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中国网红,毁了多少年轻人

功夫财经 08-10

给今纶打 call

网红的基本生存逻辑是:靠吸引流量来变现,这和娱乐明星是一个套路。

选择网红作为职业方向的年轻人往往对这个岗位有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认为只要在镜头前撒撒娇,钱就哗哗进来了。

商业的世界已经变了,要求营销更深入更细腻更震撼或者更接近个体本质的欲望。

多年前,我带过一批实习生,有一次问起他们的工作期待,其中有个女生说:"希望以后当网红",当时,我对这个答案很惊讶。

后来,当某男网红成为"口红一哥",月收入达到六位数;当韩国6岁的小网红李宝蓝在首尔买下了一栋价值约合人民币5500万元的豪宅引发争议……

我才恍然大悟,这个世界变了,网红经济正在改变年轻人的消费观、就业观,正在改变消费品的生产、销售渠道与运营逻辑,甚至正在改变一些城市的气质、产业结构和底层代码。

不是每个网红都能挣大钱

网红也分多种类型,如果简单划分的话,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以自己的体验、创作、知识愉悦人,而且传播的价值观比较正,这一类网红其实应该多多鼓励。

他们属于典型的自谋职业者,他们的工作本身也丰富了我们的生活。比如某美食博主走古典美风格,无论配乐,还是场景设置,或者劳动过程,都洋溢着美感,经常让人心生艳羡:如果我也能这样生活该多好。

这类网红通过一种场景设置,将观众带入,让观众获得与平时生活、工作差距较大的体验,通过不断的刺激来获取粉丝。

还有一种网红专门走恶俗路线或者打情色擦边球,我认为,他们其实不该叫网红,而应该叫网黑。这类网红大多是网络上的争议人物,屡屡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经常会给所在平台带来巨大的麻烦。

但不管属于哪一种网红,他们的基本生存逻辑都是:靠吸引流量来变现,这和娱乐明星是一个套路。比如我一位做生意的朋友最感兴趣的话题就是:找网红带货。

是的,网红已经成了一个销售渠道:衣服、化妆品、食品、洗护用品、珠宝等是网红主要推销的商品。

毫不夸张地说,只要那些顶级网红喊一声"OMG",小仙女们的钱包就要瑟瑟发抖了,顶级网红拉动销售的能力确实不一般。

相比之下,那些咖位比较低的网红,带货能力就非常一般了,他们经常会让甲方感觉"钱打了水漂"。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上涨180%,2018年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速近400%。

除了带货,打赏也是网红的重要收入来源。

网红的收入差距巨大,一成的顶级网红的收入占到网红总收入的九成,具有典型的马太效应。《2019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各游戏直播平台的TOP1000主播收入占全平台收入的63%,平台TOP10主播为平台贡献了大量打赏金额。

网红经济改变就业观

如前所述,网红的出现已经对部分年轻人现有的职业期望值产生了重大影响,我个人的观点是:目前来看,可能负面影响大于正面影响。

选择网红作为职业方向的年轻人,往往对这个岗位有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认为只要在镜头前撒撒娇,钱就哗哗进来了。又或者认为这个职业钱多活少离家近,值得期待。

但实际情况是,有的网红确实能靠天生丽质赚钱,但更多的网红是靠扎扎实实练苦功夫,或者通过团队协作赚辛苦钱。本质上,他们干的就是"媒体+广告公司"的活,势头好的时候,商家猛追你,势头不好,可能一日千里就滑下去了。

还记得papi酱吗?最火的时候几乎全民皆知,现今的热度低到很多人都想不起有这号人物了吧。

某财经网站去年年底曾评选出"2018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董明珠上榜。该网站对董明珠的评语是"企业家里的超级网红,网红里最有实力的企业家"。

可是这位网红企业家,却明确反对年轻人争做网红,她曾说:"互联网要有实体经济做支撑,年轻人要是都去搞抖音、自媒体就能发财,是不行的"。

不知道那些月入百万甚至更多的头部网红,听到董小姐这么说,心中是何滋味?

地域不同,网红的属性也不同

众所周知,盛产直播网红的区域之一是东北,有个段子说:在大东北,重工业是搞烧烤,轻工业是搞直播!那么,东北老铁为啥就能把直播玩得这么"6"呢?

一个重要原因大概是,东北长期以来资源比较丰富,很少有特别穷的农村,东北农村人也不太愿意外出干苦活;至于城市市民中很多人也是在国企工作,长期的职业惯性也会让东北人再就业的时候选择相对轻松的方向。

此外,东北人的口音能够被绝大多数国人识别,相当一部分东北人本身又有幽默细胞且擅长即兴表演。诸多因素结合起来,东北人这个群体就成了孕育直播网红的沃土。

当然,直播和网红也在反哺东北,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但另一方面,正是凭借东北人独有的天赋,一些人通过直播这一特殊技能,从东北迁移到了一二线城市,而且他们中的极少数还获得了不错的收入,过上了令普通人羡慕的生活。

