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从弥足珍贵的互助同盟到代价深痛的全面对抗——关于冷战时代中苏关系演变路径与教训的再思考(六)

愚君看天下 | 从弥足珍贵的互助同盟到代价深痛的全面对抗——关于冷战时代中苏关系演变路径与教训的再思考(六)

六、空前绝后的意识形态大论战彻底撕裂两国关系

苏共二十大后,中苏两国领导人的互信度与日俱衰,毛泽东尤其看不起粗鲁任性的赫鲁晓夫。进入 60 年代,双方前嫌新怨相互交织,争吵代替了对话,敌视毁灭了友谊,合作彻底成为过去。

1960 年 4 月,中方利用纪念列宁诞辰 90 周年之机,发表《列宁主义万岁》等三篇文章,不指名地批评了苏共的一系列理论主张。6 月,世界工联理事会在北京召开大会。周恩来在招待会上提出:" 要彻底揭穿现代修正主义者的叛徒面目 "。中苏两党思想分歧向公开争论方向急速演进。

6 月上旬,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在布加勒斯特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彭真率团与会,恪守 " 坚持团结,坚持原则,摸清情况,后发制人,据理辩论,留有余地 " 的基本方针,与苏共代表团唇枪舌战。赫鲁晓夫毫不相让,且出言不逊,声称中国 " 要发动战争 ",是 " 纯粹的民族主义 ",指责中方关于列宁主义的文章理论上是错误的,组织上也是错误的。他还挖苦中国党:" 你们那么爱斯大林,你们把斯大林的棺材抬到北京去好了。你们老讲东风压倒西风,就是你们中国想压倒大家,要压倒全世界。" 会谈后,苏方代表团向与会的各党散发通知书,东欧各国党对中国党群起而攻之。国际共运和社会主义阵营走向公开分裂。

7 月,苏方撕毁了同中国签订的 343 个专家合同和 257 个科技合同,并于 9 月初之前撤走全部在华专家 1390 人,同时终止派遣应该来华的 900 多名专家。苏联专家撤走时,带走了全部图纸计划和资料,同时停止供应中国急需的重要设备,大量减少成套设备和各种关键部件的供应,使中国 250 多个建设项目陷于停顿半停顿状态。

苏联专家在华援建

9 月,经越南领导人居中劝和,中苏两党代表团在莫斯科会谈,专门讨论相互关系。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代表团劝告苏共领导改变立场,回到兄弟党、兄弟国家相互关系准则上来,但会谈无果告终。不久后,中共派出以刘少奇为首的代表团参加十月革命庆祝活动,试图同苏共领导人继续交换意见,但苏共利用这个机会召开了 81 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并把会议变成了围攻中国党大会。这时,双方争斗的实质不再是个别理论观点,而是压服与反压服、围剿与反围剿问题。即便在这种形势下,中方仍顾全大局,维护国际共运团结,在会议最后文件上签了字。

1961 年新年过后,中共中央作出决议,强调 " 现代修正主义仍然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危险 "。这时,苏联同阿尔巴尼亚的关系严重恶化,中方旗帜鲜明地站在阿方一边,中苏关系进一步复杂化。当年 10 月,中共派周恩来率团出席苏共二十二大,以维持双方的高层接触,但会议期间双方再度争吵,周恩来提前回国。

1962 年 1 月底,毛泽东作出了 " 苏联党和国家的领导已被修正主义者篡夺,但修正主义的统治不会长久 " 的重大判断。是年春季,苏方在中国新疆地区策动 6 万多中国公民外逃,导致伊宁地区发生数千人参与的武装暴乱。苏联在恶化两国关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1963 年 2 月,苏共致信中方,要求停止论战。赫鲁晓夫本人也提出了类似建议,但遭到拒绝。毛泽东对苏联驻华大使表示:" 这场论战是不可怕的,天塌不下来,草木照样生长,女人照样生孩子,鱼儿照样在水里游。" 实际上,苏方也未采取任何步骤缓和中苏关系,反而变本加厉,继续从事国际反华宣传活动。3 月 13 日,苏共致信中方,阐述苏方对一些国际问题的立场和观点,进一步扩大 " 战火 "。三个月后,中方发表《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作为回应。又过三个月,苏共发表声明,指责中方对莫斯科会议宣言和声明 " 作了随心所欲的解释 ";苏共中央全会作出决议," 断然拒绝 " 中方 " 没有根据的诽谤性攻击 "。

为消除隔阂,弥合分歧,1963 年 7 月,中苏两党代表团在莫斯科再次会谈,讨论两党分歧问题,但无果而终。会谈期间,苏方发表公开信,指名攻击中共。中方作为回应,公开转发此信,同时重新发表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和中共中央发言人声明。此后,两党论战急剧升级,中方成立写作班子,连续发表《苏共领导同我们分歧的由来和发展》等九篇文章,痛批苏联 " 分裂主义 "" 修正主义 "。苏方也发表了大量攻击诋毁中国内外政策的言论,指责中方在国际上充当 " 右翼的角色 "," 破坏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 "," 拆散社会主义世界大家庭 ",等等。

由于双方分歧日益扩大,矛盾日益加深,历史遗留的中苏边界问题也被提上日程。1964 年 2 月,两国代表团在北京举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首次边界谈判。双方围绕沙皇俄国强占中国 150 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等问题,进行了激烈争论。7 月,毛泽东会见日本社会党代表团,明确提出要同苏联 " 算领土帐 "。苏联领导层出于多种考虑,没有接受本国代表团关于搁置争议岛屿,就已经达成协议的部分区段签署文件的建议。8 月,两国边界谈判中断。

1964 年 10 月,苏联领导层生变,勃列日涅夫取代赫鲁晓夫成为苏共新领袖。中方停止了对苏共的批判。11 月,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率团赴苏参加十月革命庆祝活动,意在弄清苏联对外战略和对华政策新动向。苏方表示,苏联党过去和现在都是集体领导,在同中共的思想分歧上,苏共中央是一致的,完全没有分歧。更令中国人气愤的是,苏联国防部长马林诺夫斯基在招待会上竟对中国代表团口出狂言,声称苏联已经赶走赫鲁晓夫,你们也可以这样对待毛泽东,这样中苏之间的事情就好办了。周恩来得知后当场罢宴,以示抗议。苏方后来就此作了道歉,但恶劣影响无法挽回。中苏改善关系的重大机遇,由于苏共新领导缺乏远见而失之交臂。

勃列日涅夫 资料图

1965 年 2 月 11 日,苏联总理柯西金访问越南回国时顺访中国,试图说服中方停止论战。毛泽东对他表示,公开论战要进行一万年,减少一千年是 " 最大的让步 "。周恩来在与柯西多会谈时,就发展两国关系的具体问题,提出了许多意见和建议。5 月中旬,他会见苏联新任驻华大使,重申了相关意见和建议,强调 " 我们两国之间可以做的事情还不少。因为两国人民是愿意发展友好关系的 "。此时,罗马尼亚和拉美地区一些党都建议中苏停止论战,但双方不为所动,论战持续升级。当年 3 月,中国在苏留学生参与反对美国侵略越南的示威游行,遭到镇压。中方反应强烈,认为苏联新领导集团已经变为 " 新沙皇 "。

1966 年 3 月,苏共召开二十三大,向中方发出与会邀请,被中方断然拒绝。中苏两党关系从此中断。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彻底绝交。

责任编辑 / 张玲 顾心阳

图文编辑 / 李晓琪

作者:于洪君,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外委会委员、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

来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2019 年第 4 期

相关阅读

点击 " 阅读原文 " 查看更多

以上内容由"察哈尔学会"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