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猪肉价格上涨,谁赚到了钱?

商界 08-20

如果说调味品、水果的价格上涨还不会对大众生活品质造成巨大影响,那么猪肉这一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涨价,必然会带来多方面的影响。

如何击碎一个整天关心企业家和 IPO 的财经记者的骄傲?两块钱足矣。

在常用餐的餐馆里看到这份通知,我与同伴纷纷将猪肉消费 " 降级 " 为鸡肉。同时,我们也意识到,衡量生活品质和财务自由的标尺正在从车厘子、星巴克变成了猪肉。因为相较于前面两者,猪肉是绝对的刚需。

平凡的日子里,我们常常见证历史:昨天的全国生猪出栏均价已经突破 24 元 / 公斤,创造又一历史高点。这个高点并非一蹴而就,自 2019 年的新年起,猪肉价格便一路高歌猛进,在猪年里," 二师兄 " 的身价被它自己拱上了历史峰值。

这一下,对 CPI 造成了不小的冲击。7 月份,我国 CPI 同比上涨 2.8%,创 17 个月以来的新高,猪肉是其中重要的因素。

猪,虽然在十二生肖中的排行中居于末位,但却是中国最重要的畜产品。中国是猪肉的生产和消费大国,中国人平均每年要吃掉 7 亿头猪,约占世界总出栏量的 57.46%,猪肉在国人的肉食结构的占比超过六成。

中国生猪市场规模超万亿元,生猪上下游产业链涉及饲料、养殖、兽药、屠宰、食品等领域,直接关联企业数万家、就业人员过亿人。因此,猪肉价格的稳定与否,成为关系着国计民生的大事。

被蛛网缠住的猪

当前的猪价上涨,既平常又特殊。

当我们看到猪肉价格上涨或下跌的新闻,总感觉似曾相识。这是因为这 7 亿头猪的身价总是被市场的无形之手支配,忽上忽下。

在市场供求规律的作用下,生猪价格和生产频繁地周期性大起大落,形成一个 " 猪周期 " 怪圈,让我国生猪产业深受其扰,造成 " 价高伤民,价贱伤农 " 的强大杀伤力。

这种杀伤力来源于猪的供需背离,经济学上用 " 蛛网模型 " 来描述。

猪肉的生产者是看着 " 后视镜 " 走向未来的。我们假设一位养殖户小王,他的经营决策主要参考上一个周期的价格,上期价格高,多养,低则少养;而消费者的猪肉需求主要参考当下的价格且存在弹性,贱则多买,贵则少吃。由于决定生产量和需求量的信息不产生于同一期,供给和需求永远都存在错位和时滞。且猪肉等畜产品养殖周期长、不易储存,猪的产量不可能被快速补充,因此,猪肉价格便一直在肉价上涨—存栏量增加—供给提高—肉价下跌—存栏减少—肉价大涨的恶性循环中轮回。

" 猪周期 " 中,没有赢家。肉价下跌,养殖户血亏;肉价上涨,居民生活水平大受影响,养殖户因为无猪可卖,同样也占不到便宜。

为了加强生猪市场监测与调控力度,国家出台了《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调控预案》,其中,衡量猪肉盈亏的重要指标就是 " 猪粮比 ",因为生猪生产实践表明,猪价与粮价之间存在一种必然的、相互适应的规律。" 猪粮比 " 一般均以 5.5 ∶ 1 为盈亏平衡点,超过 5.5:1 为盈利 , 低于该值为亏损。2018 年 4-5 月,该值常常在 4-4.5 之间徘徊,而今年 8 月的猪粮比达到 11.:1,进入红色预警区域,并向着更高的区间发展。

一个完整的猪周期一般为四年。上一周期从 2014 年开始,2018 年触底结束。但想要理解 2019 年猪肉价格的疯涨,必须回头看 2018 年的暴跌。

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农村有一句俗语,叫 " 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这句话是无数养殖者担惊受怕的真实写照。这句话是说,统计家中财富时,农民是不把动物计入其中。为什么?

因为,养殖风险太大了!

