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汽集团:公告“九连发”背后 | K · Focus

汽车K线 07-25

股价长期徘徊在 25 元 / 股上下,销售、经营压力增大,这对陈虹提出的市值管理带来了不小挑战。在这样的背景下,上汽集团连发九条公告,涉及高管调整、发债融资等方面,这释放了哪些信号?

作 者 | 范渊博

编 辑 | 甄 瑶

出 品 | 汽车 K 线

7 月 22 日,上汽集团一口气发了 9 条公告。

其中包含该集团储架发行公司债券预案,以及上汽集团高层管理人员人事变动等事项。

汽车 K 线通过分析发现,此次上汽集团高层管理者的变动,可谓意义重大;同时,该公司增发 200 亿元债券,在这个特殊时期也显得意味深长。

众所周知,今年以来上汽集团开始承受来自市场环境、企业内部的压力。不论是高层变动,还是融资,都体现出这家中国最大上市公司正着手进行新的战略布局。然而,这次规划布局能否奏效,上汽集团经营业绩、市值等指标会否转好,则将考验陈虹和他新一套领导班子。

王晓秋领衔

上汽集团管理层 4 人调动

上汽集团发布公告显示,上汽集团董事、总裁陈志鑫因到龄退休,已递交辞职申请。经公司董事长提名,公司董事会同意聘任公司副总裁王晓秋担任公司总裁。

除了上汽集团总裁一职,几个副总裁职位也有较大变动。其中,原任副总裁俞建伟因工作变动,辞去该项职务。此外,新增三位副总裁:卫勇、祖似杰、杨晓东。加上现任的 4 位副总裁:沈阳、蓝青松、周郎辉、陈德美,上汽集团将原有的 5 位副总裁队伍扩充至现有的 7 位。

其中,王晓秋,曾任上汽集团副总裁、兼任上汽乘用车总经理。在他的治下,上汽乘用车在 2016 年和 2017 年两年间分别获得 32.17 万辆和 55.2 万辆的销量成绩,同比增速分别达 89%、62%。2018 年,随着荣威、名爵双品牌布局的完成,上汽乘用车销量更是同比增长 34% 达到 70.19 万辆,与 2020 年百万销量目标差距不足三成。上汽乘用车这几年的飞速发展,离不开王晓秋的运筹帷幄。

卫勇,是新任领导班子中唯一从事行政工作的,曾任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等职务。工作变动之后,陈晓东接任其职位。

祖似杰,原是上汽集团副总工程师,升任副总裁之后,兼任上汽集团总工程师职务,分管新兴业务,负责上汽人工智能实验室等汽车智能网联、智能驾驶等领域。

杨晓东,则是来自上汽集团国际业务部的总经理,升任副总裁之后,接替王晓秋兼任上汽乘用车总经理。

沈阳依然兼任上汽通用五菱总经理,蓝青松兼任商用车事业部总经理;而俞建伟在辞去副总裁一职后,作为从南汽走进上汽集团管理层的一员,仍然负责上汽在江苏地区的业务。

汽车 K 线认为,单从此次人事变动中不难发现,上汽集团对未来有非常清晰的认知,因此将进一步、坚定不移地加强对自主品牌的倾斜。

这一点从王晓秋升任上汽集团总裁,杨晓东升任副总裁兼上汽乘用车总经理不难看出,前者在上汽乘用车总经理任上,将上汽自主乘用车体量做到了 70 万辆;后者负责上汽集团国际业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上汽集团自主板块国际化战略将成为重要布局;而祖似杰则将为王晓秋和杨晓东提供有力的科技核心竞争力支撑。

面对股比限制即将取消,中国汽车产业将承受巨大冲击,长期受制于大众、通用的上汽集团可能会首当其冲。因此,这次人事变动在汽车 K 线看来,具有战略意义。

不仅如此,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卫勇任集团副总裁,也表现出上汽集团对资本市场表现的重视。

" 巨无霸 " 掉段位,新任领导班子承压

当然,使命是伟大的,这届新任高层管理者面临的压力、挑战同样是巨大的。

据 7 月 22 日公布的《财富》世界 500 强榜单显示,上汽集团凭借 1363.93 亿美元的营业总收入位居第 39 位,与 2018 年的第 36 位排名相比,下降 3 位;其利润总额达到 54.44 亿美元。

