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从弥足珍贵的互助同盟到代价深痛的全面对抗——关于冷战时代中苏关系演变路径与教训的再思考(五)

愚君看天下 | 从弥足珍贵的互助同盟到代价深痛的全面对抗——关于冷战时代中苏关系演变路径与教训的再思考(五)

五、双方为弥合裂痕做了最大努力但事倍而功半

1957 年初,周恩来率中国代表团访问苏联,赫鲁晓夫亲率大批高官到机场迎接,但双方的这次接触并不愉快。会谈中,周恩来陈述中方对斯大林问题的立场,对苏联的一些做法提出了批评。赫鲁晓夫表示,双方对斯大林遗产问题看法一致,这在党的关系上不会发生矛盾。他甚至说,苏共要配合中共的政策,以利于社会主义国家的团结。双方就当时的国际形势发表了联合声明,但在一团和气的表象之下,苏联对中方的一些立场和主张并不认同。特别是周恩来关于兄弟党相互关系的讲话,引起苏方某些人不满。他们认为这是中方在给苏联 " 上大课 ",有人甚至打算中途退场。此外,周恩来当面责问赫鲁晓夫等人,你们与斯大林共事多年,难道对助长斯大林的错误没有责任?苏方对此也很不愉快。

周恩来在莫斯科跟苏联人 " 抬杠子 ",是有所准备的,也是奉命行事的。周恩来在苏期间,毛泽东与他通电话,告诉他:" 这些人利令智昏,对他们的方法,最好是臭骂一顿。" 事后,毛泽东透露说:" 中苏之间总是要扯皮的,不要设想共产党之间就没有皮扯。世界上哪有不扯皮的?马克思主义就是扯皮主义,就是讲矛盾讲斗争的。" 毛泽东还说:" 他们想影响我们,我们想影响他们。我们也没有一切都捅穿,法宝不一次使用干净,手里还留了一把 "," 目前只要大体过得去,可以求同存异 "。

这次高层交往表明,中苏两党分歧已相当深刻,对立情绪在急剧升温。但是,为了维护社会主义阵营共同利益和出于反帝斗争实际需要,毛泽东当时仍对苏联驻华大使表示,中国将为不断巩固和发展双方的团结和友好合作而努力。周恩来也表示,中国和苏联的友好团结是社会主义国家伟大团结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

这年夏季,苏联党和国家政治生活发生重大变故。赫鲁晓夫以 " 反党集团 " 为名,清洗了党内反对派势力,随后派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专程来华通报情况。出于维护团结的考虑,毛泽东对此明确表示支持,中国党还公开发表了致苏共中央的支持电,在政治上给了赫鲁晓夫很大帮助。

1957 年 11 月,毛泽东率领中共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 " 十月革命 " 庆祝活动,同时参加了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受到特殊礼遇。在纪念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庆祝大会上,毛泽东不点名地批评了苏联的对外政策,明确表示反对向帝国主义退让。但毛泽东在讲话中,同时还赞扬了苏联的历史成就,强调中国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 " 共命运、同呼吸 ",强调 " 增强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各国的团结,是一切社会主义国家的神圣的国际义务 "。两党领导人会谈时,毛泽东指出,国际共运中实际存在的不是什么兄弟党关系,而是 " 父子党 "、" 猫鼠党 " 关系,赫鲁晓夫不得不表示同意。

1957 年毛泽东第二次访苏

此次莫斯科会议形成了《莫斯科宣言》与《和平宣言》两份文件。在文件磋商过程中,中苏分歧进一步扩大。中方认为,苏共企图把 " 修正主义货色 " 强加于社会主义阵营,苏方对毛泽东 " 东风压倒西风 " 的提法不以为然。两党围绕着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道路、帝国主义、战争与和平等问题发生了激烈争论。为了明确表达中方对许多问题的不同看法,中方向苏共中央提交了《关于和平过渡问题的意见提纲》。不过,为了顾全大局,毛泽东高度赞扬了苏联的科技成就和综合国力,并且主动劝说一些党的领导人接受社会主义阵营以苏联为首的提法。在同赫鲁晓夫交谈时,毛泽东推心置腹地谈到了中国党的接班人问题,坦率地评论了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等人的长处与弱点,意在显示中苏两党历史形成的同志式信任关系。

