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牛散”欧阳雪初落幕 百万本金炒作中青宝

时代周报 08-13

[ 摘要 ] 资本市场不缺故事,也不缺牛散。57 岁的湖南人阳雪初曾被称为 " 湖南第一庄 ",炒作风格强悍。但监管对内幕交易的查处从未停止。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以 " 欧阳雪初 " 之名成名,以 " 阳雪初 " 之名落幕。证监会的一纸罚单,让沉寂资本市场多年的知名牛散欧阳雪初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作为证券市场早期的风云人物之一,欧阳雪初曾参与过秦岭水泥、通程控股、天一科技、银河动力等股票的炒作,被称为 " 湖南第一庄 "。

随着证监会近期开出高额罚单,这位知名牛散可能彻底告别资本市场。证监会官网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因涉及中青宝(300052.SZ)内幕交易,阳雪初被罚没近 4 亿元。

" 隐身人 " 欧阳雪初

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阳雪初于 1962 年 7 月出生,现居长沙,其妹名为欧阳某梅。结合市场公开信息来看,以上信息均指向曾被称为 " 湖南第一庄 " 的牛散欧阳雪初。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欧阳雪初在公众场合露面很少,其职业轨迹亦极少留下痕迹。天眼查信息显示,欧阳雪初曾任北京天翼汇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风险控制委员会副主席。其履历称,欧阳雪初拥有湖南财经学院学士学位,曾在深圳天晴投资、财富证券、通程控股、湖南日报社等机构任职,曾经成功投资天一科技、华天大酒店、通程控股、力元新材、银河动力等企业。不过,该任职信息现已被删除。

资本市场上曾出现过不少传说,但能持续下来的并不多。无论是德隆系还是后来的 " 私募一哥 " 徐翔,在短暂的辉煌之后,留下的只是一地鸡毛。与其他资本市场的风云人物相比,欧阳雪初更为执着于 " 深藏功与名 "。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中青宝十大流通股东数据发现,欧阳雪初在中青宝的操作做到了 " 隐身 ",其涉案的 14 个账户从未在十大流动股东名单中出现过。倘若不是交易所掌握的大数据,公开信息根本无法追踪到欧阳雪初与中青宝的联系。

欧阳雪初不仅不用自己的名字开设证券账户或者成立公司,在其职业生涯中颇为重要的通程控股、深圳天晴投资以及财富证券,亦很难找到他与这些机构的直接关联。

相比欧阳雪初,私募大佬徐翔对于中青宝的操纵明显更为张扬。2013 年第四季度,泽熙 6 期单一资金信托计划、龙信基金通 1 号集合资金信托分别持股 110.92 万股、318.42 万股,首次出现在中青宝十大流通股东中,并分别排名第 8、第 4。到了 2014 年第一季末,以上两个股东已经从十大流通股东名单里消失。

龙信基金通 1 号集合资金信托的投资顾问为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 (普通合伙)。而中青宝 2014 年 1 月 13 日开市起停牌,在 4 月 14 日披露了方案后复牌,一季度仅有 7 个交易日,而泽熙系在这 7 个交易日里便完成了撤退。

因为以上操作,中青宝跻身 " 徐翔概念股 "。相比徐翔在资本市场的 " 其兴也勃,其亡也速 ",作为第一代的庄家,欧阳雪初似乎活得更长久。

早在 2014 年年初,股吧便出现欧阳雪初因涉中青宝内幕交易案被查的消息,被诸多留言斥为谣言。直到多年之后,随着证监会的一纸公告,欧阳雪初内幕交易案诸多细节才浮出水面。

" 湖南第一庄 " 复活

在中青宝内幕交易案东窗事发之前,欧阳雪初在资本市场沉寂多年。

行政处罚信息显示,2013 年 3 月 6 日,新华基金的基金经理何某、研究员陈某汐带欧阳雪初到中青宝调研,中青宝董事长李瑞杰与欧阳雪初见面,并一起吃饭。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 2013 年 3 月 6 日中青宝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发现,当天的调研活动,只出现了新华基金陈琳琳、长江证券肖乐乐以及国信证券刘明的名字。新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何某、研究员陈某汐的名字并未出现。

