来西亚签署了供水协议,

长达 99 年。

马来西亚卖给新加坡的生水,

每立方米约 0.25 元人民币。

这价格看似非常便宜,

但却有很多隐藏收费。

两国之间的输水管、抽水系统、

氯水设备、人力资源等,

都由新加坡埋单。

过去几十年,

马来西亚都扬言要涨水费,

近两年还嚷着涨 100 倍。

哪个夏天雨下得少,

或者马来西亚换领导人,

新加坡人就要担心断水。

相比之下,

东江供水实在 love & peace。

供港设施和场地都由内地掏钱,

香港人只要为买水掏钱,

也不用担心一觉醒来突然没水喝。

尽管水来自内地,

但内地并没想抓着香港的水龙头,

用资源来要挟操控。

1960

东深工程初建的年份里,

受旱灾所困的除了港岛和九龙,

还有整个南粤大地。

宝安(深圳前身)全县无雨,

造成水田龟裂,河流干涸,减产 73 万担。

同样闹水荒,水先供给香港。

1991 年,广东秋冬春连旱,

东江水位降到建国以来的最低点,

难以同时供水给东莞、深圳和香港。

这一次,水也是先供给香港。

深圳人看着自家水库里存着水,

自己却用不上,那心情请自行体会。

2004 年 8 月,广东北部山区 3 市遭受自 1963 年以来最严重的旱灾。图 / 新华社

这些年,为了保证供港水的质量,

沿线地区放弃许多经济发展的机会。

在东江源头的江西省寻乌县,

数十年如一日,坚守封山禁令,

种柑橘的果农都要改种阔叶林。

往南走,到粤北河源。

市政府当年忍痛关闭新丰江水泥厂,

直接导致 400 多名职工下岗。

新丰江水库区,

前后拒绝 500 多个耗水大的项目,

累计投资超过 600 亿。

站在山上眺望,整个万绿湖满眼青翠。

然而,库区边上的人家却不能靠山吃山,

在库区里种地和养鸭都是被绝对禁止的。

新丰江水库,又名万绿湖,是东深工程的主力水库。图 / 中新社

哪怕被港英政府暗暗捅刀,

哪怕付出沉重的经济发展代价,

广东依然坚持向香港供水,

就因为 " 同胞 " 这两个字。

至 2017 年底,

累计对港供水 240 亿立方米,

相当于搬运了 1 个半洞庭湖的水,

占香港总用水的 3/4。

2000s

1997 年,香港变了,

由一个殖民地成为中国特别行政区。

它不再是借来的时间和空间,

而是 700 多万香港市民的家园 ,

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21 世纪,内地也变了。

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

早已成为人口过千万的超大城市。

珠三角超越日本东京,

成为世界人口和面积最大的城市群。

深圳。图 / 视觉中国

为缺水烦恼的,不单是香港,

还有正在飞奔的珠三角。

东江流域是珠三角四千万人的重要水源,

覆盖广州、深圳、河源、惠州、东莞等市。

尽管这些区域经济发达,

但人均水资源却常年紧缺,

仅仅是全国人均的 1/3。

为了协调实际的用水需求,

从 2008 年开始,

广东省内的东江水进行了重新分配,

惠州每年获得 25 亿立方米、

东莞 21 亿、深圳 17 亿和广州 14 亿。

改革开放后,

香港老板陆续将工厂搬到珠三角。

本地工业减少,工业用水也大幅减少,

流进香港的东江水一度超过计划需求。

看着珠三角城市对东江水的渴求,

香港自觉做一个通情达理的好兄弟,

每年需求从 11 亿立方米,

减少到 8.2 亿立方米。

除了水资源,香港与内地也会互帮互助。

2008 年,广东遭受冰灾,电力供应不足,

香港超越原定的合作协议,

紧急向广东送电,

缓解了广东的用电需求。

2015 年,深圳发生山体滑坡,

损坏了输气管道,

影响了香港青山电厂供气发电,

当时,广东 " 不做任何盈利,

不讲任何价钱 " 向香港供电。

2008 年的冰灾,几乎瘫痪了大半个南中国。

这些年,对于东江供水,

内地和香港不是单纯的金钱关系。

跨地域供水,

跟人们在店里买瓶装水不一样,

里面牵涉的关系千丝万缕。

如果把东江水,

纯粹看作内地给香港的恩惠,

那么香港恐怕白交了半个多世纪的水费。

如果说东江水是香港自己埋单,

那么沿线城市的默默付出都被严重忽略。

一家人,其实很难算清一分一毫,

兄弟之间实质的帮助,

比争吵谁是谁的恩主更有意义。

参考文献、图片来源:
1. 《一江清水 两地情——纪念东江济水香港 50 周年》,作者 徐阳,《绿色中国》
2. 《夏天洗澡一盆水轮着用,香港的 " 水荒 " 是如何被改变的?》,看历史
3.  《实锤大马要涨水价,新加坡水费又双叒叕会涨》 ,新加坡狮城椰子
4. 《香港供水的迷思:大陆恩惠?还是港人自己埋单?》,作者 张烨,政见
5. 《香江廿年:内地对港供电供水数十载:量质保障》,作者 卢梦君,澎湃新闻
6. 《喷内地供港的 " 港独 ",东深供水历史了解一下?》作者 王若愚,观察者网

相关标签 秦海璐黄晓明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