由于两党间的分歧日益加剧并且渐趋明朗,中苏双方的国家关系这时也出现了问题。围绕着台湾海峡局势、中国是否应当制造原子弹、中苏是否应当共同建立长波电台和成立共同舰队等重大问题,双方发生了激烈冲突。毛泽东认为,苏联想干涉中国内政," 又在搞斯大林的东西 "。1958 年 7 月,他同苏联大使尤金谈话时,尖锐地批评了苏联的老子党作风和大国主义。他抨击斯大林把 " 中国人看作是第二个铁托 ",说斯大林 " 在最紧要的关头,不让我们革命,反对我们革命 "。他还气愤地表示:" 斯大林对中国所做的这些事,我在死以前,一定写篇文章,准备一万年以后发表 "。毛泽东无所顾忌,他请尤金大使把他的话告诉赫鲁晓夫,作好了与苏联公开摊牌的准备。但是,为了给两国关系留下改善、转圜、调整并正常发展的空间,毛泽东同时表示,中苏关系 " 就好像教授与学生的关系 ",学生给教授提意见,并不是要把教授赶走," 教授还是好教授 "。

苏联方面意识到了中苏关系恶化的严重性。当年 7 月底 8 月初,赫鲁晓夫秘密访华,两国领导人就双边关系达成某些谅解,并于 8 月 4 日发表《毛泽东和赫鲁晓夫会谈公报》。公报宣布:双方决定继续全力发展两国间的全面合作,对所有讨论的问题达成完全一致的协议。而实际上,此次访问根本没有消除彼此间的不信任情绪,双方在分裂和对立的道路上又向前迈进一步。

1959 年 9 月底,赫鲁晓夫为参加中国国庆,第三次应邀来华访问,毛泽东亲自到机场迎接。双方的这次 " 亲切会见 " 和 " 友好会谈 ",实际上变成了一场争吵和冲突。赫鲁晓夫攻击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说中国 " 要用武力去试探资本主义制度的稳固性 ",指责中国在金门、马祖打了场 " 有始无终 " 的仗,甚至断言中国搞坏了与印度的关系。10 月 4 日,赫鲁晓夫提前回国。双方没有发表任何宣言、声明或公报。回到苏联后,赫鲁晓夫在海参崴发表讲话,大骂中国 " 像好斗的公鸡那样热衷于战争 "。中苏关系因此受到了更加严重的损害。12 月 21 日,中方以纪念斯大林诞辰 80 周年为契机,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高度评价斯大林,激烈谴责帝国主义者和修正主义,加大了间接批评苏共的力度。

《人民日报》关于批评赫鲁晓夫和苏联修正主义的文章

当时,赫鲁晓夫正在不遗余力地致力于改善苏美关系。特别是 1959 年访美之后,他到处宣扬美苏合作的所谓戴维营精神,宣扬全面彻底裁军和没有武器、没有军队、没有战争的 " 三无世界 " 理论。为讨好美国,苏联废止了关于向中国提供原子弹样品和资料的国防新技术协定。中国和印度发生边界纠纷后,苏联致信中方,公开偏袒印度。中国领导人对苏联领导人更加反感、鄙视和愤怒,但依然比较克制。1959 年 10 月 14 日,毛泽东约见苏联驻华使馆临时代办,向他表示,中国认为赫鲁晓夫访美还是有好处的,至于不久前的中苏会谈,毛泽东表示,双方虽然在具体问题上有不一致的地方,但这是十个指头中间一个指头的问题。

此时,中方仍在强调中苏两国两党要团结一致,对外是这个调子,对内也是这个精神。1960 年 2 月,毛泽东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指出:赫鲁晓夫这个人也并非全都是错的,他还要社会主义阵营,仍然支持中国的建设,虽然他的未来发展具有多种可能,但 " 应该相信他的这种错误到头来是会被纠正的 "。毛泽东特别指出,赫鲁晓夫讲话不大注意,对此 " 不要太认真 "。要 " 再看几年 "。对 " 苏共是个好党 " 这个大前提," 还是应该肯定 "。" 同苏联要团结,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要团结 "。

(未完待续,注释略)

责任编辑 / 张玲 顾心阳

图文编辑 / 张葛思涵

作者:于洪君,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外委会委员、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

来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2019 年第 4 期

相关阅读

愚君看天下 | 从弥足珍贵的互助同盟到代价深痛的全面对抗——关于冷战时代中苏关系演变路径与教训的再思考(一)

点击 " 阅读原文 " 查看更多

以上内容由"察哈尔学会"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