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翻版沈腾」一出场,我就笑到捶床

独立鱼电影 08-18 3

去年一部《我是大哥大》,掀起了一阵「沙雕巨浪」。夸张的造型和无厘头的剧情,让人追得欲罢不能。

从那以后,剧中的演员也都继续在搞笑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还记得里面都椋木老师吗?没错,就是长发飘飘的那个。
其扮演者室毅,称得上是沙雕届的扛把子,常年混迹于各种喜剧。
《勇者义彦》系列
《变态假面》造型一个比一个突破想象,堪称「翻版沈腾」。最近,他又主演了一部新剧,被称为中年版《我是大哥大》。同样是黑道背景,沙雕的剧情。不过中年人的世界,可比校园里要复杂得多。《人生 I 字路》
从这部剧的卡司,不难看出它成为今年爆款的野心。古田新太(最右)在上一部剧中就已经放飞自我。出演女装大佬的角色,造型比椋木老师更加惊艳。
《我裙子去哪儿了?》这部剧中回归正常形象,但还是让人忍不住略略串戏。
田中圭(最左)这两年凭借《大叔之爱》《轮到你了》持续大火。清新的形象深入人心。
《轮到你了》到了这部剧,他却画风突转,变成一个黑社会大佬。
这反差让人有点期待。室毅(中间)就更不用多说了,出场自带笑点。
三大实力派演员飙戏,想不好看都难。「人生 I 字路」,顾名思义,人生到了两头都走不通的地步。男主角狛江光雄(室毅 饰),是一个正处于中年危机的社畜大叔
在广告公司兢兢业业工作了十几年,还是一事无成的普通职工。工作不顺心,活多钱又少。但辞职是不敢辞的,只敢在背后偷偷吐槽一下这样子。结果有次说了一句老板闲话,被同事听到,打了小报告。怎么说也是老员工了,辞退那也是不好意思辞退的。于是老板微笑着就把他派到了偏远的阿修罗市,去一家生意惨淡,濒临关门的分店当店长。
说好听点是分店长,但要是销售额不能提高,他就是第一个被开除的。话音未落,面前的狛江噗通一声就已经跪下了。求老板收回成命,饶他一条狗命。
结果当然是,并没有什么卵用。回到家里,狛江还跟妻子吹牛:老板是因为看重我,才调我去那儿的。
没想到妻子和女儿根本不关心他的去向,只嘱咐他:记得打钱回来就成。
心灰意冷的狛江一个人提溜着行李就走了。连个送行的都没有。刚下车,他就看到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着「全日本最阳光最欢乐的城市」
看着似乎是挺不错的地方呢!可狛江一路上遇到的,全是怪人。有一大早就对着门拳打脚踢的混混,但实际压根都没有碰到门上。不知道的以为是在隔空练太极。
有蹲在路边吸食不明物品的黄头发的妹妹。「你瞅啥!」
还有半路冒出来的不良学生,上来就是一顿掏心掏肺。根本搞不清楚状态。
最后好不容易平安到达店里,一开门,就看到个头上插着刀的吉祥物在自嗨地跳舞。吉祥物成精了啊喂!
被连环灵魂叩击的狛江感觉再也没有什么场面能让自己吃惊了。整个公司,一共就俩下属。
不过团队再简,自己总归是个领导。狛江迫不及待地就开会训话,告诉他们: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失业了!为了鼓舞士气,他定下了营业额五个亿的小目标。可下属并不当回事,还在一旁香喷喷地吃着甜点。
领导自然要以身作则,简单收拾一番,狛江就开始到处跑生意了。随便走进一家门面,就不小心撞进了淫窝。老板还问他「要不要来一炮」。
第二回看准了,挑了家大公司。正准备进去,下属却说:你自己搞定吧,我要下班了。
没办法,狛江只好自己上。可一走进去,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确认过眼神,是惹不起的人。他想溜,但已经来不及了。
这家公司的老板龙崎(田中圭 饰),是黑帮老大。
他用大佬的目光扫视了眼狛江,下了个打印传单的大单子。不管怎么说,总算有了第一笔生意。但甲方爸爸也是坑,只提供了一张抽象的草图。
可做儿子的能怎么办呢?况且人家还是黑社会。狛江商业吹捧一番后,就干活去了。
中间虽然又经历了不少坎坷,但总归,任务是完成了。但很快爸爸又找上了门来。原来,传单上的电话号码印错了,导致甲方公司销售量没有增长,反而下降了不少。
龙崎提出:咱也不为难你,就赔个500 万
这边还没来得及应付,另一个麻烦也随之而来。传单上印错的号码,是另一家公司的。莫名其妙接到很多奇怪的电话,他们的营业也受到了影响。
更可怕的,这家公司的老板岩切 ( 古田新太 饰),也是个黑帮老大而且还跟龙崎是死对头。
引发了两个大佬之间的战争,狛江当然不能全身而退。岩切说要把狛江带走。龙崎表示:不行,他是我的乙方!
