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NHK 实录日本实习生骗局,曝光当代“人口贩卖交易”!

有生之年

能去自己喜欢的国家工作、生活

是很多人的梦想

在越南,有这么一群年轻人

因为热爱着美丽的日出和绚烂的樱花

他们远渡重洋

来到日本 " 学习技能 "

本以为可以增加收入、增长见识

可没想到,等待他们的

却是一场难以醒来的噩梦

" 我感觉自己被当做奴隶送到了日本 "

一天,日本 NHK 电视台收到了一封求救邮件

寄件人名叫 Tien Chu

30 岁,来自越南

在今治毛巾的一家加工厂 " 工作 "

她希望电视台可以

把自己 " 救 " 出去!

在日本生活过的朋友

大概都听说过或用过今治毛巾

已有百年历史的它被誉为 " 毛巾界的爱马仕 "

在这样有头有脸的工厂里工作

Tien Chu 到底遭遇了什么

原来,一年半以前

Tien Chu 花了 75 万日元(约合人民币 4.8 万)

通过中介的技能研修项目来到日本

以实习生的身份

学习女装、童装的缝纫技术

但到了日本后她才发现

自己完全是被 " 卖了 "!

和事先说好的服装厂不同

她和几位同胞被安排到了毛巾加工厂

在简陋的车间里没日没夜地缝制毛巾

这种工作不仅毫无技术含量

而且薪水极低

是日本当地人都不会干的工种!

不仅工作内容相差甚远

住宿条件也很糟糕

14 张上下床一张挨着一张

完全封闭的室内没有窗户

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过道里挂着还未晾干的衣服

在密不透风的空间里

散发着潮湿的霉味

洗手间小得可怜

十几个人共用一个洗漱台

4 平米不到的公共浴室

只有 4 个淋浴喷头

却要供 28 个人共用

就这样的条件

每人每月还被迫向工厂缴纳

3 万日元(约合人民币 1900 元)的 " 房租 "

简陋的环境还不是最难熬的

最让人痛苦的是远超负荷的工作量

从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

几乎每个工作台上

都有堆成小山的布料等待加工

女工们瘦小的身躯匍匐在桌面上

疲惫又麻木

在这里,每个实习生早上 7 点就要起来干活

中间只有 15 分钟休息时间

紧接着就要马不停蹄一直工作到晚上 11 点

通宵达旦是家常便饭

有的人甚至要干到凌晨四五点!

如果完成不了规定的工作量

社长就威胁要将遣返她们回越南

一分钱也拿不到

因为不少人是借钱支付高额中介费来的日本

如果被遣返,就没有收入

偿还债务也就遥遥无期

所以大家只能默默忍受社长的压榨

连轴转的日子让人变成了

只会工作的机器

比起什么学习技能的实习生

她们更像被贩卖的奴隶

Tien Chu 哭着对记者说

" 明明是来日本学习和工作的

可我们整日都被谩骂

像被家畜一样对待。"

" 已经不知道有多久

没看到过太阳和月亮了

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大家只能抱在一起痛哭。"

大家每个月的加班时间

多达 180 个小时

已经是 " 日本过劳死基准线 80 个小时 " 的 2 倍多

可即便如此辛苦

拿到的薪水却不到四分之一

和很多赴日同胞一样

Tien Chu 的家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

父母靠种田为生

一年的年收入也只有 20 万日元

(约合人民币 1.3 万元)

对于这个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农村家庭来说

75 万日元曾是个

想都不敢想的 " 天文数字 "

但面对女儿执着的梦想

老两口还是向亲戚东拼西凑筹了出来

提到远在他乡的孩子

母亲眼泛泪光却欣慰地说:

经常听到女儿说日本是个很好的国家

日本人也很好

所以自己也就放心了

所幸,当 NHK 节目组向当地区役所举报后

工作人员第一时间介入调查

把 28 名越南籍实习生中的 8 名解救了出来

现在女孩子们

不仅有专人负责一对一教授日语

还找到了新的工作

准备开始本该两年前就属于她们的人生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们这样幸运

一名曾经接受 NHK 采访却没有离开的女孩

在 6 月初,因高压加班突发脑溢血

倒在了工作台前

至今不省人事

这样的悲剧几乎每年都在发生

同样遭遇剥削的

还有来自中国的劳工

这三位中国姑娘背井离乡来到日本

本想着能得到更好的生活

结果却被老板恶意欠薪高达 150 万日元

(约合人民币 9.5 万元)

" 宿舍 " 就在一个简易棚里

老旧的设施、斑驳的墙壁、狭小的空间

连厕所都要到外面才能使用

为了节省燃料

老板每天只允许她们开两个小时暖气

尽管环境如此简陋

每人每月还是不得不上交 27000 日元

(约合人民币 1700 元)

才能继续住在这里

辛苦工作了两年后

不仅没赚到钱,还欠了一屁股债

当被问到

" 作为实习生,学到了什么 "

一女子苦笑道

" 只觉得自己上当了 "

一名在海产品加工厂工作

负责手工给牡蛎开壳的女子坦言

自己在这里完全赚不到钱

而且回到中国后

在这里学到的 " 技能 " 也根本用不上

另一名中国女性劳工的遭遇更让人气愤

她实名出镜举报

自己受到雇主父亲的性骚扰

可在向雇主求助后

雇主完全不把她的遭遇当一回事

反而发出了 " 死亡威胁 "

IPPEI TORII 是日本一个为数不多的

公开维护外国实习生权益的组织

目前已救助数十位外国实习生免于囚禁

创始人一针见血地指出

日本政府组织的技能研修项目

看似是让实习生掌握新技术

带回发展中的祖国

而实际上却只是将外国的廉价劳动力

输送到日本

以解决劳动力紧缺的燃眉之急

很多情况下

这些实习生根本没学到任何技能

而是被派往农业、纺织业、建筑业

干一些杂货和粗活

在这里,日站君再次提醒广大

希望去日本工作、学习的小伙伴

理想诚可贵,安全价更高

出国之前一定要擦亮眼睛、货比三家

选择靠谱、口碑高的机构

顺利实现自己的梦想!

-END-

旅游频道

旅游频道

在路上或是在家里 世界终须自己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