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部“端庄”喜剧的诞生

作者 / 嘉栖

" 我想和你做爱。"

《送我上青云》中,盛男(姚晨饰)对刘光明(袁弘饰)说道。面对自己身体的欲望,她单刀直入,毫不掩饰,活脱脱一个北京大飒蜜。

从 8 月 9 日到 8 月 13 日,这部由滕丛丛自编自导、姚晨监制并领衔主演,李九霄、吴玉芳、杨新鸣、梁冠华主演,袁弘特别出演的电影《送我上青云》,在北京举行了十一场以 " 寻找同类 " 为主题的限量观影及深度对谈活动。

" 大胆、突破、勇敢、意想不到 ",是大部分观众看完电影之后的评价关键词。诚然,这是一部在国产电影市场上甚为少见的女性题材电影。如社会学家李银河所言," 这部电影直面了女性性愉悦的权利 ";但这更是一部反映人性的电影,关于生死、关于爱欲、关于理想的追寻和失落,影片刻画了一幅当代都市人爱不得、求不得的芸芸众生相。

很难想象,这样一部电影出自一个新人导演之手;不过,也恰恰是新人导演,才能有这股生猛之劲,触及常人所不及,或许不够醇熟圆润,或许尚有稚嫩之处,但贵在真诚。

而在影片上映前三天,导演滕丛丛在朋友圈写道:"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人人爱票房 "。直截了当,一如盛男。只是,在目前影片首日排片仅有 2.3% 的情况下,或许这股好风还得吹得更猛烈些,才能直上青云不负卿。

青云之始:商业喜剧的诞生

时间回到 2013 年,彼时,已经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四年的滕丛丛,因为 100 万元的剧本奖金 " 诱惑 ",在导师谢飞的鼓励下,回学校读了研究生。

《送我上青云》的故事创作即源于此。不过,在当时,囿于成本限制,她想做的只是一个小成本的文艺片。转变来自于 2014 年,《送我上青云》剧本入围了当年第八届 FIRST 青年电影展创投会。

" 回来之后不停地修改。为了让人物和角色更丰满,在前期也做了很多素材收集的工作,经过反复修改和删减,直到 2017 年 3 月才终于定稿。" 她说道。

也是在 2017 年,想更加主动地去创造角色的姚晨,和曹郁、刘辉共同创立了坏兔子影业。成立伊始,需要一部和其公司气味相投的影片来奠基调性。通过好友文宇翔的牵线,滕丛丛的剧本经由制片人顿河,分别转交给了姚晨和江志强老板。

" 一周以后他们都给了回复,说想参与这部戏。" 不仅如此,很喜欢这个剧本同时在创作层面上也有一些自我表达和欲望的姚晨,决定来做监制。

由此,《送我上青云》在团队合作之下,成为一部具有商业喜剧元素的剧情片。不管是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入围亚洲新人奖时的国内首映,还是在七月 FIRST 青年电影展上的特别展映,或是前几天的限量观影现场,观影席间总有忍俊不禁的笑声传出。有观众直言:实在是太喜欢导演的这些恶趣味了。

而其实,影片中那些具有幽默感的台词,或是带着戏谑感的黑色幽默桥段,滕丛丛形容,那都是在重新进行剧本创作之时的直觉行为。" 因为我本身就很喜欢讲笑话,喜欢逗人笑,想和观众沟通,就会不自觉加入这些东西。我们不是拒绝和观众交流的电影。"

青云之下,各有人生困境

某种程度上,将《送我上青云》形容为 " 大女主戏 " 不为过。

姚晨饰演的盛男,是影片绝对的主角。大龄未婚女青年,报社调查女记者,有理想、有追求,不为权势所迫,却因突患卵巢癌,为了筹集手术费不得不降低姿态接下为他人写自传的工作。

由盛男之病起,各色人物陆续登场。关于家庭两代人的情感隔阂,关于社会的男女有别,关于生死、爱欲、理想、尊严等人生议题的探讨,以及对于自我和世界的自处,影片如同一卷当代风俗画,徐徐铺开,满眼皆是余韵。

而说起盛男这个关键的女记者角色,滕丛丛称灵感来自于身边人的故事。" 在素材采集的时候,我记得有一个记者说当时报社搬家,她把十几年来头版的报纸都叠好,大概有几斤的样子,只卖了 5 块钱。她说要把这 5 块钱裱起来,这是她整个职业生涯。"

正因为在记者身上,更能看到这种梦想破碎的悲壮美感,她决定让盛男从事这份职业。而在拍摄过程中,作为主演的姚晨也常常会贡献自己的想法。比如片头那场被狗追的戏,就是姚晨即兴加的。

