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曾与巴菲特共餐,如今身陷危局: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悲叹世态炎凉

钛媒体 08-20

文 | 深响,作者|吕玥

与巴菲特共进午餐,能够顿悟什么?

2015 年,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成为了继段永平、赵丹阳之后拍到巴菲特慈善午餐的第三个中国人,彼时天神娱乐刚上市不久,原本就正春风得意的朱晔因为豪掷 234 万美元拍到的这顿饭又一次成为被关注焦点。

但仅仅过去 4 年,天神娱乐便遭遇困境。全年净利润巨亏 71.5 亿元、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朱晔本人收到警示函、三位中小股东联手公开指责管理层混乱失控……昔日 " 天神 " 变 " 雷神 "。

" 市场突变,急转直下,那些夸你英明神武的人,画面一转,各种抹黑,脏水泼来,连我七十岁的老母都不放过,恨不得斩草除根,株连九族才算痛快。遥记得那时,你那杯中的红酒,原来是凌迟而来,如此鲜艳猩红,试问:好喝吗。"

从天神娱乐最高市值 300 亿,到董事长朱烨如今身陷危局,人间炎凉从来都是冷暖自知。

借壳上市的游戏公司

2010 年,一款名为《傲剑》的页游红极一时,上线两个月不到就突破千万的收入让这款游戏背后的初创公司天神互动成为了名声大噪的 " 传奇 "。

那时正值国内页游黄金期,天神互动在《傲剑》成功后又推出了页游《飞升》、《天神传奇》等游戏,在这几款游戏的带动下天神互动在 2012 年就盈利 1.2 亿元左右。而根据易观发布的《2013 年第三季度中国网页网游市场监测报告》显示,当时仅有网页游戏运营业务的天神互动在当年已经占据了 6.2% 的市场份额,在网页游戏开放商中排名第六。

从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及其应用专业毕业的朱晔是这家公司的掌门人,他在毕业两年后就开始了创业之路,此时游戏业务的成功也被他自信的看作是能力带来的必然结果。

" 我从 20 几岁就开始做投资,获利颇丰。相对产业,投融资才更是我的长项。"

一炮而红的初创公司依靠着两款页游在三四年时间里持续获得着不俗的收入,为了能够拓展业务和体量,此时想寻求更多资金支持的天神互动更想通过上市这一水到渠成的步骤让自己站稳脚跟。

2012 年 10 月至 2014 年 1 月间 IPO 暂停,此时天神互动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借壳上市,A 股一家主营复合地板的公司科冕木业成为了其选择对象。这家公司于 2010 年 2 月上市,上市当年扣非净利润就下跌 61.57%,在第三年时已经亏损到难以继续支撑。急于寻求资金支持的游戏公司遇上了急于套现离场的地板商,双方一拍即合,成立不到四年时间、净资产为 2.97 亿的天神互动以估值 24.5 亿登陆资本市场。

科冕木业以 14.94 元 / 股的价格发行股份近 1.3 亿股,就在该消息公布后股价立刻飞升至 54.6 元,连续 13 个涨停后市值高达 178.6 亿;一年多时间的资产重组完成后科冕木业正式更名为天神娱乐,而此时的股价上涨至 38.43 亿元,市值高达 358 亿元。此时的天神娱乐拿下了 "A 股游戏第一股 " 的赞誉,CEO 朱晔获得了 " 游戏少帅 " 的称号。

" 天神娱乐上市之前,我们只有用户平台,现在有了资本平台,就要使用这个平台。中国很多企业不擅于使用资本平台,甚至有些人就是简单为了上市后卖了股份获利,但我不是。我是为了把公司做得更好,我得为买我们股票的股民负责。"

成立天神娱乐刚满四年就成功上市,这一路而来的顺利让朱晔对自己充满了自信,面对媒体的采访他讲起了自己的投资经验和对中国游戏市场的见解,也讲到了要从页游拓展至手游做好游戏业务,承诺为公司和股民们负责。

但过分暴增的数字依然引发了质疑。首先是包括朱晔在内的前三大股东频繁质押股权给券商及银行用于融资租赁,而贷得款项都是在为天神娱乐 " 输血 ",这不免让人质疑公司现金流是否存在问题。

其次是由于光线传媒及其子公司光线影业曾在 2012 年 8 月以 1.25 亿投资天神互动,在光线的投资公告里天神互动 2011 年收入为 1.03 亿元,净利润为 4904.44 万元,但等到收购预案中,这两个数字就变成了 1.36 亿元和 7151.76 万元,虽然天神声称是 " 会计师事务所根据协议调整报表 ",但依然让人怀疑是否是在业绩中注了水。

质疑归质疑,外部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朱晔下一步的计划。

炒作和操作

2015 年 7 月,支付了 235 万美元后,朱晔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第 49 街的史密斯 · 沃伦斯凯牛排馆里与巴菲特共进午餐。他是和巴菲特共餐的第三位中国人,因此也就成了那一整年被讨论的对象。

是从股神那里获得人生启示,还是借此炒作,行业内外大多数人都倾向于后者。而朱晔对于这顿饭也颇为坦然,他表示就是去实现了一下自己的理想,炒作和营销只是附带的作用。

但根据天神娱乐董秘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所说,朱晔确实是在经营上出现了困惑,想要在和巴菲特沟通、交流和学习后获得解答。因为天神娱乐的问题早已开始显现:虽然连年营收都在增长,但净利润的增速已经明显放缓,净利润率也从 2011 年的 50% 下降至 2013 年的 41.9%。昔日的传奇《傲剑》在 2013 年贡献营收 1.29 亿,同比也下降了 39.56%。

