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线上发牌的赌场荷官,其实不在澳门

世界说 08-12 4

前几天,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一声令下,关闭了全国上万家彩票店。

杜特尔特的命令似乎没什么道理,毕竟彩票在菲律宾属于合法经营,而且彩票所得属于政府收入,一气之下关掉上万家彩票店,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其实,这些彩票店被关的原因很简单,它们借 " 彩票 " 之名,行 " 赌博 " 之实。

在不少菲律宾的彩票店中,流行着一项名叫 " 捷登 "(Jueteng)的赌博游戏,据菲律宾媒体报道,赌徒和腐败的政府官员利用合法的 " 小镇彩票 " 做掩护,通过 " 捷登 " 每年卷走了超过 730 亿菲律宾比索(约合人民币 100 亿元),占菲律宾 2018 年博彩业总收入的近 40%。

但这种偷偷摸摸开展的赌博游戏只是菲律宾博彩业的冰山一角,在西太平洋的这座岛国之上,还有另外一种具有世界性影响力的赌博形式,正吸引着来自全球的赌客,包括中国人。

离岸博彩,是近几年在菲律宾快速流行起来的一种网络博彩活动,居住在菲律宾境外、超过 21 岁的外国人可通过注册的虚拟游戏账户下注,参与菲律宾或境外公司提供的赌博游戏。

你可以想象这样一幅景象,身处菲律宾彼岸的玩家们,盯着电脑或者手机,紧张地等待通过传统货币、电子钱包或者比特币进行下注的结果,而屏幕中年轻美貌的女性荷官,正 " 操作 " 着虚拟的扑克牌、俄罗斯转盘等游戏。

● 一家菲律宾网络博彩网站的页面 / 网络

与此同时,网线的另一头——位于菲律宾的一处办公室里,摆放着几十近百台电脑,说着中文的客服正在拨打电话、线上聊天或者回复电子邮件。有人密切关注着电脑上的游戏进程,记下需要改善的问题,有人则正在处理游戏网站漏洞。此外,办公室内还有营销、财务、人事和行政人员们各自忙碌着。

在菲律宾马尼拉,这样的景象几乎每分钟都在上演,马尼拉五分之一的的办公楼被这些离岸博彩商租下。有业内人士预测,到 2019 年底,离岸博彩运营商将成为菲律宾第一大办公楼租户。

而根据菲律宾政府下属机构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PAGCOR)的统计,在开始监管离岸博彩行业后的第三年(2018 年),他们从这一行业获得了 73.65 亿比索,较 2016 年上涨了 1021%。

赌博之国菲律宾

在讨论离岸博彩为何能在菲律宾如此流行之前,我们需要了解一下菲律宾的赌博文化。

菲律宾的赌徒到底有多夸张?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他们都能开一盘赌局,甚至在葬礼的守灵期间,都有人组织名为 "Sakla" 的非法赌博游戏。组织者通常会从游戏中抽取部分佣金,以支付家人昂贵的葬礼费用。菲律宾警察甚至抓获过从停尸间购买尸体,组织这一非法游戏赚取佣金的团伙。

菲律宾人对一种古老的赌博方式——斗鸡的狂热也在世界上数一数二,斗鸡在菲律宾遍布大街小巷,目前为止,菲律宾也是全球极少允许斗鸡合法存在的国家之一。当地男性痴迷斗鸡,认为这个赌博方式充分彰显了战场上的雄性特质,他们甚至给斗鸡起了个非常 " 中二 " 的名字—— " 血液运动 "。

● 菲律宾马尼拉,一群孩子正在训练场检查一只斗鸡 / 视觉中国

毫不夸张地说,在菲律宾民间,赌博已经成为了一种风气。而民间赌风盛行,一般来说,政府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

为了规范菲律宾人的赌博活动,1977 年,时任菲律宾总统的费迪南德 · 马科斯便签署第 1067-A 号总统令,设立政府控制的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由其管理全国的博彩产业,并给予其经营赌场和发放牌照的特权。在政府的全面控制下,赌博在菲律宾变成了合法产业。

