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三刷大结局,还是今年国剧第一

Sir电影 08-20

尘埃落定。

Sir 说的是《长安十二时辰》。

上周播完大结局,评分,从 8.6 降到了8.4

别小看这 0.2。

26 万人评分,如此庞大数量级的滑坡,显然有观众集体反水。

真的烂尾了?

《长安》大结局,Sir 反复拉了几次,一次是播出当天,一次是周末。

坦白说。

有不满,有不忿,也有不舍。

今天 Sir 想综合各方的意见,认真跟大家聊聊这 " 第一国剧 " 的收官操作。

" 累 "

48 集,放到美剧,这是三四季的体量。

信息高密度,服化道高还原,台词高门槛 ……

节奏、制作、剧情发展,全在牵着你走。

看漏一秒,必须回看。

放在开头,放在长期注水的国产剧中。

这是前所未有的冲击。

爽。

古装题材,内里竟是凛冽的悬疑风格,反恐题材。

刺激,带劲。

《长安》开了一个好头。

但。

有多少人能保持这样的追剧热情和饱满的集中力?

Sir 清楚记得,精神在第 6 集开始松懈。

到了第 12 集,Sir 一度跟许多观众一样——

" 长安赶紧毁灭吧 "" 累觉不爱 "……

原因?

当然不止持续高密度的推进。

关键,在类型转变

反恐破案的动作冒险故事,逐渐偏移到传统的,讲述朝堂党政的历史正剧。

前面正快意恩仇,紧张破案。

画风一转 ……

跟你说起官场规矩,权力斗争。

一个案件,突然就变得像 " 证明你妈是你妈 " 般冗长繁琐。

从追查狼卫,到寻伏火雷。

从硬闯右骁卫,到靖安司遇袭。

再牵扯出禁军、龙武军、右骁卫、旅贲军等长安城中不同武装力量的权力和归属。

剧情在各部门、各大佬之间来回打转。

郭力仕,陈玄礼,甘守城,赵参军,甚至是一人死守靖安司的崔器。他们中任何一人统属的力量,认真起来,都足以阻止蚍蜉。

刺激的情绪,断了。

紧张的节奏,慢了。

观众,也自然觉得沉闷了。

《长安》出现了更高的门槛

不过在 Sir 看,它也打开了更高的格局

朝堂上的暗涌,对比街道上的冲锋,更震撼。

比如张小敬登大灯楼。

三十多集里积攒下的政治冲突,在不远处的兴庆宫里爆发。

一边是张小敬回忆第八团的峥嵘岁月与兄弟情义,一边是朝堂之上高官权贵们信口雌黄明争暗斗。

最后,圣人亲自下场。

上演一出虎毒欲食子的戏码。

殿内,唯唯诺诺的官员;广场上,为圣人点赞的群众;灯楼里,激情岁月的张小敬。

谁都没想到,危机就在身边。

至此,剧集终于拉出了一幅长安城的众生相。

不同阶级的欲望交织,不同阵营的利益冲突,甚至小到每一个人,各自的心怀鬼胎 ……

不爽吗?

你现在知道了,《长安十二时辰》不只拍长安,不只拍十二时辰。

它还拍整个大唐,拍一个时代。

看完结局都知道,小勃律使馆的兴建,是剧中重要节点。

它造成了闻无忌的惨死,是一切的开端。

影响了萧规,张小敬,甚至何孚,拉开了上元节大戏的巨幕。

但在圣人眼中,这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

建使馆,让小勃律及西域二十余国的归附,可以堵住吐蕃进出安西都护府的门户,形成了对吐蕃的战略包围,掌握了主动权,对大唐而言,堪称奇功一件。

△ 安西都护府,红圈部分为小勃律国所在

也因此,即便征地强占民宅,即便右相贪赃枉法,牵头这件事的永王,确实有资本和主事靖安司失利的太子争功。

于国有大功者,不拘小节。

但肉食者的小节,就是蚍蜉们流血。

个人与国家间的冲突,加上弄权的官僚,长安整部剧,都呈现出一种黏着感。

整个大唐,就好像一滩烂泥,一个漩涡。

——谁也没法逃脱,而且越挣扎,越痛苦。

从张小敬,到李必,莫不是如此。

应了那句台词:

我也是觉得现在是太平盛世

眼下我就是过这种日子

了解这些,的确累。

而且 Sir 不否认,其中一些支线剧情,依然有刻意拖长的嫌疑。

但就国产剧来说。

感性上,一旦进入,它给你的震撼瞬间倍增;

理性上,它的性价比,还数顶级。

" 疑 "

大结局,凶手确定了。

但许多人,还是一肚子疑问——

真相是什么?

坏人的下场是什么?

事情的来龙去脉呢?

