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少女失踪四年被认定遇害,“凶手”刚要伏法,她却突然出现了

孩子突然失踪,可能是所有父母最担心害怕发生的事情之一。

但从来没有哪个女孩的失踪,像 Natasha Ryan 这样让整个澳大利亚都感慨万千 :

花季少女无故失踪,家人和警方苦苦寻觅一年多后,推测其已经死亡。

在为她举行了追悼会,甚至还找到了 " 杀害 " 她的真凶后,

她居然回来了:毫发无损、" 死而复生 "…

事情要从 1998 年说起。

当时 14 岁的澳大利亚女生 Natasha Ryan,还是一个普通的中学女孩。

她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双全,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

她健康,漂亮,是家人、邻居眼里的乖乖女,看起来优秀又幸福。

但是,她也有青春期孩子常见的烦恼:对青春期的迷茫、学习的压力,以及父母即将离婚带来的担忧。

或许是因为这些烦恼,Natasha 开始变得忧郁而叛逆:

厌学、和母亲对抗、甚至离家出走,情绪极度不稳定。

她一次次在和母亲大吵后逃离自己的家,又一次次被找回来,甚至还曾经尝试割腕,结果被父母制止。

周围的人都觉得,Natasha 不过是小孩子青春期不懂事,父母只要耐心引导总会有恢复理智的一天。

但事情最终发展的方向让人非常意外:

1998 年 8 月 31 日,老师发现原本该上学的 Natasha 没在学校,联系了家长后却得知,没人知道她去哪了。

担心她再一次离家出走,父母都赶紧出门找她。

多方打听下来,发现 Natasha 似乎当天逃课去看了电影,之后就彻底消失,没人知道她去哪里了。

人们又找到了 Natasha 当时 17 岁的男友,询问他是否知道她的去向,依然一无所获。

担心孩子出事,Natasha 的父母在久久等不到女儿的消息后,选择了报警。

花季少女突然失踪,在警察们看来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如果继续好几天都找不到,女孩遇害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为了早点找到 Natasha,警方不仅出动了大量警力在 Natasha 失踪地区周边搜查,还发动了大量社区居民,一起去树林等人烟稀少的地方搜寻她。

但无论人们怎么努力,依然找不到 Natasha 一丝一毫的踪迹。

渐渐的,人们开始怀疑,Natasha 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

没有人能想象,那段时间里 Natasha 的父母是怎样的心情。

苦苦寻找了一年,始终都找不到,身心备受煎熬后,Natasha 的父母渐渐接受了人们的那个推测:

他们的宝贝女儿 Natasha 如果还活得好好的,看到父母这样煎熬地到处找她,就算是闹脾气离家出走也应该回来了。

一直不回来,怕是已经发生了不测。

警方就算最终找到她,找到的可能也不是她的人,而是尸体 …

(Natasha 的母亲)

警方的调查似乎也验证了人们的这种猜测,他们锁定了一名涉嫌杀害 Natasha 的嫌犯,Leonard Fraser。

在被警方怀疑杀害了 Natasha 时,Fraser 已经被抓捕了。

除了 Natasha 外,他还被怀疑杀害了另外 4 名女孩,其中 1 名已经找到尸体,另外 3 名还是失踪的。

从被害者身份相似程度、活动区域等基本情况来看,Natasha 完全符合 Fraser 作案对象的特征。

将 Natasha 归类为 Fraser 这个连环杀手的受害者之一,也算是有理有据的推测。

但令检方头疼的是,即使有合理证据支持 Fraser 是连环杀手这一事实,但因为警方只找到了一个受害者的尸体,Fraser 也只承认杀害了那一名女孩,对其他几桩案子都迟迟不认罪。

但最终,在检方的谈判协商后,Fraser 终于签下了一份认罪协议,承认自己杀害了 5 名未成年人女性,其中包括 Natasha。

既然 Fraser 已经承认杀害了 Natasha,2001 年,Natasha 失踪三年后,她的父母在她 17 岁生日这天为她举行了追悼会。

亲朋好友齐相聚,共同为 Natasha 的不幸遭遇而哀悼,安慰她的父母家人。

之后几年里,Natasha 的父亲再婚,母亲继续带着两个孩子生活。

或许外人看来,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但对 Natasha 的母亲来说,时间并没有治愈一切,她依然为女儿的失踪而时时悲痛着,等着 Fraser 的审判,也等着警方最终找到 Natasha 尸体的消息 …

就这样,时间又过了两年,关于 Fraser 的案子终于要开庭审判。

他承认杀害 Natasha 的消息也经由法庭文件的公开,在当地传开了。

让人意外的是,这时候,警方突然收到了一份匿名信,信的内容让人颇为吃惊:

"Natasha 还活着,活得很好。"

随信附带的,还有一串数字,看起来是某个地方的电话号码。

杀人凶手都即将接受审判了,突然有人说被害者没死?

