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负债 35.3 亿,曾经请范冰冰撑场面也救不了的房企

商界 08-20 10

负债 35.3 亿,门业大王 " 大川系 " 面临第三次破产重组,他会重振往日雄风吗 ……

跨界是门技术。对于做防盗门起家的大川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掌门人张宏来讲,这技术,尚可再深耕。向来以做门引以为豪的大川集团,一不小心就把自己锁死在了门里。

在造门这件事上,大川无疑是行业里的王,企业家的工匠精神,在掌门人张宏身上有所体现。而在投资和房产领域里,大川却没有得志。跨界的败局,甚至连引以为豪的防盗门业务也一度被拖垮。

在 " 破 " 与 " 不破 " 之间,大川集团纠结反复的状态,让人实在看不透。这里的破,是破产重整,紧急救命的那种,不是破产清算,直接玩完。

5 月 17 日,重庆大川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大川投资)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法院批准了。(来源: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渝 0106 破申 13 号)

从 2013 年债务危机有苗头以来,这是大川系旗下公司的第三次破产重整,前两次都以撤回告终。这一次,你猜,是真破还是假破 ……

往事不可不提

任何一次暴风雨来临之前,势必会有电闪雷鸣。大川集团也不例外。今天的三轮破产,其实在多年之前就有了苗头,只不过那时节,荣誉带来的光圈太过耀眼,遮蔽了暗淡的小火星。就是这点火星,烧了 6 年之久,把大川的一片草原给烧没了。

大川集团,重庆人似乎并不陌生,创始人张宏,那时候可是比龙湖吴亚军、金科黄红云更厉害的角色。

靠做防盗门起家,经过多年的磨砺,大川曾经一度做到了行业第一的位置。

在其集团官网上的信息显示:1988 年,大川的防盗门问世,作为国内首批防盗门企业,经过 20 多年的发展,总资产达到 156 亿元,已由原来的门业制造业跨步到房地产开发、专业市场运营、酒店业等行业。

1995 年,门业市场繁荣,大川形成了金属类、防火类、木质类的 10 余个品种、30 多个系列的门产品,在全国建设了 1000 余个营销网点,并出口、东南亚、欧洲、非洲等 30 多个国外市场。

由于质量过硬,大川取得了国家免检产品、中国知名品牌、中国知名产品、中国大西南公认名牌产品等荣誉。

大川集团拥有全资控股子公司 15 个,企业员工总数 3000 余人。最初的防盗门业务,已经不能满足大川的雄心,渐渐涉足地产和投资领域。

门业系、地产系、投资系三条大腿全面向前迈进,带来显著的业绩。

那时,张宏对集团的规划为:集团公司下面,有 8 个子公司、子公司大川房地产又下属 10 个孙公司。投资城市包括重庆、四川、贵阳、北京、海口,产业涉及门业、木业、地产、建材、商贸等。如此发展开来,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2013 年,张宏的地产旗下的贵阳大川白金城开盘,请来了范冰冰和李治廷为其站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子的根基不稳,步子迈大了,还是明星的魅力太大,将企业反噬。

正在风光无限的时候,殊不知,麻烦也来了。本以为,门业的辉煌成绩应该可以给投资和地产类业务不断输血,但是大川没有料到的是,地产业务所需要的资金,就像是一个黑洞,门业的营收远远满足不了投资和地产的需求。

贵阳大川白金城开盘不久,重庆大川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就因为债务问题,被长城资产收购了 50001.75 万元债权。

而后根据《债务重组协议》约定:债务重组期限 5 年,从 2013 年 3 月 5 日至 2018 年 3 月 4 日止,利率 15%/ 年,按季收息。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累计已经收取利息及罚息 14427.18 万元,债权本金余额 37400 万元,利息、罚息、违约金等 34448.5 万元,债权合计 71848.5 万元。(来源:中国长城重庆分公司《重庆大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债权资产》)

外部争议不断,内部也出了问题。大川集团债务危机爆发后,企业主要精力放在应对银行、小贷、民间借贷等债务纠纷,对外招商不达预期,租金收入勉强维持企业日常开支。同时由于拖欠员工工资、社保等情况,不断传出有人员离职,企业管理逐渐松散,公司勉强维持经营的消息。(来源:中国长城重庆分公司《重庆大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债权资产》)

