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我们与恶的距离》后,这部良心台剧不容错过

上半年,有一部高分台剧走进我们的视野。

让台湾影视成功撕掉「泡沫剧」的标签。

也让我们看到,自己与恶的距离。

短短 10 集,斩获高分之后完美收官。

而不久后,就有一部同类型优质剧紧随而上——

《噬罪者》

这部剧与《与恶》有着相同的题材。

都是以一桩命案为起点,探讨公众舆论对待犯罪者的立场与态度

主题与风格相近。

甚至连海报都很相像。

有朱玉在前,后来者自会有很大的压力,被拿来对比是不可避免的。

鱼叔原本也略有怀疑,在《与恶》的高分压力之下,这部《噬罪者》如何撑得起观众的期待?

豆瓣 8.1,还算不错的分数。

但比起前者的 9.5,明显还是差了一截。

此时很多人自然会想问,那这部剧,是否还有看得必要?

其实,与其将两部作品视作撞题的竞争者,不如看作是同一个话题的接力。

放在一块儿对应着看,反而能激发出更多思考的空间。

两者其实是互补的。

《与恶》中的犯罪者,是个被判了死刑的无差别杀人犯。

一声枪响,尘埃落定

因而故事更多是围绕后续罪犯家属与被害者家属的治愈与和解。

而《噬罪者》则从另一端走起:

如果犯罪者被判的不是死罪,一旦刑满或假释出狱,将面临什么样的社会处境?

而作为旁边的我们,又该如何对待?

这个问题,同样尖锐。

甚至更难以回答。

我们先从故事说起。

男主王翔,一个被贴上「谋杀犯」标签的罪人。

当年,还是大学生的他因杀害一名女高中生而被捕入狱。

第一集的开篇,便是他刑满十二年后,假释出狱。

饰演该角的是台湾实力派男演员庄凯勋

之前他所为人熟知的一部作品是《目击者之追凶》,他因此还获得了金马奖影帝的提名。

和《追凶》中偏执于探寻真相的记者不同,庄凯勋此次的形象完全是个反面。

戴着副眼镜,寡言少语,内敛克制。

说实话,看起来并不像个杀人犯。

但当年着手他案子的警官却评价他:

「当年抓到他之前,我们也以为他跟案子没有关系,任何人的嫌疑都比他大。结果,他就是凶手。」

踏出监狱大门,回归社会,男主王翔面临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沉重的案底早已剥夺了他正常生活的可能性。

母亲对他翘首以盼,但只敢跟外人说,这是刚从外地工作回来的儿子。

弟弟与他煽情相拥,但十几年来,却根本不敢向任何人提起自己还有个哥哥。

大部分的亲戚关系早已断绝;

有心还能帮衬着的,也依然难掩尴尬,希望能离这麻烦越远越好。

家人尚且如此,社会的成见和苛责,更是可想而知。

拥有高学历的王翔,囿于假释犯的身份,根本无法找到正常的工作。

至多只能在工地干些体力活。

后来在弟弟的引荐下,他去了一户人家当司机,负责日常接送大小姐小爱上下学。

小爱虽然恃宠而骄、任性爱闹,但心眼不坏。

相处起来还算愉快。

而踏实憨厚、细心可靠的王翔,也颇受这户人家的信赖。

原本,这样趋于平静的生活,已经算是不错的新生。

但一场无妄之灾,让他再度踏进警察局。

一个大雨天,在送小爱回家的路上,他目击了一场车祸。

明明是救助者,却遭到质疑。

简单的笔录,变成了三番五次的审问。

「有的人,本性是不会变的。

这句话乍听,似乎没错。

但说着这话的人,往往也会忘了,人的成见其实也跟本性一样,难以转移。

他们举着「合理怀疑」的旗帜,却行着「歧视」之事。

而这些偏见会像一把把尖锐的利剑,刺痛那些想要改过自新的人。

好在,这场车祸证据明确,王翔很快被洗脱了嫌疑。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小爱把那晚王翔挡车救人的视频传到了网上。

一夜之间,「英雄哥」的光辉事迹就传遍了全网。

在普通人看来,受众人夸赞、成为网红或许是件好事;

但对于一个有着「杀人犯」标签的人来说,这无疑是场灾难。

网络时代,挖出一个人的黑料太容易了,王翔的身份很快被大肆曝光。

一边是舍身救人的「英雄哥」

一边是杀害少女的「变态狂」

遇到这么有话题度的新闻,各路媒体追逐着流量蜂拥而至。

把人血馒头嚼得是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舆论持续发酵,灾难也接踵而至。

网络暴力或许还能闭眼不看,但一波接一波的线下攻击却实在是无处藏身。

王翔的家门口被贴满了杀人犯的字条。

母亲和弟弟遭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排挤和侮辱。

连他工作过的那户人家都未能幸免,被泼上了「同情杀人犯」的脏水。

除此之外,仇家也闻讯赶来追杀——

当年死者的父亲李春生开始跟踪王翔并计划着复仇。

偏偏,在这个风口浪尖,小爱的同学又突然离奇失踪。

警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把怀疑的矛头指向了王翔。

与此同时,王翔自己则遭到了仇家的绑架。

一系列矛盾的集中爆发,将整部剧的情绪推向高潮 ……

李春生作为被害者家属,对于女儿被害的过往难以释怀,于是决定通过百般凌虐落到他手中的凶手,来追求他要的公平正义。

或许有人会说,这是「血债血偿」。

可是当看到这位父亲面部扭曲而痛苦地喊着「自己这辈子已经歪了」,而后毅然举起铁揪砸向王翔的那一刻。

你真的会觉得,这还是公平与正义吗?

