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富二代杀人分尸猖狂 30 多年,HBO 纪录片竟帮警方破了悬案

点击上方"影视怪蜀黍"→点击右上角"..."→选"设为星标★"

把叔设为置顶,每晚22:00不见不散不错过

还记得那个"死刑强奸犯狱外变身夜场老总"的孙小果吗?

没印象的话请戳→ 死刑强奸犯「复活」再犯案,有钱有势就能为所欲为?

不久前还有人问叔孙小果现在怎么着了,这个上头有人的恶霸已被再审,近日此案有了最新进展。

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在8月12日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

"对孙小果的犯罪活动、犯罪事实以及关系网和保护伞全部查清。"

孙小果案的被查涉案公职人员、重要联系人增至20人,监狱、法院、司法厅、公安厅均有人落马。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仍在进行,连根拔起不算完,让孙小果得到应有的判决,才是彻底给人民一个交代。

我们还在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不公正的现象时有发生。

当拥有钞能力的人为所欲为,背倚靠山的人大获"权"胜,这种事情多了就不免有人会说:法律是为有钱人而定的。

就和《制造杀人犯》和《无辜之人》里的小人物蒙冤一样,历史上富人脱罪的案例也随处可见。

因"杀妻"掀起世纪审判的辛普森,在法国杀人分尸却成为世界唯一一个被判无罪的食人者的佐川一政,他们的事迹至今被人议论。

不过无论再怎样只手遮天,正义的天平永远不会只向一方倾斜。

有时候你能用钱了事,把谎话说得天花乱坠来掩盖罪行,有时候也会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一名美国超级富二代杀人灭口猖狂了30余年,多少人想将他绳之以法都未能如愿。

就是这样一桩令死者家属、警方和法院都无可奈何的案子,竟然因HBO的相关纪录片发生了惊天逆转

《纽约灾星》

这部纪录片的起源就很神奇。

2010年,由纽约地产富豪的儿子罗伯特·邓斯特的故事改编成电影《所有美好的东西》上映。

饱受非议的罗伯特·邓斯特一角还是高司令饰演的。

那部悬疑片评价一般,也有人觉得它浪费题材,不如拍成纪录片。

但是罗伯特·邓斯特本人偏偏就被电影打动了,主动联系了导演安德鲁·杰瑞克奇,提议导演和他来一场访谈。

后来这场深度的访谈演变成了6集纪录片,《纽约灾星》也就通过这样的契机摄制而成,于2015年2月8日开播。

纪录片没有从最初的时间点开始讲起,第一集选择从"水中残尸"切入。

2001年9月,德克萨斯州加尔维斯顿市的浅水湾漂有若干黑塑料袋,里面装着残肢断臂。

死者是71岁的莫里斯·布莱克

警方很快排查到他的邻居家,在那里发现了被隐藏在地板下符合死者DNA的血迹。

据房东说,死者邻居是个老女人,可是房间里却没有任何女性生活过的痕迹。

所谓的女邻居,一直是当时58岁的罗伯特·邓斯特假扮的

他用水果刀和弓形锯肢解了死者,警方逮捕他时在车上找到了作案工具。

交齐25万美元保释金后,法院传讯,但被告没来。

罗伯特·邓斯特(以下简称鲍勃)落跑了。

11月末,他再次被捕,原因居然是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超市偷了一个三明治

而他兜里就有500美元现金,车里还有37000美元,这简直没道理啊。

如果你知道鲍勃的人生一向和离奇二字密不可分,你就不会觉得这些举动出格。

在杀人分尸偷三明治之前,他早已轰动纽约。

1982年1月31日是鲍勃的第一任妻子凯瑟琳最后一次被人看到的时间,从此她人间蒸发,至今下落不明。

2000年12月24日,鲍勃的好友,黑手党之女苏珊·伯曼在家中遇害。

这两起事件,嫌疑都指向鲍勃。

虽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凯瑟琳被警方按作失踪处理,但爱她的家人和朋友后来甚至都不抱一点期望了,他们断定凯瑟琳就是被鲍勃杀了。

