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造车?为何华夏幸福悄悄地溜了,恒大、宝能轰轰烈烈地来了 | K • Focus

汽车K线 07-29

造车?为何华夏幸福悄悄地溜了,恒大、宝能轰轰烈烈地来了 | K Focus

造车真的很难吗?在《硅谷钢铁侠》一书中,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整个造车过程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困难,真是有必要让全世界都知道,特斯拉的罗马,并不是一天建成的!

作 者 | 甄 瑶

编 辑 | 李晓瑞

出 品 | 汽车 K 线

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新能源产业相互渗透和发展,更重要的是由于特斯拉受到热捧,近几年大量热钱开始涌入这一领域。除了科技类公司和互联网企业,很多地产商也踏入了造电动车这条赛道。

从刚发布的《财富》世界 500 强中最会赚钱的行业 Top 10 来看,在中国除了商业银行,房地产力压石油、天然气、石化,以及保险、通讯和通讯设备等行业,位列第二。

也难怪,许家印率领着他的恒大,斥巨资布局多条造车战线;宝能的姚振华,甚至打破行业潜规则,不惜得罪经销商,也要进入汽车产业,让观致转型造电动车。

那么,地产商进军造车领域,是在搅局市场还是真的能促进汽车产业发展?那些进入造车市场的地产大亨真的能成功吗?作为汽车行业的 " 外来者 ",地产商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不要忘了,曾因雄安新区资产暴涨的华夏幸福和其董事长王学文,已经悄然从既有资质、又有工厂的合众新能源汽车中撤出;而不断传出造车新势力停产、员工休假的消息,则给携带大把钞票的房地产商们,提了个醒儿。

房地产商的造车热潮

据汽车 K 线统计,过去 5 年来,A 股上市房地产公司中已有 10 家公司涉足新能源汽车领域,宣称的涉及各类所谓投资额约 5000 亿元。

7 月 24 日,恒大集团旗下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与德国 hofer 动力总成集团(以下简称 " 德国 hofer")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成立合资公司恒大德国 hofer 动力科技公司。这是 2019 年以来,许家印第 8 次在造车领域方面出手。

如果仅以恒大正式披露的金额来看,截至目前,许家印及其恒大集团所宣称的对汽车行业全产业链投资,已经超过 2800 亿元。

除了恒大、宝能,地产商入局造车似乎也成了一种趋势,最新加入的是富力地产。

7 月 6 日,富力集团与华泰汽车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富力集团将参股华泰汽车,在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无人驾驶等领域开展合作。不过,有报道称,华泰汽车目前三大基地均已停工停产,且存在拖欠员工工资的现象。可以预见的是,通过此次双方合作提供的资源支持,华泰汽车将获得喘息的机会,而对于富力集团来说,转型新能源也是其多元化发展的关键一步。

据富力地产 ( 02777.HK ) 发布 2018 年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富力地产协议销售额为人民币 1,311 亿元,同比增长 60% ;营业额为人民币 769 亿元,同比增长 30%;净利润为 83.71 亿元,同比下滑 60.49%;经营现金流为 -86.17 亿元,同比下滑 18.26%。

负债方面,富力地产流动负债由 2017 年的 1127 亿增至 1777 亿,同比增长 57.6%。受此影响,富力地产资产负债率由 2017 年的 78.23% 增至 80.9%。

笔者认为,对于这种合作,用一个歇后语概况较为合适,"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

此外,被认为是闯进汽车圈的 " 野蛮人 " ——宝能也早已经将目光瞄准了新能源汽车产业。

2017 年 12 月 21 日,宝能以 65 亿元获得观致汽车 51% 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一年后观致股权再次出现变动,宝能继续以 15.6 亿元收购 Kenon Holdings 手上持有观致的 12% 股权,交易完成后宝能取得观致 63% 的股权。据悉宝能拟再收购奇瑞所持观致 12.5% 股份,收购完成后,宝能持股比例将从目前的 63% 升至 75.5%。

实际上,联想到华夏幸福参股长城花冠、合众汽车,碧桂园建设新能源汽车小镇……地产商跨界进入汽车产业趋势可谓不断升温。

" 隔行如隔山 "

房地产商造车并非一帆风顺

" 地产商造车进展如何?" 不仅是地产商股东们所关心的问题,也是业界和普通民众关注的焦点。经过汽车 K 线梳理,不难发现房地产商造车其实困难重重,并非一帆风顺。

2018 年 11 月 29 日,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已不再担任合众新能源汽车法人代表,取而代之的是合众新能源创始人方运舟。

