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萝莉变大妈”的失态,是斗鱼们逃避亏损的失责

这两天,一个叫 " 乔碧萝殿下 " 的主播攻占各大热搜榜,一时间成为能与蔡徐坤这类网红平起平坐的女子。

就因为,一向以表情包遮面示人,声音甜美的 " 乔碧萝殿下 ",在最近的直播中却因为 " 失误 ",萝莉秒变为大妈,让人大跌眼镜,引来无数人围观。

之后的剧情就沿着网红爆红的路线发展,其陆续登上斗鱼热搜榜第一、微博热搜榜、百度风云榜、知乎热榜等等,成为网络热点话题。同时,其斗鱼粉丝很快疯涨超过 100 万。

显然,乔碧萝殿下的爆红并不是偶然事件。8 月 1 日,乔碧萝殿下所在的直播平台斗鱼,连夜发出公告称 " 即日起永久封停主播‘乔碧萝殿下’直播间 , 下架所有相关视频,并关闭主播个人鱼吧 ",并且强调了 " 该事件是乔碧萝殿下的自主策划和刻意炒作,其言论挑战公众底线,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

爆红之后,乔碧萝在 7 月 30 日,现身直播间和微博,她承认自己的意外走红是公会营销,共花费 28 万。其还坦白说出,其中 26 万用于哔哩哔哩、头条新闻、知乎、微博等平台。她还在微博中说,自己也想建一个平台,还想融资。

可以说,摘下面具的乔碧萝足够真实,真实的有点像远渡重洋的凤姐。

不同的是,一直以来,凤姐都是 " 以才示人 ",被人 " 以丑消费 "。乔碧萝殿下更高级一些,未曾露面,先以声示人,即所谓的 " 声优主播 ",而且还给自己加上了 " 写小说出唱片玩原画 "、" 很有才 " 的标签,激起直播消费者极大的兴趣。然后以真面目示人后的极大反差,很好地迎合了大众的猎奇心理,引起极大关注。可以说,在营销层面已实现成功出圈。

直播背后隐秘的诱惑

这几年,直播成为继团购、共享经济之后,又一大风口,也在一段时间形成了 " 千播大战 " 的热闹局面。而如今,经过行业的大洗牌,中小平台都已阵亡,能够留下来的是凤毛麟角的头部平台。如今,像虎牙、映客、斗鱼这些平台,都已完成上市。

随着智能手机以及网络通信技术的发展,现在已是 " 人人都能直播 " 的时代,任何人都可以随时随地进行直播,把想展示的世界展现给屏幕另一端。

移动直播,不仅成为互联网时代新的娱乐方式和渠道,也让身处四五线城市甚至是农村的年轻人被关注到,为他们提供展现自我以及生活风貌的窗口,也能让他们从中获得一定的收益。

虽然,人人都能直播,但想从直播上获取一定收益,甚至想以此为生或者一夜暴富,却是有一定门槛的。

首先,直播是一个苦差事。想要做主播,首先要做好生理和心理上的准备。很多主播为了多赚钱,每天的直播时间都不少于 6 个小时,而且要一直面对镜头讲话,是对身体和心理上的极大考验。

其次,直播是一个技术活。一个主播想要在一个直播平台有大量粉丝以及有人打赏,就需要有一定的技能来吸引用户观看。主播要会聊天,能聊几个小时都不尬;才艺主播,要会唱歌跳舞;游戏主播要懂游戏怎么玩。而这些只能说是基本技能,要想从众多主播中脱颖而出,还要有自己的杀手锏才行。

还有更重要的是主播要有一定颜值。在直播这样一个看脸的虚拟世界,颜值决定了受欢迎程度以及收入。不过,乔碧萝倒是成了反其道而行之的例子。

不是每个主播都能成为网红,在很多直播平台都会有类似乔碧萝殿下这样的网红。而在乔碧萝殿下背后,隐藏的是一个擅于营销包装的团队,隐藏的是一个庞大的直播产业链。

直播平台的很多网红主播,都是像乔碧萝殿下这样经过包装策划出来的。网红主播背后都会有公会或者经纪公司为其助力或者帮其包装策划,经纪公司再找第三方刷量公司为其炒作和制造话题。

一些主播为了获取流量和收益,就会铤而走险,走向色情或者诈骗。拿 " 萝莉变大妈 " 这个事件来说,往轻一点说,不过是为了炒作获取流量,往重了一点说,就可能会涉嫌欺诈。而乔碧萝隐瞒年龄和样貌,在网络上发布虚假照片并要求粉丝 " 送礼物 "。据说,为她打赏贡献榜第一的用户打赏金额近十万元。