想到 Natasha 严格说起来还处于失踪状态,警方对于这个匿名信也不敢懈怠。

经过一番搜查,警方发现这个数字是当地郊区一所房子的电话号码。而住在这里的人,名叫 Scott Black,是一名 21 岁的送奶工。

最关键的是,他也曾经是 Natasha 的男友,在 Natasha 失踪前和她约会过。

发现事情的蹊跷之处后,警方怀疑 Natasha 的失踪另有隐情,于是突袭搜查了 Scott 的住处。

没想到这一搜,就搜到了 Natasha:

不是她的尸体,而是她本人,活生生的已经 18 岁的 Natasha!

看起来健健康康的她,在警方搜查时,居然就藏在 Scott 的衣柜里 !

所有人都震惊了,大家不明白已经失踪四年半、被以为已经死了的女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警方震惊之余赶紧联系了 Natasha 的母亲,说他们找到 Natasha 了。

电话那头的 Natasha 母亲,第一反应是警方找到了女儿的尸体,再三确认对方不是在开玩笑,女儿还活着后,深受震惊、久久不能平息 …

原本以为已经被人杀害的女儿,还好好的活着,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应该是天大的好消息。

但当她赶到警察局,见到失踪了四年多的女儿,知道她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时,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和悲痛中 …

一般来说,这种失踪多年最后被人发现藏在衣柜里的女性,背后都有一个 " 坏人 ":

一个囚禁、控制、洗脑、虐待她的坏人,一个将她从原生家庭哄骗出来、与外界全然隔绝的罪犯。

在 Natasha 的案例里,这个 " 坏人 " 看起来就是送奶工 Scott。

尤其考虑到 Natasha 失踪初期,警方询问 Scott 时,他对 Natasha 消失的事情撒谎和隐瞒,妨碍和误导了警方调查,人们更有理由怀疑,Natasha 失踪一案是他策划的。

但随着警方对 Scott 和 Natasha 的调查深入,人们发现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简单。

首先,Natasha 明确地表示,自己当年离家出走完全是自愿的,和 Scott 无关

其次,Natasha身上既没有受到过虐待的痕迹,也没有怀孕,更没有什么被毒品控制之类的事情

她除了说话声音比较小外,精神和身体看起来和正常健康的人没什么两样。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事情是,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里,Natasha 表示自己知道别人在找她,但她故意躲起来了

在之后的半年里,Natasha 先后向警方和媒体讲述了自己过去四年半的经历。

时间被拉回到 1998 年,当时 14 岁的她过得很不开心,叛逆、厌学、多次离家出走且失败,还是想逃离父母。

在又一次离家出走失败两周后,她找到了当时自己的男友,17 岁的 Scott,希望他帮助自己离开父母,彻底地出走。

Scott 也还是个年轻的孩子,看着 Natasha 这样不开心,最终选择配合她离家出走。

他已经开始在外面送牛奶、打工赚钱、独立生活了,Natasha 如果离开了家,可以去他那里住,他的住处离 Natasha 父母的房子有 45 分钟车程,理论上也 " 够远了 "。

于是,在那个原本该去上学的日子,Natasha 选择去 Scott 的住处藏起来,不管父母如何着急、寻找,都一直躲着不肯出来。

这期间 Natasha 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没有人知道。

但在之后的采访中,Natasha 表示,离家出走后,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自由、无拘无束。

最开始的冲动过去后,她也想过是不是要回家。

但看着事情渐渐闹大后,她犹豫了、退缩了:人们组织了那么声势浩大的搜救行动来找自己,Scott 为了帮自己躲着父母还和警察撒谎。

这时候自己回去了,是不是会被逮捕?Scott 会不会被送去坐牢?