页游的风光时代已经结束,而在手游的市场上天神娱乐并没有抢占到什么优势。以日渐衰落的几款页游支撑的天神娱乐不仅无法完成与科冕木业的三年业绩承诺,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大问题。

找寻新业务是陷入瓶颈期公司常规且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但朱晔选择的方式却并不常规——以大批量的并购和收购来买业绩。

2015 年初在科冕木业还未更名时,宣布现金收购深圳为爱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价为 6 亿元,形成商誉 4.93 亿元。该公司主要开发并推广的产品为移动应用分发服务平台索爱王、索诺王、苹果刷机助手、爱思助手等等,由于爱思助手未获得苹果公司的授权而且也与部分应用开发商未签订合作协议,为爱普还存在着被认定为侵权的风险。

同年 3 月,科冕木业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 53.13 元 / 股价格向交易各方发行 5191.06 万股且支付 7.91 亿元现金收购北京妙趣横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95% 的股权、雷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100% 的股权、Avazu Inc. 和上海麦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100% 的股权,对价分别为 6.2 亿、8.8 亿、20.7 亿、0.1 亿,交易作价共计为 35.49 亿元。

妙趣横生、雷尚科技为游戏研发公司,Avazu Inc. 主要从事互联网广告投放业务,上海麦橙则主要从事互联网广告平台技术支持、网站运营维护、数据库管理更新、操作界面优化等支持服务。从标的公司业务来看,天神娱乐是在以并购增强自身游戏研发能力,但水涨船高的价格以及合计超过 12 倍的资产增值都让业内人士无法理解。

同样的套路还在继续。2016 年天神娱乐先后以 9.86 亿、5.69 亿收购一花科技 100% 股权和嘉兴乐玩 42% 股权,两次形成商誉 9.02 亿、4.36 亿;2017 年,天神娱乐又以 34.17 亿、7.42 亿收购幻想悦游 93.54% 股权和合润传媒 96.36% 的股权。

三年时间,九起并购,91.65 亿人民币,从 0 元一度增至 84.2 亿元的商誉。天神娱乐的资本运作几乎令人咋舌,朱晔在和巴菲特吃完饭以及一系列并购案之后名气大涨,甚至还成为了创业真人秀电视节目选出创业黑马的老板。

与此同时,天神娱乐还将目光从游戏拓展到了影视领域。

● 天神娱乐在 2015 年投资 13.23 亿元买下儒意影业 49% 股权,九个月后以 16.17 亿的价格卖出全部股权,净赚近 3 亿;

● 2016 年 4 月天神娱乐领投微影时代 4 亿,持股 3.43%,其后微影时代与猫眼合并,天神娱乐也间接成为猫眼的股东之一;

● 2016 年底,天神娱乐参设的并购基金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天神乾坤问道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现金方式受让井冈山市远景传媒持有的工夫影业 15% 的股权,投资金额为 2.7 亿元;

● 2017 年 6 月天神娱乐以 3.84 亿元收购嗨乐影视 32% 的股权,其中《武林外传》编剧宁财神持有这家公司 30% 的股权。

天神娱乐还成立了自己的天神影业,朱晔在采访中信心满满地表示:" 我们的节奏是一年一部电视剧,两三年一部大电影。"

危机来了

还没等天神娱乐的泛娱乐布局开始正常运转,时间来到 2018 年,天神娱乐各子公司业绩在度过三年业绩承诺期后集体开始变脸走下坡路。

游戏公司无版号储备,《傲剑》《飞升》《苍穹变》等游戏产品几乎全部进入衰退期;一花科技主营产品《一花德州扑克》遭受整顿停止运营,计划中的游戏全部无法上线;影视方面受补税、天价片酬治理影响;广告业务萎缩,受数字营销及移动端广告市场份额挤压。根据 2018 年财报数据显示,游戏、平台收入以及互联网营收同比下降 11.32%、20.95% 以及 28.51%。

总之天神娱乐将变脸原因全部归因于宏观政策和大环境,另外再叠加上商誉减值天神娱乐巨亏 71.5 个亿的成绩给 A 股市场送上了一个惊天爆雷。

紧接着,一批批高管开始逃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朱晔以及独立董事姚海放、副总经理龚峤陆续辞职,一年内辞职高管人数达八人。而在朱晔宣布辞职的四个月前,他就已经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收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随后其所持有公司股份被法院轮候冻结。

另外,股东也纷纷开始减持。2018 年初持股 5% 以上股东上海集观以 " 自身发展需要、优化上市公司股东结构、增加股票流动性 " 为由减持股份,等到了 10 月持股 5% 以上股东为新有限公司以同样的理由发布减持公告,2019 年 4 月天神娱乐原副总经理石波涛被动减持近 7300 万股。

完全被抛弃的天神娱乐要面对的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1.35 亿元银行贷款逾期以及巨额的亏损,而朱晔在 2015 年时就减持了约 97 万股股份,套现金额约 8600 万元,留下一句 " 对行业市场、资本市场波动性的预判不够充分 " 就走了的朱晔,还在计划着要进入生物医药、互联网教育等新领域继续淘金。

但朱晔终是无法和天神娱乐彻底撇清关系,面对天神娱乐三家股东在 15 日公开的指责,朱晔称是感受到了世态炎凉:" 从十几亿市值做到几百亿市值,所有为上市公司的担保责任都是我,无人参与。你们作为股东,开心的卖股票赚钱,相庆甚欢;当遭遇行业波动,上市公司股价跌下来后,各种谩骂、诋毁,恨不得责任都是我的,大家都是受害者。"

曾经的势如破竹、一路高歌,终是在歇斯底里、极度疯狂后终成了无法收场的人间悲喜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