21 世纪初,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网络博彩在菲律宾开始出现。

本世纪的前十几年,是网络博彩的好日子。私人网络赌博在菲律宾野蛮生长,2002 年诞生的私人博彩公司菲网(PhilWeb),14 年间在全国开设了近 300 家网吧,很快成为菲律宾博彩业巨头。与此同时,政府却一反常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其发展。

但在 2016 年,形势急转直下,这类主要针对菲律宾人的网络博彩游戏遭受了 " 毁灭性 " 打击。

从 2016 年 7 月开始,菲网旗下 286 家网吧,另一菲律宾运营商休闲和度假村世界公司(Leisure & Resorts World )旗下 53 个电子游戏和电子宾果线下门店,接连被关闭。此外,另有 700 多家电子游戏和电子宾果门店的许可证被吊销,或未能通过续签。

● Philweb 旗下一家网吧的内部景象,这些网吧主要供顾客赌博 / 网络

虽然政府就上述情况给出了五花八门的理由,包括许可到期、门店离学校和教堂太近等等,但大家都明白,这说明被放任了十几年的网络博彩,终于被政府盯上了,而政府的这次铁腕 " 禁赌 " 行动,是在执行新任总统杜特尔特的意志。

大建特建离不开博彩收入

在宣誓就职后的第一次内阁会议上,杜特尔特发出了 " 网络博彩禁令 "。他直言," 网络赌博必须停止,它已经失去控制了 "。

但值得注意的是,杜特尔特的禁赌法令是对内不对外的,一方面禁止当地人参与网络赌博,另一方面却放开外国人来赌,这显然是想靠网络博彩,来赚外国人的钱。

● 杜特尔特上任后,开始严打私人网络博彩 / 视觉中国

事实证明,杜特尔特的算盘打对了,这份生意确实给菲律宾带来了不错的收入。在 " 禁赌 " 之后的几年内,菲律宾离岸博彩取得了爆发性增长。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今年 3 月指出,离岸博彩运营商们在 2018 年为其贡献了 73.65 亿菲律宾比索(约合人民币 9.9 亿元)收入,同比增长率接近 100%。

在推动菲律宾离岸博彩增长上,外国直接投资功不可没,尤其是来自中国的资金。

菲律宾中央银行数据显示,在杜特尔特前一年半的任期内(2016 年第三季度至 2017 年底),来自中国(包含香港地区)的外资流入总额超过 7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48.58 亿元),而在其前任贝尼格诺 · 阿基诺三世 6 年的任期内,这一数字仅为 1.7 亿美元。

而菲律宾调查报道中心的研究指出,流入菲律宾中国资金的最大一部分,投向了离岸博彩业。

除了直接流入离岸博彩业,这笔钱间接还炒热了当地的房地产市场,外国投资者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大量购买办公楼,租给离岸博彩公司,搞得马尼拉大都会地区的房地产行业大热。

● 马尼拉房地产市场大热,有多少是离岸赌博间接贡献的?/ 网络

2017 年,当地的一家房地产公司——阿亚拉地产在大都会地区的国际销售额同比大增 32%。菲律宾最大房地产商 SM 控股指出,中国人为其国际销售额贡献了超过 10%,为 2016 年的两倍。高力国际菲律宾公司董事安达亚则称,马尼拉湾地区的写字楼租金在 2016-2018 年里上涨了 150% 。

近几年,杜特尔特政府一直致力于吸引外资,菲律宾贸工部长洛佩兹指出,菲律宾计划在 2022 年成为东南亚外国直接投资排名前三的国家。

所以杜特尔特对于外资流入国内离岸博彩行业,应该是喜闻乐见的。毕竟相比邻国来说,依赖国内消费和服务业(海外劳工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菲律宾,很长一段时间内就缺乏外国直接投资。