(这霸道总裁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岩切更霸道,随手拿了瓶酒灌下去。「我们喝了结拜酒,现在他是我小弟了!
然后就强行把人给拖走了。好不容易抢来的人,当然是死劲折腾。岩切准备把他从楼上丢下去玩。狛江大声求饶:「我上有老下有小!房贷还没还完,还要供女儿升学!您大人有大量啊!」
岩切呢,也不是那么不好说话的人:「那你就唱首歌吧。」狛江很乖,立马放开嗓子。真 · 用生命在唱歌。
岩切大概也是被凄惨的歌声感动了,退了一步:这样,赔我500 万我不仅放过你,还让你进黑社会
可狛江没有五百万,也不想进黑社会。他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啊!
但剧情的发展,显然早已脱离了他的掌控。岩切不仅给他做了黑社会专属名片,还安排他值班。本以为黑社会的值班是去街上收保护费,没想到,也是坐办公室。同事们看起来也很友好,平时闲着没事就折折千纸鹤、塑料花什么的,赚点零花钱。
岩切还交给他一个任务,就是每天帮自己遛狗。狛江松了一口气:黑社会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嘛!结果同事告诉他,因为这只狗上次腹泻,上一个负责遛狗的人至今下落不明。大概率是被组特了。狛江这才意识到:这狗命比自己值钱啊!
狛江每天遛狗遛得心惊胆战,这时候,之前抢人没抢赢的龙崎又出现了。主动说要帮他垫付欠岩切的五百万。
其实用脚指头想想,这里面也肯定是有诈。但天真如狛江还是接受了建议。好巧不巧,在把钱上交之前,偏偏三急光顾。他只好提着钱去上厕所。
结果拉完才发现,厕所没纸了。
狛江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菊花,又看看了包里的纸币,有了个大胆的想法:「抽一张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这一抽才知道,里面装的全是纸!不仅没有钱,他还从底下翻出一包白色的粉末。
龙崎这是在下套啊。但取消交易已经来不及了。后续如何,鱼叔就不多剧透了。总而言之就是一团乱麻。中年危机还没解除,又卷入了大佬的纷争。
生活的规律就是起落落落落落。中年男人太难了。儿女到了最需要花钱的年纪,家庭开支急剧增加。一家人都指着自己赚钱,偏偏事业又到了瓶颈期。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了工作,就等于失去一切。剧中的狛江,为了家人,可以放下尊严,给上司下跪。
但换来的是什么呢?妻子听到他要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丝毫没有舍不得,只关心他能不能按时打钱回来。女儿更是头也不抬。难得打一次电话给他,只是为了要钱买新出的手机。
家庭没有温暖,社会更加冷酷。对中年男人来说,面子很重要。金钱、地位、权利,这些词听着很俗气,却往往构成了一个人对外展露的社会形象。有时候不是你想在意,而是所有人都以此为评判标准的时候,你不得不在意。
在飞机上,狛江看到旁边座位的男人穿着一双锃亮的名牌皮鞋。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旧皮鞋,下意识地赶紧往里缩了缩。唯一能跟别人比比的,只有争座椅扶手这种幼稚的游戏。
在势利的世界里待久了,狛江也不自觉加入了社会歧视链的一环。他对上司鞠躬哈腰;但在倚靠自己生存的印刷厂老板面前,又挺直腰板,拿鼻孔看人。当别人下跪求自己的时候,他脸上满是得意,忘了自己也曾这样卑微过。
其实对于黑社会,狛江也是看不起的。只是屈于暴力,狛江不敢表现出来。但岩切却受不了假惺惺的那一套,他一眼就能看穿狛江的心理。
黑社会虽然没有善良可言,但也容不下伪善。比起利益至上的资本社会,更讲究规矩和义气。狛江喝醉酒,鼓起胆子大声说出心里话。他也没有用老大的身份来施威,反而赞赏狛江的勇气。

这部剧乍一看无厘头,其实真实到让人心酸。

而加入黑社会,反倒成了这个被压垮的中年男人,暂时逃离现实生活的一个契机。

不用抛弃尊严,也不用压抑自己的本性。

在热血和中二中,重新找寻自己的存在感。真性情也能交到朋友,有原则就能得到尊重。这大概也是我们会一直那么喜欢看这些黑帮沙雕剧,一边笑出腹肌,一边又热泪盈眶的原因吧。当然,前提是要能碰到岩切这么可爱的老大。

相关标签 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