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昨天暴雨、大风和雷电三预警,谁在推着外卖小哥飞奔?我们追踪了两名外卖小哥

上观新闻 08-19

听着头顶隐隐闷响的雷声,20 岁的外卖小哥王宇紧了紧身上的雨衣,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鬼天气,又来了!这活真不好干!"

刚刚过去的周日,上海暴雨、大风和雷电三项预警高挂。此前一个周末,台风 " 利奇马 " 侵袭上海,王宇和同事间流传着一名同行不幸意外身亡的消息。可遇上这样的恶劣天气,外卖需求量激增,王宇的工作微信群里主管会 " 友情提醒 " 不得请假,否则将扣罚奖金。

从清晨到深夜,无论高温还是下雨,他们身披马甲,肩背保温箱,脚踩电动车,穿梭于车水马龙之中。在为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频繁的交通违法和社区扰民也成了这个群体被诟病的原因。来自上海公安交警部门的数据:仅今年上半年,上海涉及快递、外卖行业的道路交通事故共 325 起,造成 5 人死亡、324 人受伤,其中绝大部分原因是快递、外卖骑手交通违法引发。

谁在 " 推 " 着这些外卖小哥一路飞奔?记者追踪了两名外卖骑手的日常行踪。

" 干我们这行说没闯过红灯,绝对是骗人的 "

电动车将路上的积水溅了上街沿的行人一身,王宇对骂骂咧咧的声音选择 " 充耳不闻 "。他刚刚被派了一单活,需要在 40 分钟内往返 6 公里,还包括在餐厅等候的时间:" 周末餐厅出餐特别慢,而且今天天气不好。我们这里还好,听说有些地方都下冰雹了。"

这是王宇的第二份工作。年初,他跟老乡从江西老家来到上海,先到一个小区当保安,只干了两个月:" 无聊、不自由,而且婆婆妈妈的杂事太多了。" 他放弃了这份一个月 4500 元还包吃住的工作,跳槽进入外卖送餐行业:" 因为听别人说,这个工作不用按时坐班很自由,钱又多。之前也有老乡说,送外卖没什么门槛,只要肯吃苦卖力干就能做好。我中专毕业就开始打工了,力气有的是,就想多挣些钱。"

不过真正进入这个行业,他才发现其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比如他所向往的 " 自由 " ——其实外卖骑手也有固定工作时间,每天从上午 10 点到晚上 10 点,王宇 12 个小时都穿着送餐员马甲,骑车、送餐,再骑车,继续送餐:" 平台派单给我们,我们就要借。我们没有休假,只能请假;没有基本工资,收入与配送量直接挂钩。如果送单超时或遇到顾客投诉、差评,都要扣钱。" 王宇告诉记者,他平均每单配送费 6.5 元,高峰时段、恶劣天气有额外补贴。前三个月,他每个月到手的工资在 6000 元左右:" 之前人家不是说外卖员月收入逾万连大学生都抢着做吗?我是没有感受到。"

" 我们每天上班前都要开会进行安全教育,要带头盔、要遵守交通规则,什么都讲,但是没人跟我说怎么跑啊!" 王宇说,自己第一次被交警抓到是因为在路上逆向行驶,但是那条路的确逆行方便些。他事后才听同事说起上海交警现在已经在严管非机动车和行人交通违法,外卖行业更是 " 重中之重 ":" 规矩是自己摸索出来的,现在要是不小心违法被抓到了,啥也不说,赶紧交钱认罚,不要耽误时间。"

眼见前面红灯,王宇主动停下车,顺手摸出手机。一条微信还没看完,红灯变绿,他一手拿手机一手扶把手,摇摇晃晃继续前行:" 虽然不一定每个人都被交警处罚过,但干我们这行说没闯过红灯,绝对是骗人的。"

来自上海公安交警部门发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上海涉及快递、外卖行业的道路交通事故共 325 起,已造成 5 人死亡、324 人受伤。交警分析其中原因,称 " 部分外卖快递骑手法律意识淡薄,而他们绝大部分都使用速度较快的电动自行车。"

" 破坏规则 " 是必然选择?

" 刚才送餐晚了几分钟,你对顾客说‘你们小区路太难找?’ "

" 对,这个小区 3 个门牌号,而且…… "

" 顾客还跟你继续说话你直接走了?"

" 我不想跟她废话,她凭什么怪我?"

下午时分,王宇接到平台客服的电话,短短几句对话,他被判定为 " 对顾客态度不好,顾客系合理投诉,外卖员一方承担全部责任 "。

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今天一天白干了。"

时间回到二十分钟前。王宇送一单外卖到一个大型小区门口,车刚骑到就被保安拦下了:" 我们小区不准外卖电动车骑进去。" 折返路边找地方停好,王宇一路小跑进小区,问保安 "45 号在哪里 ",谁知对方回答:" 我们小区有 3 个门弄,你说哪个门弄的 45 号?"