那假如。

鱼叔告诉你,其实王翔根本就不是凶手,整个案子只是误判呢?

此时此刻,你的态度和立场是否会有质的逆转。

可惜现实中,并没有谁,真的拥有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

站在被害者父亲李春生的角度,他想要的,只是一场复仇。

是王翔或者其他人,于他而言,其实是无差别的。

王翔到底有没有罪,都无法改变一个既定事实:

李春生,也在施行着另一场暴行。

受害者变成了施暴者。

人性的灰色在极端的泄愤行径中爆发得酣畅淋漓。

可问题在于。

暴力,是否因为牵扯上复仇的因素,就能生出正义凛然的快意?

罪恶,是否真的能通过 「以牙还牙,血债血偿」被消解?

还是说,它只是通过另一种方式被延续了下去。

受害者与施害者,身份交错,恶性循环,共同背负着罪孽,堕入无间地狱。

而这显然不是一个完满的结局。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法律。

去衡量,去惩罚,去维持公平与正义。

而法律的真正意义,不在于血债血偿,而在于扼制恶行。

不是树立道德标杆,而是护住人性的底线。

法律特别可爱。它不管你能好到哪儿,就限制你不能恶到没边儿。法律更像人性的低保,是一种强制性的修养。它不像宗教要求你眼高手低,就踏踏实实的告诉你,至少应该是什么样儿。又讲人情,又残酷无情。

——《烈日灼心》

在量刑的同时,也给那些愿意回头的犯法者留了悔改的机会。

但刑期会结束,罪却并没有因此消散。

一个犯罪者,将背负着罪孽度过余生。

而这正是是本剧所提出的,最发人深省的问题:

「罪,若不因刑满而消失,噬罪的人如何得到救赎 ?」

王翔在出狱那天,得到过看守人这样一句话:

「出狱之后好好做人。

好好做人,他也曾试过。

但在发现家人躲闪的尴尬、社会异样的眼光、以及被害者家属丝毫未减当年的憎恨之后,他才意识到:

自己不过是从一间小的牢笼换到一个更大的牢笼里而已。

他被法律谅解了,但在社会这个大牢笼里,他的刑罚是无期。

「出狱之后好好做人。

其实这也是导演本人一生最大的心声。

这部剧由两位导演共同执导,张亨如和陈兴余

陈兴余,曾经是台湾的黑帮老大。

手上曾沾染过两条人命,并因此入狱 30 年。

出狱之后重返社会,也经历过王翔的遭遇:

被社会不信任,遭受闲言非语,尝遍人间冷暖。

但他决心不再走回头路,而是接纳过去的自己,承担眼前的责任。

他成了更生互助协会理事长,致力于扭转社会对更生人的刻板印象。

(更生:即犯罪者刑满释放后重新人生)

他将自己的后半生都用在了「更生」这份事业上,还开了清洁公司,帮助更生人就业。

受邀到大学演讲,希望学子不要重蹈他的覆辙。

导演并不是再为杀人犯辩驳和洗白。

罪孽就是罪孽,已成事实,必然要背负一生。

但最大的忏悔,恰恰是背负着这份罪孽,用余生去对抗和否定曾经犯下过错的自己,致力于不再让他人重蹈覆辙。

不要让恶继续蔓延。

才是对抗恶的最好方法。

这部剧是他的心声,也是遗作,为此他付出了非常大的心力。

拍摄前期,就去台中监狱进行实地调查,了解监狱中犯人的真实生活细节。

拍摄时,为了高度还原狱中情况,不惜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舍弃惯常的监狱搭景,特地去借用了还在使用的戒治所进行拍摄。

就连剧中出现的狱警,也都是真实的工作人员。

实地拍摄更为真实,但难度也必然增大。

由于管制严格,所有的拍摄道具进出都要一一检查。

拍摄还要配合监狱时间,早上 8 点到监狱,等安检结束就接近 10 点了。

大量的时间精力被消耗在这些原本不必要的事情上。

但好的作品,往往就建立在很多必要的「浪费」上。

场景的高度还原、小角色的本色出演。

这些看似无意义的消耗,最终打磨出的,是剧集中无数平凡的亮点。

遗憾的是,陈兴余导演已于今年年初因病离世。

他留给这人间的,便是这样一份忏悔和期望:

Hate the sin, love the sinner.

——《噬罪者》英文译名。

意思是「去恨那罪,但去爱那犯罪的人」。

我们会去爱那犯罪的人吗?

我想几乎不可能。

放下成见,予以犯过错的人宽恕,很难吗?

说实话,同样也很难。

但罪有轻重,错也有大小。

在罪与罚的平衡中,我们能做的,或许不是给他们一个原谅(极度重犯不值得被原谅)

而是给他们一个,忏悔和弥补的机会。

以上内容由"独立鱼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