当然,盛男更为观众所惊叹的,是她敢于直面自身的欲望。不得不承认,谈性色变依然是当下的主流舆论氛围。但在《送我上青云》中,盛男不仅追求真爱,也想要做爱。事实上,影片很大一部分的戏剧冲突和笑点也是来自于此。

相对而言,男性群体在这部影片中呈现了更为复杂多面的个性。比如袁弘饰演的刘光明,虽然满腹经纶却郁郁不得志,还得依靠伪装来博取尊重;而四毛,则是为了成功委曲求全。区别以往电影中的男性形象,《送我上青云》中不太完美的男性们甚至引起部分观众被冒犯之感。

但滕丛丛直言,影片并不是要激化两性对立的矛盾,也不是提倡女权主义。" 女权首先是平权,是尊重每一个人不同的人生选择。我也不认为片中的女性角色是完美的。盛男也好,她妈妈梁美枝也罢,她们都有自己的优秀和阴暗。"

如其所言,影片中的每个人,都在面对自己的人生困境:四毛对成功的求不得、刘光明对尊严的求不得、盛男对生命以及性欲的求不得。本质上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在困境面前微不足道,但又都是独一无二。

因而,在人性层面上,影片其实有着更为深层次的探讨。或许,也正是因为影片独特的气质,其摄影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滕丛丛透露,摄影师特别喜欢伯格曼,所以在镜头上会有一些借鉴。再加上大部分戏都在贵州拍摄完成,水汽充足,山景野趣,互相映照之下呈现出一种烟雾缭绕的诗意美感,也恰好成全了 "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 的寓意。

青云之外,历经市场之风

在影片上映前两天,姚晨发布了一条微博,内容是由滕丛丛亲自剪辑的《送我上青云》" 女人刚到底 " 版预告片,并说道:送她上青云,也是我的命。

想来,作为新人导演,滕丛丛无疑是幸运的。第一部作品就能和这些优秀的职业演员合作,袁弘更是自曝零片酬出演。如其所言," 成熟的演员会自己给你很多东西,你只需要去判断好不好,要不要 "。再加上,有专业的制片团队,有姚晨作为监制," 很多主创都是她刷脸请来的。"

比起其他的新人导演,她也似乎少了很多来自资金方面的烦恼。不过,毕竟是第一次进入工业体系执导长片,她坦言还是会有不少压力。" 压力来自于关注度。有投资进来之后,大家会关注你、羡慕你,看着你,会拍出什么样的片子出来。像大姚付出那么多,也会觉得很有压力,因为不想让她失望。"

的确,在此之前,滕丛丛可以说是 " 无名之辈 "。" 在这行,学历是最不重要的。" 从北电导演系本科毕业之后,她就去了剧组,做跟组剪辑,同时积累实拍经验。而在这个过程中她也明白了:要拍第一部戏,肯定要有自己的一个剧本。

如今,剧本不仅成型并且已经呈现在大银幕之上,历经多年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银幕处女秀。而且,作为国内大银幕上比较少见的女性题材影片,《送我上青云》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其代表了一个新人导演的自我表达和她对于生活的观察和体悟;同时,对于整个电影市场来说,能够刻画出如盛男这般如此与众不同的女性银幕形象,《送我上青云》也显得弥足珍贵。

如其所言," 作为女性创作者应该有责任去扩大女性电影市场,并且改变大家对这个世界的很多看法,包括男性对自己的看法,女性看自己的看法。"

因而,从这点上来说,《送我上青云》也值得被更多的观众关注。不过,在多部影片同日开画,且《哪吒》等片余温尚存的现状之下,其排片似乎不甚理想。

《送我上青云》的结尾,盛男用 " 哈哈哈 " 三声大笑,完成了自我和世界的和解。或许略显荒诞,却又恰如其分。而回到现实世界,荒诞时有,往往模糊界限。

" 一路走来,心怀感激,不后悔。" 这是滕丛丛的态度。不过,要想逆风上青云,也得更多好风能借力。

近期热文

华语电影 TOP100 票房榜 IP 溯源

香港再无 " 渣渣辉 "

调查 | 广东动画的繁荣与困境

解析福建影视力量

我的对象是电影人

你是中国电影行业里的 " 弱势群体 " 嘛?

商务合作 / 转载 / 加入社群 / 约稿

请联系微信 ID:

15201655723 yqpdy2018

1028627745 649778177

以上内容由"一起拍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