哪怕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清楚鲍勃就是凶手,可拿不出有力的证据只能疑罪从无

凯瑟琳和苏珊这两个都为鲍勃着迷过的女人,不知道自己曾与恶魔共舞。

1971年的秋天,鲍勃结识了凯瑟琳。

两人一见钟情,在1973年4月喜结连理。那年他30岁,她19岁。

生于美国普通家庭的凯瑟琳像灰姑娘一样,携王子之手走入豪门。

但童话的保质期很快就到了。

1976年,怀了孕的凯瑟琳在鲍勃的逼迫下堕胎。随后的日子里,凯瑟琳越来越受不了丈夫对她的控制和辱骂。

她去朋友家做客也要第一时间给鲍勃打电话汇报自己的动向。

听她说自己不想跟鲍勃去南塞勒姆,朋友回话:那就不去了呗。

凯瑟琳的反应却是:"你疯了吗?他会杀了我。"

可能是夸张的表达,但足以看出她对丈夫的畏惧。

夫妻间的矛盾越来越激化,渐渐上升到了动手的程度。被打的凯瑟琳还去到过医院处理自己的淤伤。

然后没出一个月,凯瑟琳就消失了。

生前她还嘱咐过朋友,"答应我,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要来看一眼。"

向她保证的朋友当时还没把一切想得太糟,不料凯瑟琳真就出了事。

鲍勃称,周日那天晚上他送妻子去火车站,就读于爱因斯坦医学院的她将要在曼哈顿开始新一周的学习。

妻子坐上了火车,鲍勃回去和邻居喝了一杯,然后外出散步时用公共电话打给了凯瑟琳,她接听了,说自己在看电视。

鲍勃的证词只得到了曼哈顿公寓门卫的证实,门卫当晚有看到凯瑟琳回来。

而邻居表示鲍勃没跟自己喝酒,他是在说谎,甚至都没叫邻居配合他圆谎。

直到医学院打来电话说凯瑟琳有一阵没去上课了,鲍勃才报了警。

那时距离他把凯瑟琳送上火车已经过去了5天

鲍勃如此沉得住气,和他对妻子控制欲极强的作风十分不符。

一边警方忙着收集证词,凯瑟琳的好姐妹们也组队去鲍勃家的垃圾桶里寻找线索。

她们发现鲍勃把凯瑟琳的教科书全扔了,好像知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一样。

更慎人的是垃圾中一张清单,上面写的怎么看怎么像抛尸所需的工具

在鲍勃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时,身为作家的苏珊·伯曼当起了鲍勃的发言人,替他应对记者。

苏珊·伯曼是黑手党的女儿,她和鲍勃在大学相识。他们关系很好,好到有种男女之间的暧昧。

除了鲍勃自己之外,苏珊一定是离事情真相最近的人。

医学院副院长接到的凯瑟琳请病假的电话,被怀疑是苏珊装的,以造成凯瑟琳还未失联的假象

尽管调查持续了多年,凯瑟琳的案子还是成了悬案

1990年,鲍勃秘密地和失踪的凯瑟琳离了婚,和新欢黛布拉·李·查斯坦住到了一起。

苏珊也早在1984年结婚,鲍勃还陪她走过婚礼的红毯,她的丈夫在1986年死于海洛因过量。

鲍勃和苏珊身在两个不同的城市,但两人的联系始终没断。

1999年末,有告密者称凯瑟琳是在韦斯切斯特所杀。这则不知是真是假的消息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凯瑟琳一案得以重启