今年某地公安局破获一起网络直播诈骗案件,该团伙通过网络直播平台和社交软件,以谈恋爱、结婚等幌子,专门对中青年男性网友实施诈骗,让全国各地上千人上当受骗,仅半年时间内的诈骗金额就有近 300 万元。

在直播平台上,之所以那么多人被骗,主要是因为很多人在直播上寻求娱乐需求和社交需求,却经不起诱惑。同时直播平台在管理上和风险规避上缺乏责任,给了一些人可乘之机。

主播与平台相爱相杀,难逃亏损

主播、公会和主播平台是互相依存的关系,主播通过公会和平台来获取流量,而公会和平台通过主播获得收益分成。在直播行业,总是会听到一些主播年薪过百万,甚至千万,但这毕竟是少数的少数,大部分主播拿到手的薪资跟普通工薪族差不多。而在直播中受益最大的恐怕是那些手握大量主播资源的公会,虽然直播平台也参与分成但同时投入也大,目前来看大部分直播还都是亏损的状态。这些直播平台只有不断做大规模,提升估值来谋求上市。

7 月 17 日,斗鱼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 11.5 美元,市值超过 250 亿元,成为今年以来中概股最大规模的赴美 IPO。

招股书显示,2019 年第一季度,斗鱼月活跃用户为 1.59 亿,与 2018 年同期的 1.27 亿同比增长 25.7%。在营收上,斗鱼过往 3 年间都是呈倍数增长,分别为营收 7.87 亿、18.86 亿和 36.54 亿元。虽然营收增长迅猛,却一直还是在亏损,过往 3 年累计亏损超过 22 亿元

斗鱼营收来源主要还是直播,剩下的为广告和其他业务带来的部分收入。根据最近的 2019 年 Q1 季度数据,斗鱼的直播收入为 13.54 亿元,占单季度总营收的 9 成。在上市前的 Q1 季度,斗鱼终于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为 1820 万元。但是,据了解这样的利润还是通过投资收益来抵消亏损的,也就是说斗鱼的直播业务亏损还在持续。

众所周知,直播一直是一个烧钱的行业。一般来说,直播平台的成本分为:收入分成和内容成本、带宽成本以及其他成本。

带宽成本就是直播所使用服务器的成本,带宽成本会随着用户规模的增长而增长,就是用户规模越大带宽成本越高。

而占去直播大块成本的还是收入分成和内容成本。以斗鱼为例,其招股书显示,这部分成本从 2016 年的 7.82 亿元,逐步上升到 2017 年的 13.73 亿元、2018 年的 27.9 亿元。而 2019 年 Q1 季度,斗鱼的内容成本更是暴增至 10.67 亿元,同比增幅为 121.13%,占 Q1 季度总营收的 71.69%。也就是,主播是直播平台最大的负担,而大块的收益也被主播和公会拿去。

招股书显示,截止 2019 年 3 月,斗鱼的头部主播有 6500 位,其与国内 TOP100 游戏主播中的 51 位签订了独家直播合同,包括 8 位 TOP10 主播。也就是说斗鱼占据了游戏直播的半壁江山,而这些漂亮的数据背后,却是用重金砸下的结果。

这些主播不仅是直播平台的赚钱机器,也成为平台的吸血机器,可谓主播和平台一直都是在相爱相杀。

而乔碧萝只是其中一位,甚至还算不上是头部主播。乔碧萝被斗鱼封杀后,在微博说考虑去其他平台发展,甚至有粉丝留言 " 会跟着一起走 "。事实上,除了那些签订独家的主播,大部分主播对直播平台是没有忠诚度的,可以同时在多个平台直播,甚至随时可以离开一个平台,同时还可能会带走一部分粉丝用户。

直播平台需要不同风格的主播,以及新鲜的血液支撑其持续发展,所以烧钱还将是直播平台的常态。不过,像斗鱼、虎牙这些直播平台已经开始向泛娱乐发展,寻求直播之外的收益空间。

这次 " 萝莉变大妈 " 事件,也给各大直播平台提了一个醒,不仅要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监管底线,也要提升自身管理能力,杜绝此类过度炒作,甚至一些涉嫌欺诈的事件发生。

相关标签 iphoneiphone 11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