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庞中英:重视东盟的作用重构 中国的区域战略

庞中英:重视东盟的作用重构 中国的区域战略

8 月 2 至 3 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部长级会议在京举行。这是首次在华举办的 RCEP 部长级会议。东盟全部组成的 10 国,中日韩,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等 6 个东盟的 " 对话伙伴国 " 的贸易(商务)部长和东盟秘书长共同出席会议。

根据中国政府官网,这次 RCEP 部长会议推动谈判取得重要进展。" 在市场准入方面,超过三分之二的双边市场准入谈判已经结束,剩余谈判内容也在积极推进。在规则谈判方面,新完成金融服务、电信服务、专业服务 3 项内容,各方已就 80% 以上的协定文本达成一致,余下规则谈判也接近尾声。与会各国部长表示,RCEP 对于促进亚太地区贸易发展,维护开放、包容和基于规则的贸易体制,创造有利于贸易投资发展的区域政策环境至关重要,各方要保持积极谈判势头,务实缩小和解决剩余分歧,实现去年 RCEP 领导人会议确定的 2019 年年内结束谈判的目标。"

在 WTO 代表的全球多边自由贸易体制陷入困境、中美贸易冲突升级和日韩贸易冲突尚未有解的当前,RCEP 却能取得这样的进展和表达这样的集体意志,真是令人鼓舞的消息。不过,根据各种报道,这次 RCEP 部长会议的 16 国部长之间仍然存在着不少立场差异,尚未达成一致的余下三分之一,正是最难的部分。尤其是,人们注意到在农产品等市场准入问题上,印度等谈判方与其他方面之间的立场不尽一致。

这里必须提到东盟的作用这一议题。这个作用指的是在东南亚和世界上著名的 " 东盟的中心性 "(ASEAN ’ s centrality)这一原则。RCEP 是东盟发起的,东盟是 RCEP 的领导。发起 RCEP 就是东盟实践其 " 中心性 " 的重要一例。东盟的 " 中心性 " 受到了包括中国、美国、印度、欧盟等的承认和支持。奥巴马政府在 2011-2015 年推进美国在 " 亚太 " 地区的再平衡(pivot to Asia)战略,特别看重 " 东盟的中心性 "。今天,正在推进 " 印太 " 战略的美国特朗普政府也表达了对 " 东盟的中心性 " 的支持。

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一大特点是强调 " 印太 "。地理上,东盟本来处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的中心位置上。经过两年的对特朗普政府 " 印太 " 战略的关注和讨论,东盟在泰国轮值主席期间,于 2019 年 6 月在曼谷举行的第 34 届东盟峰会通过《东盟印太展望》,首次自主定义东盟自己的 " 印太 "。这是东盟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被认为是东盟版本的 " 印太 " 战略。2019 年 8 月 1 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曼谷参加了东盟地区论坛(ARF)和湄公河下游倡议部长级会议(Lower Mekong Initiative Ministerial)等 " 次地区 " 合作,推动东盟与美国的关系。

一些新加坡学者认为,东盟的 " 印太 " 概念与美国的 " 印太 " 概念是有明显差异的。东盟的 " 印太 " 首先是东盟中心性框架下的 " 印太 "。美国的 " 印太 " 目前只是战略性概念,尚未成为自由贸易区,也不大可能成为自贸区。特朗普政府尚未要在 " 印太 " 地区形成类似 RCEP 那样的自贸区。特朗普政府让美国退出了没有中国参加的 TPP,更不可能参加中国在其中的 RCEP。

就在 RCEP 贸易部长会议期间,有一则消息十分重要:美国政府在 8 月 2 日公布的数据显示,6 月美国贸易逆差小幅缩小,进出口双双下滑。中国不再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这是中国对外关系的一个重大改变。看来,贸易战已致中美关系在贸易领域事实上有所 " 脱钩 "(decoupling)。与此同时,由于在中美贸易冲突下的 " 贸易转移 ",东盟在中国对外经济关系中的重要性上升。美国和东盟,在中国对外经济关系中的一下一上,颇令人玩味。这种局面是否将是中长期趋势?

WTO 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目前正处在危机中,变革几乎是 WTO 存在的唯一途径,但是,WTO 改革并非易事。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甚至日韩之间的贸易冲突,本来都可以通过 WTO 在 WTO 解决,但美国显然不愿意把美国与世界(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问题诉诸于 WTO。从这一点看,WTO 已经在当前的贸易争端中被边缘化了。如同中美,日韩各自都把问题诉诸到了 WTO,但是,WTO 即使能解决日韩冲突,也不会马上有结果。日本 " 断供 " 韩国企业,需要日韩在外交上相互妥协,甚至指望美国对日韩冲突的某种调解,而不是 WTO。

根据上述这些发展,我在本文提出一个重要问题:" 区域 " 是否正在变得更加重要?" 区域 " 如何能够成为解决双边问题的多边方式的一部分?

到底什么是 " 区域 "?这里不是教科书上说的传统的地理 " 地区 ",如亚洲、非洲、欧洲、太平洋等等,而是 " 建构 " 出来的地区。上述 " 跨太平洋伙伴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或者 "RCEP" 都是这样的 " 区域 "。

1945 年联合国诞生以来,国家构成的国际体系每每遇到重大挑战,在全球的多边体制解决不了问题," 区域合作 " 或者区域主义(地区主义)往往成为一种替代和解决方案。

根据澳大利亚驻华使馆官网,8 月 2 日,在北京参加 RCEP 部长会议访华的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参议员在北京著名民间智库中国与全球化(CCG)发表了演讲:"RCEP 不仅对中国、澳大利亚以及本地区十分重要,并且它具有重大全球意义,不仅因为其经济上的利好,还因为其象征意义。签订 RCEP 协定将证明,所有这些国家——以其蓬勃的经济活力和巨大的未来增长潜力——都将致力于进一步开放并抵挡住保护主义的诱惑。RCEP 将发出强有力的声明,即我们地区正走向一个开放贸易的未来。"

与日本一样,澳大利亚也是 CPTPP 的成员,横跨几个相互重叠的 " 区域 ",游刃有余。这位部长说,澳大利亚希望 RCEP 也有 CPTPP 那样的 " 高质量 " 的区域合作。不过,RCEP 谈判中,并不是所有成员都拥抱 " 高质量 " 这个标准,有的国家干脆没有提 " 高质量 " 这个标准。这是 RCEP 内部谈判中的价值或者观念分歧之一。

寻求 " 区域 " 解决方法根本上不仅是为了区域的经济伙伴关系,而且是为了推动全球的贸易安排,以不仅克服当前的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紧张,而且为全球贸易治理提供一个长治久安的安排。

RCEP 一旦达成,对中国具有重大意义。这些年来,在中国的话语和研究中," 区域 " 和地区主义的重要性也是有所下降。这种局面现在应该有所改变。不过,目前有人已经主张,中国应该早日申请加入 CPTPP。这是一个积极的重大建议。我认为,中国不仅要继续支持东盟早已结束 RCEP,而且要与 CPTPP 各方联系表达中国加入之的意图和具体考虑。如同东盟,中国也应该早日推出自己的 " 印太 " 概念和 " 印太战略 "。对 " 印太 " 的解释和定义也是中国的国际权利。中国本身是重要的 " 印太 " 国家。

责任编辑 / 康巳鋆 顾心阳

图文编辑 / 李晓琪

作者:庞中英,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

来源:华夏时报网,2019-08-08

相关阅读

点击 " 阅读原文 " 查看更多

以上内容由"察哈尔学会"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东盟wto区域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