一家欢喜一家愁。

凯瑟琳的家人和朋友们振奋起来,苏珊的家人和朋友却迎来噩耗。

2000年的平安夜,苏珊没能像往常一样准时参加家庭聚会,她的尸体在位于洛杉矶的家中被发现。

现场没有强行闯入的痕迹,贵重物品也都在,头部中枪,非常黑帮式的杀人手法。

换句话说,这是一场处决

命案正发生在洛杉矶警方要审讯苏珊之前。

恰巧苏珊尸体被发现的前一天,鲍勃从旧金山飞回纽约,也是在同一天,一封匿名信被寄给比弗利山庄警方。

信封上的比弗利一词被拼错,字母全部大写,内容是苏珊的住址以及尸体一词。

这封信显然是凶手写的,冒着风险寄信给警察局,大概意味着凶手对被害人是留有感情的,不希望她的尸体孤独地腐烂。

媒体的长枪短炮再一次对准的鲍勃,最起码这还能给他施压,但无法证明他有罪的警方似乎无能为力。

事实上,这一系列案件中充斥着不少疑点

比如碰到证词出现矛盾,有警探权当是可忽略不计的小事。

《多个当事人回忆的差异》这份报告显示,光是鲍勃自己的证词就出现了3种不同的说法

关于给凯瑟琳打电话↓

第一次说是在自家打的、第二次说是在一家餐厅的付费电话打的、第三次说是在介于家和火车站之间的一个公共电话打的。

不仅这些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警方在搜查中也省略了一些鲍勃的活动区域和重要房产。

是办案疏忽还是有意为之?真的不好说。

暗中的交易与妥协没法摊牌,可从一些人在镜头前的表现来看,这背后或许存在隐情

被问从湖中打捞上来了什么,纽约警探迟疑片刻,微妙一笑。

一次作答前,鲍勃的第二任妻子欲言又止。

你可以说叔解读过度,但假若这些表情无比自然的话,叔是不会留意得到的。

要知道,罗伯特·邓斯特的父亲西摩·邓斯特是曼哈顿五大房产大亨之一,所在家族的资产达8.8亿美元

作为家中长子,鲍勃本该继承亿万家业,可是他态度散漫,在公司徒有头衔也不做事。

比起辜负了长辈期望的鲍勃,二弟道格拉斯更踏实靠谱,于是二弟成为了公司董事长,而哥哥没有。

鲍勃从小就和道格拉斯相处得不愉快,这下更不对付,以至于道格拉斯不得不雇了私人保镖,还申请了保护令来提防哥哥。

大儿媳失踪,邓斯特家族对此表现出的是事不关己的冷漠。

客套一下都没有,他们恨不得赶紧借此与凯瑟琳这一家划清界限。

他们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1%,居高临下得不近人情,但却会尽可能地帮鲍勃洗刷罪名。

不是因为他们有多重视亲人,而是因为他们在乎声望与生意

一方面隔离般地将鲍勃从家族中边缘化,一方面通过运作使他对家族产业的影响降到最低。

凯瑟琳和苏珊的案子都没能给鲍勃定罪,惨遭分尸的莫里斯·布莱克总算是把鲍勃推上了悬崖。

这回凶器和凶案现场都明摆着鲍是凶手,他应该逃不掉了吧。

请注意,人家重金请来的律师不是吃白饭的

律师先把锅推给纽约韦斯切斯特郡的检察官,声称她为了自己高升故意把矛头指向鲍勃,媒体的监视导致他不堪其扰所以才逃到德州隐姓埋名,由此打出同情牌

接着表示死者持枪私闯鲍勃家,鲍勃与他撕扯时枪走火造成对方死亡,可视作自卫

那为啥不报警而是分尸呢?是不想再引起关注,宁愿铤而走险,换来生活清净。

卖惨、意外加正当防卫,被告方的辩护手段高明得很。

这种情况下,警方要证明他不是自卫,而是谋杀。

但是,鲍勃太狡猾了。

死者的头始终没有被找到。缺失了这至关重要的一环,就无法判断被害人的死法。

即使他都承认了自己分尸抛尸的行为,陪审团还是站在了被告这边。

鲍勃被宣判无罪。

这个结果遭到美国民众的极度不满,一度成为了群嘲的梗。

跟进这个案件十余载的警探觉得自己有愧于上帝,没能替死者伸张正义,谈起这段往事不禁情绪失控。

凯瑟琳的朋友就算头发花白,也无法释怀。

在访谈过程中,鲍勃淡定从容,仿佛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

他把第三人称用到过自己身上,还难掩属于胜利者的笑容。

话语中还有一些细思恐极的用词。

导演问他觉得负责凯瑟琳一案的警方在湖里找什么

正常人想到的会是打捞尸体。

而鲍勃的回答却精确到尸体残骸。看到这里叔心里打了个哆嗦,那凯瑟琳会不会……

他不像追求杀人刺激的人,但被逼急了的话,他会斩草除根。

凯瑟琳、苏珊、莫里斯都有或多或少威胁到他的利益和自由。

凯瑟琳提出了离婚分家产,被鲍勃拒绝的3天后,她失踪了。

苏珊死前经历着财政危机,从鲍勃那里接受过5万美元的她是否委婉地索要过封口费?

