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晶茂破产,1000 余家合作影院面临生存危机

作者 / 邓颖翀

" 晶茂的破产,某种意义上变成整个影视行业不景气背景下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接下来,可能一个接一个的影投公司会倒下。" 谈及上周晶茂提交的破产申请,比高影城 CEO 印钢忧心忡忡的对河豚君说。

如晶茂官网介绍,它在国内合作的影院数达 1500 多家,拥有 10000 余块电影银幕。据了解,晶茂与影院采用的是季度付款制。所以,晶茂此时宣告破产,无法支付这些影院第三季度的映前广告费,甚至还有不少连第二季度的费用都尚未结清。

而这笔款项对于影院来说至关重要。印钢告诉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晶茂与比高约定的映前广告费用按影院总票房的 3% 到 5% 来结算。

据拓普数据显示,比高影院今年第二季度的总票房为 4984.8 万元,它本可获得的映前广告收入在 149.54-249.25 万元之间。这笔收入属于影院的净利润,在电影总票房增速放缓,观影人次下降的当下,可以说映前广告收入关乎到影院的存亡。

晶茂事件只是影院收入减少的开端,首先与之合作的影院将受到波及。其次,其他映前广告公司为了生存,也会通过压低银幕购买价格来减少成本。未来,还将有更多影院面临收入下降的风险。

在愈发严格的审查制度下,上游制作的内容难以输出,导致影院出现片荒,观影人数随之下降、总票房增速放缓,同时影院对广告主的吸引力被大大削弱,进而导致晶茂破产。如今这股力量正在进行反噬,下一个倒下的,或许将是影院。

" 去年关闭的影院有 1000 多家,今年就算增加到 2000 家我也不觉得惊奇。" 印钢感叹道。

晶茂破产,影院遭殃

与其他广告形式不同的是,映前广告与电影内容的绑定关系极强,依附于影视行业而生存。广告主可以选择在与观影群体特征与它们的品牌受众相符的电影,或者他们预估票房会大爆的影片上映时进行广告投放,并依据票房进行结算。所以一旦电影市场遇冷,观影人数增长放缓和上座率急速下降,广告主对映前广告的投放意愿便随之削弱,映前广告公司的收入骤减。

而且在 2018 年电影广告协会正式成立以前,即便在热门影片上映期间,映前的广告位也不一定能空出来。例如 2017 年《战狼 2》上映时,片方给到影院的 2 分 39 秒的映前预告片中,内嵌 10 部广告。按当时的市场价计算,该播放时长可给万达传媒带来 3230 万元的映前广告收入,此事促使分众晶视、晶茂、万达传媒等行业代表联手成立协会来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

可见,发展历史仅有 10 余年的映前广告行业在整个影视行业中势单力薄,尚处于一步步探索,建立行业规则,加大话语权的过程。不仅需要与片方抢夺映前市场,在与影院的合作中,他们也处于更为被动的一方,导致其为了保住各自的银幕资源,与影院签的合约时间周期长、价格高。

所以当电影市场不景气时,在广告主与影院方的夹击下,较为弱势的映前广告行业首当其冲,晶茂就此倒下,与之合作的一众影院也将受到牵连。据印钢透露:" 在映前广告行业,相较于有央视背景的分众晶视和背靠万达集团的万达传媒,晶茂是其中的市场化程度最高。它的倒下不仅对于映前广告行业来说非常可惜。而且当影院缺少了晶茂的映前广告结款,大点的影院尚且能够承受住这笔损失,小点的影院则很可能因此直接倒闭。"

为了生存,映前广告公司未来势必会降低电影银幕的采买价格。接下来,有更多的影院将被影响。虽然究其根本,这一切灾难的源头都始于好内容的匮乏。特别是今年,观众寄予厚望的《八佰》、《少年的你》、《小小的愿望》接连撤档,身处行业末端的影院只能被动接受这样的现实,既然暂且无法解决前段优质影片的供给问题,就得先考虑如何进行自救。

影院自救

除了映前广告,构成影院收益的主要还有票房收入和以爆米花和衍生品为代表的非票收入。所以为了弥补映前广告的损失,影院要提升其他两个方面的收入。

首先,影院可以通过增强观影体验,开设特殊厅的方式来增加票房收入。" 现在都是数字化时代了,影院的销售方式得改变。就像淘宝那样,源动力来自购买方,我想买的东西自己去找,叫自选。而影院的销售方式是零售行业中最落后的,不仅自己安排每天供给观众看的影片,而且一放就放一周以上。所以要想彻底翻身,首先要改变销售逻辑,变成观众先看什么,我就放什么。" 一位院线经理说道。

其实这个逻辑,和我们之前写过的点播影院一样,目前有苏宁影院已经开始把传统的电影院大厅与点播影院的小厅相结合。除此以外,可供电影院放映的视频类型也需要增加。体育赛事、电子竞技等,只要观众有需求都可以作为电影的补充资源进行放映。

其次,影院要思考如何才能尽可能增长观众在影院的停留时间。电影只能作为影院提供给观众的主要产品,现阶段影院要多尝试与其他产业的结合,多做一些可以体验的门店或者商业形态,以此提高非票房收入。

此外,印钢认为目前影院所处的境地,需要国家主动采取一些措施来救市。比如从电影票房中提取的 5% 的电影专项基金,是否可以在特殊时期,减少一点比例,让利给影院。而且,如今互联网电影售票平台也会从电影票中提取 10% 作为服务费,这时是否可以启用电影专项基金,来打造一个类似铁路部 12365 怎样的售票系统,让影院增加这 10% 的收益呢?

而且,未来需要提高电影院的设立门槛,建立标准。和开酒店一样,每个星级的酒店有不同的标准,这样才能保证酒店提供的服务水平。而现在电影院的水平无论在硬件还是服务上都参差不齐,一味贪图新影院的扩张而缺乏对质量的把控,使得 80% 的票房都集中在 20% 的影院手中,剩下的 80% 的影院中一大部分都面临严峻的生存问题。据业内资深人士预估,到 2019 年底影院行业或将开始出现收购情况,到 2020 年会有大规模的收购和兼并。

晶茂作为影视行业的冰山一角,在面临大环境的不景气时骤然崩塌,与其息息相关的影院要想挺过这关,目前只能想尽办法进行自救。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