……

纵观整个《长安》的故事,它早就成为了一出纠缠不清的罗生门。

它让我们洞见太多污垢。

明面上,狼卫,蚍蜉,龙波,何孚等人;

上元夜宴,兴庆宫中的所有服朱服紫的人。

都不干净。

但 Sir 认为,这正是《长安》最精彩,或者说,最耐人寻味的地方。

真凶易得,真相难寻。

每个人都是管中窥豹,每个人都是盲人摸象。

同样,每个人都在因势利导,借这场行动的幌子,实现自己的目的。所以,从任何一方,都可以发现十二时辰里不一样的风景。

举一个例子。

永王。

他最开始介入小勃律使馆的修建,导致了闻无忌的死,也因此被张小敬胖揍,以至不敢轻言复仇。

由太子一手带大,感情甚笃,却在宫宴之上当众出面和太子相争,在圣人被绑架后想获得朝中大佬的支持失败,悻悻离开。

最后弄死封大伦灭口。

这是他所有的戏份。

但,注意几个细节。

第一,小勃律使馆修建背后,是右相贪赃枉法(李必所言影女一事),永王和右相的勾结,可能比想象中要早。

第二个,大吉酒肆外,违抗命令,向圣人射箭的旅贲军中,混入了熊火帮的卧底。

△ 注意手上的刺青,全剧只有在熊火帮人身上出现过

而给他们讯号的,却是元载。

第三,杀封大伦灭口前,封大伦自封尚书令,同时高呼永王 " 吾皇 "。

对,他们在庆祝胜利。

这时,不论圣人得救与否,他必有利可图,甚至取代太子。杀封大伦,是典型的过河拆桥。

但。

他不知道龙波,何孚,第八团的往事,他始终只是个浑水摸鱼的人。

同样,还有何执正。

何老认识徐宾,了解何孚,也知道右相会被行刺。

因为对太子有利,所以他按兵不动。

他的角度,查案,是帮太子办差,但如果案件发展有利于太子而不利于右相,他可以网开一面,甚至推波助澜。

最后,记住徐宾给万大吉父子指明的方向——

灵武(太子根据地)。

这样有意思的人物支线,太多太多。

不同的人做出不同的选择,最后推动了整个事件。

可以肯定,徐宾绝不是唯一凶手。

真相,根本无法查清。

当然,最后一集也提出了重大疑问——

萨珊金币。

龙波有,徐宾有,连帮助姚汝能的大胡子,也有。

还有一个词," 安西 "

幕后大 BOSS,指向安西的藩镇,和外国势力。

具体是谁?

开放式结局的表面下,是终极解密游戏。

一个细节。

帮助姚汝能的红衣大胡子,身上带着鱼袋

服朱,鱼袋(五品以上)

按照唐律,凭借这服装和饰品,可以认定此人身份。

除了归附的少数民族首领外,只能是安西藩镇或西北军集团中的要员,在历史上,是盖嘉运、田仁琬、夫蒙灵察、高仙芝、封常清一系。

不仅如此,郭将军也隐约提过,范阳留后院(东北军,安禄山一系)也开始打听消息。

这些蠢蠢欲动的地方藩镇,有着重大嫌疑。

但谜题就此打住。

显然,《长安》是故意按下不表。

它让你过多纠结结果,就是想让你仔细感受过程。

长安城,到安西边塞。

这场险些葬送盛世的危机里,从中央到地方,从权贵到异族,数不清的人,想从这趟浑水中牟利。

最后牺牲的是谁?

一群曾为大唐流血尽忠的老兵,再次为长安开膛破肚。

谁是凶手。

谁是输家。

现在,你还敢说吗?

" 反 "

一定程度上,《长安》的结局,作出了对传统的反叛。

传统结局是什么?

大团圆。

坏人醒悟,好人更好。

但恕 Sir 直言,这不只是我们对人性的一厢情愿,更是影视人物长久以来的桎梏。

就像许多人说,大结局中,张小敬 " 人设崩塌 "。

崩塌原因——

他背叛龙波,背叛第八团,伤害信任他的人。

总结来说,他成了" 坏人 "

那张小敬到底是什么人?

是好人吗?

Sir 更认同的,是龙波对他的评价——天真

风云变幻的长安城中,张小敬的天真,从没变过。

他可以炸掉毛顺,可以佯装投降,可以砍翻所有阻挡他的官兵,只是为了,维护长安百姓,不惜与昔日同僚决裂,和生死兄弟搏命。

最明显的,看他对圣人的态度。

当圣人如日中天,他不解近;当圣人众叛亲离,他不抛弃。

龙波骂他当奴,他依然选择背着疲惫的圣人转移。

不因为他是圣人,而因为他是老人。

还记得一个场景,当张小敬驾着装有伏火雷的马车在长安街道上狂暴的时候,看到一个小男孩在路边。

危急时刻,下意识地侧转,险些翻车爆炸。

一个大结局,并不足以推翻张小敬对长安百姓的博爱。

再看反派。

谁是反派?

大多数人看来,最拉仇恨的竟然变成了元载。

在各种势力中游走,毫无道德底线地攫取自己利益,为攀上高枝不择手段,反复无常,真小人做到了极致。

但 " 坏人 ",Sir 认为还谈不上。

元载,代表的,恰恰是官僚环境下,最容易成功的途径,是一种带着野蛮和血腥的智慧。

诚然,所有人都不希望生活中遇见元载。

但有多少人,在那个情况下,会拒绝成为元载?

这才是《长安》结局提供给的力量。

正如全剧最后一个镜头。

彩色,变成黑白。

最初的三人,踏上离别之路。

长安的 " 太阳 ",背影很美。

但仔细想想。

太阳离开,光明在哪?

一个太阳离开,下一个太阳,何时升起?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吉尔莫的陀螺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