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能和普京一起骑摩托的,都是真的“狼人”

名车志 08-25

一转眼,普京执掌俄罗斯已经 20 年了。

20 年前的 1999 年 8 月 9 日,这个克格勃特工,最终叶利钦选中,成为他最后一任总理和接班人,在俄罗斯的权力巅峰上一干就是 20 年。陪伴了克林顿,熬过了小布什,送走了了奥巴马,迎来了特朗普,还有一点几乎可以确定:即使是在特朗普挥手告别白宫时,普京不出意外仍将是俄罗斯的掌权人。

当年普京胜出的原因有很多,但在叶利钦的回忆录中,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有一次叶利钦在野外差点被一头熊所伤,在其他人或哆哆嗦嗦不知所措或第一时间逃命时,只有普京临危不惧、一枪将熊毙命。

这件事或许反映不出普京最终能够执掌俄罗斯的全部原因,但也可以管中窥豹地折射出他的坚毅与忠勇。事实上,不光是狩猎,骑马、开战机对于军人出身的普京来说亦不在话下。

从萌宠动物到铁血战机,普京的兴致爱好涉猎广泛,但在执政 20 年的纪念日,他会怎么庆祝呢?

这一次普京秀了一把新技能:边三轮大摩托。

8 月 10 日这一天,普京骑着边三轮大摩托来到了克里米亚——这个 5 年前还属于乌克兰的领土。

8 月的克里米亚已然进入了秋季,67 岁的普京身穿皮夹克,开着摩托一马当先,托斗和后座上分别坐着克里米亚共和国(行政级别相当于俄罗斯的一个州)领导人谢尔盖 - 阿克肖诺夫和塞瓦斯托波尔代理州长米哈伊尔 - 拉兹沃扎耶夫。

在他们身后,则是一群膀大腰圆的俄罗斯硬汉,开着俄罗斯国产乌拉尔摩托车,威风凛凛地行驶在山路上,每一辆 " 乌拉尔 " 后面,都竖着一面硕大的俄罗斯国旗,迎风飘扬,猎猎作响。

放在平时,普京其实更喜欢骑哈雷摩托。但是显然当天的意义不一样,作为普京任下最重要的政治成就,行驶在克里米亚的土地上,当然得选择俄罗斯的自强国货。

事实上,乌拉尔大摩托虽然名声没有哈雷响亮,但依旧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乌拉尔摩托在 1941 年由苏联在宝马 R71 挎斗车的基础上研制而成,结构牢固、造型古朴、维护简易,它是世界上唯一能够适应极冷气候的摩托,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型从二战连续生产至今的三轮摩托。作为一个纯粹的俄罗斯品牌,乌拉尔摩托最近还在美国掀起了一阵抢购热潮,成为了俄罗斯唯一能出口到美国的消费类车辆产品。

当然,虽然乌拉尔摩托很优秀,但当天克里米亚的主角并不是它,而是这群开乌拉尔摩托的人—— " 夜狼 " 摩托车俱乐部。

世界上有很多摩托车飞车党,但他们大多游走在街头斗殴、抢劫甚至是持枪犯罪边缘的黑帮团体(如美国著名的地狱天使俱乐部)。与他们相比," 夜狼 " 几乎是机车党界的一股清流。

地狱天使俱乐部 美国警方将该俱乐部定级为犯罪组织

" 夜狼 " 成立于苏联解体之前的 1989 年,成员来自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成员国,现在被认为是普京的超级粉丝团,亦是对俄罗斯非常忠诚的爱国团体。8 月 10 日,在克里米亚的塞拉斯托波尔市," 夜狼 " 所到之处,机车轰鸣,支持者欢呼,场面非常热血。

普京骑着 " 乌拉尔 " 一往直前,右侧护驾的是 " 夜狼 " 的老大亚历山大 - 扎尔达斯塔诺夫,他今年 56 岁,绰号 " 外科医生 ",胡须浓密,卷发很长,体格健壮,长着一副典型的俄罗斯硬汉风格,他还经常身穿黑色皮衣、戴黑帽、黑墨镜,播放着重金属音乐,动辄率领上百辆辆重型哈雷摩托,带着一群小弟驰骋而过,是交警眼中最大的烦恼。1990 年,扎尔达斯塔诺夫便凭借着极高的个人威信在 " 夜狼 " 中确立了领导地位,他执掌 " 夜狼 " 的时间,比普京执掌俄罗斯的时间还要长。

