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董事长“朋友圈”组团超低价潜伏 五方光电再闯资本市场欲集体造富

叩叩财讯 08-05

导读:数位与五方光电毫无关联的自然人以超低估值突击入股,一改 " 风险与收益成正比 " 的金融学基础常识。对于这几位超常规的股权投资的持有人,五方光电给出的解释竟以 " 董事长的好友 " 几个字轻轻带过。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 ) 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赵 擎 @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在因拟上市企业补充中报数据而暂停了一周后,IPO 发审会确定将在 8 月 8 日重启,届时,来自湖北荆州的湖北五方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五方光电 ")将作为当日唯一一家上会的企业接受发审委的审核。

这不是五方光电第一次向 A 股发起冲击。两年前,其曾一度试图通过 " 卖身 " 创业板企业硕贝德的方式完成其资本化,也同时完成其股东们的投资兑现。

纵观五方光电报告期内的财务数据,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扣非后的净利润,都可谓表现优秀。尤其是在 2016 年中,以营收同比增长 87%、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 572% 的井喷式业绩增长,从 2015 年仅 2000 万出头的扣非净利润,到 2016 年扣非净利润一举破亿,为其在 2017 年便开启的资本上市之旅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正是在其业绩出现爆发式增长的 2016 年中,也是其即将在第一次冲击资本市场的敏感时刻,几笔蹊跷的增资入股或将成为其历史沿革中的 " 污点 ",数位与五方光电毫无关联的自然人以超低估值突击入股,一改 " 风险与收益成正比 " 的金融学基础常识。对于这几单超常规的股权投资的持有人,五方光电给出的解释竟以 " 董事长的好友 " 几个字轻轻带过。

公开资料显示,五方光电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为廖彬斌,1974 年生,湖南荆州人。其直接持有五方光电 5,760.72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8.10%,通过五方群兴控制五方光电 995.40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6.58%。

1)董事长的 " 好友 " 们

从五方光电在 2013 年 12 月正式开展实际经营以来,其始终保持由廖彬斌、罗虹、魏蕾和奂微微等四位创始人持股模式,这一股权结构一直到 2016 年 6 月,随着几位陌生人的到来才被打破。

2016 年 6 月 13 日,斯时还名为五方有限的五方光电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同意新增法人股东荆州市五方群兴光电技术服务中心(有限合伙)(下称 " 五方群兴 "),新增自然人股东海克洪和罗传泉,同时注册资本由 5,000 万元增至 7,000 万元,由原股东和新增股东以货币形式出资。

经过此次增资扩股,五方群兴以 553 万出资额和 7.9% 的出资比例位列五方光电第五大股东,而自然人海克洪则获得 189 万出资额成为了其第六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五方群兴为一合伙持股平台,且其普通合伙人为廖彬斌本人,虽然这一合伙平台在 2017 年 10 月后被主要用作五方光电的员工持股平台,但其设立的初衷却显然并非如此,更贴切的说,五方群兴的设立更像是为了廖彬斌的 " 朋友们 " 所专门设立的。

据五方群兴工商资料显示,五方群兴成立于 2016 年 6 月 13 日,由 7 位自然人出资设立,其中廖彬斌出资 740 万元持有 74% 的股份为其普通合伙人,其与六位自然人分别为文远鸿、刘同良、周鹏、熊勇、聂磊晶和胡元刚,除了文远鸿以 60 万出资额持有其 6% 的股份外,其与 5 人的持股比例皆为 4%。

从 2016 年 6 月 13 日五方群兴的正式成立,到同日五方光电便召开股东会决议新增入股,显然五方群兴的设立就是为入股五方光电而设。

实际上,无论是五方群兴的入股还是自然人海克洪的此次增资,其入股的价格都显然是有失公允的。

据五方群兴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2016 年 6 月,五方群兴与海克红以 1.8 元 / 单位出资额入股,而其称确定这一入股价格是按 2015 年末每股净资产 1.41 元为基础上浮一定比例。

但需要注意的是,2016 年当年正是五方群兴业绩井喷之年,其 2016 年扣非净利润足足同比 2015 年爆增近 6 倍,营收也同样翻番。而真正引入五方群兴与海克洪等外部投资人资金时,已经是 2016 年 6 月底,也就是说在这些投资人进入五方光电之前,五方光电在 2016 年的业绩暴涨趋势就已经非常清晰。

五方光电 2016 年扣非净利润 1.38 亿,以五方群兴、海克洪等人此次增资后五方光电总股本达到 7000 万股计算,其 2016 年底摊薄后的每股收益便已经达到了 1.977 元。在三个月前,五方群兴、海克红等人的增资价格却仅为 1.81 元,也就是说其此次入股价相对于其 2016 年的市盈率仅 0.9 倍。

