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国金张钦国:请你道歉

文|李一帆、江昭融

昨天,敝号发表了一篇文章,《2019 车界劳动纠纷 " 大赏 "》

内容如题,随着造车潮水退去,造车新势力里的大批裸泳者浮现在了沙滩上,随之而来的,还有无数新势力员工面临的共同困境:欠薪、欠社保。

所以这是一篇纯粹的走访调研文,我们找到了包括山东国金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金汽车)在内的部分造车新势力员工,聊了聊他们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以及现在面临被欠薪、欠金、欠社保的生活困境。同时,也找到国金集团副总裁兼制造公司总经理张钦国,做了相关确认与消息更新。

明明,所述文字都是双方开诚布公聊出来的通话内容,国金汽车也只是作为其中一个案例出现在文中,没想到,本文竟然惹得国金汽车上下掀起了 " 轩然大波 ",开始对我司及本人进行频繁骚扰。

不妨向大家还原一下国金汽车与我们 " 沟通 " 的事情经过。

1.

7 月 31 日傍晚,我通过电话连线了张钦国,进行了大约 15 分钟的相关信息确认与沟通,主要包括国金汽车造车进度、未来方向与欠薪事宜等相关内容。具体信息这里不再赘述,我们昨天的文章里都有提到。

2.

7 月 31 日晚,国金集团副总裁高江涛通过手机号搜索到我的微信,与我进行了短暂交流,看得出来,是抱着怎么和媒体沟通的心态向我了解稿件情况,我如实回答只会尊重事实、做真相报道后,高江涛表示幸会,随后我祝福国金汽车未来造车顺利,并结束了聊天。

3.

8 月 1 日上午,敝号文章如实刊出。本以为此次报道暂时告一段落,可以开始后续新情况跟进。没想到,一切远未结束。

文章刊出后未过太久,国金汽车就通过几位其相熟的也是我的圈内好友,先后找到我和我的同事丸姐,希望能够疏通关系,看看已刊发的稿件有无更好解决方案(言下之意,你懂的)。

几轮沟通,我们全部很礼貌地表示,这是没有任何虚假的如实报道,我们对待稿件的态度仅仅以事实为依据,不会做其他考虑。

几位圈内好友随后纷纷表示理解。

4.

几个小时后,昨天下午 18:12,手机铃响,我忽然接到一枚来自陕西宝鸡的电话,没有任何防备地,我接起后刚说一句 " 您好 ",就遭到了对方劈头盖脸地谩骂。

谩骂内容不便原封附送,大体就是问候了家里所有亲人,各种粗口脏字无所不用其极,你可以想象到,不堪入耳。

期间我先后三次询问对方是哪一位,对方闭口不谈,沉浸在谩骂的世界,中间时不时还夹杂着 " 烂媒体我已经报警了 "" 敢欺诈我 "" 等传唤吧 " 等威胁言论。我自然态度坦荡,问心无愧、绝不怕事,于是不为所动。

末了,对方撂下一句 " 你给我等着!",就怒挂了电话。留我独自一脸发懵。

5.

哪成想,挂电话后没几分钟,此人又补充了几条短信,全文如下:

(话说,报警的应当是我才对吧……)

想着 " 不怕事但也不惹事 " 的原则,对于此种无理取闹,我没有再做回复。

截至此时,我并不知道来者何人,只能根据电话归属地陕西宝鸡,判断出此人是国金汽车的元老,因为国金汽车里的不少高层与员工,都是跟随国金汽车董事长苏金河,从位于宝鸡的陕西通家汽车 " 跳槽 " 过来的。

直到我的同事 Karakush 反向思维,根据其手机号搜索微信,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此号码的持有人,是国金汽车张钦国,嗯,正是昨天与我电话连线的对象(另一个电话号码)。

(这款个性签名,朋友们觉得何如?)

而他在公司的层级,前面我们说过,是国金集团副总裁兼制造公司总经理,可以说,是国金汽车内级别仅次于董事长的妥妥高层。

难以想象,作为一家车企的领导层,竟会对媒体说出这样一番污言秽语。

国金汽车董事长兼创始人苏金河,也是在众泰汽车、江南汽车、陕西通家等车企前后有过履历的汽车资深前辈,如今自主创办国金汽车,想必也是怀揣着抱负与热血。

可我想对苏金河总说的是,任何企业成长路上总有困难的时刻,只要直面困难,在产品和销售上狠下功夫,那就有机会度过难关。市场从来不会辜负真正的好产品。

但是现在,张钦国总处理媒体报道的做法、素质、能力与气度,丝毫没有尊重与诚意所言,而其居然能在国金汽车身居高位,不得不让我们开始怀疑,国金汽车造车的诚意与可信度。

在各个网站的公开信息中,我们能查到的关于张钦国的个人信息并不多。

唯一确信的是,2018 年 6 月之前,张钦国担任陕西通家汽车执行总经理,全面统筹通家汽车的发展工作。基本上每次有陕西省政府领导视察陕西通家,都是张钦国带领大家详细介绍陕西通家的企业发展战略、生产经营、后续产品规划及研发等情况,算是陕西通家的牌面人物。

