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三查”大战,谁输谁赢?

广告竞争的背后,是商业查询这个小众行业的 C 端市场争夺战。

本文发布于燃财经,作者刘景丰。全文 4800 字,读完约需要 5 分钟。

商业查询,硝烟再起。

近日,北京市海淀法院网发布一则消息,商业信息查询平台 " 天眼查 " 运营商将 " 企查查 " 运营商告到法院,并索赔 520.45 万元,原因是企查查在广告中用到了 " 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 " 这句广告语,而这句广告语的首创者正是天眼查。

作为商业查询领域两家头部平台,企查查和天眼查的战争自 2014 年开始。2014 年成立的国内第一家商业查询平台企查查,在 2015 年便宣布率先盈利。晚于其半年成立的天眼查直到 2017 年才开始商业化。而到了 2018 年 3 月,有数据称,天眼查的用户已经超过一亿,全面实现细分市场第一的成绩,后来者反而居上。另一家也于 2014 年成立的公司启信宝则称在 B 端市场占有绝对的优势。

伴随着行业白热化,一场 " 三查大战 " 正在上演。

2018 年之后,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全国各地城市的地铁、楼宇等广告位,天眼查和企查查轮番上演着广告大战。有数据称,天眼查投入的宣传资金近 2 亿元,企查查则与新潮传媒合作霸屏全国 100 个城市的新潮电梯电视。

广告竞争的背后,是商业查询这个小众行业的 C 端市场争夺战。一位业内人士说,企业征信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市场,而这其中又分企业信用评级、企业大数据、企业信息查询等不同维度的细分领域。绝大部分做企业征信的公司均面向 B 端开展业务,B 端激烈的竞争,倒逼着商业信息查询公司必须做出差异化,向 C 端争夺市场。

小众的商业查询生意

2014 年 3 月,在国家宣布计划公开政府层面企业工商信息之后,做体育 SaaS 类产品的杨京在主业外研发了一款引流工具,并改名企查查,开始推出商家工商信息查询服务。

这是国内出现的第一家商业信息查询类创业公司。其核心原理是通过爬虫技术从国家工商信息网站等政府机构官方网站,以及互联网公开数据中爬取企业信息,进而形成商业信息报告,提供给 B 端企业和 C 端用户使用。

2 个月后,即 2014 年 5 月,启信宝也在苏州成立。到了同年 10 月,拥有海外工作背景和著名大厂工作经验的科学家柳超创办天眼查。

柳超曾是河南省理工科高考第一名,2003 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拥有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计算机硕士与博士学位,后担任美国自然科学基金数据挖掘方向的专家评委。相比另外两家同类型公司的创始团队,柳超的背景足够耀眼,也使得日后其公司的发展路线有别于另外两家。

" 三查 " 历次融资信息 单位:元

制图 / 燃财经

在最初的几年,争夺战似乎更多是在企查查和启信宝之间展开。

2015 年 9 月,杨京接受猎云网采访时称,企查查当时已积累 C 端用户 150 万,平台的 DAU 查询量已达到 15 万,系统自查询量达到 200 万。就在这一年,企查查也摸索出一条商业化变现道路,即面向 C 端的查询基本是免费的,而盈利点在 B 端,企查查会给金融机构提供服务,并收取服务费。

杨京称,2015 年 6 月份,其 B 端销售额已突破 150 万元,自 2015 年公司就开始盈利。这也是三家公司中最早盈利的。2016 年,企查查的用户量已在 1800 多万,日活在 100 万以上。

启信宝则是在 2015 年 9 月被合合信息以 3000 万元价格收购。彼时,启信宝市场总监张康祥透露,启信宝已有全国 7500 万家企业的信用信息,基本可以覆盖所有在工商局注册过的企业,排名其后的公司仅拥有 3000 万家数据。启信宝已为 1000 多家客户提供企业信息查询服务,其中不乏京东万象、四大银行之一。

尽管公布的数据维度不同,但都有领先对手的意思。

相比而言,天眼查的系统直到 2015 年底、2016 年初才上线。成立后的天眼查并没有着急进行商业化,而是做了一些技术上的改进。用柳超的话来说,天眼查投入了大笔资金在核心技术—— ACID 图数据库的研发上。或许这是柳超作为技术出身的强项。

此后,天眼查追赶而至。2017 年 8 月,柳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拿百度指数来做衡量,天眼查已是行业第二名的 5 倍,第三名的 9 倍,日均访问在千万级。天眼查从 2017 年 4 月开始商业化,5 月份便实现月盈亏平衡,柳超称当年底其营收达到 6000 万元。

