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从弥足珍贵的互助同盟到代价深痛的全面对抗——关于冷战时代中苏关系演变路径与教训的再思考(八)

愚君看天下 | 从弥足珍贵的互助同盟到代价深痛的全面对抗——关于冷战时代中苏关系演变路径与教训的再思考(八)

八、中苏关系正常化谈判虽艰难曲折但小有所获

1976 年 9 月,毛泽东主席逝世,中国国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苏共中央发来唁电,实际上是探测恢复两党关系的可能性,中方拒绝了来电。中苏关系继续处于冰封状态。

70 年代末,中国开始大幅度调整内外政策。作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开始考虑如何通过改革消除苏联模式的消极影响问题,同时积极推动中苏关系正常化。他提议中苏建立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基础的新型睦邻关系,呼吁苏方采取实际行动。与此相适应,中方对苏联口诛笔伐的势头明显减弱。1979 年,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即将期满。中方决定条约期满后不予延长。在将此决定告知苏方时,中方表示,希望中苏两大国能在和平共处原则基础上,保持和发展正常的国家关系,同时建议两国就此进行谈判 , 得到苏方响应。

1979 年 9-11 月底,第一轮中苏国家关系谈判在莫斯科举行。谈判未有任何结果,但双方恢复了教育交流。遗憾的是,在此关键时刻,苏联支持越南入侵柬埔寨,尔后出兵阿富汗,对中国国家安全形成威胁。中国声讨苏联霸权主义、与美国联手遏制苏联扩张的力度重新加大。1980 年 1 月,中方宣布,中苏谈判在此种情况下不宜进行。已经提上日程的两国关系正常化问题,被重新搁置起来。

1979 年 10 月,中苏国家关系谈判在莫斯科举行,右起立者为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王幼平。

1982 年 3 月 24 日,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在塔什干发表讲话,一方面仍然攻击中国,另一方面明确承认中国为社会主义国家,强调了中国对台湾的主权,并且还建议开展磋商,采取双方都可接受的措施改善中苏关系。邓小平捕捉到这一信息后,断定改善中苏关系的时机正在成熟。根据他的指示,中国外交部随即宣布:中方注意到了苏联领导人的讲话,坚决拒绝讲话中对中国的攻击,但强调中方重视苏联的实际行动。敏感的国际舆论意识到:中方 " 这一谨慎而含蓄的声明,预示着对抗了 30 多年的中苏关系,有可能发生变化,并使世界局势为之改观 "。

当年 8 月,苏方接受了中方建议,同意就消除妨碍两国关系发展的障碍问题进行磋商。同年 12 月,两国政府特使(副外长级)磋商在北京举行。但在磋商中,苏方否认并拒绝讨论中方提出的 " 三大障碍 ",即苏方在中苏中蒙边境地区驻扎重兵、支持越南入侵柬埔寨、出兵阿富汗。此后双方磋商多年,始终没有重大突破。但两国都很珍视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坚持继续磋商,相互隔绝不相往来的僵局逐渐破除。

1982-1985 年间,苏共三任总书记死于任上,中方三次派遣高级别特使出席葬礼,受到苏方欢迎。两国政治交往实际得以恢复。1983 年,两国政府特使第二轮磋商期间,双方达成了互派留学生协议,两国贸易额当年亦大幅回升。1984 年底,双方签署一系列科技、经贸合作协议,并决定成立中苏经济贸易科技合作委员会,两国关系正常化曙光在前。

责任编辑 / 张玲 顾心阳

图文编辑 / 李晓琪

作者:于洪君,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外委会委员、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

来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2019 年第 4 期

相关阅读

点击 " 阅读原文 " 查看更多

相关标签 三星杜鹃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