另一方面,从菲律宾国内来看,杜特尔特推出的 " 大建特建 " 基础设施建设计划,需要政府财政的大力支持。但在 2018 年,菲律宾财政赤字达到 5583 亿比索(约合人民币 754 亿元),占 GDP 比重已经超过 3% 上限。在此情况下,为了获得更多财政收入,菲律宾离岸博彩业的合法增长,也曾得到政府的推动。

正如世界上其他博彩业合法的国家和地区,这一行业也是菲律宾政府收入的重要来源," 国有企业 " 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是主力之一。早在 2010 年,其已自称成为了政府收入的第三大来源。

● 一家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特许的赌场 / 网络

据菲律宾时任总统马科斯 1983 年签署的一项总统令,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需要向政府缴纳总收入 5% 的特许经营税,以及扣除该税收后总收入的一半。此外,作为被政府 100% 控股的子公司,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实际还需定期向股东,也就是菲律宾政府,发放现金股息。

而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的收入,则主要来源于经营赌场的各类收益(股息、游戏税、租金等),以及监管带来的相关费用。虽然从 2016 年下半年才获得离岸博彩业务许可权,但是截至 2018 年底,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已经从这一业务,获得 119 亿菲律宾比索收入(约合人民币 16.06 亿元)。

离岸博彩,充满危机

但是,只赚钱却不承担风险的事是不存在的,菲律宾正在面临高回报的离岸博彩带来的副作用。

由于只许外国玩家参与,近年来离岸博彩吸引了大约 13.8 万外籍劳工涌入菲律宾,成为离岸博彩运营商的客服、游戏推广员工和技术人员。但在去年,菲律宾政府发现,这一行业的很多从业者,实际存在着工作签证缺失或不合法,以及个税申报的薪酬低于实际收入等问题。

对于菲律宾政府来说,以上问题所导致的严重后果之一,便是偷税漏税。菲律宾国税局副局长阿内尔 · 古巴拉(Arnel Guballa)曾在今年 4 月指出,未持有合法签证的外籍劳工无法获得税务识别号码,因此不确定其是否缴税。此外,菲律宾国税局预计离岸博彩行业平均每人 1500 美元的月工资,也比菲律宾媒体采访时工人们声称的 800 至 1000 美元,高出 50% 至 87.5%。

● 在菲律宾工作的中国劳工 / Nikkei Asian Review

大量外籍劳工的涌入,还搅乱了菲律宾的租房市场,尤其是马尼拉大都会周边。菲律宾媒体有报道指出,20 名离岸博彩行业的外籍劳工,曾经以高出原租金 2 倍的价格,即 14 万菲律宾比索 / 月(约合 1.9 万元人民币)租下马尼拉市郊区有 5 间卧室的公寓。

这对业主来说是件好事,但是原本的菲律宾租户,却会因为难以负担高昂的租金,而被迫离开。菲律宾参议员霍埃尔 · 维拉纽瓦(Joel Villanueva)上个月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指出,有名菲律宾工人原本在马尼拉大都会的帕赛市,以 2.5 万比索 / 月租了一套公寓,但房东却因为离岸博彩行业的外国工人的需求,要将租金提高至 6 万比索 / 月,于是她只好另寻住处。

此外,长久以来,菲律宾赌场都是洗钱集团的 " 温床 " 之一。2016 年,就有两名黑客从孟加拉国央行在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账户上,盗取了超过 8100 万美元,而这些脏钱最终流至菲律宾一家赌场运营商的户头。而离岸博彩无需玩家到场、全程线上交易的这一特点,使得洗钱行为在菲律宾更难受到精准打击。

面对高收益与高风险共存的离岸博彩,杜特尔特的态度暧昧而矛盾。在上个月发表的第四次国情咨文中,杜特尔特敦促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主席安德烈 · 多明戈,积极推动博彩发展。

今年 5 月中期选举前的一次竞选活动中,杜特尔特公开表示,他再也不会干涉赌博,但依然不鼓励人们参与其中。(责编 / 朱凯)

点击图片直达往期精选

相关标签 航空香农航班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