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见识丨全球降息潮下,央行出了这个大招

周末,一则央行公告震动金融市场:" 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 "。

乍一看,这词儿太专业了,晦涩难懂啊!跟大家有啥关系呢?

但如果跟你说,现在全球经济衰退、刮起 " 降息潮 ",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大、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鉴于此,央行是不是要 " 降息 " 了?如果一降,房地产的机会又要来了?你一定感兴趣了。

完善这项机制,目的在于推动 " 实际利率明显降低 ",完成利率市场化的 " 关键一跳 ",往深了讲,是释放结构性、市场化改革的信号。

所以,这次不一样。

变化

一旦经济出现衰退的苗头,过去的老路是 " 放水 "" 刺激 "" 宽松 ",似乎 " 一用就灵 ",实则 " 后患无穷 "。大家深有体会。今年,全球 20 余个国家争先恐后地降息,用的就是老办法。

就拿 4 年前的事例来说,我国央行在 2015 年 5 次连续降息,应对经济下行,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结果呢?融资成本并没有降下来,房价还跑上去了,宏观负债率居高不下。

市场是短视的,巴不得 " 被宽松 " 一下。今天,央行对 " 全面降息 " 是慎之又慎。在 " 货币政策以我为主 " 的思路下,央行选择了结构化改革。

央行介绍,新的 LPR 定价机制为 " 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加点 " 的方式。简单说一下,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主要指中期借贷便利利率(MLF),俗称 " 麻辣粉 ",是一个央行主导性更强,结构化特征更明显的政策利率。" 加点 " 的幅度取决于银行自身资金成本、市场供求、风险溢价等因素,灵活性更强。

要说资金利率完全没有降低,恐怕也 " 冤枉 " 央行了。

大家应该切身体会到,现在的居民理财收益是不是越来越低了?余额宝的年化收益从当年的 6 点多,降到现在的 2.4% 左右。

专业地来看,今年以来,货币市场的关键指标 R007(7 天回购利率)从 3 点多降到最新的 2.7%;长期指标 10 年期国债利率从去年最高 3.9% 到最近跌破 3%。下降得很显著。

问题是,贷款端利率降得不明显。这是因为过去的贷款定价根据 " 基准利率 ",基准利率自 2015 年 10 月以来就没有变过,难以反应市场变化情况。

这就是新的 LPR 改革的意义所在。不过呢,机制再好,得看执行。

护航

任何一项改革的成功,都离不开 " 保驾护航 "。

利率市场化改革,是我国金融改革和经济发展中的一项举足轻重的大事。早在 2002 年,我国就公布了利率市场化的改革路径 " 先贷款、后存款 "。

到了 2013 年,央行其实就已经引入了贷款基础利率(LPR),不过由于 LPR 从一开始就跟随基准利率在定价,波动性很差。例如,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是 4.35%,但是呢, LPR 维持在 4.3% 左右,失去了引导资金成本下降的信号作用。

为了保障此次新 LPR 机制的顺利推行,央行引入了竞争机制和处罚机制。

第一,报价行范围扩大,从 10 家变成 18 家。新加入的 8 家,包括城商行、农商行、外资行和民营银行,例如大家熟知的 " 微众银行 " 和蚂蚁金服旗下的 " 网商银行 "。这样既增强 LPR 的代表性,也让竞争性更强。

第二,平稳过渡。例如,报价频率由原来的每日报价改为每月报价,提高报价行的重视程度和报价质量。再比如,为确保平稳过渡,存量贷款仍按原合同执行。

再者,很关键的一点是,央行引入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保证 LPR 的有效性。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MPA 考核,这是对银行监管的一柄 " 利剑 "。企业还可以举报银行的违规行为。

大家特别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如果贷款利率要下行了,房贷利率会不会也跟着下调呢?

不久前,政治局会议强调 " 不以房地产刺激短期经济 ",央行对此特别关照,提出 " 增加 5 年期以上的期限品种,为住房抵押贷款利率定价提供参考 ",因此,房贷利率难以在此轮改革中下降,希望刺激地产的想法可以打消了。

政策的巧妙之处在于,既引导对实体经济 " 降成本 ",又稳住对房价的预期。

根本

那么,新的 LPR 定价机制真的能化解融资难?

恐怕这不是答案的全部。要让 " 实际利率明显降低 ",定价机制是一方面,传导机制更为关键。要承认,过去 " 降息 " 的效果不佳,实体经济感受不足,打破利率传导机制的 " 中梗阻 " 才更为迫切,否则真正的 " 活水 " 也难以输送到实体经济。

这方面,国务院明确提出:促进信贷利率和费用公开透明,严格规范金融机构收费,督促中介机构减费让利。

目前,银行是掌握贷款资源的强势方,放款过程中,常常伴有捆绑理财、缴存保证金、强制评估费等诸多要求,企业为争取贷款付出的隐性成本就更难统计了。这些都变相提高了企业融资成本,会抵消 " 降息 " 的效果。

2018 年的数据显示,我国金融业占 GDP 的比重高达 7.7%,超过美国的 7.4% 和日本的 4.1%。相比而言,在民营企业在国民经济中是 "456789",即:用 40%、的银行贷款贡献了 50% 的税收、60% 的 GDP、70% 的技术创新、80% 的就业、90% 的企业数量。贡献和占比不对称,资金 " 脱实向虚 " 的问题显著,银行 " 躺着赚钱 " 侵蚀着实体经济的利润。

到了这里,我们不难看出改革的良苦用心和方向,注重 " 实际 " 成本降低,而不是 " 名义 " 利率下降,注重 " 结构 " 方式而不是 " 全面 " 降息。对中国实体经济和企业来说,是长期利好。

辩证地来看,银行商业化经营需要遵循盈利性和安全性的原则,贷款利率下行必然对银行 " 吃利差 " 的模式构成挤压,特别是现在中小银行的信贷风险也在加大。改革的推进,还需要从稳起见。

优秀的企业,从来都是银行围着它转,而不是追着贷款跑。企业融资成本高低根本上取决于盈利能力、品牌和信誉评级。在国家政策的呵护下,实体企业 " 打铁自身硬 " 是更为长远之道。

往期回顾

同一所高中这 8 名高分考生,为何放弃清华北大?

今天,请记住这群人 .....

央视网评丨从保时捷到劳斯莱斯,打破豪车背后的权力想象

编辑:单镜宇 责任编辑:孟夏

来源:央视网

长按右侧二维码

央视网官方账号 @网络新闻联播

以上内容由"网络新闻联播"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