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麻油 Yeah 话 vol.4 | 张尧:我们总是会以时间来标示着成长

麻油 Yeah 话 vol.4 | 张尧:我们总是会以时间来标示着成长

一把古典吉他,一台手风琴,一副厚嗓,

用行吟诗人浪迹天涯的风骨,

带来独立民谣不曾拥有的绰约风韵,

沉缓悠长如暖流入海。

" 一定会在现场被狠狠吸引震撼 " 是看完他演出的共感,

无所谓之前的民谣热潮,

也无所谓现在的平淡,

他的音乐始终以它深沉的力量和丰富的编曲打动着人们。

有人说,他只有喝多了才会像个大男孩,

不然比叔叔还要正经。

有人说,他的歌有治愈的力量,

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本期管理员

张尧

你们好,我叫张尧。

我们总是会以时间来标示着成长,那便以时间作为开始吧。

2010 年的 10 月,可能是因为某些爱情,我义无反顾的背着行囊来到了重庆。做点小生意糊了个口,也不知道自己该干嘛,反正过得去吧,毕竟生活得过,总得活下去吧。

2012 年的时候,父亲把我从六岁开始学的手风琴背了过来,我记得他对我说 " 去做你喜欢的事情 ",或者是 "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我也忘了父亲的原话,不过那台手风琴,开启了我生活的新篇章。

所以在 2012 年的秋天,我抱着我的手风琴去了重庆的一家清吧开始了我的驻唱生活。这时,我遇到了一个沉默的吉他手—钱柯。这个人是个沉默的疯子,也是我乐队的小提琴手。我俩的默契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毕竟这个世界上,一个眼神就能懂对方想说什么的人已经很少了。

摄影师 | 阿路

说起来,我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是个音乐人的,我的乐队从 2012 年认识老钱开始组建,中间一些人来了又走,直到 2015 年的时候程溦昕加入进来,终于这个乐队算是完整了。因为我们三个人都是学古典音乐出身,所以在编曲上总会喜欢有些意料之外的操作。

我是一个喜欢把每个人功能性最大化的人,所以在 LIVE 中经常会看见我们每个人都会操作两三样乐器,对于当时的自己来说,可能算是一种满意的表达方式了吧。但人总是不满足的,总是需要向前走,所以去年开始,乐队又在之前的基础上,加入了两位老友贝斯杨熙、鼓手二涛。同样,排练时也是被我折磨的不轻,只会干一样活儿可不行哈哈。从一个人到五个人,人越来越多,编曲越来越丰富,但其实心中也越来越安静。

摄影师 | @實话编造家

2017 年的冬天,我加入了麻油叶。

" 马頔宋冬野尧十三 ",这些别人看起来像名字,我看起来却像酒,不管是演出还是喝酒,都是从 2012 年我抱起我的手风琴开始认识的。从六岁开始学手风琴,到二十岁开始做音乐的质变,六岁是因为家庭环境,二十岁是真正开始喜欢音乐。人生有时候可能就是这样,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是否正确,我们也不会知道未来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现在的我,有了自己的酒馆。这个酒馆是我在 2013 年的时候栖息的地方,我抱着我的手风琴在这里驻唱兼服务员。后来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学会了吉他,在这里唱歌,在这里看喝醉的人,在这里等到散场之后捡酒瓶子。记得当时特别喜欢在每天怪兽打烊的时候,我会坐在那个舞台上,关掉所有的灯,只留头上的那一束光,唱着歌,看着满地狼藉,看着热闹之后剩下的东西,也看着自己。我们所处的位置,便是蚂蚁做梦的地方。

怪兽酒馆给了我很多东西,所以在 2014 年的时候,我把它买了下来。这里承载了每一种样子的我,喝醉的人,动听的故事,还有我以前的梦。至此,有个自己和朋友可以随意喝酒的地方,多好。然后去看夜晚的人想把自己灌醉,找到各种蹩脚的理由。

写《孤独圆舞曲》或许也是想起来那个时候吧:孤独的是舞,而不是我们。就像一个音乐盒,不停的转不停的转,就像生活不停的搓磨我们,不停的让我们迷失自我。我们内心所想的,我们所向往的,却都与生活无关。孤独圆舞曲,舞的不是孤独,而是自己。

现在是凌晨三点的重庆,我喝醉了。

晚安,祝好。

2019.6.18

「麻油 Yeah 话管理员」细则

文章发布后(20:30-21:30)

后台由本日管理员掌控

读完了第四期内容之后

如果你有些想说的话

进入公众号后台留言

说不定他能和你聊聊

聊天通道,限时开启

- 相关推送 -

听说 " 好看 " 的人都点了

以上内容由"麻油叶音乐厂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重庆摄影师
麻油叶音乐厂牌

麻油叶音乐厂牌

麻油叶音乐厂牌,由马頔发起于2011年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