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新造车鄙视链初见雏形,谁是坐上链条顶端的王者?

买车家 08-09

众所周知,造车新势力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新星,自诞生以来就备受公众关注,除了自带热度,更是 " 热搜体质 "。

不过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造车新势力上过这么多次热搜榜,其中热度最高的还属 " 自燃 " 问题了。就连蔚来、威马这些领头羊品牌,也难逃一 " 燃 ",不禁让人们深思,这些所谓的新造车,到底有没有能力造出让消费者买得放心,用得安心的汽车产品。

除了 " 自燃 " 毁车,造车新势力的另一大高热度话题就是 " 烧钱 " 了。

据统计,公开信息中新能源车企自身的融资规模已超 2000 亿人民币,其中互联网造车高达近 1000 亿元。由此来看,资本对于造车新势力依然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就目前新能源车企的发展而言,量产交付或是技术实力都不是决定企业命运线的那一把剪刀,只有资本——融资的金额有能力决定造车新势力的生死存亡状况。

而进入 2019 年以来,新政出台导致补贴退坡,再加上行业内普遍融资收缩,造车新势力的鄙视链似乎愈发明显,并且几乎由其在资本鄙视链中的位置决定。目前,行业内将这条初具雏形的造车新势力鄙视链基本分为三类:跨界造车,互联网造车,传统势力造车。

跨界造车:" 千亿大神 "

互联网公司在新造车行业一直给公众一种重现辉煌的错觉,这得益于此前的 "PPT 造车 " 营销手段。然而这种过度营销低估了造车势力的烧钱能力,至少目前成为鄙视链顶端的不是声势浩大的 BAT 等互联网公司们。

以恒大造车为例,2018 年恒大投资 67.46 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全部股权,成为了新能源车法拉第未来的最大金主爸爸。好景不长,三个月后此项目就宣告失败,恒大也为此支付了高昂的 " 分手费 "。

紧接着,恒大又盯上了国能,于今年 1 月份收过了国能超半数的股权。随后恒大趁热打铁,相继完成了车企科尼赛克、电池厂商卡耐新能源和荷兰、英国的两家电机公司的股权收购。近日,又有消息称恒大计划在南沙和沈阳建设研发基地," 造车停不下来 " 的恒大至今为止已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投资超 3000 亿元。

除恒大之外,互联网行业仍有许多财大气粗的大佬们想借助造车新势力在新能源市场中分得一杯羹。宝能 2017 年入股观致汽车,并与三家地方政府达成了投资协议;华夏幸福是合众汽车的初代投资方,为合众带来了近 2 万台的新能源汽车订单;碧桂园花费 6.4 亿拿地定向开发万达投资了银隆 5 亿元。

互联网造车:" 百亿大佬 "

恒大的 " 千亿大神 " 地位目前无人可撼动,但是抱紧 BAT 大腿的部分车企,依然能在鄙视链中得以自保,例如蔚来、小鹏、威马。

抱紧腾讯大腿的蔚来看起来是 " 百亿大佬 " 中最有实力的一位。从 2014 年起到 2018 年,腾讯一共四次领投蔚来,曾一度凭借 15.2% 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如今蔚来的融资已经高达 337 亿人民币。

" 投身 " 于阿里的小鹏汽车同样也是拥有百亿融资的车企。

小鹏的创始人何小鹏曾是 UC 浏览器的创始人,而在他初创小鹏的时期就拿下了阿里文娱的投资。2015 年 4 月至 2018 年,实现 8 轮融资后,小鹏汽车的融资金额共计超 130 亿元,这其中阿里功不可没。

蔚来和小鹏自成立以来一直处于强烈的竞争关系,最知名的一件事是两家的创始人在 2018 年对赌对方的新造车公司能否实现年交付一万台汽车。

和互咬的腾讯阿里不同,百度在新能源领域的投资属于 " 闷声憋大招 "。百度投资了智能驾驶技术,并于 2017 年提出计划寻找国内外整车企业加入其 "Apollo 计划 ",威马就是在这时来到百度的怀抱的。

2017 年底,威马得到了百度资本领投、百度集团跟投的 10 亿美元融资,且今年初再次取得百度集团领投的 30 亿人民币融资。迄今为止,威马共计获得 230 亿元融资金额。

除了 BAT 的 " 孩子们 " 之外,唯一一家跻身 " 百亿大佬 " 等级的是 360 前副总裁沈海寅的奇点汽车。奇点自创办后,得到了 360、北汽、丰田等知名服务商的 170 亿元投资,近期更是联合多地政府成立了产业基金。但可惜的是,量产三次食言,欠薪消息一传再传,公司成立四年,奇点已成为 " 纸上谈兵 " 的造车 " 流量 " 企业了。

传统势力造车:" 隐形富豪 "

比起跨界车企和互联网车企的博人眼球,传统势力显然低调得多。即使是少有营销,但有着国企作为投资方,或有着政府出资支持的国资势力,一直都是不可低估的潜力股,比如博郡。

成立于 2016 年的博郡,坐拥 800 人的研发团队、1300 亩的生产基地、遍布中美的研发车厂。今年 5 月,博郡通过与 A 股上市公司中化国际旗下资本达成协议,成功预选央企投资名单。虽是完成了一系列大动作,可由于产业舆论薄弱,博郡的公开融资金额只有 25 亿元。

此外,提及新特和国机智骏,不得不说他们的央企背景。新特起初是国企贵安开发旗下的事业部之一,有着政府北京的支持,新特初诞世就与摩拜达成了合作,如今新特已经拥有了 600 人的研发团队和 80 个城市近百家的体验店。

和新特同一时间诞生的国机智骏由央企国机旗下的多家公司组成,成立初便取得 80 亿元投资和 2000 亩基地,随后更是在短短两年之内形成了 " 三国五地 " 的研发体系。

国资势力之外,部分以中小车企为靠山的新造车势力也层出不穷,例如前途汽车、赛麟汽车等。

纵观全局,在新造车势力鄙视链中,跨界公司易在短时间内实现资本集聚,互联网公司难有独立资质,传统造车势力则是融资成谜却能投下血本。但无论现阶段处于鄙视链的哪个位子,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下,任意一家新造车势力,如果不能抓住机会,提升产品品质,最终还是会在鄙视链中被踢到底端。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创文章,转载需授权

-The End-

更多精彩文章

Habit Media 旗下新媒体

以上内容由"买车家"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