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两次获得奥斯卡奖的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 Pedro Almod ó var 最具时尚性的七部电影

[ VOGUE 时尚网手机版 ]

当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的组织者在 7 月 31 日——距离原定活动开始只有两周时间——宣布这场纪念音乐节将被取消时,人们并不感到意外。这场活动从一开始就面临重重困难。四月份,音乐节赞助商 Dentsu Aegis Network 就表示,出于安全考虑,音乐节已被取消。组织者否认了这一说法,随后双方诉诸法庭,随后前者搞定了新的财务合作方。音乐节原定在纽约州 Watkins Glen 举办,后来改到纽约州 Vernon,然后又改到 Maryland。压轴大牌 Jay-Z 和 Miley Cyrus 相继退出,最终音乐节承认取消。

在一份声明中,联合创始人 Michael Lang 表示:" 让我们感到悲哀的是,一连串始料未及的挫折让这场音乐节成为泡影。"Lang 是 1969 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制作人之一,并且一心想要充分体现音乐节最初的魅力。一月份,他开始着手兜售一个梦想,他对《纽约时报》说," 我们希望这不只是去看一场音乐会而已。" 他谈到了行动主义精神、文化共鸣以及通过音乐节 " 改变世界 " 的必要性。尽管他的计划模糊不清,但其中的含义却一目了然:他希望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在诞生前就确立未来要流传下去的遗产。

Lang 和他的团队似乎对这场活动是否现实——获得大规模集会许可、制定安全计划、计算音乐节容量——不甚关注,而这正是他们的失败之处,他们为此付出了 3200 万美元的演职人员费用,而且对伍德斯托克品牌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害。这并不是最近几个月唯一被取消的音乐节:英国布莱克浦的 Livewire 音乐节因投资者问题被取消;巴塞罗那的 Doctor Music Festival 音乐节因环境问题和场地变更导致退款要求而垮台;芝加哥的 Mamby on the Beach 因活动场地存在濒危鸟类而泡汤;比利时的 VestiVille 音乐节由于安全和基础设施问题被暂停。其中共识?比争奇斗艳争先恐后更重要的是,这些音乐节需要优先考虑访客的安全,并考虑更广泛的影响。

音乐节对环境有什么影响?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一度象征着对自然的乌托邦式回归,但如今的音乐节已不复是当初的田园牧歌。在英国,音乐节每年产生 23500 吨垃圾,其中只有三分之一被回收。在这些最终堆进垃圾填埋场的废弃物中有一次性帐篷,据英国独立音乐节协会估计,每年有 25 万顶帐篷在英国音乐节期间被丢弃。一次性的音乐节服装是问题的一部分;荧光粉也是如此,它含有会污染水源的塑料微粒。再加上人潮车流造成过度的噪音、灯光和空气污染,于是你得到的是一场可能颠覆整个生态系统的盛事。

在全球气候危机的背景下,加上消费者日益要求企业遵守道德实践,大家只能争相适应这股潮流。可持续性在 Bonnaroo ——在田纳西州一个农场举办的为期四天的音乐节——居于核心地位,该音乐节每年发布报告,细陈其为土地保护所做出的努力。奥斯陆的 ya 音乐节也大步前进不甘落后,他们已经禁用柴油发电机,引入 " 环保骑手 " 概念,鼓励艺术家们减少碳足迹。甚至 Burning Man 音乐节也誓言要改变,发布了一份 10 年可持续发展路线图,以减轻其对黑岩沙漠的影响。

音乐节正通过哪些做法弥合社会分裂?

Burning Man 音乐节还渴望通过其他方法重塑自己的形象。尽管它在 1986 年推出的首版是为了宣扬反消费主义,但它后来逐渐演变成了面向硅谷新贵们的一个音乐节。门票动辄高达 1400 美元一张,Mark Zuckerberg、Jeff Bezos 和 Elon Musk 都是这个音乐节的常客。今年,随着人们对这个音乐节在文化流变上的担忧日甚,促使主办方重新评估票价定位,希望能吸引经济状况更为多元化的观众。Coachella 音乐节票价也发生了类似的下跌,2020 年普通入场腕带的价格是 399 美元,而相比之下 2019 年这个价格是 429 美元。(不过在 Coachella 母公司所有者 Philip Anschutz 向反 LGBTQ+ 团体捐款的消息传出后,人们对这笔钱的去向感到不安。)

很多现代音乐节原本意在成为反主流文化的平台,但现如今已沦为炫耀优越感的小圈子,通过高昂的票价让当地人可望不可及,一味沉迷于孤芳自赏,贪婪利用我们对于不能共襄盛举的恐惧。近年来助长这股歪风邪气的罪魁祸首可以说是 2017 年的 Fyre 音乐节。Hulu 的《Fyre Fraud》和 Netflix 的《Fyre》这两部新纪录片将这场丑陋表演重新推到了聚光灯下。这场音乐节利用病毒式社交媒体营销,承诺说要在巴哈马群岛举办一场令参与者终生难忘的派对——前提是你能负担得起 12000 美元的 VIP 套餐。实际上观众等来的是纷纷取消的演出和把帐篷浇得透湿的大雨。最糟糕的是对 Great Exuma 岛居民的影响。活动餐饮承包人 Maryann Rolle 在接受 Netflix 影片采访时说,音乐节组织方拒绝付钱,她只好自掏腰包用自己的 5 万美元积蓄支付了员工的薪水。" 他们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人,回头看都不看一眼," 她说。(后来她通过 Go Fund Me 筹款活动挽回了损失。)

微型音乐节是未来发展趋势吗?

大型音乐节为了市场空间你争我夺,同时人们转而对更贴近 1969 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那种悠闲放松精神的小型活动的兴趣越来越大。Eventbrite 报告称,过去四年,他们网站上的小型精品音乐节数量增长了近 400%。该公司英国市场推广部门主管 Paul McCrudden 认为观众的口味正在发生变化。他对 Vogue 说," 主流音乐节的重点是吸引尽可能多的人,但这往往意味着要迎合最基本的大众口味。独立音乐节有更鲜明的特点,他们的创造者是出于自身的激情,而不仅仅是为了赚钱需要。" 近期成功案例包括萨克拉门托的 Sol Blume 音乐节、泰国的 Wonderfruit 音乐节和加纳的 Asa Baako 音乐节。

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的取消为动荡不定的音乐产业敲响了警钟。制作方可能认为这种重量级的周年纪念活动包赚不赔,但音乐节的未来要依赖志同道合者团结一心、群策群力。大不一定就是好。再说,在动荡不定的金融环境之下,并没有什么是大到不能倒的。

相关标签 幼儿园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