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10 年来最被低估的国产剧,99% 的人都错过了

口袋电影 10-21

十年。

对于一个烂剧是一个时间的黑洞,吞掉热度,八卦,虚浮的刺激后一无所剩。

但对于一个好剧你会发现这十年是一个酝酿的过程。

它越来越好。

《我的团长我的团》

今年是它开播的十周年,评分从原来的 8.3 一路升到了 9.3。

在弹幕里有说看过 2 遍的 8 遍的,年年看一遍的。

慢慢的它成了大家的老朋友。

你在里面不仅能找到民族大义,还能找安慰,找勇气,找快乐,找理解,找不甘。

五味杂陈。

说来奇怪,这是一部抗战剧呀。

是的,它是我心中最好的一部抗战剧。

但它不同于以往的抗战剧,总是为了历史的荣耀。

把敌人写得没智慧和品格,把自己人写成了没温度的功勋章。

最后宏大变成了空洞。

而这部剧不仅讲国家的抗战,也讲个人的自我觉醒,更有对战争的反思。

在缅甸边境的小镇上聚集着来自各地的一些败兵。

俗话说溃军不如寇,他们像一群烂人一样的存在。

天南海北的烂人聚在一块能干什么?

比烂。

每天没什么事,但有一件天大的事。

吃。

为了吃块西瓜能豁出命来。

但。

他们本来就这么烂吗?

比如这群人中为首的孟烦了迷龙

孟凡了他出身书香门第,学富五车,机械知识手到擒来,在那个年代他还会英语。

他心中本也有个 " 少年中国 "。

什么是 " 少年中国 "?

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少年是国家的希望。

但如今他已经打了 5 年的败仗。

少年在自己的国土要埋头鼠窜,国之不国,希望何在?

因打仗离开家乡东北 11 年的迷龙,与他们不同。

他不仅烂还狠。

因此他就成了这群人里的恶霸。

平常最爱针对的是他的老乡李乌拉,可是后来李乌拉死了,身体都硬了。

逃命的迷龙还是要背着他。

因为只要李乌拉还在,就能让离家 11 年的他能有家的感觉。

这群烂人,准确的说是伤透了心的烂人。

因为战争剥夺了希望,剥夺故乡,剥夺家人,剥夺了所有你赖以生存,看作是命的东西。

死人无法被祭奠。

而活着的备受煎熬。

背井离乡让他们有些寂寞。

于是比烂。

一无是处的他们也需要点安慰。

他们其实想好好活,只是不知道如何活。

什么样的人最珍惜活?

从死人堆里挣扎出来的人。

龙文章就是这样一个无论如何都要活着的人。

因为他是从死人堆里挣扎出来的。

祖上是给死人招魂的,又流落各地参军,看尽了死。

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疯子。

我讨厌这样的眼睛。

看你时他是仵作,你是尸体,这样的眼睛不会隐瞒必然的死亡。

这样的眼睛告诉你,他杀过很多人,那也是他的同类。

他丢弃了很多事情,他经历过很多次的冷静与疯狂,伤逝与与悲悯来自尸山血海的眼睛。

……

他是个疯子,只有疯子才会在这样的世界里这样平静。

就是这样一个人,成了这群烂人的团长,组成了一只川军团,也叫炮灰团。

无论情况多糟,他永远精力旺盛,干劲十足。

什么准备都还没做,躲都来不及,他就敢孤身摸进日军虎穴。

当炮灰团们想退下去的时候,他却带领他们赢得了一场意想不到的胜利。

这时还给下属们跪下来喊他们爷爷。

但他真的是乐观吗?

全剧只有一次他哭了。

为了能够让外国友军老麦帮助自己的团学会使用枪火弹药,他终于不再装疯卖傻,痛哭流涕地给老麦跪下求他。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眼睁睁看过太多的同胞死于战争,国家失去了太多的土地,家国沦丧,溃不成军。

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却有着在异域一样的恐慌。

就像迷龙一家三口决定离开战场,过安生日子。

临走时孟凡了给的祝福是什么你能猜到吗?

你们路上,别死了。

这就是那时的中国,在战场上会死,不在战场上也会死。

那哪儿是家呀?哪儿能给我们普通人一个安稳的家呀?

他的乐观一直都太让人绝望。

就像乐极生悲,那悲极也可以生乐,而这种乐其实是癫狂。

他用他的癫狂吸引这些漫不经心的人的注意。他用他意想不到的乐观撑住这些人的听天由命。

在他的带领下,这群炮灰们终于也想活个人样了。

曾经他们睡眼惺忪,现在他们却也开始擦亮了自己的枪。

曾经他们都没个人样,现在开始尊重别人了。

原来遇到日军就只会躲,但现在抽签决定去对岸救孟凡了的父母时,他们竟开始不顾性命主动要求去。

他们在祖国的对岸拼死杀敌。

他们仍怕死,但他们开始更怕死。

《我的团长我的团》以抗日战争期间中国远征军为历史背景,这是一支组建于 1942 年的军队,跨出国门在缅甸抗日。

3 年 3 个月,我军出兵 40 万,死了近一半。

导演康洪雷为了尽可能还原战争场面,花费了 3700 万打造壮观的场景,40% 的战争场面,700 余支真假枪支,请来韩国特效烟火小组加盟。

剧组的楼道里贴满了那个年代的照片,有的演员屋里还放着枪。

但这样的极致背后,也隐藏着极大的危险。

有人应该注意到了,每集的开头都有这样一句话:

