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国泰航空高管辞职之后

新京报 08-16

国泰航空高管辞职之后

8 月 16 日,国泰航空涨 2.21%,报 10.60 港元 / 股。从 7 月 17 日开始,国泰航空股价开始 " 跌跌不休 ",暴跌 28%,市值蒸发上百亿港元,直到 8 月 14 日才有所反弹。

文 2493 字,阅读约需 5 分钟

8 月 16 日,国泰航空董事局发布公告,宣布管理高层人事变动。邓健荣将接替何杲出任行政总裁,林绍波将接替卢家培出任顾客及商务总裁 ; 林绍波将留任香港快运行政总裁,直至另行公布继任人。何杲和卢家培已确认,其呈辞是作为公司的领导者对公司近月所面对的事件负责。

8 月 13 日,国泰航空发声明称,国泰对近期发生在香港的暴力和破坏活动深表忧虑。国泰坚决支持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和香港警方在止暴制乱、恢复法律秩序所做出的不懈努力,谴责一切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和《基本法》权威的非法活动和暴力行为。国泰航空表示,遵守香港民航处以及国泰航班飞往及飞越所有国家及地区的相关法规,会完全遵守中国民用航空局的安全指示。

━━━━━

辞职两高管表示对公司近月所面对的事件负责

公告显示,国泰航空主席史乐山表示,最近所发生的事件令国泰航空对飞行安全和保安的承诺受到质疑,也让国泰的声誉和品牌受压,因此认为这是合适的时机来任命新的管理团队,重建信心以及带领国泰航空再创高峰。国泰航空全力支持香港实行基本法赋予的 " 一国两制 " 原则,对香港的美好未来充满信心。

公司介绍,邓健荣现年 60 岁,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于一九八二年加入太古集团,曾驻公司在香港、马来西亚及日本的办事处。邓健荣于 2005 年 1 月获委任为公司企业发展董事 ;2007 年 1 月至 2008 年 10 月出任公司常务董事 ; 自 2008 年 10 月及 2008 年 11 月起分别出任香港飞机工程有限公司董事及行政总裁 ; 自 2011 年 8 月至 2017 年 5 月期间担任太古股份有限公司常务董事,亦为香港太古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邓健荣的年薪连同各项津贴为 665.44 万港元。

林绍波现年 46 岁,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自 2019 年 7 月起出任香港快运航空有限公司行政总裁。林绍波于 1996 年加入太古集团,曾驻公司在香港、日本及斯里兰卡的办事处 ; 于 2017 年 6 月至 2019 年 7 月担任公司商务及货运董事,并由 2013 年 7 月至 2017 年 5 月担任港机董事及总经理。林绍波的年薪连同各项津贴为 361.16 万港元。

何杲和卢家培已经确认,并不知悉任何有关其辞任而须知会公司股东的事宜,并确认其呈辞是作为公司的领导者对公司近月所面对的事件负责,并不知悉与董事局有任何意见分歧。

━━━━━

扭亏之后上半年继续盈利,但货运收益同比下降 11.4%

8 月 9 日,据民航局官网消息,针对香港国泰航空近期在多起事件中暴露出的安全风险及隐患,民航局向香港国泰航空发出重大航空安全风险警示。

近期,香港国泰航空先后发生飞行人员参与暴力冲击被控暴动罪却未被停止飞行活动,以及恶意泄露航班旅客信息等事件,存在严重威胁航空安全的隐患,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增加了香港至内地的输入性航空安全风险。

此前的 8 月 7 日,国泰航空刚刚发布 2019 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国泰航空在去年扭亏之后,上半年仍然保持盈利状态。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收益 535.47 亿港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 0.9%; 股东应占溢利 13.47 亿港元,去年同期亏损 2.63 亿港元 ; 每股盈利 34.2 港元,每股股息 0.18 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从 2016 年至 2018 年上半年,国泰航空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过往财报显示,在 2014-2017 年的四年期间,国泰航空因燃油对冲合约导致的亏损高达 241.7 亿港元。2018 年,国泰航空扭亏为盈。2018 年国泰航空实现营收 1110.6 亿港元,同比增长 14.2%; 净利润 23.45 亿港元,同比增长 286.26%。

而 2019 年上半年,国泰航空保持了盈利的状态。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可用座公里数同比增长 6.7%; 客座率为 84.2%,与去年持平 ; 乘客收益率下跌 0.9%。国泰方面表示,2018 年和 2019 年推出的新航线、 现有航线班次增加及在热门航线采用较大型的飞机,使得客运收入有所增加,但头等及商务客舱及长途航线经济客舱的竞争激烈,加上汇率变动,导致乘客收益率下跌。

在客运服务收益方面,国泰航空上半年实现收益 374.49 亿港元,同比增幅为 5.6%。公司表示,这主要得益于公司 2018 年推出新航线、2019 年推出两条新航线、现有航线班次增加以及对热门航线采用较大型的飞机。

不过,国泰航空披露,该公司在报告期内的货运收益同比下降 11.4%,集团认为部分原因为贸易摩擦及环球贸易环境变差。

燃油是集团的最大成本。国泰航空表示,燃油成本占 2019 年上半年国泰航空营业成本总额的 28.2%,较 2018 年上半年下降 7.7%,平均飞机燃油价格下跌 6.5%,耗油量增加 2%。

在机队方面,国泰航空于今年上半年接收了 4 架空客 A350-1000 飞机,截至 6 月 30 日,订购新飞机 67 架,将于未来五年陆续交付。此外,目前机队内所有 A350 飞机都已搭载无线网络。

三年转型计划进入尾声,券商下调评级

记者注意到,为了扭转亏损局面,2017 年,国泰航空开始实施为期三年的企业转型计划,2018 年是转型的关键一年,而 2019 年该计划则进入尾声。

2019 年 7 月 19 日,国泰航空完成收购香港快运航空有限公司的 100% 股本权益。国泰航空表示,由于该公司与香港快运的业务及业务模式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互补,交易预计会产生协同效应。公司将继续以廉价航空公司的业务模式营运香港快运,并作为一家独立运作的航空公司。

史乐山表示,集团为期三年的企业转型计划已进入最后一年,该计划旨在令旗下业务更精简、更灵活和更具竞争力。计划继续推行,而二零一八年转亏为盈,可见国泰航空正朝着正确的方向进发。但随着地缘政治及贸易摩擦加剧,集团旗下航空公司的经营环境转差。

在财报发布后,富瑞、汇丰、里昂等均下调国泰航空目标价,但维持 " 买入 " 评级不变。

不过,8 月 13 日,工银国际发布了一份关于国泰航空研究报告表示,下调其评级至 " 强烈卖出 ",降目标价 39% 至 6 港元。

报告指出,最近中国民用航空局对国泰航空发出的相关风险警示,以及该公司管理层的危机管理不善等,都将对其作为优质航空公司的品牌认知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另外,这家公司对香港快运的收购和过度依赖其香港业务中心也对其未来几年盈利能力构成了进一步威胁。

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 编辑 刘晓阳

以上内容由"新京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