王宇只得电话顾客再确认了详细地址,问题又来了:眼看着走到了 43 号,旁边却陡然转成了 27 号。问了好几位过往的居民,都不知道 45 号地址,有位阿姨告诉他:" 我们小区编号不是横着一排连号编的,是纵向编的。但是有些地方有 3 排,有些地方有 5 排,你还得自己找。"

一直找了 15 分钟,王宇终于将餐送到了顾客手上。刚想跟顾客解释,门一开顾客垮着脸:" 动作怎么这么慢?" 王宇回了句 " 你们小区的路太难找了 ",对方就发火了。王宇没搭理她,直接走了。

" 我们平台规定,一次投诉就罚 200 元。" 王宇说,投诉最多的就是超时,他所在的平台一般规定半小时送达,迟到一分钟骑手就会被扣一半配送费。" 但很多时候是因为商家出菜慢,但平台可不管这么多。如果一天超时 3 次,就要被拉黑一天,不能接单;一周超时 7 次以上,可能会被永久拉黑,不让干了。"

交通违法成了不少外卖小哥的选择。他们通过闯红灯、逆行等各种方式 " 争分夺秒 "。不过这样的办法近来越发行不通。从去年年底开始,上海公安交警试点利用 RFID 无线射频技术,在电动自行车上安装电子号牌,用电子警察抓拍外卖骑手违法。今年 7 月 1 日起 " 电子警察 " 开始正式执法,短短半个月上海累计利用 " 电子警察 " 查处快递、外卖骑手各类交通违法行为 5642 起,其中逆行 2522 起,违反禁令标志 1477 起,未在非机动车道行驶 1403 起,闯红灯 240 起。" 而且现在交警找到平台,让他们用考核时间的办法来管交通安全。比如违法到一定次数就禁止我们接单了。听说有人违法太多,被所有平台禁止录用了。"

不过,送达时间没有变化,外卖小哥还是会想别的办法。等单的时候,王宇将自己的遭遇向同事吐槽。对方立即传授经验:" 这个小区后门没人管可以骑进去,你直接从绿化带穿近多了,我们都把绿化带骑出豁口了。而且小区骑车不要减速,因为汽车都开得慢。"

这名涉嫌交通违法的外卖小哥还不知道,自己的身影已经被电子警察记录下来

外卖小哥的 " 鄙视链 " 与 " 戚戚焉 "

在规定时间内送餐,只有 " 破坏规则 " 一种选择?王宇的老乡余明辉不这么看。他已连续从事外卖送餐工作 3 年,是所在站点绩效榜单前三名——日均配送 54 单,准时率 100%,好评率 99%。

" 我们站点规定,每月只要配送超过 700 单,每单配送费就能按照 7 元结算;如果没送到 700 单,那每单就只能赚 6.5 元了。" 为了每月的配送量能超过 700 单,余明辉每天从早上 9 点工作到深夜 12 点,比规定时间超出 3 小时:" 每天的时间就这么多,每单送的越快,接的单数才能越多。"

余明辉对自己配送区域的每条道路、每个小区和每栋商务楼都时分熟悉:" 哪个小区有几个门,从哪个门近最方便,这些都靠跑出来。新来的人往往找路就要浪费很多时间,单量肯定比我们少,赚的也没有我们多。"

" 惹顾客生气、让交警头疼的,基本都是新骑手。也导致别人对我们这个职业有误解,甚至怀有敌意。" 余明辉解决 " 时间压力 " 的办法,就是利用休息时间,骑着车到处认路。他坦言外卖行业也是有 " 鄙视链 " 的," 老骑手 " 往往也对 " 新骑手 " 颇有微词:" 骑手不光是体力活,也是服务业,对商家和顾客都要有服务意识。做一行就要精一行,遇到困难就要想办法解决。"

即便如此 " 正能量 ",余明辉也有自己的忧虑。特别是一周前 " 利奇马 " 台风期间,一名外卖小哥意外身亡的消息在同事间流传,大家都 " 心有戚戚焉 "。

尽管三项恶劣天气预警高悬,但余明辉工作微信群里仍有人 " 友情提醒 " 必须全部到岗接单:" 平时没有休息天,每年可以请假 15 天,台风暴雨等恶劣天气运气紧张的时候,不能请假。" 余明辉告诉记者," 利奇马 " 台风期间,他们站长明确通知站点 30 多个外卖骑手全部到岗,否则就算旷工,一天就要扣 400 元:" 风雨最大的那天晚上,是平台停止了夜宵服务,我们才能休息。"

作为一名平台 " 专送骑手 ",余明辉其实并不是外卖平台的直属员工,而隶属于平台的外包配送承包商。这些承包商通常按区域划分,每个承包商下面还有不同站点,像余明辉这样的骑手,跟承包商签劳动合同,日常工作都由站点的站长分配和管理:" 没有基本工资,骑手跑一单赚一单的钱。" 余明辉坦言其中的压力传递过程:" 为什么明知 30 分钟的规定让很多骑手不得不违法,还是不能适当放宽限制?因为几家外卖平台竞争,时间慢了顾客自然流失了。同样的道理,承包商之间的业绩竞争也很大,做不好平台就不签约了。这些压力层层传递,最后都是在骑手身上体现出来。"

台风天请假算旷工,哪儿来的 " 行业规则 "?

