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赤道几内亚总统之子、石油部长:我们不会有阿拉伯之春

世界说 07-26

作 者

余佩桦 曾佳

西非国家赤道几内亚的矿产与石化部长姆贝加称,非洲与欧洲在历史上的各种交易都是向欧洲 " 一边倒 " 的,如今中国与非洲的交易是公平的," 非洲应当毫不犹豫地发展对华合作 "。

● 赤道几内亚矿产与石化部长姆贝加(右)接受财新记者专访 图 / 财新记者 徐和谦

" 我常说,探戈是两个人的舞蹈,而不是一个人就能跳好的。因此,如果合作中的一方陷入了债务问题,你不能只责怪放款方,你还必须看看他们具体是怎么做的。" 谈及如何看待西方舆论中常见的 " 中非合作恐使非洲债务沉重 " 的论调时,西非国家赤道几内亚的矿产与石化部长姆贝加(Gabriel Mbaga Obiang Lima)这样说道。

在 7 月初来华参加赤道几内亚全国 27 个区块的石油、天然气和采矿权的招标路演时,这位赤道几内亚政坛要角、现任总统奥比昂的次子,针对中非合作如何影响非洲、非洲各国怎样处理年轻一代的政治参与诉求、赤道几内亚如何走向产业自立等问题,接受了财新记者的专访。

赤道几内亚位于非洲西部、赤道附近的沿海地区,大部分国土在非洲大陆的西沿,但该国首都马拉博(Malabo)则坐落在几内亚湾的比奥科岛(Bioko Island)上。

赤道几内亚的国土面积为 2.8 万平方公里,略小于两个北京市的面积,但人口仅有 130 万人。与非洲其他国家颇为不同的是,该国在 1968 年独立前的殖民宗主国为西班牙,因此西语、法语和葡萄牙语同为赤道几内亚的三种官方语言。

44 岁的姆贝加是赤道几内亚总统奥比昂(Teodoro Obiang Nguema Mbasogo)的次子;在该国,第一副总统一职则由姆贝加同父异母的兄长曼格(Teodoro Nguema Obiang Mangue)出任。姆贝加则以矿业和石化部长一职,主管该国的经济命脉。父子三人呈犄角之势掌握政局。

自 1979 年奥比昂发动政变上台后,这位陆军中校出身的军人便掌权至今已达 40 年,是如今全球在位时间第二长的非王权政体的国家元首,仅次于 1975 年上台的喀麦隆总统比亚(Paul Biya)。

奥比昂曾数度访华,并在 2015 年 4 月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同中国结为全面合作伙伴。2018 年 9 月,奥比昂也赴北京出席了中非合作论坛。

赤道几内亚以能源为支柱产业,经济结构单一。1991 年该国开发石油后,1997 至 2004 年间的年均经济增长率曾高达 31.9%。

但过去数年里,受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影响,赤道几内亚连年遭遇经济负增长,政府财政负担沉重。2018 年赤道几内亚 GDP 增长率为 -7%,人均 GDP 亦从曾经的超过两万美元,萎缩到 9400 美元。据经济学人智库(EIU)估计,赤道几内亚是全球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8 年人类发展报告》,赤道几内亚的人类发展指数在全球 189 个国家中仅排名第 141 位。

该国的人均预期寿命仅 63.85 岁。人口出生率达 33.31 ‰,死亡率为 8.19 ‰,婴儿死亡率高达 69.17 ‰,该国仍有 68% 的人用不上自来水,平均每万人仅有病床 21 张,成人艾滋病感染率 6.2%。

自 1971 年以来,中国已对赤道几内亚先后派出 30 批援外医疗队,派出人员超过 560 人次,在该国诊治病患人数达百万人次、施行了数万例手术。

除了石油等矿产能源产业外,该国的工业化程度低,生活日用品与工业原料均依赖进口。赤道几内亚的交通、通讯、电力和卫生等公共基础建设均亟待完善,目前尚未发展任何铁路设施。

2017 年赤道几内亚的进出口贸易总额 87 亿美元,其中出口 58.7 亿美元,进口 28.8 亿美元,顺差 30 亿美元,石油和木材为主要出口产品,主要出口国为中国、日本、英国和法国。

但由于近年来由于该国政府陷入财政困境、缺乏外来投资,赤道几内亚的石油产量呈下滑趋势。2016 年至 2018 年,其原油日产量从 23.5 万桶逐渐缩减至 13.5 万桶。目前,在赤道几内亚开采石油的企业主要是美孚、马拉松、欧菲尔、道达尔等美、英、法石油公司。

中国则是赤道几内亚的第一大石油进口国及第一大贸易伙伴。2017 年,中国向该国出口 1.6 亿美元,以机电产品、钢材为主;从该国进口 14.5 亿美元,以原油、原木为主。

中国是赤道几内亚的最大工程承包方。截至 2018 年 6 月底,中企在赤道几内亚累计完成各类承包工程营业额 166.2 亿美元。参与的中资企业达 20 余家,主要承建港口、机场、电信、电力、路桥、房建等项目。截至 2017 年底,中企对赤道几内亚的直接投资存量为 4 亿美元。

