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白宇《银河补习班》无实物表演,名副其实真正自助“失重”

从《流浪地球》到《银河补习班》,吴京从中校到少将,这一次他在地面上担任总指挥,而在太空中的则是马飞。白宇饰演的马飞,不仅是电影里指定的 " 我国最年轻的航天员 ",也是别人的儿子、曾经的学渣。邓超饰演的马皓文这个父亲也不简单,在 1997 年就开始了强化素质素质教育,一举让小马飞看到了外面很大的世界,对于地球和航空航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白宇饰演的成年马飞,是本片中第三个马飞,他那沉静、自然的旁白,牵引着观众对于太空危机的心,同时也回到了从学渣到学霸的全过程。

白宇不仅需要在外太空演出一个光荣、兴奋的航天员,同时又是有怅惘和愧疚感的儿子,这两个角色息息相关密不可分,毕竟马飞之所以称为马飞,与父亲当年的贡献与最近的 " 隐忍 " 有着浑然一体的关系。父子,在很多人看来人类社会最为重要的人际关系,白宇版马飞是自信的、执着的,他生活在父亲的期许中,又难以面对自我心底最深处的 " 自私 ",对此白宇必须将这些微表情表达出来。马飞的童年、少年经过了那么多戏剧性转折,到而立之年时外在动作已经沉稳,马飞的言语、眼神都在克制着心底的激动,即便是很有些 " 自私 " 的向父亲提出不情之请都有些忐忑,那句话说出来就意味着他们父子过去那种非一般的人生感觉要 " 坍塌 " 了,马飞进入不稳定、不确定的 "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 的临界点,白宇将这儿的微妙情绪带出来。

出发之前的记者见面会上,马飞的亲属专座就是空白,因为马飞并没有通知父亲,他不知道如何再面对父亲,之所以如此,是他为了自己能上天,就不惜让即将申诉成功的父亲放弃,消停下来的父亲其实给了他最沉重的压力,他成了自己不想成为的那个人。这是马飞直面父子的精神压力,在太空中返回地面之前,航天器又遭遇太空垃圾的打击,马飞和队长极大概率就牺牲在太空。白宇此时的表情,有些许的落寞,也有达观的从容,甚至还有些 " 这样也挺好 ",毕竟人类探索宇宙之路从来不会平坦。

但是,当马飞回忆起父亲所说的 " 一直想就有可能实现 ",他的眼里又有了表扬的光。镇定自若的开仓,在航天器上进行着艰难的跋涉。这段剧情,看似简单,拍摄时就非常艰苦。外太空当然是由绿幕来做背景无实物表演完成的,白宇穿着根据高科技做出来的衣服,模拟太空环境下的姿势,在镜头中不能随便动,尤其是手部要特别注意。白宇戴着特效追踪点头盔时的 " 靠脸表演 ",头部之外的画面,全部都是 CG 制作完成,正常人在地球上行动使劲动作呈现和弱重力的外太空是很不一样的,这就需要白宇遵循导演和专业人员的指引调配,而长时间倒挂威亚训练则是家常便饭,在实拍时更是要努力克制脸充血的程度,要第一时间让形容回到正常。白宇成为吴京之后又一个太空环境下完成 " 电影动作 " 的大场面演员,事实上他要比吴京在外太空待的时间更长、任务更加艰巨。

90 后演员白宇,近来是火力全开,从剧到影都有着出色发挥。此前不久的民国侦探剧《绅探》可以说是相当雅痞、摩登、有范儿,树立起中国年代剧版福尔摩斯形象。而在《少帅》中的奇男子冯庸在放荡公子哥的外表之内更是很有担当的爱国志士。从民国花花公子到一身正义感的爱国志士其间的差异虽然悬殊白宇调整起来却毫无滞涩感。在京城四处游荡时他是民国时期的少女杀手,可谓万花丛中过寸叶不沾身;然而在战场上他是坚韧的战士,敏锐地捕捉一切胜机;而脱下军装之后他又成为一心办学试图教育兴邦的校长。白宇在这其中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自然的调控力,不需要做作就能准确地切换到不同的人物心境中,而这也是他戏感的呈现。而在以游戏为主题的影视两版《微微一笑很倾城》中,生活中一向阳光乐观的白宇,使曹光(微光)这个在原著中愤世嫉俗,却又喜欢贝微微的外文系才子,一跃而转变为 " 前夫 " 真水无香的现实玩家。虚拟世界的抛弃,现实世界的喜欢,两个身份的结合加深了这个角色的矛盾性,白宇在其中发挥的游刃有余,使这个角色从无到有,立体鲜活。这个复杂、立体、多重的角色,给了白宇相当宽阔的表演空间,他也得以发挥出从懵懂到坚毅、茫然和彻底、幡然醒悟、" 渣 " 中带泪的深度性情。

而在电影《建军大业》和中,白宇饰演的革命者蔡晴川,在跟随朱德参与 三河坝战役时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在这一段落引得无数观众落泪。白宇的银幕形象从虚构的言情故事过渡到有血有肉的历史人物,对于出道不久资历尚浅的年轻演员来说,演技要求并不低。庆幸的是,从观众的众口一词的好口碑中我们发现,白宇的表演经受住了影迷挑剔的眼光,在战事最惨烈的时候选择坚守阵地,敌军猛烈的炮火打击并没有削弱蔡晴川誓死奋战的革命决心,他时刻牢记朱德军长的临别赠言 " 要做勇士,不要做烈士 "。这句慷慨激昂的口号成为蔡晴川生命最后时刻的真实写照。当越来越多的敌人深入战壕,蔡晴川用尽最后一口气按下了爆炸装置,他的生命定格在最辉煌的时刻,成为军中永远的榜样。蔡晴川的形象是悲情的、崇高的,他的牺牲很有意义,代表了旧中国有识之士探索中国向何处去的革命行动。马飞则是荣耀的、崇高的,他的机智避免了牺牲,是现代人积极面对一切的典范。

以上内容由"云飞扬的BLOG"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实物吴京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