沪上某私募基金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机构组队去上市公司调研并不罕见,不仅券商会经常组局,有人因故未能去现场,甚至会委托关系好的同业帮问些问题。不过,根据他的经验,一般上市公司不会回答敏感问题。

中青宝对于新华基金的重视,或与在该季度新华基金大举买入中青宝有关。时代周报记者查询了新华基金何姓基金经理的 2013 年的各季度的持股,其中新华行业周期轮换基金一季度大举进驻中青宝,位列该基金第二大重仓股,其持股 258 万股,占流通 A 股 2.92%,居第 5 大流通股东。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在 2013 年第二季度便清空了其所持有的中青宝股票。

在此次调研中,欧阳雪初获取了诸多关键信息,不仅了解到中青宝的投资战略变化,还得知中青宝账上有 4 个多亿元的现金。欧阳雪初称,正是通过 3 月 6 日的这次调研,其有了购买中青宝的决策。

颇为诡异的是,李瑞杰与欧阳雪初此后一个季度频繁联络、接触。在 2013 年 5 月初会面中,欧阳雪初询问李瑞杰中青宝近期的并购举措。同年 6 月的会面中,欧阳雪初询问李瑞杰 4 亿元募集资金和 2.5 亿元公司债的用途。

欧阳雪初还试图影响李瑞杰的决策。2013 年 5 月 14 日,欧阳雪初发给李瑞杰的短信中,欧阳雪初建议李瑞杰 " 借鉴华谊兄弟收购蓝港在线的经验 ",李瑞杰在短信回复中明确表示,收购会加快速度进行。

2013 年 4 ― 7 月间,欧阳雪初大举买入中青宝。不过,两个人的 " 蜜月 ",很快就迎来终结。李瑞杰在笔录中表示:" 后来深交所给我们公司发异动账户自查名单,我发现有大量的湖南账户买入中青宝股票,我很生气,就再也没跟他联系过。"

为此,欧阳雪初于 2013 年 6 月 25 日给李瑞杰的亲笔信中说:" 以我的判断,市场正在进行一次血腥的下跌。基于以上判断,我已决定从明天起出局,退出。好在我涉此不深,成本不高,现在出局,还不致亏钱。"

" 说实在的,在前一阶段中青宝的市值增长过程中,我还是起了一点作用的。" 欧阳雪初亦在亲笔信里暗示了其对中青宝的股价操纵。

折戟秦岭水泥

在此前媒体的描述里,欧阳雪初是资本市场的常胜将军。实际上,欧阳雪初的职业生涯曾经几经浮沉,其对中青宝的操纵或是其卷土重来的一次重要尝试。

欧阳雪初的母校湖南财院,与资本市场颇有渊源,前证监会主席肖钢便是其上一届的学长。欧阳雪初的第一份工作是《湖南日报》记者,但其职业轨迹最终还是未能脱离证券市场。

欧阳雪初之所以被称为 " 湖南第一庄 ",跟其早年在秦岭水泥的凶猛运作有关。欧阳雪初曾经在接受采访时不无自豪地说:" 我曾经拥有过证券市场千分之二的市值,那个时候可以说我是有点影响力的。"

不过,这个千分之二的市值或许只是纸面富贵。秦岭水泥是欧阳雪初资本运作中的至关重要的一笔。秦岭水泥 1999 年 12 月 16 日上市,上市后股价长期在 7 元左右徘徊。欧阳雪初入局之后,秦岭水泥在 2001 年 7 月股价一度狂飙到 44.78 元。虽然秦岭水泥彼时的股东名单显示,股东多为来自湖南的农民,但业界估计,欧阳雪初实际控制了其九成的流通股。

彼时的欧阳雪初,甚至开始尝试介入证券公司的运作。2002 年,财富证券成立,公开资料显示,湖南省财政厅注资 1.95 亿元,但后来实际注资的却是欧阳雪初。欧阳雪初这次使用的是天晴投资的马甲,但他本人并未出现在天晴投资的股东名单里。