此次,王文学将合众新能源的法人位置拱手让人,其实事出有因。

据了解,受限购影响,地产资金普遍回流不足,2018 年华夏幸福不仅卖了 19% 股权给平安,还撤了不少事业部。据知情人士透露," 华夏幸福涉足造车事业后烧钱不止,却没有资产可卖,自然会采取战略性收缩。"

2017 年 12 月 19 日,王文学个人认缴出资 3.3 亿元收购合众新能源近 53.4% 股份,王文学成为合众新能源董事长,华夏幸福孙公司拉萨知行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合众新能源最大股东。

然而,随着此次法人的变更,该公司新增宜春市金合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据悉,宜春金合股权投资公司成立于去年 10 月 22 日,注册资本 15 亿元,宜春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局持股比例约 99.93%。去年 9 月,合众新能源已在宜春市经济开发区注册宜春分公司。

除了主动撤出的华夏幸福,恒大造车的第一步就被坑了。早在 2017 年下半年,败走美国造车的贾跃亭多次赴港寻求融资,最终他和许家印走在了一起。2018 年 6 月,一心造车的许家印率队参观 FF 洛杉矶总部时不仅赞誉有加,还宣布以 20 亿美元的真金白银接盘后者,并输送造车燃料。

但这位中国前首富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之前已经有一家地产公司栽在了贾跃亭的手上,而贾跃亭本人已经因债务危机、孙宏斌接手失败等事件,频频遭受舆论质疑。贾跃亭本人对此可能并不太在意,因为他 " 下周 " 并没有回国的打算。

在 FF 和恒大造车童话还未黑化之前,恒大曾有一项雄心勃勃的造车大业——未来 10 年在中国华东、华西、华南、华北以及华中地区建设 5 大研发生产基地,10 年后年产能达到 500 万辆。

显然,恒大的造车计划,是紧盯着正在商业化的新能源车市场来制定的。然而,严重失信的贾跃亭却给了同样在亚冠赛场失信的恒大一个教训。两者最终上演互撕大战,并于去年最后一天分手。

可是许家印并没有因贾跃亭让自己的梦想窒息。为了继续追求梦想,恒大阔绰地在各地挥金如土,开启 " 买买买 " 模式。

如果说恒大造车的首次失利只是因为许家印看走眼,那么宝能入股观致汽车后,经销商称 80% 的门店不赚钱,市面销量无改观,也是姚振华看走眼吗?

2018 年,宝能相继在杭州、昆明、广州、陕西西安等地与当地政府达成新能源汽车合作意向,共同建设新能源车产业园等项目,规划投资总额高达 1240 亿元。

宝能进入以后,观致领导层换了一拨又一拨,新产品迟迟不见,经销商抗议中不就有一条是断供嘛,甚至零部件都不能供应了。2018 年底,有报道称观致汽车位于常熟的工厂已经停产,这也是为何观致汽车迟迟交不出货的原因。

资金方面,宝能的第一笔钱打给观致了,但后续的资金是否到位尚无消息可以证明,还有 100 亿的研发投入都花在了哪里?到位了多少?

对于自产自销的观致也是类似的,宝能看似 60 多亿买了个便宜,但这才是开胃菜,造车本就是一场 " 烧钱 " 的运动。

如此分析,宝能似乎不太像是有造车梦的。正如某汽车行业资深人士称:" 资本是无罪的,进入者成分不重要,行动的轨迹更重要。房地产巨头做汽车,八成以上不靠谱。"

当然,以上 " 病痛 " 已有前车之鉴,多家地产商进入造车领域之后深感后悔,并痛苦退出。

从媒体出身的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也在为自己 "200 亿资金是造车门槛 " 的言论感到可笑,他低估了造车需要资金和其他方面投入,而且这还是其采用低成本代工模式的情况下。如今,蔚来汽车股价长期处于破发。

格力董明珠则在为自己斥资入股珠海银隆,感到头痛不已。被她带入坑的王健林,也应该感到了汽车制造业的重量。

因此,华夏幸福已经低调转让了合众新能源的控股权;碧桂园的顺德汽车产业园,也遭遇龙头企业跳票……

汽车 K 线认为,不论是恒大、还是宝能,还是已经偷偷溜走的华夏幸福,又或者是新加入的富力,他们把造车这一件事,想得有些简单了。不可否认,有钱能使鬼推磨,资本能够帮助他们迅速实现规模。

可造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经得住诱惑、耐得住寂寞。不管是什么样的背景,只有把真金白银投入研发与制造,有新产品投放市场接受检阅,其他都无所谓。

虽然地产商手里有很多资产,但是地产商并不懂真正造车,也没有造车头脑,似乎在他们思维当中 " 资本 " 还是首位。

投资换土地?