● 采访现场 图 / 财新记者 徐和谦

谈及中资承包项目对当地社会的影响,姆贝加表示,十二年前左右,赤道几内亚还是非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缺乏道路、电力、供水等基础设施。在发现了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后,赤道几内亚的经济发展看到了 " 惟一的答案 ", " 我们绝对需要中国的合作," 姆贝加表示,对华合作使得赤道几内亚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地发展基建。如今,该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不只集中在首都马拉博,而是遍布全国的每一个城镇。" 赤道几内亚已是人均基础设施投资最多的非洲国家,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参与。"

姆贝加具体介绍,赤道几内亚在几内亚湾沿岸有四个港口,其中两个由中企建造,另外两个由摩洛哥企业建造。在全国三间机场中,中企建造了两间,另一间则由韩国投资。他举例道,过去在该国首都所在的比奥科岛上,绕岛一周需要花费六个小时,现在则缩短到两个小时。

赤道几内亚扼守几内亚湾,既有岛屿也有大陆国土的战略位置重要。在被问道赤道几内亚未来是否有可能像东非国家吉布提一样,允许中国在当地设立海外后勤保障基地时,赤道几内亚驻华大使埃夸告诉财新记者,自 2015 年两国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后,合作领域就非常广泛,因此不会排除在任何方面合作的可能性。

面对西方舆论中常围绕中非合作常出现的 " 债务陷阱 "" 新殖民主义 " 等语,姆贝加说,非洲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和中国合作,寻求的也是非洲国家自己的目的。

他将中非合作比作婚姻关系,并不一定事事完美," 任何婚姻都会遇到问题,比如其中一方可能出轨。当这种情况发生了,双方不应就此分开,而是应该着手解决问题 "," 因为我相信,中国向非洲提供了非洲大陆史上从没有过的东西。这不仅仅是对于赤道几内亚而言,对整个非洲大陆都是如此。"

姆贝加说," 你可以有一条高速公路,你可以有一条铁路,但基础设施并不直接带来工作岗位。如果没有工业化,村里的人仍不知道如何利用这些基础设施。" 他认为," 一带一路 " 倡议的目标之一,就是帮助非洲实现工业化,实现工业化之后,将有助于非洲的国家自立。

当财新记者追问道,在过去数年间,由于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日渐显著。赤道几内亚方面是否感觉到,欧美等国对非洲的合作态度也随之更显主动,以试图对冲中国的影响?

姆贝加说,非洲大陆为外来投资者提供的竞争环境是公平开放的。" 中国人说‘我要你的石油’,美国人也说‘我要你的石油’,那么谁出价高谁就拿走石油。"

他还回顾,在历史上,非洲与欧洲的各种交易都是向欧洲 " 一边倒 " 的。但今天,非洲需要中国提供的基础设施投资等资源。中国与非洲的交易是公平的," 非洲应当毫不犹豫地发展对华合作 "。" 当一辆火车真的在不断前进时,它不会因为狗吠而停下来 ",这位言词直率、话语风格洒脱不羁的年轻部长如此打了个比方。

近年来,津巴布韦、阿尔及利亚等非洲国家,先后发生通过军事政变上台后长期执政的资深领导人,最终在群众抗浪潮中被迫下台的事例。政治背景颇为相似的赤道几内亚,怎么看待自身国内的政治稳定度问题?

姆贝加说,赤道几内亚的总统奥比昂认为,该国政府的一半岗位都必须是年轻一辈担纲。如今,该国内阁中部长们的平均年龄大约只有 36 岁," 而在有些非洲国家,部长们平均年龄大约是 70 多岁,这就是赤道几内亚充满活力的原因 "。

姆贝加表示,正因为年轻人的参与为赤道几内亚政府注入了活力,年轻一代能够通过议会等平台参与政治,因此 " ‘阿拉伯之春’、阿尔及利亚发生的事情,不会在赤道几内亚出现 "。

赤道几内亚当前的议会是在 2017 年 11 月选举产生。执政党民主党所领导的联盟占绝对多数,握有 99 个众议院席位,反对党创新公民党则只有 1 个众议院席位。

作为全球贫富差距最为悬殊的国家之一,赤道几内亚如今仍有约一半人口不能享用干净的饮用水、无法使用电力资源。当财新记者问道,下阶段赤道几内亚要如何改善自己国内的财富分配?

