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如何把虐待你的老板送进监狱?韩国有答案

世界说 07-29

" 你最近不是膝盖疼吗,把裤子掀起来!" 董事长抓来一只稀有的蚂蝗,直接按在员工的伤腿上,大声呵斥道," 要好好吸血才会好,不准拿下来!"

这位董事长是韩国著名科技公司 " 未来技术 " 的杨镇镐(Yang Jin-ho)。除了多次拿员工的伤口玩 " 蚂蝗游戏 " 之外,他还经常向员工提出无理的要求:聚餐中途不允许上厕所,强迫吃满嘴的大蒜,将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杨镇镐还曾经强迫员工用刀和弓箭虐杀活鸡,并美其名曰 " 狼性训练 "。

杨镇镐的暴力行径持续了十年,从来没有得到过有效阻止,这是因为杨在韩国 IT 界颇有地位,多数员工敢怒不敢言。直到去年,一位不堪其辱的员工终于向媒体曝光了一段杨镇镐施暴视频,引起了全国民众的愤怒,杨镇镐这才被警方逮捕。

● 杨镇镐 / 韩联社

杨镇镐下属的遭遇并不是孤例。根据 2017 年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的调查数据,超过 73% 的受访者称自己曾遭受过职场霸凌。其中,25% 的人每周遭到不止一次的霸凌,更有 12% 的人说自己每天都要被上司或者同事霸凌。在这些受访者中,60% 的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为了解决职场霸凌问题,7 月 16 日,韩国雇佣劳动部宣布《职场霸凌禁止法》开始生效。

《职场霸凌禁止法》规定,如果施暴者用解雇、降级等方式威胁举报者或者受害者,最高将面临 3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 3000 万韩元(约人民币 17.5 万)以下的罚款。

该法对 " 职场霸凌 " 的定义包含三个方面:用人单位或劳动者利用其在单位中的优势地位或关系;超出业务合理范围;给同公司职员造成身体或精神上的痛苦,或使其就业环境恶化。

韩国媒体对这部法律带来的实际效果意见不一。反对的声音认为,职场霸凌是社会文化领域的问题,法律和制度的约束很难带来良好效果。想要改变根植整个社会的职场潜规则,韩国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要不是为了饭碗,谁甘愿当受气包

韩国职业教育研究所的一项研究发现,当看到问卷上罗列的霸凌行为时,英国员工通常认为上司是暴力行为的主要施加者,而他们的行为属于职场霸凌。

虽然韩国员工同样认为上司是职场暴力的主要施害方,但是他们中大多数人并不认为上司是在霸凌。相反,倘若同事有类似的行为,他们就会认定这是职场霸凌。

相比于英国雇员,韩国雇员对上司欺凌行为的容忍度更高,这不得不让人们想到根植韩国的儒家思想。朝鲜王朝时期,儒学曾经作为主导思想,建立社会的基本道德观。儒家思想强调社会等级制度,要求人们尊重位高权重者,韩国人自小就被教育要服从和尊重长者。

● 2011 年,韩国京畿道的一所中学的学生准备在孔子像前鞠躬 / 视觉中国

以长为尊、以权为贵的思想塑造了韩国职场森严的等级制度。这套制度自下而上分为社员、代理、科长、次长、部长、首席部长、本部长、常务、专务、代表、社长、会长等诸多等级。繁复的等级制度使得韩国职场的秩序僵化,级别低的员工一般只能服从上级的命令,否则就会被视作以下犯上,是粗鲁无礼的行为。

LG 电子法国区前社长埃里克 · 索杰曾经写过一本名叫《疯狂韩国人》的书。在书中,他分享了在这家韩国大企业工作时的经历。比如在聚餐时,他所在的管理层被告知,如果前来法国办公室考察的副会长还没坐下来吃饭,他们就不能先坐下来吃饭。索杰还曾亲眼目睹过韩国领导往下属身上摔椅子的现场。" 在韩国公司工作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尽管这个国家的经济已经开放了,但是社会、企业和家庭的阶层秩序中仍然有一种无法抵抗的力量:控制和服从。"

除了等级制度在作怪外,近年来,愈发严峻的就业形势也让许多韩国人选择对职场不公待遇保持沉默。韩国统计厅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1 月份,韩国就业率为 59.2%,同比下滑 0.3 个百分点。韩国失业人口达到 122.4 万人,失业率为 4.5%,同比上升 0.8 个百分点,这是自 2010 年 1 月以来的最高失业率。在 15-29 岁的年轻人中,失业率更是达到了 8.9%,就业形势不容乐观。

● 2014 年,韩国釜山的一次招聘会中,正在等待面试的求职者 / 视觉中国

为了在竞争激烈的职场站稳脚跟,许多韩国人选择做一个受气包,在遭到不公待遇时不去伸张自己的权利。经媒体曝光的职场霸凌事件或许只是凤毛麟角,真正的韩国职场,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残酷得多。

效忠企业,还是效忠领导者的家族

包括三星、LG、现代、乐天在内的许多韩国大财阀是家族企业。职场欺凌行为近来受到关注,和许多韩国家族企业霸凌事件遭媒体曝光有关。

韩国大家族企业的创办人既是公司所有者,也是经营者。公司内部实行家庭式管理,创业者及其家庭成员在公司担任一定职务,享有绝对权威。

这些企业的员工一入职,就要对领导者家庭表示绝对效忠。一旦家庭成员有违规行为,员工畏惧于他们的权势地位,以及在业内广阔的人脉,真正愿意揭竿而起的人实为少数,这让职场霸凌很难受到约束。

