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工作何止“七年之痒”,我工作半年就浑身发痒了好吗!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本文转载自 2019 年 8 月 13 日微信公众号 "Epoch 故事小馆 "(ID:epochstory2017),作者:明小天,不代表《财经国家周刊》观点。

幸福的工作总是相似,使人发痒的工作则各有各的痒处。

很难描述工作中的 " 痒 " 究竟是什么状态,但只要工作了一段时间的人,几乎都能明白那是什么感觉。可能有点疲惫,可能有点蠢蠢欲动的其他打算,所有在格子间奋力工作的时刻,可能都是介于挠与不挠之间的时刻。

当然,在 " 痒还是不痒 "、" 从哪儿开始痒 " 这一系列问题上,不同的人状态也各不相同。有的人工作十年,成为 " 上有老下有小 " 的家庭中流砥柱,心头稍一发痒,生活压力就成为痒痒挠,立刻止痒;有的人抵不过工作 N 年之痒,开始打破平衡寻求新的生活方式……

" 工作十年,生活的压力让我不敢痒 "

吕文波是一所艺术院校教师,今年三十多岁,留着一头长发。

" 虽然忙到起飞,我还是舍不得剪,留了好几年了 ",文波告诉我,只有每天梳头的那几分钟,她才感觉时间是属于自己的。除此之外,时间都被一块一块的 " 瓜分 " 出去:从早晨起床开始,她要给两个孩子换尿布、喂饭,然后去学校、上课,一直忙到晚上哄孩子入睡……周而复始,她不知道这种日子要过多久," 可能得孩子 18 岁之后吧 ",她看着远处,双手撑在桌子上,有点尴尬的笑着说," 不过我也挺享受这种被需要的感觉的 "。

30 岁之前的文波顺风顺水,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像 " 耗光了一生的好运 "。本科毕业的她前脚出了本科学校,就紧接着踏进研究生学校。研究生毕业后,她循着招聘启事成功入职本地一所刚建立的院校艺术系,当了五年辅导员。回忆起那段日子,她挺自豪," 当时真的是一腔热血,看着那所学校从无到有 "。

十多年前的学校艺术系在新校区,地处城乡结合部,学校里许多楼还没有盖起来,公交站牌、地铁站通通没有," 真是鸟不拉屎的地儿,出租车都打不着 ",现在说起来,她还是有点嫌弃。

就这样艰难的生存条件,文波只能每周三次打黑车从住处前往学校坐班,晚上九点坐班结束再坐黑车回家,每次往返至少三个小时。

五年的时间,学校也一点点变好,配套设施越来越健全,文波却放弃越过越安逸的生活,专心读博。

" 考博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肯定不能一直在行政岗位做下去 "。但没有了工作就等于失去了经济来源,文波的博士生活也显得格外拮据。好在三年之后,博士顺利毕业,文波又找到了现在工作这所学校的艺术学院教书。

从这份工作开始,文波开始了第六年的工作生涯,到今年为止,是工作的第十年。如果把文波的工作划分为 " 五年计划 ",与第一个五年相比,第二个五年的她自诩更加沉稳,但也少了一些热情。步入而立之年,面对科研压力、教学压力,还有生活上的一地鸡毛,文波开始有点力不从心," 有时候真想放弃,但也只是想想,不敢真辞职 ",她总是用之前当辅导员时候看到的一句话勉励自己:" 当你觉得工作非常开心,一点都不累的时候,就是你该离开的时候…… " 然后她得出一个结论,工作就是累的。

想到这一层,她反而好受一点。但有时候还是憋不住," 孩子爸爸经常出差,我一个人带俩孩子,太难了 "。文波有许多 " 人生困难时期 ",而立之后,面对工作带来的痒,生活这根痒痒挠却又无时无刻不提醒她,不能痒。

虽不曾经历人生至暗时刻,但也有濒临 " 崩溃 " 的经历。实在受不了了,文波会有自己独特的解压方式:听听巴赫的音乐和德云社的相声,想尽办法让自己开心。

没有什么摔摔打打的剧情,她在音乐或相声里沉默地崩溃再振作。毕竟成年人的世界真的一点也不好过。

不想把工作和生活掺和在一起,文波总是竭尽全力," 这样工作的时候能尽力工作,生活的时候能好好生活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总是不尽如人意,文波始终做不到 " 工作生活两分家 "。