陕西通家彼时的董事长同样是苏金河,但与国金汽车不同,陕西通家并不是苏金河个人创业的产物,而是其作为股东增资扩股后的投资品,同时,通家的主要产品是微型车和商用车。

于是,出于更大的造车野心,2016 年,苏金河注册成立了国金汽车。这一次,国金不但彻底归属苏金河家族,同时瞄准的定位,还是更具市场和潜力的乘用车。

而国金汽车最初的发展,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借用的就是陕西通家的生产资质。

后来,随着国金汽车渐渐步入正确的节奏,2018 年,陕西通家开始寻求被收购,并最终被新海宜和苏州海竞一起拿下控股,苏金河退出法人与高管团队,全身心投入国金汽车。

与此同时,追随着苏金河,张钦国随之也从陕西通家离职,自 2018 年下半年开始,担任国金集团副总裁兼制造公司总经理。据国金员工王力(化名)说:" 张钦国是苏金河的亲信人物。"

目前,通过天眼查 APP,我们看到张钦国分别在三家公司担任法人,两家企业担任股东,以及九家企业担任高管。

而这些企业,几乎全部与国金汽车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彼此之间或互为股东和投资人、或互为供应链上下游、或法人与高管人员高度重合,如是,组成起了巨大的国金汽车关系网。

能在这样一张关系网中拥有如此多的法人和高管地位,可见张钦国绝对堪称国金汽车的核心人物。

至于为什么仅仅一篇报道就惹得张钦国如此气急败坏,王力告诉我,或许和国金汽车刚刚筹到一笔钱、正准备改款 GM3 有关,他们担心影响融资。

随后我向国金汽车相关知情人求证,对方表示,国金汽车确实 " 正在从政府那里弄钱,目前是谈判敏感期,所以着急 "。

然而,国金汽车完全没有试图从企业规划、产品进展等客观情况上向我们说明问题,仅仅是寻求 " 威逼利诱 " 企图让敝司就范。我真的想问,咱们的解决方式就只会如此简单粗暴吗?苏金河总,您的副手就是以这样的态度对待造车的吗?

同时,国金汽车是淄博高新技术开发区引进的重点项目之一,淄博高新区通过旗下的资产经营管理公司对国金汽车控股 13%,并且有进一步增资扩股的可能性。我们非常欢迎国资对汽车行业的青睐,也欢迎投资而不干预管理经营的态度,但对于投资对象核心管理层的基本素质跻品行,是否应该更认真的考察。

如果国金汽车还算个想要用心造车的企业,我们希望,张钦国能向我及 ACW 公开、正式道歉。

诚然,昨天晚上了解到详细情况后,国金集团另一位副总裁高江涛已经向我做出道歉,但我希望公开、正式道歉的人,是张钦国本人。

我试图通过高江涛要求张钦国正面致歉,然而高江涛并未对此要求作出回应。

随后,某相关知情人向我转述了高江涛的意思:

他并不大了解同事,也不太方便就同事的问题多做评论,更何况张钦国与之还是平级的领导,公司情况复杂,这不是他的级别能够解决的事情。不过,在他看来企业的确应该和媒体保持正向、客观的沟通,他仍然希望未来能和媒体成为有一说一的朋友。

对此回复,王力的反应却并不意外:" 国金汽车内部一向有拉帮结派的传统,管理层就像演甄嬛传,处处宫斗大戏。张钦国代表的都是国金的‘通家帮’(陕西通家汽车过来的员工),在公司势力很大,曾经国金还有过一小撮‘长城帮’,结果天天被‘通家帮’虐。"

固然,在新旧动能转换时期,山东急需要一家新能源全资质企业填补 " 山东没有乘用车 " 的空白,但毋庸置疑,不应当以这样的方式。

如果将造车当儿戏,那么发展下去,国金汽车与张钦国所做的一切,将不止是对媒体、更是对所有消费者的不尊重。

到那时,要求张钦国道歉的人,恐怕也不只我们了。

以上内容由"autocarweekly"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陕西江涛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