业务线开展过多,大川难免顾此失彼,资金的豁口,甚至一度牵连到了门业的发展。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5 年 10 月,2016 年 3 月,重庆市一中院向张宏送达民事判决书,却 2 次遭遇 " 下落不明 ",名下 970 万股农商行股份被出售。

重庆联交所的拍卖公告,让大川日夜煎熬。

2016 年 6 月 24 日,联交所发布《重庆大川门业集团有限公司所有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976 万股权司法拍卖公告》,股权拍卖价 3738.08 万元。

按照重庆农村商业银行(03618.HK)6 月 24 日当日的收盘价 3.76 港元 / 股计算,976 万股约折合 3670 万港元。7 月 29 日,这部分股份将被拍卖,这一桩买卖还附带后果:暴露出了大川门业母公司大川集团的债务危机。

而在贵阳请范冰冰撑排面的超级大盘大川白金城,未见高楼平地起,就停工数月。

2013 年,大川就开始靠借债度日,到 2017 年,身上已经背满了官司。20 多年,昔日门业霸王,遭遇了困境。

二轮破产,大川的阵脚乱了

2019 年之前的 6 年时间里,大川可谓度日如年,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房地产行业向来以嗜 " 血 "(资金)如命闻名,资金跟不上,没有外援,日子很难过。

第一次破产申请时间是 2017 年 3 月 23 日,申请人是大川投资。先是以补充相关材料为由,向法院申请延期两个月听证,延期期满后,未到庭参加听证。

破产重整由此被撤回。(来源: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民 事 裁 定 书(2017)渝 0106 破申 8 号)

第二次破产重整的申请时间是 2018 年,申请人是重庆大川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当年 5 月 29 日,大川系向法院请求,撤回了破产重整申请。(来源: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民 事 裁 定 书(2018)渝 0106 破申 4 号)

在负面新闻频出的情况下,大川集团掌门人张宏还被法院认为 " 下落不明 "。

2016 年 3 月 7 日,重庆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出公告((2015)渝一中法民初字第 01154 号),公告中说:「本院受理原告刘奕起诉被告重庆大川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 张宏民间借贷一案,因你们下落不明,现依法向你们公告送达(2015)渝一中法民初字第 01154 号民事判决书。」

去年 10 月 10 日,一中院对张宏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开庭传票,也是用了下落不明的表述。

两次 " 下落不明 ",可见,大川集团企业运转的困境很难度过了。

企业遭遇资金困境,破产是一个很常见的事情,但是破产之外,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常常让人头疼。

大川集团在贵州开发了超级大盘大川白金城。资金链出现问题后,贵阳市委办回复当地购房者:因为拖欠工程款导致停工,开发商正积极筹措资金。2016 年 7 月 29 日,云城置业在贵阳市委、市政府、白云区委、区政府的统筹安排下,成功受让原大川公司。白金城项目整体资产,并正式更名为云城尚品。

另一边,位于重庆的 " 大川 . 滨水城 " 项目债务重组工作也由相关部门牵头积极处置。

大川所承揽的项目进度如何先不说,光是如何面对屁股后头的一群债主就已经伤透了脑筋。

大川的债主主要有民间高利贷、借贷公司、投资公司、银行等。

其中银行就包括 9 家,分别是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江北支行、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重庆大渡口融兴村镇银行、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汉口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广安恒丰村镇银行滨河路支行、东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行等。

小额贷款公司至少有 4 家,分别是重庆市渝北区汇正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重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大顺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市南岸区徽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市沙坪坝区新世纪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等。

当债主苦苦追债时,最头疼的还是政府,不能让一家公司,影响城市的发展。因此政府也在积极处理项目的问题。

这回,破还是不破?