每次上课前,她都默默告诫自己下课就走,一分钟不耽误,课上完了,却又总是拗不过自己想多留一会儿。她喜欢和学生谈心、交朋友,五年前辅导员的 " 职业病 " 总是驱之不散——

" 改不了就不改了吧,和学生聊天的时候也不用想太多生活和工作上的事情。"

" 工作七年,我换了六份工作 "

八九年出生的千利至今单身,他不像文波一样需要照顾年迈的父母和两个娃,也没有那么多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烦心的故事。

但 " 痒 " 的感觉好像始终附着在他身上。

工作七年,换了六份工作。2012 年他开始了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公司做程序员。不到一年后,由于公司和自己的价值观不合,千利果断离职;2013 年回到家乡找了第二份工作。正想大展宏图的时候,公司突然倒闭了," 这属于不可抗力,不是我的原因 ",千利聊到这里的时候,还不忘加上一句。

之后有了第三、第四份工作,因为种种分歧和不满,千利都没有坚持太长时间。

至此,千利就对所有公司都 " 失望 " 了,他开始 " 自谋生路 ",在网上接相关工作做兼职,挣外快。一开始,千利初尝在家办公的滋味,心里美滋滋的,毕竟不用去一天两次通勤、公司坐班打卡又能赚钱,是多少上班族梦寐以求的生活状态!但进入而立之年,千利也有了新的感悟:" 因为自己规划的原因,导致当时浪费了不少时间,如果当时不任性辞职,可能会有不同的生活轨迹吧。"

2018 年,千利加入外包公司做银行相关项目,在这工作的第六年,千利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露露。

露露比千利小七岁。2018 年 6 月,露露本科毕业后,九月份前往西班牙留学,异地恋让千利有些痛苦,加之工作多年后越发疲惫,千利决定来场 " 说走就走的旅行 "。经过办签证、卖房子、帮猫主子找铲屎官等一系列复杂的流程之后,千利终于在今年年初飞往西班牙。

在西班牙的千利一边学习语言,一边偷偷工作,西班牙的慢生活让千利感到身心愉悦:" 西班牙人喜欢下午下班后到酒吧,餐厅一起吃饭消遣,吃完后在路边、在公园散散步,整体的节奏比国内要慢很多,大家也都比较注重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完全没有加班。"

但千利的生活却是另一番图景:早晨不到八点,他就需要坐地铁去市中心学西班牙语,每天都要学四小时;中午一点下课后,千利抓紧时间吃午饭,然后在车上打个盹,下午两点多又要去兼职的地方打工赚钱;工作到七点下班,千利要经过两个小时的 " 长途跋涉 " 才能到家,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好在西班牙晚上十一点太阳才下山,因此千利觉得自己没有加班," 毕竟在还有太阳的时候就下班了 ",随后传来的是他爽朗的笑声。

新的环境的确止痒,在西班牙,千利不再是工作七年的 " 中年人 ",他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工作之余,千利也会像大多数西班牙人一样,带着露露一起去海边散步。在千利发给我的小视频上,露露坐在海边的马路边上,抱着尤克里里弹了一首民谣,千利在镜头外面,时不时传来他发出的歌声。

千利还喜欢看星星。小时候在乡下,一到夏天的晚上,千利会看到深邃神秘的星空,这让他浮想联翩,充满对大自然的敬畏,后来因为空气原因,再也看不到满天星的场景了," 我以为来到西班牙可以看到满天星星,结果来了之后也看不到。" 为了看星星,他还和露露特地去了西班牙地势最高的阿维拉,遗憾的是也没有看到很多。

谈到目前的状态,千利心满意足," 这种状态的确累,但不痒,一边学习一边工作,我坚持几年就好了!我相信明天还是很美好的。"

未来,千利想等工作和住房稳定下来后,把家人也接过来。

工作四年:" 人民币使我发痒 "

比起中年人的 " 七年之痒 ",年轻的 90 后乃至 95 后可能进入社会的时间都相当有限,但痒的感受似乎并没有放过这些年轻人。

丽丽是山西太原的一位制药者。某 985 高校药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她留在导师的制药公司开始工作。然而,朝九晚五,一月三四千,毫无波澜的生活状态让她感到提前进入中年期," 但我还不到三十呀!"

