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拖欠奶农上亿元,靠地方政府救急,科迪乳业危险了?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里雨曦 实习生 郭雅静

导读:" 拖欠奶款 " 风波爆发后,科迪乳业的诸多问题浮出水面。

8 月 5 日,在 " 拖欠奶款 " 风波中被疑 " 失联 " 的科迪乳业董事长张清海,终于露面了。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8 月 5 日和 6 日,张清海出面后,经过两轮谈判,科迪乳业和被欠款奶农代表终于暂时达成一致,在 8 月 16 日前支付奶款的 10%,8 月底之前支付总数的 15%,9 月 15 日之前再支付 25%,剩下的奶款在 3 个月内偿清。

" 大家对这个办法并不十分满意,但是起码对事情是一个推进。" 一位奶农告诉记者,他们本来希望 2 个月内拿到奶款,但现在只能妥协。要到奶款之后,他不会再向科迪乳业供奶,现场的大部分奶农也都抱着一样的态度。

在此之前的 7 月下旬,来自山东、山西、天津、河北、河南、江苏等地的上百位奶农代表陆续来到科迪乳业的工厂所在地——虞城,希望能够讨回拖欠已久的奶款。有媒体报道,科迪乳业拖欠奶农奶款逾 1.4 亿元。

资金链紧张

8 月 2 日,有媒体曝光了一份《奶农求救书》,称从 2017 年 12 月开始,科迪乳业拖欠奶农奶款,涉及上千户奶农,金额大约 1.4 亿元,曾有奶农多次向科迪乳业讨要奶款,但遭到公司多次推诿,至今未能拿回。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联系到在虞城的一位奶农代表,他告诉记者,科迪乳业给养殖场带来的损失已经上升到危机存亡的层面,很多养牛场牛卖完了,还有的养牛场已经关停。

无奈之下,被拖欠奶款的奶农代表在半个月前陆续赶来虞城科迪乳业总部讨要奶款,目前大概有 100 多人。这位奶农告诉记者,《奶农求救书》上所说的 1.4 亿元欠款仅仅是一个保守估计,实际上科迪乳业拖欠奶农的奶款还要更多。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科迪乳业拖欠的不只有奶农的钱。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科迪乳业拖欠了很多经销商的货,目前没有发货,近期经销商代表也将前往河南要求科迪乳业给一个说法。

科迪乳业一些员工告诉记者,科迪乳业还长期拖欠员工工资。一位员工说,公司已经拖欠了 10 个月的工资,不过具体为何拖欠他也不大清楚。

另一位员工则向记者表示,科迪方面拖欠员工工资一到两个月是常有的事情。以前员工多少还可以接受,但是这两年来,拖欠员工工资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科迪乳业不仅拖欠奶农的钱,可能还拖欠个别供应商的钱,在终端、渠道、品牌建设都不佳,产品动销差的情况下,资金链紧张,这对科迪乳业来说是致命的影响。

记者尝试就相关问题拨打科迪乳业董事长张清海、副总经理王守礼、董事长助理张博等人电话,对方或拒接或不接。与此同时,记者向科迪集团办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钱去哪里了

如果从账面上看,科迪乳业不仅不缺钱,现金流还相当充足。

科迪乳业 2018 年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 年实现收入 12.9 亿元,净利润 1.3 亿元,货币资金余额高达 16.72 亿元,基本为银行存款,并且还曾拿出 2080 万元用于分红。

今年上半年的半年报预报中,科迪乳业预计盈利在 8300 万元— 8800 万元之间,比上年同期增长 28% — 35%。

账面上躺着的这些资金哪里去了?怎么会没钱付奶农的奶款?

