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杀人鲸指控澳优乳业五宗罪 能否完全翻身仍未可知

GPLP 08-18

作者:杨远

编辑:远风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 犀牛财经(ID:gplpcn)

" 大白马 " 乳制品公司澳优 ( 01717.HK ) 最近遭遇 " 黑天鹅 "。8 月 15 日,杀人鲸(Blue Orca Capital)发布了针对澳优的沽空报告,这距离其发布亮眼的 2019 年中期财报仅仅两天。

即使有亮眼的业绩,也抵不过做空机构的冲击。被沽空后,澳优当天股价直线暴跌 20.11% 后紧急停牌,停牌前股价为 9.73 港元 / 股,不到 3 小时内总市值蒸发 35 亿港元。

针对杀人鲸的指控,8 月 16 日早间,澳优也发布一份报告逐一进行否认和反驳,并宣布复牌,开盘后澳优股价上扬,一度涨超 17%,收报 11.08 港元 / 股,涨 13.87%。

五宗罪压身,杀人鲸来势汹汹

从财报看,澳优的业绩非常靓丽。澳优 2019 年上半年实现收入为 31.47 亿元,同比涨 21.9%。其中自家品牌配方奶粉业务收入增加 31.4% 至 27.29 亿元。实现毛利为 16.39 亿元,同比增长 36.9%。

曾做空安踏、拼多多和新秀丽的杀人鲸,如今也盯上了澳优,在其整整 41 页的沽空报告中,列出其五宗罪:

第一,澳优在 2016 年和 2017 年分别将其在中国的婴幼儿配方奶粉销售量虚报了 64% 和 44%,营业收入共虚报 22.38 亿元;第二,旗舰品牌佳贝艾特羊奶粉误导性披露;第三,低报人工费用,实际盈利水平远低于披露水平;第四,指向以 2.36 亿元收购子公司云养邦剩余 40% 股权之事是澳优高管中饱私囊的虚假交易;第五,澳优高管通过财务造假和掩盖三家关联方分销商的交易来欺诈股东。

澳优在紧急停牌后随即发出澄清公告,强烈否认该报告指控,并认为该报告具有误导性。随后,澳优对沽空报告进行了批驳,称杀人鲸所计算的进口值,根据的是进口代理商的装运数目而非实际进口值;没有计算存货;没有计算进口婴幼儿奶粉产品送达长沙工厂后,公司所产生的间接成本和增值过程等;没有计算向本地进口商采购的进口基粉(主要来自新西兰)。

这并不是澳优第一次出现账目问题。早在 2012 年,澳优就曾因公司账目被查出问题停牌近 28 个月,长达 2 年多。这一事件也出现在杀人鲸的沽空报告中。

尽管股价反弹,澳优乳业仍需谨慎面对后续影响,面对杀人鲸的五宗罪指控,澳优能否完全翻身仍未可知。

曾经的高光时刻警醒乳企严格管控

时间拉回 2003 年,澳优现董事局主席颜卫彬、陈远荣(澳优前 CEO, 现蓝河乳业董事长)及发家房地产的时任长沙新大新集团董事伍跃时一同创办澳优乳业。在国内奶粉一片红海厮杀的背景下,澳优乳业另辟赛道,早早布局羊奶婴幼儿领域。此外,颜卫彬曾公开表示,澳优在国家同期公布的合格名单中排列第一。

2008 年,是国内奶粉行业巨震的一年。三聚氰胺事件的爆出,牵连到包括三鹿奶粉在内的多家知名企业,也使国内奶粉行业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大跌。

风雨之中,凭借质量与产品稀缺性,澳优安然躲过一劫。

之后,澳优也是一路顺风顺水,先后并购荷兰百年乳企海普诺凯公司 ( Hyproca ) 、收购荷兰 Farmel 乳业,在 2016 年及 2017 年接连以 1.59 亿元收购澳洲专业营养品公司 Nutrition Care 进军全球营养品市场、投资 1.77 亿元与新西兰第二大乳品公司 Westland 合资在新西兰罗尔斯顿兴建一座工厂,并以 1.7 亿元收购 ADP 奶粉工厂及 Ozfarm 公司。

中国乳制品企业遭做空不是第一次,2017 年 3 月辉山乳业遭浑水做空后面临重组,蒙牛乳业 2019 年 3 月也遭 GMT 做空。面对频发的沽空报告事件,国内乳企更应从产品自身到宣传等一系列环节进行严格管控,避免被恶意做空。

以上内容由"GPLP"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杀人股权
GPLP

GPLP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中国LP的乐园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