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寄生虫》拿戛纳金棕榈大奖,真的是评委失策了吗?

当我们所有人在评论《寄生虫》这部电影的时候,涉及到的都是关于阶级、关于类型片节奏、以及影片中的种种 BUG,这也是今年的这部金棕榈影片引发巨大争议的原因。一方面,我们看到的是影片透过层层反转表达出的阶级颠覆意味,而另一方面我们也同样没有忽视其中剧情推进的种种不合理。

而我们都忽略掉了一个事实,今年的戛纳电影节的评委除了一位美国女演员之外,几乎全部都是在三大电影节有多斩获的导演,如果参赛,全部都是高段位选手。那么,含金量如此高的一届评委,为何会把最高荣誉金棕榈大奖,给这样一部剧情 BUG 根本无法视而不见的类型片呢?

其答案要在影片的开头和第一个镜头里面寻找。

在影片的开头,通常出现的 CJ E&M 片头并没有以往的烟花声,而是代之以六声钟声。如果你实在杜比影院观看的话,你会发现六声钟声其实是从不同的声道传出的。这提示了我一件事,就是这部影片在声音上有很独特的设计,也就是在影院内外的观感绝对是有差别的。所以在接下来的观影过程中,我借了一个质量比较好的 Beats 头戴式耳机,观感果然是不同的。

片中第一个镜头,就是在拍摄窗户。我们发现了很多窗户上的细节,比如窗户上晾着袜子,窗户外直接就是地面。

接着镜头下拉,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地下室。这个时候,我们听到是来自不同声道的背景音,汽车声、人声等等非常嘈杂,但却并没有混为一谈,相反由于声道设计准确,它是层次分明的。这种设计,让我们可以在画面上准确的捕捉到声音传来的位置。

还拿影片中的片段作为例子,这个精彩的开场之后,片中的儿子拿着手机开始寻找 WIFI 信号,最后在厕所的高处找到之后,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如果你注意听会发现,这个声音完全是从左声道传来的。紧接着人物从画面左边出场,这与声音传来的方向保持了高度的一致。这种声道设计的高度精密,是营造视听临境感的重要一环。

毕竟几乎所有的电影,在拍摄之初都无一例外是为了上院线,所以一些电影的视听效果是完全为了电影院设计的。

在电影院这个场域中,人们在漆黑的房间里聚精会神的去观看一部电影,是一次调动所有感官来感受电影的过程。视觉上全神贯注的观看面前的大银幕,注意大银幕的每一个细节,而在听觉上则会受到周围音响的影响,坐在中间的观众,视觉与听觉都完全被影片充斥着,更能够准确的感受到影院带来的临场观影效果。

这是一种全方位的神经刺激,即使是个烂片,在电影院观看也会比在电脑上观看的观感要好很多。

恰恰《寄生虫》在临境感的营造上,做得非常出色。这种视听感受的营造,音效的运用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开头的前十分钟,就已经感受到了《寄生虫》音效设计鲜明的层次感。

但其实在开场的十分钟中,视觉分镜上也在引导着一种代入的观感。在进入半地下室和后面进入豪宅的时候,我们发现无一例外的采用了儿子的背后这一视角进行长镜头追踪。

摄影机在这时候,其实做的是一个引入的动作。在地下室中,这个引入的动作通过儿子寻找手机 WI-FI 信号,引入的是这一家人潮湿、肮脏、简陋的地下环境。加之刚刚说过的全景声环绕音效,就营造出了一种感觉,观众仿佛也身处这个地下室,一种潮气扑面而来。

后面还有一场暴雨夜的戏,环绕声音响下,雨声进入到观众的耳朵中,引得了共鸣。同时在构图上,特别注意将水淹地下室的水面放到了画面的三分之一处,视觉上在强调浸泡在水中的感觉,而听觉上在强调瓢泼大雨的嘈杂音效。

代入感将观众好像是吸进了一个巨大的洞穴里,360 度 xyz 轴全部一起作用在电影院这个 " 气氛场 " 中,观众毫无感觉的就被盯在了电影院里。

而这些都是在一开始缓缓下沉的镜头之后的,在观影气氛场的控制下,下层的 " 气味 " 就已经在观众的颅内被建立了起来。这是一种虚幻的感觉,比如你看了一坨屎的图片,你会自动脑补他的恶心气味并作出呕吐的反应。而在《寄生虫》的 360 度多维度轰炸下,这坨屎的味道是被放大的,这也是就是电影中所谓下层的 " 气味 " 的来源。

与缓缓下降的镜头相对应的,是进入富豪宅邸的抬升镜头。在这组镜头中,同样又套用了开篇的镜头,以儿子的视角去进入豪宅。这显然是奉俊昊故意为之,他目的显然是强调一种对比,这种对比是服务于贫富差距的主题表现的。

随之变化的,还有音效。在地下室方向准确的声道,在豪宅里变成了 360 度的无死角回声。中间的 MINDFUCK 之前,前任管家按门铃的时候,你可以听到六个声道渐次强弱,这就是回声的感觉。

在《寄生虫》中每一个空间的音效都形成一种语汇,这种声音语汇是与两个阶级之间的空间语言结合在一起的。

那么,两种感受在电影院这个场内产生对撞的时候,就会有很明显的感觉。

中间一家人在坑害前管家的时候,一长串剪辑动作流畅行云流水,一种逆袭的快感就出现了。这种视听效果导致的颅内高潮的快感,是《寄生虫》这部电影所要追求的东西。

他的所有设计,都是建立在满足时间和空间语汇之上的。所以当 MINDFUCK 矛盾爆发的时候,观众的情绪会跟着不由自主的一起高潮,从而对那些剧情上的 BUG 采取一种 " 原谅 " 的态度。

当然,《寄生虫》的剧本整个架构是非常好的,这成为了电影高完成度基础。但是除此之外,电影通过视觉和听觉营造出的 " 场 " 是决定了金棕榈评委倾向性的关键一环。

最后一点,最为重要的就是演员的面部表情,宋康昊作为男主,他的表情有一种代入的功效,自动的就形成了角色所需要的特质。这当然非常关键。

电影出现在戛纳电影宫里,放映完毕,所有的观众包括评委都还没有从这个奉俊昊给他们设立的 " 场 " 中走出来,这就说明,奉俊昊成功的通过这个 " 场 " 控制住了所有评委和观众。如此魔性的电影,评委忽略掉剧本的 BUG,给了金棕榈也就不足为奇了。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 Vanguard 作者 | 致远君

▽欢迎转载,但一定要注明来源和作者

以上内容由"锐影Vanguard"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豪宅360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