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茅奖评委邱华栋、汪政、鲁敏、何平:为什么获奖的是这五部

现代快报讯(记者 陈曦)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办公室 8 月 16 日发布公告,根据第六轮投票结果,梁晓声《人世间》、徐怀中《牵风记》、徐则臣《北上》、陈彦《主角》、李洱《应物兄》5 部作品最终获得本届茅盾文学奖。本届茅奖评选范围为 2015 年至 2018 年间在中国大陆地区首次成书出版的长篇小说,字数 13 万字以上。234 部入围作品,为什么最终获奖的是这 5 部?现代快报记者连线了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委汪政、鲁敏、何平、邱华栋。

汪政(文学评论家、江苏省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首先,我个人觉得评审结果,还是体现了这段时间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状况,也较好体现了茅盾文学奖评奖的宗旨。茅奖采用的是大评委制(注:共 62 名评委),最终的结果能够达成广泛的共识,其实是很难的,这也体现了评选的公平公正。

第二,从五部获奖作品来讲,在总体评奖标准下还是各有特点、各有代表性的。这种代表性可以从多方面进行阐释。从年龄结构看,有 90 岁的老作家,还有 "70 后 " 的新作家;题材风格也很多样,有战争题材的,有艺术内容题材的,还有以大运河为题材的等等,体现了中国当代文学,特别是 80 年代以来长篇小说的积累。我觉得文学也不能 " 维新是举 ",不能用进化论的观点,不是说后来的文学总比前面的文学好,不是这个观点。就长篇小说来说,几百年来还是积累了一些堪称经典的观念和艺术手法等等,比如说它的功能就是尽可能多地反映社会现实,不管潮流变幻,现实依然是长篇小说更为稳定的因素,《应物兄》所反应的现实更倾向于学院高墙之内和知识分子群体,《人世间》更倾向于普通大众,《主角》更倾向于行业。

我更加看重作品不同的特质,而不是它们的一些共性。《牵风记》写战争题材,写坚韧的人性和美好的情感,特别是小说中的诗意和浪漫主义气质,是当下日渐稀缺的一种品质。《主角》的特点是以文写戏、以戏入文,这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传统,他继承了下来,这是一个特色。《北上》写大运河,现在弘扬大运河文化已经成为热点,多种艺术形式都想有所突破,徐则臣给我们做了一个表率。我们一般讲大运河空间上有多长,时间上历经多少朝代,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题材。但他处理得一点都不简陋,空间上从南写到北,时间也是绵延百年,能够举重若轻,在结构上做了很大的努力,留下了很多的空白,各部分之间又能呈现一种互文的结构。本来人们想象这个作品应该很浩大,结果他写得并不是这样,我觉得值得赞扬。《应物兄》写知识分子,都说甚至超过钱钟书了,但我觉得这个作品,浩浩荡荡两大卷,你居然觉得它没有什么主线或者重要情节,似乎用一句话就能概括它的故事,人们不禁会问,这能写出一个长篇吗?但是他居然就这样写成了,它的特点是以话语为主体,这个小说是个长篇 " 大说 ",整个是用话语建构了一个宏大的叙事规模,这就非常有趣,任何时候都可以进去,任何时候也都可以出来,这就是它的一个特点。《人世间》的特点不用说了,把小人物、平民和日常生活表现得如此丰沛,,它是写好人的,好人不容易写,主旋律、正面题材不容易写,古人说 " 愁苦之词易工,欢娱之词难工 ",好话是很难说的。

鲁敏(作家、江苏省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

这次有三四位评委是像我一样的作家(注:鲁敏是此次茅奖评委中为数不多的作家,大部分评委是高校学者、文学评论家)。以前我都是作为作家送自己的作品去(参评),这次第一次作为评委,深入了解了整个过程,还真是不一样,感受很深。所有的评委为这次评奖集中封闭了二十天,提前两个半月要阅读所有的入围作品,可以看出大家都做了特别充分的准备,每一部作品在评奖过程中都会得到公正、仔细、严谨的对待。不管是推选一部作品还是筛落一部作品,是 80 进 40 还是 30 进 20,大家都轮流讨论每一部作品,有时候担心讨论得不够充分,我们还会增加会议的次数进行更充分的展开。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十分感动,这些评委真的是写作者的知音,他们是秉持着这样专业、严谨和细微的态度,去尊重每一位写作者的创作。