房地产企业 " 去地产化 " 日渐成为趋势,这些暴利的房地产商想通过进入实体制造业,转变其形象。事实上,恒大集团早在 2015 年已经开始转型,涉足体育、医疗、高新科技领域,新能源汽车则是其转型重点环节。

当然,除了造车转型之外,笔者认为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部分地产商只是为圈地,以便更快地 " 钱生钱 "。

最早这么干的是贾跃亭。2016 年 8 月,乐视控股曾宣布投资近 200 亿元在浙江德清莫干山国家经济开发区建设 LeSEE 生态汽车超级工厂和汽车生态小镇。到当年 12 月,乐视就已以 2.79 亿元的价格取得约 1350 亩土地。

但随着贾跃亭不断推迟回国,莫干山汽车小镇最终成为一纸空谈。但乐视的前车之鉴,并未阻止房企效仿。

近年来,包括宝能、万通、碧桂园、恒大等房企均陆续以新能源汽车建厂等名目,与地方签署协议。

6 月 11 日,广州市人民政府与恒大集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暨南沙系列重大投资合作协议签署活动在广州举行。恒大将在广州南沙区投资 1600 亿元建设新能源汽车三大基地等项目。

6 月 15 日,恒大又与沈阳市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恒大集团将投资 1200 亿元在沈阳建设新能源汽车三大基地项目。其中恒大新能源汽车的整车研发生产基地将落户沈阳浑南区,轮毂电机研发生产基地及动力电池超级工厂则将落户铁西区。

早在 2019 年 4 月,沈阳国有土地挂牌出让公告就显示,恒大国能下属公司曾以 4.7 亿元在沈阳拿下 8.02 万平方米土地,这宗编号为 "HN-19001" 土地用途为居住和商业,产权年限分别为 70 年和 40 年。

此外,今年恒大集团在天津拿下一块 7.24 万平方米的住宅商业用地,政府对竞标者的要求是,需在该区域投资不低于 20 亿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并要求在签订土地出让合同之前,与地方政府签订相关投资协议。

财报显示,2018 年中国恒大集团年度营业额为人民币 4662 亿元,较 2017 年增长 49.9%。

利润方面,恒大 2018 年度毛利为人民币 1689.5 亿元,较 2017 年增长 50.5%;毛利率为 36.2%,上升 0.1 个百分点;净利润(剔除汇兑损益)为人民币 722.1 亿元,较 2017 年增长 106.4%;经营现金流为 547.49 亿元,同比增加 136.26%。

2018 年 1 月,碧桂园与广州顺德签署投资协议,投资 25 亿建设新能源汽车小镇,并宣布引进多家行业上下游企业,总规划 3000 亩,首期核心区 178 亩。

2018 年,宝能以 " 新能源汽车项目 " 的名头,先后签下富阳、广州、西安、昆明、昆山 5 个地方的新能源产业园区,规划投资过千亿,产能达到 200 万辆。然而,这些产业园区周边的配套已经陆续在推进,却迟迟不见宝能有任何动作。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曾表示,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政府支持在逐步退出,但汽车产业链较长,适合规模型房企将其当做接替房产开发业务的转型目标。

他认为,房地产公司现阶段看重的还有新能源产业背后政府支持,包括地方对新能源车企、制造基地的财政补贴以及廉价土地出让。除了寻求业务 " 出路 " 之外,以投资新能源汽车为名快速获取廉价土地,是最吸引房企的地方。

K 线观点:

跨界造车远比想象艰难。恒大进军新能源车产业的动作,充满种种疑问,宝能旗下观致汽车也危机连连,富力拿下三大基地均已停产的华泰汽车……这让房地产商们明白," 隔行如隔山 " 的现实挑战始终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这批地产商正在用一批二三流,甚至已经快要消亡的车企来挑战成为世界一流汽车集团的目标。从另一方面看,这种冲击将对中国传统造车企业造成很大压力,不但不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健康发展,反而搅乱中国汽车行业正常前进步伐。

截至目前来看,国内数十家前赴后继的新造车企业,至今还没有一家获得实质上的成功,包括几百家造车新势力在内。

众所周知,造车是一个非常烧钱的行业,如果没有充足的 " 家底 ",并不能走得太远;并且投资有风险,几十亿甚至几百亿的投入也有可能颗粒无收。因此,考验他们的可不光是钱袋子,还有核心技术。

思考者相关阅读:

文字为【汽车 K 线】原创,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号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相关标签 电竞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