其中,大韩航空的 " 坚果门 " 事件正是一个典型案例。

大韩航空前会长的长女赵显娥曾是大韩航空的副社长。2014 年,赵显娥在乘坐自家飞机时,辱骂殴打乘务员,要求已经滑出轨道的飞机返航,导致航班延误,跑道上的其他飞机也受到影响。而她的理由竟是乘务员没有将坚果摆在盘子里递给她,而是装在袋子里。

● 2019 年 6 月,韩国仁川地方法院就李明熙、赵显娥走私案作出判决,两人违反《关税法》罪成 / 视觉中国

赵显娥的暴戾性格与其家人一脉相承。2018 年,赵显娥的母亲、大韩航空前会长夫人李明熙的种种恶行遭员工起诉:稍有不满就向员工丢钥匙、花瓶,吐口水;向开车太慢的司机泼水,用鞋底敲打后脑勺;踢打忘了买姜的员工,并强迫他下跪……李明熙的二女儿赵显玟去年也被曝出在会议上向员工砸水杯、扔蛋糕。在媒体的持续曝光下,李明熙母女三人多年来命令自家员工用飞机走私海外商品的勾当也被挖了出来。

企业,职场霸凌制止者还是帮凶?

在新颁布的《职场霸凌禁止法》中,政府要求,拥有 10 名以上员工的公司必须在《就业规则制度》中对欺凌行为范畴、预防教育、防止再发生等多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并设计对策。公司人事部门如果收到举报,需及时开展核实调查工作。若情况属实,将对受害者采取保护措施,如调换工作岗位、指定带薪休假、严惩肇事者等。

早在《职场霸凌禁止法》出台前,一些韩国大公司已经将 " 反职场霸凌 " 条款写入公司规章制度。三星电子在 2015 年发布 " 性骚扰零容忍 " 倡议,让所有管理层和普通员工都签署这份倡议,承诺在职场互相尊重。

现代汽车也声称,只要内部调查结果显示性骚扰是真实的,就会对施害方采取最严厉的处罚措施,保护受害者。LG 规定,一旦收到性骚扰举报,就立即成立管理委员会,对事件情况展开调查。

● 大企业能否真的保护员工免受职场霸凌?图为位于韩国首尔的三星公司总部 / 视觉中国

然而,这些企业自身制定的规定执行效果如何?公司是否能真的保护员工,而不是施暴的上司?以及如何确保公司不会成为施暴者的帮凶?

曾经负责三星电子海外销售业务的副科长李恩薇(Lee Eun-eui)是职场性骚扰的受害者。根据她的说法,她的上司、一位朴姓部长经常偷摸她脖子后面的头发,他还曾经抓过她的胸罩带子。2005 年公务出差期间,朴部长摸着李恩薇的臀部说:" 你应该服从于你的领导。"

李恩薇不堪其辱,2005 年 6 月,她向公司人事部举报朴部长。然而,朴部长并没有受到惩罚,反而是李恩薇被迫延长休假。

● 李恩薇 / 网络

等到李恩薇回到工作岗位时,她发现自己被边缘化了。她从主管欧洲、北美业务的销售骨干调至社会保障服务部,做一份无足轻重的工作。她还收到公司邮件,警告她如果将这件事泄漏出去,公司会起诉她。

由于大财阀人脉广、财力雄厚,以一己之力抵抗大财阀实属困难。以性骚扰为例,根据亚洲新闻台的报道,2017 年韩国职场发生将近 2000 起的性骚扰事件,这是 2012 年案件数目的八倍。然而,截止 2017 年底,仅有 9 位嫌疑人受到指控。

李恩薇患上失语症和抑郁症,几度尝试自杀。她找过许多律师,但他们大多以案件难度大拒绝了她。几经周折后,李恩薇终于找到一位愿意帮助她的律师。2010 年,法院最终判处朴部长赔偿李恩薇 250 万韩元,三星电子由于没有妥善处理好性骚扰事件,也要赔偿她 3750 万韩元。

李恩薇用五年的时间打赢这场官司。她身边的人告诉她,她能打赢这场官司,让三星这样的大企业赔钱,是个奇迹。如今,李恩薇每次想起这段经历时还是会流泪。她希望三星能给她道歉,但是她至今也没有等来这个道歉。

● 李恩薇手持法院的判决书 / 网络

遏制职场霸凌,法律不能只说漂亮话

在《职场霸凌禁止法》生效后,韩国民间团体 " 职场霸凌 119" 的相关人士认为,这部法律为减少职场霸凌的现象有进步意义。但是由于法条自身的漏洞,实施的效果可能有限。" 如果政府以法律为武器,表现出强烈的处罚意向,那么职场欺凌的情况自然会在企业内部得到净化。"

目前,这部法律只在施害方用降职、开除等方法惩罚受害者时才有效,因为他们会面临 3 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者 3000 万韩元以下的罚款。一旦施害方没有用实际行为惩罚受害者,他们就不会受到法律制裁。

● 7 月 16 日,韩国一家地方电视台的员工在首尔举行反对职场霸凌集会 / 网络

韩国就业门户网站 Incruit 的数据显示,普通员工普遍支持该法律,支持者达到 97%。而在部长、常务等级别较高的公司管理者中,不赞成的人数达到 19%,他们认为部分员工可能会恶意利用法律来报复公司。还有人认为,法律标准不清晰,上司可能因此无法有效管理下属,这将大大削弱企业的竞争力。

" 政府应该为企业制定具体的规范,指导他们如何惩戒施害者。否则,这部法律只是在说漂亮话,没有任何实际效果。" 一位钟姓妇女工作者在接受《韩国时报》采访时说道。(责编 / 朱凯)

点击图片直达往期精选

以上内容由"世界说"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职场答案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