" 请大家不要叫外卖,不要置骑手于危险之中。"" 外卖不应该配送,因为路上很多水,感觉电瓶车都骑不了,很危险。" 每逢恶劣天气,都有很多热心市民和网友呼吁尽量不要叫外卖以保障外卖骑手人身安全。但一些业内人士却透露,遇到台风、大雨等恶劣天气,外卖平台一般不让骑手请假,这是外卖行业 " 普遍规则 "。

" ‘烧钱时代’已经过去了。" 一些业内人士坦言,比起外卖行业兴起之初,平台之间的竞争从早期的 " 价格补贴 " 转向成本控制和服务质量。" 尤其在恶劣天气,顾客叫外卖的需求量增加,充足的运力和更短的配送时间就是外卖平台的竞争力。"

" 平台并不直接管理骑手。" 据介绍,外卖行业的配送承包商类似快递行业的加盟商,按区域划分站点,一般由个体承包人负责经营。对于外卖平台来说,这种方式能以较低成本实现快速扩张,却增加了对站点的管理难度,难以保障形成统一的管理规范:" 比如有些承包商会克扣外卖平台给骑手的补贴,制定苛刻的管理要求等。被很多市民诟病的交通违法频繁、破坏小区公共设施和安全等问题,即使平台有了规定,也很难最终落实到每个骑手身上。"

这样的变化也让余明辉这样的老骑手有了切身的感受。工作 3 年,他每月收入近万,凭努力在老家买了房。然而从去年开始,外卖平台的配送费逐渐下调,他意识到外卖行业的 " 烧钱时代 " 过去了:" 我有时跟同事交流,大家都会有些焦虑感。这个行业什么时候会处于一个稳定的状态?大家也担心这个工作没有更多的技术含量,自己容易被年轻人替代。所以尽管不情愿,恶劣天气上班这一点,大家并没有明确提出反对。" 余明辉是 "90 后 ",今年刚刚 27 岁。

这个深入社区和单位的行业,正被赋予更多的期待与责任

" 台风天请假算旷工 " 涉嫌违法

今年 8 月 7 日,上海市政府发布《关于本市应对极端天气停课安排和误工处理的实施意见》,明确表示,因气象灾害红色预警造成误工的,用人单位不得作迟到、缺勤处理,不得扣减工资福利,不得用法定假日、休息日作补偿,不得以此理由对误工者给予纪律处分或解除劳动关系等。

此外,8 月 1 日至今,国家发改委、国家邮政局与人社部、国务院办公厅等先后印发《运输物流行业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工作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关于加强快递从业人员职业技能培训的通知》、《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文件,旨在规范快递配送行业,保障从业人员合法权益。

这也意味着无论是外卖平台还是配送承包商,如果实施 " 台风天请假算旷工 " 这样的管理规定,就已经涉嫌违法。据业内人士介绍,如今的外卖平台除了费用和时间之外,也把骑手的形象、安全等因素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比如越来越多的外卖平台主动和公安交警部门合作,强化交通安全管理,也为外卖骑手送餐时规范停车等提供指导。台风 " 利奇马 " 影响上海期间,多家外卖平台大幅放宽配送时间的限制,明确告知顾客配送时间会延长,甚至取消了宵夜时段配送,以保障骑手安全。" 毕竟骑手形象、安全乃至待遇都关乎平台声誉。以恶劣天气为例,很多平台今后会选择提高给骑手补贴以鼓励骑手上班,而非承包商强行要求骑手上班。"

凌晨 0 时 10 分,余明辉停好电动自行车,卸下印着大大的公司标志的外卖保温盒,拿脱下的袖套和手套拍干净盒底的灰渍,结束一天的工作。他一手拎起只剩一格电的电瓶,一手摸出一盒烟——他的烟是 " 倒放 " 的——滤嘴朝下,烟头朝上。" 我们整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手套上都是灰,碰过滤嘴再放进嘴巴就脏了,所以都是把烟到过来放的。" 余明辉点了一根烟:" 任何一个行业都会越来越规范。变化是唯一的不变,但办法一定比问题多。"

栏目主编:简工博 本文作者:邬林桦 简工博 文字编辑:简工博 题图来源:新华社(资料图片,图文无关)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