" 狼王 " ——扎尔达斯塔诺夫

吞并克里米亚的坚定支持者

扎尔达斯塔诺夫与普京,两个相似的男人,成为了兄弟。两人经常开着摩托车参加各种活动,普京也多次这样盛赞扎尔达斯塔诺夫领导下的 " 夜狼 ":" 给俄罗斯的年轻人树立了榜样,告诉他们应该如何爱国。"

扎尔达斯塔诺夫经常发表反美言论,抨击西方价值观,同时,坚定地支持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为此,他曾于 2014 年被美国和加拿大政府列为制裁对象。

事实上,这次活动并不是扎尔达斯塔诺夫第一次涉足克里米亚,在 2014 年乌克兰危机中,克里米亚为加入俄罗斯联邦,公投脱离乌克兰。在局势一触即发之际,每当入夜,就会有扎尔达斯塔诺夫率领的身穿皮夹克的 " 夜狼 " 出动,保卫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的街道。

西方媒体怒斥:这是俄罗斯派出的 " 特别行动队 " 来维持克里米亚的秩序。

那段时间,扎尔多斯塔诺夫还多次组织 " 夜狼 " 在乌克兰东部和克里米亚进行骑行,以支持亲俄者的集会。扎尔多斯塔诺夫本人则前往塞瓦斯托波尔,支持当地的 " 夜狼 " 成员。" 夜狼 " 不遗余力地从伏尔加格勒向塞瓦斯托波尔运送人道救援物资,为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奔走呼号:" 赛瓦斯托波尔人是这个星球上最爱国的,他们站出来保卫家人和国家。"(拒绝被乌克兰吞并)

2011 年 8 月 29 日,普京(右)参加 " 夜狼 " 主办的活动,左为扎尔多斯塔诺夫

第二年 10 月,在克里米亚正式加入俄罗斯后," 夜狼 " 还干了一件更为疯狂的事情,他们深入克里米亚海岸线 200 米开外的 20 米海底,树立了一座东正教十字架,成为一座正在建设的水下教堂建设的第一部分,同时宣布这个教堂属于莫斯科教区,言下之意即为:从陆地到领海,克里米亚地区永远属于俄罗斯。

爱国者 or 匪帮?

2015 年,正值同盟国二战胜利 70 周年,俄罗斯上下举行了一系列纪念庆祝的活动," 夜狼 ",当然不会错失这次机会。

" 夜狼 " 队员身穿绣着 "1941 年 ~1945 年 " 的黑色皮衣,沿着 70 年前苏联红军进军柏林的路线,高举胜利路线旗帜,踏上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 " 纪念之旅 ",计划途经白俄罗斯、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奥地利和德国,沿途向苏军阵亡战士的墓园献花圈。

纵然 70 年前,苏联是击败法西斯无可争议的正义力量,但 70 年后,当 " 夜狼 " 重新行进这条路线的时候,在支持乌克兰政府的欧洲国家,他们更多的是被视为俄罗斯民族主义团体。苏俄虽然和很多邻国在地理上是一衣带水的关系,但在历史上,更多的是 " 一衣带血 ",比如说,波兰。事实上,波兰人对苏俄的恨意,甚至超过了对德国。于是,当 " 夜狼 " 行进到波兰领土时,随即遭到了十分激烈的声讨,一些波兰人纷纷开设主页,把这 " 夜狼 " 称为匪帮,发起反对他们入境的活动,支持者数以千计。

" 夜狼 " 与波兰爱国者的冲突还引发了一场外交风波。波兰外交部向俄罗斯驻波兰使馆发出外交照会,拒绝 " 夜狼 " 入境,理由是没有收到摩托车队在波兰活动的详细计划。俄罗斯外交部则发表声明回怼:波方 " 公然说谎 "," 这一决定显然出于政治动机 "。

" 夜狼 " 纪念之旅口号:" 为了祖国母亲!为了斯大林!"

