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正保远程教育 Q3 财报 B 面:营销成本加大 市值已经蒸发 80%

GPLP 08-16

作者:杨远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 犀牛财经(ID:gplpcn)

以职业教育为主的正保远程教育(NYSE: DL)8 月 14 日发布 2019Q3 财报,财报期内,公司实现净营收 6170 万美元,同比增长 30.2%;净利润同比增长 84.1% 至 940 万美元。

就是这样漂亮的财报数据,资本市场股价却跌昳不休。截止北京时间 8 月 16 日收盘,每股价格为 4.25 美元,大跌 5.45。

营收增速缓慢业务规模有限

2000 年,经历过两次创业失败的朱正东创立正保远程教育集团,在当时考证需求火热的背景下,正保远程的第一个项目——中华会计网校,大获成功。

8 年后,正保远程教育成为第一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国内远程教育企业,朱正东也被称为中国远程教育第一人。

然而,上市后近 10 年,正保远程教育在资本市场却一直遇冷。相比上市时的最高市值约 7.5 亿美元,而截至 8 月 16 日,正保远程的市值仅为 1.42 亿美元,市值跌去了超 80%。

衰落的不仅有市值,还有增速。

正保远程教育近五年的业绩,每年保持 10-20% 的增长速度,今年三季度则提高到 30.2%,但相比其他赴美的职业教育机构,尚德机构、流利说和 51TALK,2017 年的营收增速均超 100%,差距也相当明显。

同时,就在去年全年,1.67 亿美元的净收入,跟 1160 万美元的净利润之间的巨大落差,正保远程一度也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

增收不增利的原因之一,在于主要业务的市场规模有限。

正保远程教育的在线辅导课程以会计、医学和建筑工程三大科目为核心。会计培训是正保远程教育最大的业务版块,主要由公司旗下的中华会计网校运营。业内人士也指出,这三大业务会计、医学和建筑工程的市场规模增长缓慢,成长空间不足,且竞争日益激烈。

无独有偶,首控基金研究部也曾在其财报中指出,正保远程教育培训课程所涉及类别的市场空间有限,创新力不足,覆盖科目虽广泛但缺乏绝对竞争力和创造力,面对瓶颈难以突破,因此其发展一直不温不火。

获客难度提高 营销成本加大

从收入结构上来看,正保远程教育主要依靠在线教育课程,2014 年以来,一直占比 70% 以上,而根据最新财报来看,在线教育的营收占比也下滑到了 67.3%。

如今线上渠道流量见顶、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也是职业教育机构需要面对的不争事实。

此外,在线下获客上,也遭受政策带来的冲击,早在 2015 年,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主导下,没有法律依据的行业准入类职业资格,全部取消。

其中,会计证书被取消,对于 " 靠证获客 " 的正保远程是一次相当大的打击。长期以来正保远程教育的收入过度集中在会计考证,所以当 2016 年的会计考证一度取消,直接造成正保远程教育净利润大跌 43.2%。政策带来的余震,一度波及了正保远程教育好几年,自 2017 年来,正保远程教育的付费用户数开始出现负增长,比 2016 年的 365 万人减少了 33 万人。到了 2018 年则继续负增长,减少 12 万。

此外,近年来新东方、好未来们的战场也从线下蔓延到了线上,巨头们为了获客都纷纷烧钱补贴,企图更进一步侵占线上市场。

正保远程教育也许感受到了来自巨头们的压力,为了获客也是不遗余力。Q3 财报显示,第三季度的销售费用从上年的 1300 万美元增加到 1700 万美元,增幅为 31.4%,财报的解释为 " 广告和宣传费用增加、与北京瑞达相关的费用、租金和相关费用增加以及其他杂项销售费用 "。

此外,2019 财年第三季度的销售成本从 2018 财年第三季度的 2460 万美元增加到 3060 万美元,增幅为 24.4%,相比尚德机构一季度营销费用从 5.3 亿元下降至 4.97 亿元,一定程度上,也能看出正保远程教育的成本控制并无明显成绩。

资产负债率巨高不下 投资短期难见成效

面对营收占比超 40% 的 " 现金牛 " 会计业务,正保远程教育也并非没有忧虑。

为了摆脱受线上教育尤其是单一会计业务的盈利不稳定性,从 2015 年起,就开始了多元化的并购之路:

2016 年与 Nurselink International Limited(一间从事护士招聘及培训服务的公司)订立投资协议,作价 90 万美元;2016 年 5 月,与新加坡电子学习解决方案提供商 Amdon 签订投资协议,分两期认购 Amdon 15%的股权;2017 年 6 月,投资互联网动画制作技术提供商皮影客;2018 年正保以 5280 万元 ( 800 万美元 ) 再收购瑞达法考 11% 股权。

但收购模式的问题也在于,除了 " 整合成本高 ",也有大量承接标的负债的问题。近年来,正保远程的资产负债率也是一直居高不下,财报显示,2018 年与 2019 年前三季度基本维持在 67%。

更重要的是,教育本质上就是一个稳定的慢回报行业,正保远程教育收购的标的短期来看也难有效果。

纵观来看,互联网从诞生起就意味着补贴,基于互联网的在线教育,如今为了自我扩张,也已然演变成烧钱大战,大小公司们为了争夺教育风口也是不遗余力。

不过,概念讲的再好、模式说的再天花乱坠,一个公司的价值始终还是看盈利与成长性,对外面临大小对手夹击,对内面临内生增长放缓,内忧外患之下,正保远程教育未来的盈利稳定性也会继续承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