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担心被惩罚一样,Natasha 选择继续逃避和躲藏,继续呆在 Scott 的海边小屋里,渐渐地与世隔绝。

白天,她闭门不出,一直躲在房间里,避免被人发现。

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会悄悄地溜出来,在屋子不远处的海滩散步,看看海、看看月亮、自己一个人玩一玩。

因为无法出门,她一个人在家里学会做饭、做家务,学着在房间里锻炼身体,学着偶尔网上购物,用 Scott 买来的布料自己做衣服、刺绣。无聊了就看看电视,和养的小猫玩一玩。

如果 Scott 不得已需要在家里接待一些朋友,为了避免走漏消息,她就会躲到卧室的柜子里。

Scott 对她也很好,没有强迫她干什么,需要的东西都努力提供给她,她要出去或者要在家呆着,他也都不反对。

没有了父母的唠叨、没有了学业的压力、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干预,Natasha 过起了完全与世隔绝的生活。

她把 Scott 的住处看做是自己的家,一个人在家也不觉得孤单,渐渐地也不看那些可能和自己有关的社会新闻。

只是她偶尔会想念父母、担心他们是否为自己的离去而痛苦,好几次拿起电话想要打给他们,最终又放下了电话:

拖得越久,她越害怕自己回去后会受到惩罚,害怕父母不接受自己,害怕失去现在孤单却平静的生活。

躲藏了 4 年后,Natasha 和 Scott 惊讶地发现,警方似乎认定 Natasha 已经被杀,可能会追查过来。

为了躲避可能的搜查,俩人选择了搬家。

这次,他们可能本着 "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 的原则,搬到了离 Natasha 母亲住处只有不到 5 分钟车程的郊区小屋里。

也是在这里,Natasha 和 Scott 四年多以来第一次遭遇了小偷突袭。

或许是小楼泄露了 Natasha 的行踪,最终才出现了那封匿名信,让警方在 Scott 的衣柜里找到了她 …

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后,Natasha 以 " 衣柜里的女孩 " 的名头彻底出名了。

人们对此表示极度不理解,甚至是愤怒的:

且不说警方为了找她耗费了近 40 万澳币的纳税人的税费、不说当地居民组织了好几次大搜救,就说 Natasha 的母亲在她失踪这些年承受了多少悲痛和绝望,Natasha 就不应该这样任性地玩失踪。

Natasha 的母亲一方面庆幸女儿没有死,一方面也为女儿不顾他们伤心、狠心逃离近 5 年的行为而失望。

只能鼓励她勇敢地接受人们的批判,接受法律可能带来的惩罚 ...

她最终出席了 Fraser 的庭审,证明了 Fraser 并没有杀害自己(不过 Fraser 最终还是因为另一桩证据确凿的谋杀罪名被判终身监禁)。

之后,Natasha 因为妨碍警方调查,被判罚款 1000 澳币。

而帮助她玩失踪的 Scott,则因为向警方撒谎、作伪证,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一年。

没有人同情 Natasha 的遭遇,没有人来安慰她。

只有 Natasha 的母亲在万般挣扎过后,重新拥抱了自己的女儿:

尽管 Natasha 至今都对当初自己离家出走的具体原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她也承认自己过于任性,想要取得妈妈的原谅。

于是,19 岁的 Natasha 在过了近五年与世隔绝的生活后,终于开始重新融入社会。

她重新学习,考取了护理学校,准备毕业后找份工作;

她开始和已经结婚的姐姐和长大了的弟弟修复关系,渴望重新融入大家庭中。

2007 年,Natasha 再次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自己接受了结束刑期的 Scott 的求婚,俩人终于要名正言顺地组建自己的家庭了。

俩人于 2008 年结婚,结婚时也有几十名亲友到场祝贺,算是正式原谅了当年任性叛逆的 Natasha,祝福她会有个好的婚姻和家庭。

最近再出现在媒体镜头里时,Natasha 已经不是当初的少女模样,身边的三个孩子看起来也大了。想必她也亲自体验过了养育儿女的艰辛。

最终经过了那么多曲折的叛逆少女,还是过上了平凡的家庭生活,消失在了大众视线里。

当年荒唐的一切终于都过去了,只留下一个荒唐的故事,让大众读者们时不时地想起后,感慨万千。

人们青春期的时候总是比较敏感,但其实长大后回头看,当时觉得天都塌了的事情也么什么大不了,人只要还能健康地生活着,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平息。

切勿因为一时的情绪,做出冲动的、难以补救的行为,用伤害自己、失踪、让父母失去自己的方式,惩罚父母,追求自由。

因为并不是每个冲动叛逆的孩子,都能像 Natasha 这样,最终平安地回归家庭 ...

国际新闻

国际新闻

了解世界的窗口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