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过气艺人的自我救赎。

假笑天后 08-05 6

最近哪个明星火?

肖战、王一博、李现、杨紫…下意识脱口而出。

那过气艺人都有谁?

仔细想想,好像想不太起来。

过气艺人消失在大众视线,甚至都不能拥有姓名。

没办法。

谁叫这是一群,被娱乐圈淘汰的人。

《加油!你是最棒的》是最近的热门剧,邓伦饰演的郝泽宇,就是这样一个被淘汰的人。

选秀出道,在经过了偶像泡沫期后,彻底沦落为过气艺人。

在昨天的剧情中,郝泽宇为了 " 创收 ",开始做起吃播主播。

一边啃着难咬的骨头,一边说着标准的主播用语:" 老铁 "" 点关注 "" 发红包 "" 送礼物 "。

有评论问他:" 你好像是个明星 "。

郝泽宇说:" 对,我是个明星 "

过气的只能用吃播来赚钱的明星。

为了多要礼物,他还说" 我就是选秀出道的,像我们这种人和韭菜似的,每年都能割一茬的那种,哎!给我刷点礼物啊 "。

邓伦的演技很自然,把一个看似轻松自嘲,实则隐忍心酸的过气小明星诠释得很真实。

虽然知道是演戏,但是粉丝也着实心疼了一把。

剧外的邓伦依旧是当下的炙手小生,不会陷入剧里那样的窘境。

但在剧外的其他人,就没有这样的反转了。

最近的直播带货很火,也顺带火了一帮主播。

在这其中,有一个很熟悉的面孔,柳岩。

她去快手直播卖货了。

身穿一身亮绿色礼服,她还是那个主持人,只是身边站着的不再是明星。

而是一群浓妆艳抹也叫不上名字的快手网红。

柳岩还发了感谢视频,抱拳说着 " 感谢米哥支持 ",浓浓 " 快手 " 风。

不过昔日女神也是神,柳岩这场直播收入非常可观,创造了 1500 万的销量。

同样做直播卖货的艺人,还有朱梓骁。

他的水花可比柳岩的大多了,# 朱梓骁直播卖货 #还上了当天热搜,引起网友热议。

那次,应该是他近几年被人关注最多的一次了。

网友各种阴谋论,朱梓骁这几年是被封杀了 ?

随后,粉丝放出了一张作品集合。

朱梓骁还是有戏拍的,只不过是一些小角色,或者是一些不出名的作品。

但和曾经叱诧风云的艾利斯顿 F4 比起来,现在的 " 主播 " 落差还是挺大的吧。

直播卖货虽然争议较大,但起码也是一种创收来源,而且还有一些角色可以演,朱梓骁也没有那么惨。

真正惨的,是查无此人的那种。

2011 年的快乐女生被称为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一届。

还记得那届冠军叫什么吗 ?

那个顶着圆圆锅盖头,抱着一个吉他,带着厚重的大黑框眼镜的女生,叫段林希。

她的歌?

想不起来。

她拍的剧?

好像没有。

尽管如此,当时的她一场商演,起码也是 6 位数。

这是她在《奇葩大会》上亲口说的。

一天忙起来至少有四到五个通告,随时都是空中飞人。

这就是当红明星的待遇。

随着偶像那段虚红的泡沫期过去,段林希的人气也随之下降。

直到完全接不到商演,出不了音乐,她做了很多心理建设才接受这个事实:

她,过气了。

遇冷之后的一落千丈,落差天上地下。

之后,段林希回家做起了微商,卖牛肉干,卖玉石。

最难的一段时间,还开起了出租车。

和郝泽宇一样,这是过气艺人的窘境。

在最应该去社会上学习吸收生存技能的时候,选择了娱乐圈这条路。

一个凭借运气就可以稍微存活一段时间的圈子。

是幸福的,也是可怕的。

幸福在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享受到其他人一辈子也享受不到的福利待遇。

可怕的是,会误以为这种幸福能一直持续,就像温水煮青蛙。

等到它一脚把人踢开的时候,那种从天到地的落差,不知该怎么从头开始的恐慌会彻底把人改变。

曾经的灯光舞台应援棒,又像星星一样远。

尽管如此,有的人还是愿意努力地踮着脚去碰。

《创造营》刚结束没多久,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选手,一定是张远。

国内初代男团至上励合的队长。

当他唱起《棉花糖》的时候,相信所有屏幕前听过这首歌的 90 后们,记忆都被带回到了那个非主流的时代。

这是他最火的时候,影响力丝毫不输现在的爱豆们。

在经历过队友的负面新闻,娱乐圈的更新换代之后,至上励合,也成为了一个 " 曾经 "。

当 34 岁的他,以 " 大龄爱豆 " 的身份和这帮孩子竞争,获得了超高票数的时候。

你会看到,那些星星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用这个比方,那薛之谦,就是重新拥有了一片银河。

现在的薛之谦,不会再有几年前过气艺人的窘境了。

曾经以《加油好男儿》出道,在出了《认真的雪》后就销声匿迹,有将近八年查无此人。

在这期间,他开网店,卖货,但赚的钱最终还是烧给了音乐。

他也商演。

大场子小场子只要有演出他都去。

尽管台下是一群小朋友,他也能蹦的老高。

终于,凭借那几年网络上沙雕的稀缺,薛之谦成功出圈,成为过气艺人翻红的典型。

还有著名音乐表演艺术家腾格尔,自从唱了《卡路里》、《隐形的翅膀》被大家群嘲过后,人气大涨。

" 听腾格尔老师唱歌特别豪放,像在草原上飙车,只不过车轱辘是方的。"

对于这些声音,他都选择接受。

在《少年可期》中,他说 " 如果不唱这歌,恐怕你们都不认识我。"

老艺术家也有这样的处境和觉悟。

回到郝泽宇身上,他清楚自己已经过气,他也清楚自己现在做的直播有多么让他抵触。

但是为了创收,为了能再去够一够那个原来的自己。

吃完了抠吐呗。

在这条路上,有的人找准了自己的定位,选择既来之则安之。

有的人,挣扎过后,选择放弃,接受这个回归平庸的自己。

而有的人,披荆斩棘,泥泞中继续摸爬滚打。

但无论哪种,都是对自己的一种救赎。

推荐阅读

以上内容由"假笑天后"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假笑天后

假笑天后

宁愿假笑,不说假话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