虽然账面资金充足,但根据科迪乳业 2018 年年报,控股股东科迪集团持有其 44.27% 股权,持股数量为 4.85 亿股,其中质押数量多达 4.845 亿股,接近全部质押。

此外,在前十名持股股东中,科迪乳业还有两笔股权质押状况:一笔是副总裁王宇骅,持股 3976 万股,占比 3.63%;一笔是张海青,持股 463 万股,占比 0.42%。

8 月 3 日和 5 日,欠款事件发酵后,科迪乳业连续收到深交所两份关注函,在 5 日的一份回复中,科迪乳业未正面解释为何不能归还奶款以及资金链状况,不过其透露商丘市政府正积极帮助科迪集团缓解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 亿元),以纾解科迪集团股票质押风险,相关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

对于商丘市政府伸出的援手,一位行业人士认为," 这对于科迪乳业来说是一剂补血针,但是仅仅只能是缓解作用,效果不一定明显。"

另一位乳业人士同样表达了他的悲观看法," 科迪乳业想要挺过去应该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经销商一旦也开始‘讨伐’科迪乳业,那将给科迪乳业造成巨大压力。"

据媒体报道,科迪集团子公司科迪速冻以及科迪乳业的低温奶厂已经停产,而常温奶厂仅有 " 小白奶 " 几条生产线还在运营,但是日产量已经从去年的 300~400 吨缩减到 40~50 吨。

昙花一现?

2016 年,科迪乳业凭借 " 小白奶 " 在乳业圈名声大振。然而 " 拖欠奶款 " 风波爆发后,表面上的平静被打破,科迪乳业的诸多问题浮出水面。

比如自推出后,对科迪乳业业绩提升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的 " 小白奶 ",也曾饱受争议。

作为常温奶的科迪 " 小白奶 ",在运输中,小白奶是以常温方式进行运输,并非巴氏鲜奶要求的冷链运输,但到了各大商超终端,却常年与巴氏奶同处于冷柜中销售,外包装还印有 " 无添加更安全 "" 回归鲜奶本来的味道 " 等字样。

由于生产工艺、物流要求等原因,巴氏奶的价格要远高于常温奶。同为普通袋装常温奶,伊利、蒙牛等品牌的产品售价不足 2 元,而科迪 " 小白奶 " 凭着 " 似是而非 " 的玩法,把价格卖到每袋 3 元左右,直逼巴氏奶,被一些业内人士及部分消费者质疑 " 忽悠 "" 收智商税 "。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还曾预言,科迪 " 小白奶 " 很有可能昙花一现。首先,作为区域品牌,科迪乳业的抗风险能力有限;其次,产品创新以及升级的能力有限,仅靠打造 " 小白奶 " 概念可以说是一种伪创新。

除了产品品牌打造情况不佳,行业专家认为,科迪面临的困境与自身的企业管理还有一定的关系。本刊记者通过查询发现,张清海相关联公司共有 34 家,除了科迪乳业和科迪速冻以外,还涉及到面粉、饮用水、便利店、罐头行业。

" 十个瓶子五个盖。" 在朱丹蓬看来,科迪乳业的资金链应该是出现很大的问题,不排除奶款挪作他用,在科迪集团多元化的布局之下,资金应该是非常紧张的。

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科迪速冻总经理、张清海之女张少华也曾说,整个科迪集团资金压力较大,主要是银根收紧、抽贷以及公司将贷款投入到生产基地、养殖基地建设等回报周期较长的领域所致。

此外,在宋亮看来,科迪乳业拖欠奶农奶款的时间为 19 个月并不是巧合。" 在 2017 年下半年和 2018 年初,伊利和蒙牛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了渠道的下沉,时间刚好与科迪乳业拖欠奶款的时间相同,这说明了科迪乳业的市场受到很大的影响。"

" 科迪乳业作为区域型乳企没有找好发展方向。" 宋亮认为,大企业渠道下沉,乳业集中度提升,确实给科迪乳业这样的地方乳企带来了压力。

封面图片:科迪乳业官网

总监制:苏会志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王婷

任何事宜请后台留言

或发邮件至xhscaijingguojia@163.com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分享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

相关标签 微软惠普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