实际上,在 2016 年初,国内企业信用信息查询平台曾多达四十多家,此后行业开始分化,并逐渐发展成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 " 三足鼎立 " 的局面。

但相比个人征信市场号称有千亿市场规模,国内的企业征信市场规模不足百亿。甚至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7 年我国信用服务市场规模仅为 37.3 亿元。

一位征信行业从业者徐然说,企业征信本身是一个小众市场,这个小众市场又分为企业信用评级、企业大数据公司、企业信息查询等几个维度。仅企业信用领域,国内持企业征信牌照的公司就达 130 多家,企业大数据公司更是为数众多。这样来看,留给企业信息查询这个细分领域的市场少之又少。

" 绝大多数企业征信持牌企业都是做 B 端业务,就连作为美国三大征信巨头之一的益博睿征信公司在中国扎根十几年后,目前在中国一年的营业额也就一两个亿。B 端的竞争非常激烈。" 徐然说。

而目前随着 B 端竞争的加剧,此前靠 B 端业务进行商业化的商业信息查询平台,也需要考虑差异化的方式。

争夺 C 端市场

在商业信息查询这个小众的市场里,各公司的商业模式差别并不大。所有商业信息查询公司均是通过爬虫技术在公开网站爬取商业信息,然后进行分析加工,形成商业信息报告对外出售。数据来源、技术模式、商业变现方式、客户群体均呈现同质化状态。这意味着,竞争在进一步加剧。

2018 年,这场竞争开始进入白热化。

2018 年初,媒体在报道中称,天眼查收录了全国超 1.4 亿家社会实体信息 ( 公司、社会组织、律所等 ) ,包含上市信息、企业背景、企业发展、司法风险、经营风险、经营状况、知识产权等 80 种数据维度。而彼时百度统计,天眼查用户已经超过 1 亿。

当时天眼查已经形成两条收入线:C 端收入主要是会员费形式,用户充值后可查看详细搜索结果,包括企业联系方式等信息;在 B 端则多为大客户定制或者接口调用费。天眼查称,其 C 端占比略大,而 B 端的代表性客户有银行(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机构(KPMG 毕马威)以及互联网中的 58 赶集等,大客户客单价在几百万元。

柳超称,这些数据采集自开放和共享的政府公共数据,覆盖 2000 多个数据源网站,然后再经历数据清洗、数据聚合、数据建模等流程,包含数千项数据指标与上万个数据模型,最后可视化的呈现出来。

此前曾主要依靠 B 端带来收入的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又发现了一座宝藏—— C 端付费用户。

获得 C 端市场,最好的方式便是打广告。

也正是此时,天眼查、企查查和启信宝的商业广告开始霸占各大城市地铁广告位、电梯广告位。

天眼查在地铁里的户外广告

在起诉文件中,天眼查运营公司北京金堤公司称,其于 2014 年 11 月首创 " 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 " 这句广告语,随后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全国各地城市,投入了近 2 亿的资金,进行大范围宣传和推广。

而在企查查以往的报道中称,其在全国 28 座城市投放了楼宇广告、地铁广告,整合多媒体资源头条、抖音、网红等投放。2019 年,企查查还与新潮传媒合作,在全国 100 座城市的新潮电梯电视上上演了霸屏广告。

天眼查和企查查的广告对比

尽管启信宝的广告投放数据并未公开,但其同样在地铁、楼宇等广告位进行了大量投放。而且依靠背后公司的 " 全能名片王 " 等产品的带动,也获得了一波用户。

广告投入的竞争得益于 C 端市场对商业数据的需求加大。实际上,随着新经济公司出现,C 端用户在求职、业务推销、商业合作等等场景下均对此有较高需求。

然而,这种模式也引发一些质疑。此前,有公司因名誉纠纷将企查查告上法庭,原因是企查查因数据错误擅自添加 " 疑似实际控制人 "、" 自身风险 1 条 " 等警示信息,放大了错误信息的负面影响。

还有媒体报道称,天眼查、企查查等将企业电话甚至公司法人的手机号放在显眼位置,让一些公司法人遭遇电话骚扰。互联网上还有声称可以处理天眼查等平台上判决文书的信息,并且按照处理难度的不等给出不同的价格,价格在几千元不等。对此,天眼查回应称,平台上不存在任何付费删除数据的业务,内部也不存在漏洞。