莫里斯每天都会到图书馆上网,他又是不是识破了邻居的真实身份并以此要挟呢?

知晓实情的恐怕只有鲍勃自己了。

步入老年的鲍勃有个自言自语的习惯。

第四集结尾,鲍勃在访谈休息的间隙小声重复"我从来没有故意刻意的撒谎",如同自我洗脑,一遍遍复习他精心编织的谎话。

他的麦克没摘,所以说什么都能被录得一清二楚。

旁边的律师赶忙提醒他,急于辩解的鲍勃越描越黑。

第五集中,剧组获得了警方未掌握的线索

苏珊的继子发现了一封鲍勃写给他继母的信,笔记与拼写错误都和那封写给比弗利山庄警方的死尸匿名信一模一样

经笔迹专家鉴定,这出自同一人之手。

最后一集,同反复无常的鲍勃周旋许久,导演终于跟他约了第二次采访,想用这笔迹相同的铁证打他个措手不及,让他露出马脚。

此前一直扮演倾听者的导演这次要站在魔鬼的对立面,整个人紧张得手都在抖

聪明的鲍勃看出了对方的意图,滴水不漏地坚称两封信的笔迹只是相近。

可是当导演单拿出两封信地址部分的对比,他也分辨不出哪个是自己写的。

气氛变得尴尬凝重起来,导演结束了这场访谈。

各位,高能反转来了。

自言自语的习惯终于出卖了鲍勃。

借用卫生间的他没意识到身上的麦克还开着,这段话被剧组无意录了下来,直到2年后才被发现。

"看吧,你被抓到把柄了。你当然没有错,但你没法想象。逮捕他。我不知道房子里有什么。我就想这样。真是场灾难。他没错。我错了。要打嗝。那个问题我答不上来。我他妈做了什么?当然是杀了他们所有人。"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这是自白,叔会误以为这是至少有3个人参与的对话。

其实鲍勃在10岁时就被检查出腐化人格,甚至是精神分裂

2015年3月14日,《纽约灾星》最终集播出的前一天,鲍勃终于在新奥尔良的一家酒店以(针对苏珊的)一级谋杀罪被捕

听证会一拖再拖,好不容易举行完毕,审判又从今年9月3日的原定日期改到了2020年的1月13日

但愿这个身体每况日下的老混蛋能活到那个时候,迎接迟到了30多年的惩罚。

曾有陪审员说:"鲍勃·邓斯特可能是世上最不幸的人。"

他有着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却着实过的不幸福。

7岁时母亲的横死,父亲的漠然疏远都是他解不开的心结。

(鲍勃自称母亲坠楼自杀的那天晚上,父亲叫他亲眼目睹了她的死亡。但这种说法遭到道格拉斯的否认)

他始终都在为自己的聪明沾沾自喜,同时又为自己的怀才不遇愤懑不已。

采取极端过后渴望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天才之举,以为自己所向披靡,偷个三明治都不会被人发现。

自负到迫不及待要向外界展示他天衣无缝的谎言,但一切的所作所为都不过是在孩童时代原地踏步。

也许摔落在冰冷地面的母亲停止了呼吸的一刻,鲍勃的理智与情感也停止了成长。

他把自己形容成带来不幸的灾星,叔觉得他恐怖得像瘟疫,染上他的人轻则担惊受怕,重则支离破碎。

有父亲的先例,他心知肚明自己亦不会是一个好的父亲。

不要孩子,应该是他这一生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相关标签 a股
影视怪蜀黍

影视怪蜀黍

只说真话,不服来战。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