俗话说事不过三,今年五月份,大川又破产了。对外负债 35.3 亿余元,长时间无资金清偿相应债务。

《破产公告》里称,现主要财产为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的 " 大川国际建材城项目 ",该项目总占地面积 699.6 亩,主要由 20 栋基材区、15 栋钢结构石材区、2 栋专业市场、4 栋配套用房 ( 办公、宿舍 ) 等共计 41 栋建筑组成,可售货值逾 36 亿元。不知大川是否会用这些项目来偿还债务。

三轮破产的公告,像是三道铁门,把大川集团紧紧锁死在了资金链断裂的泥淖中,不能翻身。

有人说幸福的企业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企业,却各有各的不幸。大川集团的状况,并不是少数。

据调查,目前重庆房企数量已降至 2500 多家,这个数字还在递减中。重庆主城楼市在售的只有 100 多家房企的 400 多个项目。

相关人士透露,重庆房地产企业最高峰时的数据是 3600 多家,到目前为止实际上已减少了 1100 多家。减少的企业中,破产房企尤为引人注目。

2016 年 9 月,时任重庆市长的黄奇帆在一次论坛上提出," 从 2016 年开始三年内,重庆市每年将关闭 500 家房地产公司,三年关掉 1500 家 "。

黄奇帆在演讲中指出,重庆房地产企业过多," 过去这些年,重庆形成了 3100 个房地产公司,全市人口 3100 万人,也是平均每万人一个公司。因此,要坚决去除过剩产能、库存和僵尸企业,让僵尸企业、空壳企业‘入土为安’。"

近几年,重庆清理了一批没项目的空房企司。与此同时,还出现了一批破产企业,其中,和大川一并在列的银星、喜地山、典雅等一批房企的破产案十分引人注目,还有一些房企徘徊在彻底破产边缘。

而 2018 年以来,全国共有 732 家房企发布破产公告,其中重庆又公布了 11 家房企破产文书,其中包括山湖、江淮、璧山永恒、星圳、大足金龙、大博金、金达莱、品硕、川嘉等不知名中小房企,其破产原因均为资金链断裂,债务缠身。

为什么有的企业曾经是房地产行业的佼佼者,而到今天却一蹶不振?

从企业内部来讲,近两年房企失败破产的原因多种多样,归结起来,无非这几种:有的是对后期资金运作预估不足,单个项目经营不力,拖累了整个企业;有的是摊子铺得太大,顾此失彼,手忙脚乱;有的是投身金融揽储,为客户承诺高回报,导致企业被套;还有的是被集团的小贷、汽车等其他产业所牵累;还有的是投身商业物业的开发运营,但回款能力不足。

从整个行业环境来看,近两年重庆房地产企业数量的减少主要表现为房企行业集中度在加剧,大型房企占据市场份额越来越大。

今年上半年的数字显示,重庆前 20 家房企销售总额已超千亿,占主城销售金额的 60%。其中,融创、龙湖、万科、金科前 4 强占据前 20 强房企销售的 56%。可见,超大型房企市场扩张的步伐异常迅猛,这也极大压缩了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间。

" 未来的大趋势是房企的数量会越来越少,市场会越来越向大房企集中 "。相关人士分析道,从去年、今年的土地市场就可看出,在市场上抢地的都是大型开发商,中小企业已经很难进入。原因是地价高、开发成本提升、市场压力加大。

在市场下行的情况下,对开发商的资金实力、融资能力、操盘能力、产品研发能力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小房企在成本管控、开发经验等各方面都无法与大企业竞争。因此,小房企会越来越少,大房企在市场的集中度会越来越高。

反观大川集团,三道大铁门将其牢牢锁住:

一,业务范围太广,顾此失彼,经营不善;

二,对于房产项目后期资金运作预估不足,资金链断裂导致崩盘;

三,行业竞争激烈,新手生存困难。房产之路走得歪歪扭扭,门业发展也被拖垮,此番场景,让人唏嘘。

今后能否冲破三道铁门,翻身重回往日的荣耀,尚未可知。它的未来如何,我们也不敢妄加揣测。

只知道,大川集团的名号曾经响彻了江湖,却在不擅长的房产领域崴了脚。

我们想看企业发展路上,披荆斩棘、过关斩将剧情的跌宕起伏,但是更愿意看到昔日英雄跌入低谷时杀回江湖的豪气冲天。

大川,还能回来吗?

* 部分资料来源:企查查 、黄桷树财经、网易新闻

以上内容由"商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