这些质疑并不影响 " 三查 " 用户的快速扩张。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 年中国征信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截至 2018 年 6 月,我国信用服务应用活跃用户规模已达 872 万。其中天眼查的活跃用户规模为 275.2 万,占总活跃用户的比重为 31.6%;企查查的活跃用户规模为 245.1 万,占总活跃用户的比重为 28.1%;启信宝的活跃用户规模为 125.2 万,占总活跃用户的比重为 14.4%。三家企业为行业前三,在总活跃用户中合计占比超过 74%。

到 2019 年,企查查在对外宣传中称其个人注册用户近 2 亿,累计打开数量超过千万次。

而对于天眼查,2018 年 3 月底其公布的用户已经超过一亿,但此后的情况并未公布。在另一份数据中,截至 2019 年 2 月,天眼查企业客户累计 6.48 万家,其中,小微企业为 2.08 万家,占比 32%。在另外一个维度,天眼查则公布其收录了 1.8 亿家社会实体信息。

2018 年 9 月,在启信宝成立三周年时,其对外宣称 2018 年用户量突破 2 亿,日活跃用户数突破 100 万。

尽管公布的数据维度眼花缭乱,但可以看出三家企业似乎都把 "2 亿 " 看成一个竞争点。

此次官司,也正是天眼查与企查查在广告投放领域的交锋,也是抢夺 C 端市场的 " 后遗症 "。

有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此类诉讼通常从两个角度考虑维权,一是著作权侵权,即企查查使用与其相同的广告语,但前提是该广告语有独创性,属于作品,而 " 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 " 表达的是产品的基本功能,认定有独创性有难度,故天眼查未按照著作权侵权进行起诉。二是不正当竞争,即企查查使用的广告宣传页面与其相似、广告语相同,导致误导了消费者,有悖诚信原则和商业道德。

至于判决如何,还要看相关证据证明。

商业查询走向差异化

面对颇为狭窄的市场规模,对于天眼查、企查查和启信宝们来说,走出差异化几乎是其必然的选择。

2018 年 1 月底,天眼查 APP 正式上线 " 商业头条 " 功能,切入信息流领域。除专业媒体的深度资讯之外," 商业头条 " 还细分了创投、文娱、科技、商业、职场等多个板块,通过图文、快讯的方式,推送给用户有价值的商业信息,实现从 " 搜索引擎 " 到 " 推荐引擎 " 的 " 商业信息获取闭环 "。

据悉,天眼查 " 商业头条 " 功能将采用机器推荐和用户推荐两种机制。一方面基于用户经常查询、浏览的数据,推送用户感兴趣的内容给他。另一方面,也将通过数据挖掘和机器学习,推送有价值的商业信息。

此外,天眼查还与百度联合,对企业推出联合名片。在天眼查认证的公司,企业名片将在百度大幅展示。

企查查则从商业信息查询切入知识产权查询。2018 年 8 月,由企查查孵化的新项目权查查上线,它是一家 " 互联网 + 大数据 + 知识产权 " 的服务平台,包含 PC 端、H5 页面以及第三方开放平台。

权查查的创始团队和技术团队均出自于企查查,为企业和专业代理人提供知识产权交易撮合服务与管理,目前平台的主要盈利模式是通过知识产权交易获取佣金。得益于企查查的数据积累,权查查能够借助商业大数据资源库,打通知产与企业的关联关系。

而启信宝把目光放眼全球。2019 年 3 月,启信宝运营公司上海合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商安信 ( 上海 ) 企业咨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战略合作,推出企业信息查询行业内首款打通境内外企业数据查询业务的应用工具——全球版启信宝 ( 双语版 ) 。

启信宝称,其以国内超过 1.8 亿家企业及组织机构数据为基础,同时纳入全球超过 60 个国家的海外企业的一整套信用信息查询结果。相比国内一些征信机构主要业务是个人信用,全球版启信宝针对的主要是企业征信和企业信用,更多的还是做企业信用和风险管理。

在商业信息查询之外,今年 4 月,央行开闸企业征信牌照。5 月份天眼查对外宣布,在公布新一批 3 家企业名单中,天眼查名列榜首。这也是商查领域第一家获得企业征信牌照的企业。

2 个月后,企查查运营主体——苏州朗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对外宣布,其已经获得了央行企业征信机构备案。

从小众的商查领域,再到企业征信领域,这场战火仍在蔓延。

与作者交流

加微信号:zhaojicheng4218

稿件同时发布于:

微博、头条号、一点号、百度号、搜狐号、网易号、

ZAKER 号、新浪看点号、雪专栏、大鱼号、趣头条号

商业新知号、同花顺号、创头条号、招商银行社区号

以上内容由"赵继成频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天眼大战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赵继成频道

赵继成频道

资深媒体人,商业评论员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