我们永远怀念为剧本献出生命和鲜血的战友们 ……

在拍摄战争场面时,多次发生了事故,其中有人受伤更有人死去。

所以这个戏,几乎是演员们拿命去拍的。

导演在事故发生后有 8 天没睡觉,他说:当事情放在你面前真的是考验你所有的所有。

这个所有包括你的生命。

这时所有人都在考虑要不要冒着生命的危险拍下去,包括段亦宏,在这段时间,他找过张译喝闷酒,跑步发泄,把自己关在屋里。

我问我自己你干嘛呢?亲眼看见一个生命瞬间的消失掉,亲眼看见满脸是血。救我,救我。我不想把戏交代在一部戏上。这不是我第一部戏,也不是我最后一部戏。你到底想要什么,在乎的是什么,要想走人太容易了。但是我又会问我不拍了会很舒服还是很难受。我觉得我会难受。我觉得我会被禁锢住。我不知道这个时候生命是可贵的,还是我禁锢了生命。你觉得哪个更像你,更使你踏实。更有一种存在感,更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我怕我生命禁锢住。那你就按照你的本意去做,当我决定要拍下去的时候,我太舒服了,太释然了。

最后在他的动员下,大家都决定要继续拍下去。

导演康洪雷哭着给演员鞠了三个躬。

张译当初看完这个剧本大纲就哭了一个小时,为了拍这部戏,半年没有接任何戏,就为着等这部戏开拍。

但他拍到第三天就撑不住了,甚至现在他都特别不愿意回忆。

那种心理上的折磨。所以我特别不愿意回忆那个时候的心路历程,对于我来讲到现在都是一个挺残忍的事情。因为那一段历史很值得人去纪念,很血淋淋的。如果没有那些人的话我们的国家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一想到《团长》很难受,因为这个故事我以前不知道,直到看剧本才知道原来世界上有一个角落叫滇西,这个角落里有一群这样的人叫老兵,在这个老兵很沧桑的脸上或者说很平淡的脸上,胡子拉碴,邋里邋遢的,甚至有些真是垂垂老矣,很多人已经故去,还有一些健在的人,从他们身上竟然能看到那么了不得的一段历史,可是他们自己现在很平淡,这个让我觉得一群巨人。

张国强拍完这个戏后,导演说他变化最大。

迷龙说:

生活在戏里让人苍老,眼角搭拉下来。

你会发现大家拍这部戏都陷在这个戏里了,活在戏中,又在戏里死了一回。

除了龙文章和孟凡了,迷龙,但凡看过这部剧的人,也绝不会忘掉下面这些人。

在死的时候永远可以给人一双手握的郝兽医,因为怕被忽略所以总管人要东西的康牙,平常最懦弱却永远衣服最整洁要活出个人样的阿译,是妓女的小醉却比谁都纯洁 ……

他们每个人每张脸,都能让你想起个哭笑不得的故事。

这就是这部剧与以往的抗战剧的不同。

因为尊重个人,所以历史有了温度,也正因为看到人,才更体会战争的冰冷。

与其说这是个抗战片,倒不如说这是个反战片。

这部剧是以孟凡了的回忆录写下来的,而他是这部剧最后唯一活下来的人。

就像《百年孤独》一样,活人看死人看尽人间沧桑。

它是一出彻头彻尾的悲剧。

这部剧主要讲的是历史上存在的松山战役。虽然最终取得胜利,但中日伤亡比 7:1。十四年抗战,中国陆军阵亡 300 多万,空军几乎打光。如果再算上被屠杀、间接伤害的平民,中国的受害者多达 3500 万。而日军阵亡,却仅 50 万上下。

3500 万个家庭,失去了他们的亲人。

只要开始打仗了,胜不胜利都是一场悲剧。

在《我团》这本书的收尾部分,有这么一段关于 90 岁老头子孟凡了的日常:

刚下来的菜很新鲜,我得回家,得趁新鲜让他们进锅里。我起身,我走人,今天又有小小的胜利,又新鲜又便宜的蔬菜。

我回家做饭。

买了一个蔬菜就会感觉是一场胜利,我相信这是他从心底里发出的感叹,也只有他能发出的感叹。

因为战争太累了,太痛了,耗费了他的心力。

如今能吃上饭,平安就是福啊。

这是经历过战争才能发出的感叹。

这是中国的军人从民国开始花了 14 年、3500 万人命换来的安心买菜的权利。

也许现在我们大多数人可能不太理解他的这种胜利,因为我们离这些英雄们太远了,光读这些烈士的名字可能都会觉得有一点枯燥。

不求大家能把他们记全了。

但今日我辈有幸能安享太平,是他们拿命换来的。

只希望大家在这片血染的土地上,能够珍惜自己的人生,实现你想实现的。

广阔天地,能够大有作为。

以上内容由"口袋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