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严重罪行岂可轻轻放过!香港政界法律界人士呼吁严惩暴力犯罪

上观新闻 08-20

原标题:严重罪行岂可轻轻放过

近期香港频繁发生严重暴力事件,不少涉嫌暴动罪等的人员在法庭应讯后随即获准保释。香港政界、法律界人士指出,暴动罪属严重犯罪,对社会有重大危害。他们呼吁香港司法机构严惩肆意践踏法治、严重危害社会的激进暴力分子,以回应社会止暴制乱的期望。

疑犯被拘捕及检控后,经常就以颇低的 " 代价 " 获准保释。这种现象,被认为是近期激进暴力分子横行霸道、祸港不断的原因之一。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大律师丁煌对媒体表示,因应严峻的社会危机,法庭有责任实事求是、审时度势,认真考虑向激进暴力分子发出具阻吓力的正确信息,以免违法风气蔓延,否则法治精神在香港会荡然无存。

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认为,香港法庭过往一些判案令人难以理解,部分犯下严重罪行的罪犯获轻判,很容易让年轻人以为犯罪不用付出代价。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傅健慈对本报记者表示,近两个月来,涉嫌犯罪者对法治造成极大威胁,法庭理应拒绝这些疑犯的保释申请。他举例说," 香港民族党 " 发起人陈浩天被捕时身处一个藏有致命炸药的现场,但他竟以数千港元获准保释,此举令疑犯有恃无恐,有机会再上街参与暴乱。而且,法庭对那些保释者的宵禁令仅限于晚上 10 时至第二天早上 8 时,疑犯可在白天自如活动,甚至逃离香港,逃避接受应有的法律制裁。

香港《大公报》8 月 18 日发表署名评论指出,7 月底 44 名被控 " 暴动罪 " 的疑犯,全获裁判官准以 1000 港元保释外出;曾被搜出烟幕弹的疑犯也得到保释。较早前," 旺角暴乱 " 案中主谋黄台仰获得保释后,弃保潜逃至德国,逍遥至今。

文章质问道:" 暴动罪 " 及 " 管有炸药罪 " 都是极其严重的罪行,前者最高可判入狱 10 年,后者最高可判监禁 14 年。如此严重的罪行,竟然可以获得保释?" 香港当前遇到的是法治的灾难,机场更出现泯灭人性的暴力行为,如果不对罪犯施以重判,最终法律不再有任何阻吓力,法治也将成为暴力的陪葬品。"

民建联副主席陈学锋表示,香港社会对严重违法暴力罪行的反感较以往更大,特别是这些罪行深深影响到市民生活、生计,市民对这类罪行的判刑有更高期望。

香港律师黄英豪指出,香港法官行使酌情权时,要考虑到社会诉求。他认为,当社会上的违法暴力行为对经济民生造成愈来愈明显的负面影响,此时司法机构要认真思考如何回应重判激进暴力分子等呼声。

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以暴动罪为例,涉案者极有可能在获准保释后再次或重复参与非法集结及暴力示威,更不排除直接弃保潜逃。因此在审理个案时,应兼顾社会治安问题,拒绝让此类人士保释或 " 续保 "," 目前社会上的极端暴力案件呈上升趋势,律政司应向法官痛陈利害,反对触犯严重罪行者获得保释。"

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葛珮帆 19 日在香港《东方日报》撰文指出,近日又有在服刑的 " 占中 " 主要发起人获保释。她认为此举只会助长暴力," 有些人以为只要用‘民主、自由’的名义,就不用付出沉重代价,使得他们愈来愈放肆、猖狂,到今天大家就看到纵容暴力的恶果。"

新闻链接:

香港专家认为对暴徒应慎重保释

新华社香港 8 月 19 日电 香港多名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暴动罪属严重犯罪,对社会有重大危害,尤其近期香港违法暴力事件不断,被告可能在保释期间继续犯罪,法庭对暴徒应慎重保释,以免向社会释放错误和负面信息。

据港媒报道,44 名被控暴动罪的被告,日前在东区裁判法院应讯后,全部获准以 1000 港元保释。

2016 年旺角暴乱案中,涉嫌暴动罪的黄台仰正是在获准保释后,弃保潜逃至德国匿藏。另外,策动违法 " 占中 " 而被判监 16 个月的戴耀廷,也在仅服刑 4 个月后,于近日获准保释等候上诉。

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黑衣暴徒肆无忌惮地逞凶、袭警、纵火,严重冲击香港法治。暴动罪是非常严重的罪行,对社会有重大危害性,法官在处理暴徒的保释申请时,应从罪行严重程度、证据充分性、被告继续犯案可能性等方面综合考虑。

她指出,目前香港违法犯罪暴力行为还未平息,社会安宁面临的风险仍然很高,在这种特别时期、特别情况下,若控方能提供暴徒犯罪的充分证据,有一些人不能被保释是合理的。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撰文指出,香港的保释机制有 " 原则保释、拒绝例外 " 之称,而暴动罪属严重的反社会暴力罪行,对社会有重大危害。尤其近两个月香港频现暴动,被告可能在保释期间继续犯罪,给予被告保释更会释放负面信息,即 " 纵容 " 暴徒、令其如 " 英雄般 " 重回社会,对社会安定不利,因此对暴动罪疑犯应考虑适用 " 拒绝例外 ",即不批准保释为妥。他提到,美国法律对严重暴力罪犯的保释申请十分慎重,属羁押选项下位列第一的罪行。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大律师丁煌认为,因应严峻的社会危机,法庭有责任实事求是、审时度势,认真考虑向极端暴力分子发出具阻吓力的正确信息,以免违法风气蔓延,否则法治精神在香港恐怕会荡然无存,社会安定更无从谈起。

香港不少民众也认为对暴徒应慎重保释。市民陈家亮告诉记者,暴徒轻易被保释,会让在游行示威中有暴力行为的人觉得犯法成本很低。之前非法 " 占中 " 时,很多被抓的人只是被判了社会服务令,根本起不到震慑作用,再出来搞事的还是这帮人。法官应以社会整体利益为重,尽最大努力避免被告获保释后继续参与暴力犯罪。(采写记者:刘欢、郜婕、李滨彬、赵瑞希)

栏目主编:张武 本文作者:人民日报 文字编辑:李林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