总体而言,直播既帮助部分东北人在家乡实现了就业,又加速了高颜值网红人才的外流,这其中的数据难以统计,因为除了主播之外,还有公会(经纪公司)和外围代理商的就业数据,以及相关产品的生产厂家以及直播平台的就业数据。

东北之外,在杭州、大理、丽江等城市,网红经济则显示了它的另一面。

最近我重游大理,提前上某旅行APP输入"洱海游",发现很多关于"洱海外拍"的产品,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运营者提供从吉普车、化妆、布景到拍摄、后期加工的一系列服务。

洱海周边的天空之镜、网红玻璃球等打卡地,已经形成了一条成熟的网红经济产业链:这里不少房屋直接就租给了网红,或者运营网红的经纪公司,围绕这些网红聚集地,又形成了一整条服务链条,创造了不少就业岗位。

在这里,与网红经济相伴相生的是民宿业。受网红直播和打卡的影响,不少旅游胜地的名气持续攀升,在这个过程中,民宿业也跟着享受到了一波"流量红利"。

一些擅长内容的民宿经营者,比如我的两位前同事,一个擅长摄影,一个擅长文字,这样的专业技能帮助他们大大节省了推广费用,在某种意义上,他们也是民宿业的网红。

正如我在前文所述,网红经济的另一个对接口是电商,这在杭州体现得淋漓尽致:

2018年,杭州某网红的奇迹是"5小时直播卖货7000万,主播自己也一夜赚了杭州一套房",无论消息真假,又或者是否有炒作成分,网红都在成为电商继续跃进的一块基石,直播已经成为电商行业巨大的风口。

杭州的网红数量颇有规模,网络上关于杭州某某公司招聘网红主播的广告更是多如牛毛。

整体而言,网红成了链接景色秀美之地、一二线城市、电商平台、卖家、厂家的媒介,客观上促进了消费,拉动了经济,加剧了埋单者的囤货欲望。

网红经济会衰退吗?

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都很关心网红经济接下来会往哪个方向走,从目前的趋势看,更专业、更垂直、底线更高,应该是网红走长走远的重要保障。

一个网红今天直播化妆,明天直播烹饪,其实对增加粉丝毫无益处。多数准备长期运营IP的网红都选择了垂直方向,而且是团队运营,或者签约经纪公司,真正草根随性的网红其实越来越少。

一个网红的突然大红大紫多半是预谋,比如乔碧萝大妈。可以预判的是,未来,这类为了流量、无底线炒作的网红,生存空间将会越来越逼仄,这个行业杂草丛生的时代已然成为过去时了。

而且,同其他行业一样,网红经济发展到后边,势必也会出现头部化趋势,实际上很多领域或者赛道已经走到这个阶段了,比方说自媒体行业。而头部时代的到来,也就意味着草根逆袭的难度越来越大,空间越来越小。

那些一心想做网红的年轻人,一定要看清上述趋势,不然盲从跟风,误了青春不说,更耽误了习得谋生技能的大好时机。就宏观层面而言,未来或许远没你想得那么美好,对此早些做到心里有数,进而多做准备总是好的。

当然,网红经济说到底是一种年轻人经济,现在很多人说生意不好做,产品卖不动,其实很多时候是市场逻辑变了,生产者和运营者却没能跟上节奏。

以消费品为例,以前只要某个消费品有实用的功能,加上广告传播,就可以实现销售。现在是同类竞品都解决了功能性问题,那么就看谁的营销能直击用户痛点,或者说能够直击人心。

而这个所谓的"人心",就是让客户与产品产生情感连接,或者和运营者产生共鸣,而网红就是这颗击中人心的"子弹"。是的,商业的世界已经变了,要求营销更深入更细腻更震撼或者更接近个体本质的欲望。

也许有人会问,网红经济会衰退吗?我的看法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审美和口味,网红经济在未来的某一天可能会退潮,但是人们对于交流和认同感的追求始终如一。

也就是说,变化的可能是媒介,不变的是内容;衰退的可能是营销策略,不变的则是世道人心。露华浓公司创始人查尔斯·雷夫森说:"我们的工厂生产唇膏,我们的广告贩售希望",这世界总要有贩卖希望的人。

功夫财经学者矩阵

时寒冰|马光远|王福重|李大霄|胡润|肖锋|郎咸平|如松|欧神|今纶|二号头目|凤来仪|关不羽|尼德罗|维克多|布尔费墨|管清友|熊志|杨德龙|孙骁骥|陈兴杰|林奇|黄凡|聂辉华|周俊生|樱桃大房子|马硕|杨红旭|徐斌|盛夏|dittojeff(地图)|财经麻辣姐|狮刀|曲凯|银行螺丝钉|花荣|朱红之泪|苏小妹|海马小姐|孙亚菲|浮云|女王小姐姐|孙哥|余清泉|冷眼|叶云燕|魔都财观|彭蛋蛋|张虎成|趋势交易的奶爸|财主家的余粮|猫叔|金地八卦男|周老板|

……

热文回顾

猛戳"阅读原文",收听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标签 投资股权
功夫财经

功夫财经

提升国民财商,为你守护钱袋子!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