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猎捕前总统的十九个小时

世界说 08-08

中亚爆发总统大战,现总统派出特种部队要抓前总统。

最神奇的是,还没抓成。

当地时间 8 月 7 日晚 8 点,吉尔吉斯斯坦特种部队包围了前总统阿坦巴耶夫的别墅。在别墅门外,特种部队遭遇了两千余名集结起来的阿坦巴耶夫支持者。双方随即交火,但特种部队的至少两次强攻都告失败,6 名特种部队成员被俘。

由于局势混乱,且当地通讯和网络均被政府方面下令切断,目前媒体在多处细节上均出现了矛盾的报道。

有政府方面的消息人士对当地媒体称,战况一边倒的原因是特种部队为了避免伤人,使用了橡皮子弹,但阿坦巴耶夫的支持者却装备了实弹。

但仅仅几小时后,俄新社联系到的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新闻处消息人士透露,迄今特种部队已有数十只枪支和超过两千发子弹被阿坦巴耶夫支持者缴获。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目前僵局仍在持续。

截至北京时间下午 6 点,吉尔吉斯斯坦卫生部确认交火中的受伤者人数已达到 52 人,其中一名特种部队士兵在送医后伤重不治,内务部一位地区负责人昏迷不醒。除此之外,还有至少一位当地媒体记者在交火中受伤。

● 准备执行抓捕行动的特种部队在前总统的住所旁集结 / 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 8 月 8 日清晨,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中断度假紧急赶回首都比什凯克,召集国家安全委员会紧急会议就阿坦巴耶夫事件进行讨论。

由于会议高度机密,外界尚无法得知讨论的具体内容,但热恩别科夫在会后向媒体表示,阿坦巴耶夫 " 严重违反宪法及国家法律 ",而政府 " 必须采取一切措施维护国家的法治、和平与安全 "。在会后的声明中,吉尔吉斯国家安全委员会也表示 " 已经做出适当的决定 "。

● 在阿坦巴耶夫的住所中驻守的支持者 / 视觉中国

但事实上,事件恐怕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就在这场紧急会议结束之际,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告诉媒体记者,将在当天(8 月 8 日)下午四点召集支持者在议会和总统办公厅前举行无限期集会,要求热恩别科夫辞职。但数小时后,他的支持者表示因 " 情况变化 " 而取消了这次集会。

发生变化的正是进一步集结的政府武装力量。当地时间 8 日下午五点,守在阿坦巴耶夫别墅外的特种部队对别墅发动了新一轮强攻。

成为不稳定因素的前总统

阿坦巴耶夫于 2011 年至 2017 年担任吉尔吉斯斯坦总统。2017 年 10 月,阿坦巴耶夫在新一届总统大选中提名自己的前总理热恩别科夫,后者随后成功当选。

新总统被视为阿坦巴耶夫的 " 钦定 " 人选,他的就职典礼在一个月后举行,成为吉尔吉斯斯坦历史上——也是中亚地区史上——第一次实现国家权力和平交接。

● 2017 年,现总统热恩别科夫(左)在就职典礼上,与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右)有说有笑 / 视觉中国

但如今来看,或许大家高兴得太早了一点。

2018 年春天,阿坦巴耶夫开始向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 " 开炮 ",将新一届政府追查他在位期间的多起腐败案件的行动称为 " 针对我和我家人的谎言及诽谤 ",并不时批评新政府政策方向。

热恩别科夫对此的回应,是开始着手调查阿坦巴耶夫本人。今年 6 月,吉尔吉斯斯坦议会通过表决,剥夺了他的 " 前总统 " 地位,这也意味着阿塔巴耶夫的司法豁免权被取消,现政府可以追究其任职期间的违法犯罪。

与此同时,吉尔吉斯斯坦检察院开出了一份针对阿坦巴耶夫的指控清单,内容包括比什凯克火电站工程中的腐败行为、徇私释放犯罪分子以及 " 非法征用土地及建筑房屋 " 等,如果所有罪名成立,等待着这位前总统的可能将是终身监禁。

阿坦巴耶夫对此丝毫没有示弱。自剥夺其前总统地位的表决通过时起,阿坦巴耶夫就宣布将 " 坚持到底 ",即使警察到来,也会选择开火回击。

7 月初,阿坦巴耶夫罕有地离开自己位于科伊塔什的别墅出席了一场支持者集会,在会场,他公开声称,热恩别科夫并非本国的合法总统。

● 阿坦巴耶夫出席一场支持者举办的集会 / 网络

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风波在七月甚至引起了克里姆林宫的关注。7 月 24 日,阿坦巴耶夫被俄军方飞机接到莫斯科,随即与普京举行了闭门会谈。俄罗斯显然想要调解并平息事态,会谈结束后阿坦巴耶夫也的确公开做出了和解承诺,但预想中的和解并没有到来。

8 月 7 日,由于在非法释放犯罪分子一案中拒绝以证人身份到庭,特种部队包围了阿坦巴耶夫的科伊塔什别墅,但从交火结果和双方表态来看,此举不但难以迅速解决 " 与阿坦巴耶夫有关的事态 ",而且有可能提前引爆国内政治对抗。

新的地区风暴可能正在成形

事发第一时间,俄罗斯政府采取了极为谨慎的态度,只表示在 " 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但明确将此事定性为吉尔吉斯斯坦内政,并强调 " 外交部没有掌握阿坦巴耶夫可能进入俄罗斯的信息 "。俄对外情报局局长、前杜马发言人纳雷什金则罕见地在第一时间公开表态,呼吁双方 " 克制 "。

● 2017 年,普京访问吉尔吉斯斯坦,与阿坦巴耶夫举行会谈 / 视觉中国

媒体层面的意见相对激进和直接得多:不止一家媒体警告了吉尔吉斯斯坦可能因此爆发内战。

2005 年与 2010 年,吉尔吉斯斯坦曾两次因对政府或总统不满而爆发抗议浪潮,并最终导致总统下台,一再证明了这个国家因地区关系、族群矛盾和经济状况造成的政治张力长期存在。而阿坦巴耶夫本人正是在这两次抗议浪潮当中逐步崛起,最终在 2011 年抗议后留下的权力真空当中当选总统。

一篇在 Telegram 俄语评论圈广为传播的评论文字甚至提出,阿坦巴耶夫与热恩别科夫之争的实质并非精英派系斗争或政治倾轧,而是长期存在于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的南北矛盾的最新爆发。阿坦巴耶夫本人来自吉尔吉斯斯坦传统上更世俗化、更苏联化的北方,这也是 8 月 7 日晚上那些宁愿为他流血战斗的支持者的主要来源。

而与此同时,热恩别科夫在吉尔吉斯斯坦概念中则属于 " 南方人 ",是其中 " 奥什派系 " 的代表,双方背后的区域与部族因素令许多观察者将这次已经见血的正面冲突视为更大风暴的开端。

无论如何,作为中亚地区第一个一度实现了权力和平交接的国家,无论是地区影响,还是制度教训,都使得吉尔吉斯斯坦正在成为所有周边邻国关注的焦点。8 月 8 日下午,RT 俄语频道引述一位政治专家总结了目前所能得到的主要经验教训:

" 前领导人的司法豁免权——这是权力和平交接的基本前提。"(责编 / 朱凯)

点击图片直达往期精选

以上内容由"世界说"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