2018 年,是 " 猪 " 事不顺的一年,也正是这句话的生动注脚。

和今年春节后的疯长截然相反,2018 年春节过后,生猪价格一路快速下跌,3 月初便跌破成本价。4-5 月,全国生猪价格曾下探至每公斤 11 元,每头猪带给养殖户的损失都在 150-200 元,东北地区甚至曾出现每公斤 8 元价格,比黄瓜还要便宜。极端价格的出现让不少养殖户血本无归,深陷 " 卖掉亏,不卖更亏 " 的泥淖之中。

这种惨状的形成,除了有 " 猪周期 " 的威力,还拜几件偶然事件所赐,可谓是 "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

第一波冲击来自于是 3 月底 4 月初正式打响的中美贸易战。

在生猪生产过程中,饲料成本占养猪成本的 60% 以上,而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粮食。因此,粮食的价格直接影响生猪的产量和价格。饲料原料进口受阻,给我国生猪养殖业带来了较大影响。

第二个重创生猪产业的是非洲猪瘟造成的生猪数量跳水。

2018 年 8 月 2 日下午 17 时,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诊断,沈阳市沈北新区发生疑似非洲猪瘟疫情,并于 8 月 3 日上午 11 时确诊。随后,河南、江苏、浙江、安徽、黑龙江等省份先后有疫情出现。

直到今年 7 月,全国 25 省区非洲猪瘟疫区才全部解除封锁截,但这场猪的浩劫已经酿成了巨大的损失。至 2019 年 7 月 3 日,全国共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143 起,扑杀生猪 116 万余头。

非洲猪瘟让我国生猪产业元气大伤,我国生猪生产持续下滑,5 月生猪存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 22.9%。更严重的是能繁母猪存栏同比下降了 23.9%,让生猪市场供应的恢复更加艰难。

第三个是为防止非洲猪瘟扩散蔓延,出台的生猪跨省禁运等一系列政策措施带来的阵痛。

2018 年 8 月 31 日,农业农村部发布了《关于切实加强生猪及其产品调运监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发生疫情的省份暂停生猪调出本省,关闭省内所有生猪交易市场;有 2 个及以上市发生疫情的省,暂停该省所有生猪产品调出本省。随着疫情数量越来越多,9 月份该政策升级为与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省相邻的省份暂停生猪跨省调运,并暂时关闭省内所有生猪交易市场。

由于近几年我国生猪养殖重心北移,加上环保禁养的影响,我国生猪产业产销区分离,这一条条封锁线直接导致 9 月份以来生猪主产区与主销区价格 " 冰火两重天 "。生猪市场出现的严重供需失衡让不稳定的猪肉价格雪上加霜,加剧了疫区生猪存栏量的下滑。

上去的迟早要下来

令无数养殖户苦不堪言的 2018 年,并非没有一点好消息传出。

首先,一轮轮的 " 猪周期 ",是中国生猪市场的转型阵痛。历尽磨难的生猪养殖格局正经历由分散向集中的演变。抵抗风险能力低的散户和中小型养殖场不断出局,效率更高,抵抗风险能力强的规模化养殖企业的优势更加突出,或许成为未来猪肉价格的压舱石。

其次,中国证监会已于 2 月 5 日正式批复大连商品交易所的生猪期货立项申请。若生猪期货顺利上市,通过价格发现机制和套期保值可锁定远期价格,引导和调节生猪现货市场的运行。生猪市场波动周期大幅涨跌的蛛网现象将明显减弱,亏损周期将缩短,亏损幅度将减小,盈利周期延长,盈利水平将提高。

我国目前开展生猪期货交易、完善生猪市场体系的条件已基本成熟,有望成为破解 " 猪周期 " 的有效途径,同时有助于提高我国大宗商品在国际市场中的地位和价格影响力,拥有猪肉的定价权。

把目光转向当下,政府正在努力稳定猪肉价格。四月份以来,全国已经发放临时价格补贴超过 20 亿元,补贴困难群众 8000 余万人次。同时严厉打击串通涨价,囤积居奇等行为。等肉价上行到警戒值,我们还会吃到中央的冷冻储备肉 ……

总之,可以肯定的是,上去的迟早要下来。猪,不应该起飞,也不应该遁地。

以上内容由"商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非洲价格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