姆贝加称, " 之所以有贫富上的鸿沟,不是因为财富上的差距,而是信息上的差距。" 他举例道," 如果把 100 万美元交给一个贫穷、教育程度很低的家庭,他们一年内就会花光。但如果交给一个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家庭,他们可能会用这笔钱来投资,然后赚到 200 万美元。" 他说,政府需要把信息和教育带到赤道几内亚的农村地区,才能从根源上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

" 我们非洲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人民从未被训练成一个企业家 " 姆贝加话锋一转说道," 由于非洲国家曾经是殖民地,非洲人被训练成农民,能够分割资源,我有西红柿、我能种香蕉,但从没有考虑过做生意 "。" 而这正是中国想要在非洲做的─工业化,否则我们将永远原地打转。"

他说,许多非洲国家,虽然独立已经有几十年了,但做事情时仍有种作为殖民地的心态," 没有人在处理过程中思考─我明明可以从事铝的加工,为什么要把它直接出口?我明明有黄金,为什么我要带着黄金去迪拜加工?我们有石油,为什么我们不做一个精炼厂?非洲的思想状态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工业化倡议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工业化将使非洲非常独立。"

这位 " 政二代 " 还如此推想自己国家的转型,他说,如果工业化发生了,中产阶级就能够壮大,创造更大的经济效益。" 非洲国家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只有非常脆弱的中产阶级。很大一部分的人仍在以殖民地的方式思考,只是把原材料贴上标签,然后出口。"

他认为,教给民众企业家精神才是后进国家的解决方案," 财富不是政府分给你的。财富是中产阶级的创造─这就是在美国发生的事情,这就是发生在中国的事情。如果你没有企业家精神,你将永远有这么大的差距 "。

在能源开发事务上,姆贝加一向力主非洲各国加强横向合作,共同发展非洲的油气能源,且主张各国的国有石油公司应在其中扮演主导角色。

当被问到,他为何如此强调各国国有石油公司的作用时,姆贝加说,非洲许多国家的国有石油公司─安哥拉、尼日利亚,包括赤道几内亚的,都曾 " 处于昏迷状态,他们真的病得很重 "。

他认为,在过去数年中,当油价大跌、使各非洲产油国的经济陷入衰退之时,非洲各国的能源国企并未承担起应负的责任," 它们需要改变其工作方式,不是像个政府机构,而是像个私人实体 " 那样工作。

随着赤道几内亚现任总统奥比昂已年届 77 岁。赤道几内亚政权的过渡和交班问题,也是外界对该国关注的重点之一。

自 1992 年起,该国在野党虽在法律上获准参加选举,但此后的历次总统大选中,奥比昂的得票率都接近于 100%,也引发了选举不公的质疑。

但姆贝加为自身的国情辩护道,从历史来看,赤道几内亚一直是比较稳定的国家,政府一直在大力推进权力的去中心化,避免过度仰赖单一官员,同时拥有活跃强大的议会。他说," 当任何时候,有机构出了问题,国家依然能继续运行下去。"

2011 年,赤道几内亚修订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为七年,且只能连任一次。在 2016 年依新宪法举行的总统大选中,奥比昂以 93.7% 的得票率击败其他六名候选人,获得又一个七年任期。

2016 年 6 月,奥比昂任命姆贝加同父异母的哥哥曼格,由第二副总统升任第一副总统,属意由其接班的态势明显。此前,曼格曾担任主管国防与安全的第二副总统、农业与林业部部长、总统顾问等职。

但近年来,曼格相继遭遇法国、美国、瑞士、巴西等多国的洗钱与贪渎调查。法国首先在 2010 年 11 月,同意审理 " 透明国际 " 等非营利组织对曼格提起的挪用国际援助资金的贪渎指控。

2017 年 6 月,曼格因挪用公款和腐败在法国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他实际拥有的一处巴黎豪宅被没收,还被处以 3000 万欧元罚金,缓期执行。

2016 年,瑞士则应法国当局要求,对曼格启动调查,随后没收了他拥有的 11 辆豪华跑车。2019 年 2 月,瑞士日内瓦检察官办公室结束了对曼格的调查,并认定他涉嫌洗钱和不当管理公共资产。瑞士政府正准备拍卖这批跑车,收益则将用于捐助赤道几内亚的慈善项目。

谈及欧洲多国政府和司法机构对于自己兄长曼格的调查,姆贝加略显无奈地回应道,这是西方对于非洲国家的 " 不公平 " 待遇,是为了拖缓赤道几内亚的发展速度。

他还反问道,当卡塔尔人、沙特阿拉伯人、科威特人去欧洲置产、参加聚会时," 都没人说他们什么 ";但是当非洲人去巴黎买了一套公寓," 这就变成了一个问题 "。" 你得准备一大叠文件,说明你自己的钱哪来的 ",姆贝加边说,边张开双手比划着一叠文件的高度。

他提醒财新记者,赤道几内亚是非洲惟一说西班牙语的国家," 所以他们从不谈论说法语的非洲国家,他们也不谈论说英语的国家,因为他们在保护自己的前殖民地。但我们,我们是唯一的西班牙语国家。所以他们就找‘小个子’的茬 " 。姆贝加形容 " 我们非常‘叛逆’,我们说出我们的想法 "。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一些西方非政府组织和媒体将赤道几内亚评价为 " 由石油支撑的专政 " 时,姆贝加显得颇为习惯地说道:这是西方政府打击非洲独立国家的手段。

他说,在西方人的眼光里," 赤道几内亚是一个‘负面’的例子,对整个非洲来说是一个不好的例子。因为我们正在向整个非洲证明,你可以自己发展,你不需要欧洲的联络人来告诉你该做什么─而这是他们所不喜欢的 "。

世界说朱逸蕾对此文亦有贡献

相关标签 古天乐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