工作了三年,丽丽觉得不能再 " 混 " 下去了。于是,今年春天,丽丽提交辞呈,加入北漂。

在北京,丽丽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依旧是在医药企业做科研。虽然北漂不到半年,丽丽也的确发现了两份工作的差异:之前的工作太安逸了,导致第二份工作需要紧绷起来;过去上上班,发发呆,一天就过去了,现在不行,必须时刻紧绷,需要学习更多东西;之前出了公司就是宿舍,现在每天骑着自行车来回俩小时,锻炼了身体又省了钱……

第一份工作的安逸并没有让天生敢闯敢干的丽丽得到满足,于她而言,第二份工作中的不稳定因素才是最迷人的。那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对于这位即将而立的丸子头女生来说,显得不够有挑战性," 我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的另一大原因,是因为钱 ",说完后,她有点尴尬的哈哈大笑。

丽丽丝毫不避讳对金钱的渴望。为了赚钱,她忙碌的工作之外还在做兼职,她觉得钱是保证自由的基础。

但她也清楚地知道,金钱并不会带来持久的稳固和永远的保障。尽管现在她经济收入颇丰,但仍然有太多焦虑的时刻。漂在异地,有时候会遇到不友善的眼光,办公室政治也让她时不时地紧张。有时她热情帮助过的同事,转天就对她冷脸相待。丽丽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委屈。

最近她似乎看开了一些:" 我觉得焦虑的时候应该学会和焦虑共处,把压力当成平行世界的存在就好了。"想了想她又不太好意思地承认,尽管试图践行这套自洽的理论,但多数时候还是觉得有些费劲。

" 我觉得我的未来应该有更多可能性吧 "

" 因为不安份嘛,就想尝试不同的东西,看看哪个最适合自己 "。小雨的 " 痒 " 来得挺早,工作了半年就辞职了。

虽然只工作半年,但小雨却经历了许多第一次:第一次找工作、第一次拉客户、第一次穿西装……

工作第一个月,小雨就被骗了。骗子找到小雨,说自己相中了公司的一款保险,但需要一些资金的流动。就这样,骗子承诺把钱打给小雨,并提示小雨把手机上的验证码发给他。骗术虽然老套,小雨却没有感到哪怕一丝怀疑,直到银行卡里的两万块被接连转走。

小雨也是在收到银行转账提示之后,才发现被骗的," 脑袋轰的一下 ",当天晚上,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自己考研二战的辛酸、找工作的不易,一个月一千多块的工资实在难以养活自己,连自己仅存的两万块也被接连转走……越想越难过,小雨第一次因为工作的事情哭了。

半年之后,她回头看这段经历,还是会难过得眼睛发红,但她还是理智的总结:" 还是要多长心吧,涉及自己利益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

那段时间她不敢和父母讲这件事,找朋友东拼西凑的吃饭、交房租,整个人慌慌张张的,一个人呆着的时候,经常莫名其妙就哭了起来。

无力感让她在半年之后辞掉了工作。另一方面,她也想尝试一些全新的东西。

" 当然,这份工作让我收获到了很多人脉,也是挺好的!" 但离职的过程又给小雨上了一课:" 我还有三天才过实习期,所以辞职很容易,但部门主管一直拖着,想让我过了实习期再走,这样他就能有一个绩效奖金。" 小雨为这种事情感到不齿,也就此发现,原来成年人的世界,多得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残酷。

现在做着第二份工作的小雨自陈状态很好,但仍然有梦想尚未实现:" 还是想当大学老师,这是心里一直以来的梦想了 " 小雨承认," 我现在还很年轻,应该还是有机会会实现的吧?"

似乎每个人都在日常的工作里感到过 " 痒 "。这种感受有时被带回家里,让人日思夜想夜不能寐。有人最后忍了过去,有人做出或大或小的改变,像是痛快地挠了一下。

所以那些 " 痒 " 的时刻,你都是怎么度过的?

封面图片:内文图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苏会志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王婷

任何事宜请后台留言

或发邮件至xhscaijingguojia@163.com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分享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

以上内容由"财经国家周刊"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