2018 年,上汽集团累计销量为 705 万辆,同比仅增长 1.75%。其中,上汽大众全年累计销售 206.5 万辆,同比增长 0.1%;上汽通用全年累计销售 197 万辆,同比下滑 1.5%;上汽乘用车全年累计销售 70.2 万辆,同比增长 34.45%;上汽通用五菱全年累计销售 207.2 万辆,同比下滑 3.65%;上汽大通全年累计销售 12.6 万辆,同比增长 14.5%。

除上汽乘用车和上汽大通保持高速增长外,上汽大众销量与上一年几乎持平,上汽通用和上汽通用五菱则呈现下滑趋势。

2019 年上半年,据产销快报数据显示,上汽集团 1-6 月累计销售 293.73 万辆,同比下滑 16.62%,是其上市历年来半年销量首次下滑,并且自 2018 年 9 月开始,连续 10 个单月销量下滑。

即便上汽大众和上汽通用通过降价促销、清理库存等手段竭力顶住下滑压力,上半年也依然难逃同比 9.94% 和 12.91% 的下滑幅度。上汽乘用车上半年同比下滑 13.18%;上汽通用五菱则更甚,上半年销量同比下滑达到 29.19%。

无论是自主业务还是合资板块,业绩均不乐观。在这样的境况下,新任领导班子不知道会用什么样的雷霆手段,来拯救水深火热之中的 " 巨无霸 "。

要知道,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自 2014 年 8 月上任以来,便很看好王晓秋,将其从上汽通用调任到上汽乘用车,并提拔其为集团副总裁。王晓秋也确实不负所托,将上汽乘用车打理地井井有条,不仅提出 " 电动化、智能网联化、共享化、国际化 " 新四化战略,还尽可能地将其落实。

比如,上汽乘用车旗下的荣威品牌与阿里巴巴合作推出了首款互联网汽车 RX5。

不过,当前形势不比从前,市场变化给新任领导班子带来的压力可谓是 " 几何倍数 " 的增长。几位新官,会在上汽集团燃烧起怎样的 " 三把火 ",不管是投资者,还是消费者,都非常期待。

彭博社此前发布消息称,上汽集团已经将原定 705 万销量目标下调至 654 万辆。

增发 200 亿债券,补充流动资金

根据公告内容显示,为灵活高效满足现阶段及未来资金需要,建立长效性、低成本、多层次融资体系,上汽集团拟以储架发行方式申请发行不超过人民币 200 亿元(含人民币 200 亿元)的公司债券,并根据资金需要适时一次或分次发行本金余额不超过人民币 200 亿元(含人民币 200 亿元)的公司债券。

本次发行的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研发创新、项目建设及适用的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用途。具体用途及金额比例由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或董事会授权人士在发行前根据公司资金需求和发行时的市场情况确定。

那么,在销量和利润都出现波动的背景之下,通过外部融资来加码新业务,对于上汽集团来说是否是正常之举?

虽然这并不是上汽集团第一次公开发行债券,其在 2006 年 -2017 年之间共增发过四次,最近的一次,募集资金超过 148 亿元。

根据 4 月上汽集团发布的 2018 年财报,该集团当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 89.75 亿元,同比 2017 年的 243 亿元减少 63.06%。

在 2019 年一季报中,情况并未有所好转,1-3 月上汽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从年初至报告期末为 -179.3 亿元,营收与净利润表现则出现两位数下滑。其中预付款项、其他应收款、短期借款、应付债券较去年末有所增加,预收款项减少(预收经销商款项减少)。

公告显示,今年前三个月,上汽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去年减少 23.64 亿元,同比下滑 15.19%。

汽车 K 线认为,通过各种渠道融资,寻求更大发展空间,对所有企业来说都是正常现象,关键在于企业的偿还能力以及融资成本。

此外,在上半年产销遇冷以及第一季度利润出现下滑的大背景下,上汽集团再度发行大额债券,对其整体负债规模将产生压力。

思考者相关阅读:

市值蒸发超千亿,上汽集团 " 市值管理 " 因何遭受挫折?| K · Data

上汽俞经民:新能源车价格肯定要涨,我们尽可能不涨太多 |K · Focus

名爵 HS 单月销量破 4000 辆,上汽集团 " 高端品牌 " 已经立足?

中国史上最大规模汽车召回惹祸 ? 上汽集团市值蒸发 300 亿能怨谁

以上内容由"汽车K线"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王晓秋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