"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很难想象一个业绩处于飞跃上升期的企业竟然能以如此低的估值引入战投资金。" 上海一家私募机构负责人表示。

从公开简历上看,包括海克洪、文远鸿、刘同良、周鹏、熊勇、聂磊晶和胡元刚等在 2016 年 6 月以超低估值入股五方光电的自然人皆与五方光电并无关联,其中还有多位 " 自由职业者 ",如 1979 年出生的熊勇、在 2005 年前曾任职深圳某模具厂的胡元刚和现年 54 岁的中老年女性聂磊晶等三人。

那么缘何上述自然人等能以如此低的估值获得五方光电的有关股份?

在五方光电此次 IPO 招股说明书中,廖彬斌仅称文远鸿等六位自然人为其朋友。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经过这次增资扩股之后,五方光电便马不停蹄地加快了自己的资本化上市之路。按照最初的设想,廖彬斌等人应是计划通过并购的方式将五方光电卖掉套现,从而直接享受来自资本市场红利的回馈。

2017 年 2 月 23 日,创业板公司硕贝德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正在策划重大资产重组,同年 5 月,其重大资产重组标的正式曝光,即为五方光电。斯时,硕贝德称欲通过发行股份,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五方光电 100% 股权。

不过遗憾的是,2017 年 8 月,五方光电 " 卖身 " 硕贝德的交易最终以失败告终,也正由此拉开了五方光电 IPO 上市之路。

2017 年 9 月,五方光电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在通过以净资产折股之后,五方群兴、海克洪等人的持股成本更是下降到 1 元 / 股,五方群兴以 7.9% 的持股比例对应持有五方光电股改后的 995.4 万股,海克洪则对应持有 340.20 万股。

2017 年 10 月五方光电再次进行新一轮增资扩股,同意深圳市恒鑫汇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 15 名股东以货币对公司增资,而这一次的增资价格则已经高达 16.66 元 / 股。

这也就意味着,仅仅一年多时间,海克洪、文远鸿、刘同良、周鹏、熊勇、聂磊晶和胡元刚等几位自然人在五方光电中对应的持股投资账面市值便已经增长 16 倍有余。

如果此次五方光电 IPO 一旦成功,可以确定的是,海克洪、文远鸿等人的持股收益还将呈现几何量级的增长。

2)背靠 " 大树 " 的 AB 面

以专注于高像素摄像头领域的镀膜技术的五方光电,其主要产品为红外截止滤光片,主要应用于手机摄像头、安防监控摄像头、车载摄像头等。

背靠 " 大树 " 对大客户的依赖,成为了其近年来业绩爆发的根源,也是其此次冲击资本市场的底气所在。

公开数据显示,2015-2017 年,五方光电前五名客户的销售占比分别达到 94.28%、94.58% 和 91.44%。

在近既年内,在其前五大客户中,欧菲科技、舜宇光学、丘钛科技、信利光电等四家知名手机摄像头模组厂商长期霸占其前四的位置,在 2015 年中,其对舜宇光学的销售占比一度达到 57%。虽然其后几年,其对舜宇光学的依赖有所下降,但在 2018 年上半年,舜宇光学的销售占比依然达到 27.28%。

后来居上的欧非科技则在 2016 年后开始独占五方光电第一大客户的鳌头,2017 年和 2018 年上半年,五方光电对其销售额皆超过了 30%。

但同样也正是因为背靠 " 大树 " 的缘故,也使得其在与大客户交易中的议价能力处于弱势,由此影响来其毛利率的不断下滑,这也成为了影响其 IPO 的最大诟病之一。

据五方光电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其 2015 年至 2018 年上半年的报告期各期中,其综合毛利率在 2016 年达到顶峰 50.58% 后,最近几年皆出现了大幅下滑,继 2017 年跌至 46.63% 后,2018 年上半年更是跌破 40% 仅为 39.57%。

五方光电也承认,随着产品价格水平的持续下降,其综合毛利率存在继续下降的风险,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针对近年来毛利率不断走低的事实,五方光电方面表示虽然成本在近年大幅下降,但客户采购成品价格也同时在持续下降,且销售价格的降幅远大于成本的下降幅度。

" 近几年时手机类摄像头组立件产品的市场竞争激烈,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低迷,五方光电等下游公司往往话语权较大,为提高自身利润,则常常强势压价。" 沪上一位长期跟踪光电器件的券商分析师坦言,为了保持市场份额和留住大客户,五方光电等下游企业则只能被动接受利润的进一步吞噬。

(完)

叩叩财讯

叩叩财讯

洞悉一切资本背后的力量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