而欧阳雪初入主财富证券,亦与秦岭水泥有关。彼时,有媒体报道称,天晴投资与财富证券股东达成如下主要协议:天晴投资出资 1.95 亿元,购买湖南信托所持公司部分股权;由湖南信托偿还湖南省财政厅所垫的 1.95 亿元资金;由财富证券融资并提供平台,合作投资秦岭水泥。

天晴投资成为财富证券第二大股东后,旋即控制了公司财务部和资产管理部。财富证券调集了数以十亿计的资金,新开了数以千户计的私人股票账户,承接秦岭水泥的筹码。

不过,欧阳雪初对于秦岭水泥的操作并不成功。据原财富证券高管爆料,后来亏损高达 7 亿元。经多次协商,财富证券承担了这 7 亿元亏损中的近 2 亿元,同样伤痕累累的天晴投资选择从财富证券悄然退出。

事实上,天晴投资受让财富证券的股权,并未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

中青宝董事长未被追责

历经秦岭水泥一役后,欧阳雪初在资本市场销声匿迹多年。直到 2010 年,在国美电器的陈黄之争中,欧阳雪初高调现身,联合几个买家大量买入国美电器股票,力挺黄光裕。

在秦岭水泥之后,欧阳雪初在资本市场的战绩无人知晓。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中青宝内幕交易案件中,欧阳雪初仅有 100 万元本金。

行政处罚决定显示,经查,欧阳雪初买入中青宝的资金,一部分为以 900 万元资金作为本金,按照 1 ∶ 1 的比例从财富证券配资 1000 万元,合计 2000 万元;从万某军处借款 400 万元;从段某溶以配资名义借款 3000 万元;以段某溶的部分借款作为本金按照 1 ∶ 2 的比例从文某涛配资 4000 万元,以上合计 9400 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其 900 万元本金中,有 800 多万元来自于妹妹欧阳某梅和欧阳某的两栋房子抵押贷款 800 多万元。换言之,其个人筹款仅为 100 万元左右,便用各种杠杆撬动了 9400 万元,操作手法之激进令人咋舌。

欧阳雪初操纵 14 个账户累计买入中青宝 1257 万多股,买入金额近 3.2 亿元,实际获利约 1.97 亿元。证监会依据《证券法》第 202 条的规定,没收欧阳雪初违法所得约 1.97 亿元,并处以约 1.97 亿元的罚款。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欧阳雪初内幕交易案对于杠杆的使用来看,欧阳雪初未必有能力支付如此高额的罚金。

欧阳雪初及其代理人对行政处罚进行了抗辩,知悉内幕信息的唯一来源是李瑞杰,但李瑞杰未被追究泄露内幕信息的责任。

中青宝方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次并未接到董事长被行政处罚的通知。对于董事长李瑞杰是否曾经因涉及内幕交易受到行政处罚,因为时间过于久远,对于 2013 ― 2014 年发生的事情并不清楚。当年的徐翔案,也牵涉一些调查取证,但董事长是否因此受到处罚,并不清楚。

欧阳雪初还辩称,交易中青宝系根据市场公开信息预判,有正当信息来源。作为一名职业股民,对 " 中青宝 " 价格上涨的原因及投资逻辑有清晰的认识和判断;对投资 " 中青宝 " 的基本过程、正当理由及所依据的公开合法的信息来源,都进行了符合逻辑和情理的描述。欧阳雪初大量买入中青宝,均是在中青宝发布利好消息之后,未背离正常交易。

此外,欧阳雪初辩称,检察机关认为欧阳雪初内幕交易的基础事实无法认定,作出不起诉决定。如果行政机关再认定欧阳雪初有内幕交易行为并给予行政处罚,将导致刑事和行政程序对同一事实的评价产生冲突。

不过,证监会未采纳欧阳雪初及其代理人的陈述申辩意见。证监会指出,证券账户组多数属于新开立账户(共 8 个账户),开户时间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时间相一致。融券、杠杆配资、抵押房产融资的时间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时间相一致。欧阳雪初开始买入 " 中青宝 " 时间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时间相一致,卖出时间与内幕信息公开时间相一致。

在内幕信息公开前,欧阳雪初突击调入资金,利用多个账户巨量买入同一只股票,决策果断,买入意图明显,交易行为明显异常。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以上内容由"时代周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中青宝欧阳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