当 10 部提名作品出来以后,大家就能感觉到,这些作品特别有代表性。这里面有大陆地区以外的香港作家,有年轻一代的 70 后作家,体现出一种参差的代际分布和不同风格的地域分布。最终的 5 部获奖作品,我觉得不管是从文化背景、文学特质,还是作家自己的成长路径来看,区别都是比较明显的。可以说,这 5 部获奖作品是对中国文学的多元化、多面向、广阔地域的不同路径的一个比较典型的呈现。

梁晓声老师是一位民间知名度特别高的作家,比如我妈妈,10 部提名作品一出来,她就说很喜欢梁晓声当年的《今夜有暴风雪》,没想到他还在写东西。这部《人世间》正是代表了老一辈作家一直到今天还在写作的状态。梁晓声是哈尔滨人,《人世间》写的是一个北国城市的几代人具有平民色彩的奋斗史,他在看似平淡之中书写几代人的命运,书写这种相互温暖的人间百态。写平凡人的故事特别难,但梁晓声写成了一部大书。

李洱来自中原河南,但是他又突破了中原的地域特色,他秉持着一直以来对知识分子的观察和思考,展示了一个以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广阔群体,体现了河南作家虽然背靠中原但在视野上的广阔性,是中原写作的杰出代表。

徐则臣则用《北上》超越了我们对 "70 后 " 写作的印象。他用圆熟的艺术手法将一个重大主题实现了举重若轻的书写,在百年的故事轴线中交汇着大运河辽阔的流域和深远的历史,突破了时间和地域的限制,结构小说的能力给人特别深刻的印象。

谈到《主角》,就想到秦腔。其实秦腔一直是文学书写的一个重要剧种,比如贾平凹的《秦腔》。陈彦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戏曲行当从业,他有非常扎实的戏剧舞台经验,很多细节描写惟妙惟肖,他不仅写出了有关秦腔的戏剧舞台的人生,其实还写了一个更大的舞台——社会舞台。

90 岁的徐怀中老师的《牵风记》将茅奖推上了一个新高度。《牵风记》这个作品是单卷本,篇幅并不是特别长,但是这本书让我感受到了老作家青春澎湃的活力,它的整个书写充满元气,尤其是主人公汪可逾,她身上甚至有当代女性的那种独立的、卓尔不群的气质。

不管是梁晓声还是徐怀中,都让作为写作者的我有了一种参照和自信。以前大家都说中国作家的写作寿命不太长,但是我觉得从王蒙到徐怀中,包括梁晓声,他们用这种持久的耐力、饱含着丰沛生命力的写作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这让我很感动。作为一位军旅作家,他把军旅文学推升到了新的高度。

评奖就是一个会充满遗憾的过程,也是各种审美风格交错的探讨,茅奖是大评委制,很多评委的理解和看法会有差异,尤其是到了 " 十进五 " 的时候,有的人会很喜欢《敦煌本纪》,觉得它带有少年中国气象,也有人喜欢孙惠芬的《寻找张展》,是写 90 后的精神状况和自我成长,但这么多作品还是要进行最终抉择,这是一个艰难的共识达成的过程,所以我觉得看十名的名单更具有开阔性。

何平(文学评论家、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国内外文学奖项甚多,茅盾文学奖有自己公开的评奖标准,大家可以比较它和国内外其他文学奖的异与同,我们就可以看到近几年茅盾文学奖在选择符合 " 茅奖标准 " 的理想文学同时,小心翼翼地尝试越界和拓展 " 茅奖 " 更多面向的可能性。再有,茅盾文学奖有一个由机构推荐参评,评委会多轮投票,然后公布提名作品和获奖作品等构成的完整进阶机制,像《捎话》这种异质性文本都已经到达了提名作品环节。

邱华栋(作家、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

很励志的结果,90 岁到 41 岁的得主都有,说明文学是继往开来的事业,是永远不老和永远年轻的事业。

(图片来源:现代快报资料图片、受访者本人供图)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全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梁晓声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