同时,德国政府对 " 夜狼 " 车队也没有好感。当时德国外交部和内政部宣布,取消 " 夜狼 " 部分成员的签证,禁止入境,因为他们提供的材料中存在不真实的信息。但最终,除了部分队员被扣留在德国边境线外," 夜狼 " 主体部队依旧凭借着自己锲而不舍的精神,穿越了华沙,来到了柏林,并在柏林苏联红军战士纪念碑哀悼献花。

扎尔多斯塔诺夫对苏联时期似乎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2016 年他甚至还致函普京,请求更改俄罗斯国徽,要求在现有国徽的国家象征物上增加一些苏联标志,以此表明与西方势力的水火不容。当然,由于这一建议在俄罗斯社会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并没有获得通过。

快意恩仇 摩托江湖

从标新立异到走向政治化," 夜狼 " 并不是自始至终都那么又红又专。

" 夜狼 " 的兴起与俄罗斯上世纪的 " 摩托运动 " 息息相关,这个运动兴起于上世纪 80 年代,在苏联时期自由被禁锢的特定条件下,这种反抗体制、鼓吹自由的亚文化风潮受到年轻人追捧," 夜狼 " 正是成立于这一时期,彼时标志是沐浴在圆月光芒中的一只着火狼头。

最初," 夜狼 " 还只能被称为一个松散的摩托爱好者团体,成员除了一批摇滚爱好者,还包括机修工和推拿技师。他们以标新立异、敢作敢当著称。在成立初期," 夜狼 " 甚至和美国的 " 地狱天使 " 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他们经常在莫科斯街头骑着捷克制的摩托车飙车、参与打架斗殴,反对政府和警察,甚至还为一些黑市商人提供保护以收取保护费。

进入新世纪后,随着西方 " 休克疗法 " 在俄罗斯的彻底失败,一部分俄罗斯青年看清了某些西方国家表面伪善者慈善面目下的蛇蝎心肠。再加之普京大帝铁血强硬的对外政策,俄罗斯在国际上树敌渐多。这种博弈甚至由国家层面渗入到了摩托的江湖。

新世纪初,包括美国飞车党江湖老大 " 强盗 " 在内,不少外国摩托党团体都意欲在俄罗斯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想把 " 夜狼 " 招入麾下。" 强盗 " 提出,希望 " 夜狼 " 成为自己在俄罗斯的分支。虽说只是做 " 分支 ",但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 强盗 " 的真正目的,是借机将自身毒品生意做到俄罗斯。

值此危急存亡之秋," 夜狼 " 深明大义,明确拒绝了 " 强盗 " 的要求。然而,当时并不是所有的摩托车团体都有这样的硬骨头,其中就包括 " 夜狼 " 的小弟 " 三条路 ",禁不住诱惑,公然加入了 " 强盗 "。这样的背叛是 " 夜狼 " 所不能忍受的,国仇家恨一起报。于是,几名 " 夜狼 " 成员深夜带着铁链和扳手突袭 " 三条路 " 一处据点,在火拼中,一名 " 夜狼 " 成员丧命。

莫斯科郊外的 " 夜狼 " 总部是俄罗斯机车党心中的 " 麦加圣地 "

至此以后,在 " 夜狼 " 的自我认知体系里,除了摩托、摇滚、叛逆的标签外," 爱国 " 渐渐地成为了主流。其中很重要的体现便是:他们把帮派徽章上的拉丁字母改成哥特体的西里尔字母,同时组织各类冠以 " 爱国 " 名称的摩托车赛,并不再简单地将自己定义为 " 车手 ",而是改称 " 俄罗斯摩托车手 "。自此," 夜狼 " 走向政治化。据西方媒体爆料," 夜狼 " 每年从俄罗斯政府获取巨额资助 , 以骑行、演出、演说等各种活动吸引支持者,宣扬爱国主义。

除了普京之外,车臣共和国的总统 Ramzan Kadyrov 同样是俱乐部成员

俄罗斯并不是所有的的机车团体都那么热衷于政治," 夜狼 " 过于明显的政治倾向也引起了很多不满,经常招致其他团体的批判:摩托车团应该远离政治。

对此," 夜狼 " 强势回怼:我们并不是百元美钞,不会人人喜爱。同时,规范了更为严格的准入条件:至少要在俱乐部待上五年,才有望成为一名正式 " 狼人 "。

当然,除了与普京称兄道弟外," 夜狼 " 还有着慈善家的身份,他们曾举办 " 关爱儿童 " 主题的圣诞派对,筹得 370 万卢布。

常常伴随着狂飙的肾上腺素激烈的重金属乐的 " 夜狼 ",既有匪气的一面,也有对国家的忠诚。我们不能将其简单地成为俄罗斯政治团体,也很难客观地为其定性。经常可以看到俄罗斯媒体报道的是:单身的普京更愿意的是和兄弟们一起玩摩托。从这个维度上来说,或许,没有普京就没有 " 夜狼 "。

相关标签 国庆举报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